宋朝皇室的婚嫁、丧葬、奉亲开支

撰文/汪圣铎   2017-03-07 09:17:55

前次讨论宋朝皇室开支,故意遗漏了三个方面的开支,即皇室成员的婚嫁、丧葬开支及奉养太上皇的开支,这三项都不属经常性开支,但数额均较大。

一 皇室成员婚嫁开支

宋代新儒学兴起,新儒学要求皇帝带头正心,其主张是皇帝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按这种理论,皇帝要有皇帝样,是不允许过度铺张浪费的。皇帝的消费受到强有力的舆论监督,而皇室为了逃避这种监督,对自身的种种花费往往都严格保密,各种相关的统计数字也就较少见于记载。但我们还是可以从零散的记载中窥知其大概。

皇室婚嫁中最重要的无疑是皇帝娶皇后,但这种事并不多见,因为多数皇帝即位时已有妻子。就宋朝而言,北宋只有宋仁宗和宋哲宗、南宋只有宋理宗是婚前即位,登基后娶妻。宋仁宗、哲宗娶的分别是曹氏和孟氏,恰巧又都被废黜,所以,留下的记载并不多。皇帝娶皇后,历史上彩礼最多的是汉孝惠帝纳后,用黄金二万斤。后来汉平帝娶王莽女儿也用此例,但被王莽婉拒。东汉成帝娶梁皇后,也曾沿用此例。宋朝娶皇后所用彩礼似不如前朝多。南宋人谢采伯《密斋笔记》卷一记:聘娶皇后“宋用银五万两、金五千两。南渡后又减至银二万两、金二千两”。所记不明讲是娶皇后,还是册封皇后,宋代多数皇后都是册封的。宋孝宗即位后册封皇后夏氏,“有司排办到礼物金五千两、银五万两上进”。宋孝宗将其削减为金二千两、银三万两(参《宋会要辑稿》后妃二之一三)。这只是所用彩礼的花费数,至于盛大典礼的花费和其他花费,尚在其外。例如,宋孝宗淳熙三年,立谢氏为皇后,向近臣展示中宫祎衣,孝宗说:“珠玉之属,乃就用禁中旧物,不然,安得如此之速,所费不及五万缗。”(同上二之二二)可知仅皇后礼服一项,就要花费五万贯,这还是节俭的制作。可见聘娶皇后的花费不会少于十万贯。

仅次于娶皇后的是皇子娶妃,其数量比娶皇后要多。《宋史》卷一一五《礼志》记:“诸王纳妃,宋朝之制,诸王聘礼,赐女家白金万两。”以下详列赏赐物数十种。这里要说明,宋代只有皇子才封王,其他人生前只能封郡王,死后可追封王。所以,所谓“诸王纳妃”就是皇子纳妃。据记载,每次皇子纳妃,都至少要花费数万贯钱。

见于记载较多的是公主出嫁。富弼婉拒契丹提出的通婚要求,曾讲:“本朝长公主出降,赍送不过十万缗,岂若岁币无穷之利哉。”(《宋史》卷三一三《富弼传》)显然,富弼是故意往少说。《宋会要辑稿》帝系八之五至七详列了公主出嫁时皇帝赏赐的物品清单,计有数十项,其中最突出的是银万两,锦绮罗绫纱縠千匹,涂金银器二千两,生绫二千匹,钱二千贯,金合二千三百两。饰房用金器千三百两,银器万四千两,锦绮罗绫纱縠绢六千疋,钱四千贯。另内库支给金器百两,银器千四百两。其总价值肯定超过十万贯。此外,还要赐宰臣、亲王、枢密、参知政事、两制侍从、内职阁门祗候以上、诸军副指挥使以上金银钱胜各有差。其价值未见统计数,人数既多,数量一定不小。又据记载,南宋前期“伪福国长公主之适高世荣也,奁具凡二十万缗,视承平时已杀”(《朝野杂记》甲集卷一《郡县主》)。说明北宋时公主出嫁奁具花费远多于十万贯。依宋朝惯例,公主出嫁,皇帝还要赏赐宅第一所。

皇家嫁公主,其他官府往往也要献贺礼,这实际也是财政开支。宋仁宗时兖国公主出嫁,知颍州徐宗况以绢五百匹作贺礼。南宋理宗嫁周汉国公主,发运使马天骥“献罗钿细柳箱笼百只,并镀金银锁百具,锦袱百条,其实以芝楮(十八界会子)百万”(周密《癸辛杂识》续集卷上)。这两笔钱数额颇大,大约不是徐某、马某自掏腰包。宋仁宗皇后像(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二 皇室丧葬开支

由于宋英宗是宋仁宗的堂侄,血缘关系较为疏远,宋英宗为了表示对宋仁宗的“孝”,就较多地公开了为宋仁宗办丧事的若干细节,这使我们可以了解宋代皇帝丧葬费用的基本情况。宋代皇室的丧葬费用主要有两部分:一是赏赐,二是修建及维护、祭祀费用。

赏赐是沿袭前代惯例:老皇帝死了,要假借他的名义给臣下赏赐以使臣下怀念他;新皇帝要赏赐以“恩结”臣下。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据记载,宋仁宗去世,“优赏诸军如乾兴(指宋真宗)故事。所费无虑一千一百万贯、匹、两,在京费四百万”(《长编》卷一九八)。这大致相当于全国一年财政开支的六分之一,这还只是赏赐军队的。还有赏赐大臣的,但未见统计数字。而据记载,当时“内出遗留物赐两府、宗室、近臣、主兵官有差”。司马光当时的官是天章阁待制、知谏院,他立即上奏请退回国库,他说:“蒙恩赐以遗留物,如臣所得已千缗,况名位渐高,必霑赉愈厚,举朝之内,所费何翅巨万。窃以国家用度素窘,复遭大丧,累世所藏,几乎扫地。传闻外州军官库无钱之处,或借贷民钱,以供赏给,一朝取办,逼以捶楚……”(同上)他虽属侍从近臣,在他之上的尚有宰相、执政大臣、翰林学士、御史中丞、知开封府等数量可观的更高级别的大臣和皇亲国戚,他得赐千贯,则比他高的得赐更多,其总数肯定相当可观。又引文言及征调钱财给各级财政造成的窘境,令人感叹。时人曾布记,宋哲宗去世,赏赐宰相黄金五百两、珍珠七万,执政大臣黄金四百两、珍珠五万(参《曾公遗录》)。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宋仁宗去世时的赏赐应与此相差不远。北宋皇帝去世,按惯例还要向辽朝、夏朝报丧,南宋时则要向金朝、元朝报丧,同时附带礼物和所谓“遗留物”,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北宋有关记载缺失。南宋淳熙十四年十月,高宗去世。宰相周必大令人查阅旧档,依例“乃是金器二千七百两(二千两礼物,七百两精巧之物),银器二万两。又有银丝合二十四面,贮宝玉乐器玻璃等物。其他象牙、匹帛、香药等不在”。宋廷议定,“所有遗留物亦如旧数,更与金二千两、银二万两”(周必大《文忠集》卷一七二《思陵上》),折成铜钱应在十五万贯以上。

关于皇陵的修建费用,凡是参观过明十三陵、清东陵、清西陵的人,都应有感性认识。宋仁宗去世,“三司奏乞内藏库钱百五十万贯, 绢二百五十万匹,银五万两助山陵及赏赉。从之”(《长编》卷一九八)。这一记载将修建费用与赏赐费用合述,且所述只是向内藏库索要的部分,不包括三司自筹部分,因而无法确知修建费用的确切数额,但仅就此记载数而言,已达四百万贯、匹以上,即可推想修建费用总和决非小数。又据载,“诏山陵所用钱物并从官给,毋以扰民。诏虽下,然调役未常损也。三司计山陵当用钱粮五十万贯、石,而不能备。或请移陕西缘边入中盐于永安县,转运副使薛向陈五不可,且乞如其数以献。许之”(同上)。这里讲的修建山陵要用钱粮五十万贯石,应该并不是费用的全部。参加修建宋仁宗陵墓的士兵共有四万六千七百八十人(参《宋会要辑稿》礼二九之三六),假定服役一年,则仅其俸禄支出就在百万贯以上。宋英宗去世,因国家财政匮乏,将修陵人数加以裁减,但仍有兵士三万五千,另征调了四千石匠(参《长编》卷二〇九)。据时人周必大记,南宋高宗去世,宋孝宗曾对近臣讲:“太上皇帝葬事,内库已准备五十万缗,封桩拨三十万缗。”又命令额外增加会子发行量七十万贯。事毕,“呈永思陵攒宫共费八十二万馀缗。上曰:内库支银绢尚在外。去冬印会子七十万,仅可充此费”(《文忠集》卷一七二至一七三《思陵》)。可知此次丧葬费用在百万贯以上。庆元六年八月,拨封桩库钱八十万贯修光宗攒宫。又据载,南宋宁宗去世,“诏令封桩库支会子二十五万贯,丰储仓支米二万石,付绍兴府充应办梓宫事务使用。于内拨会子一万贯,付都大提举丧事所应办使用”(《宋会要辑稿》礼三〇之八三)。只此几项,已支用近三十万贯。这肯定不是此次丧葬费用的总数。

皇帝本人之外,皇室其他成员的丧葬费用也有相当数量。宋真宗皇后刘氏去世,用三十万贯。宋真宗妃杨氏(保庆皇太后)用十万贯。宋英宗皇后高氏去世,调士兵二万修陵,诏元丰库支钱十万缗、绢七万匹,应奉山陵支费。南宋庆元六年六月,拨封桩库钱一百万缗,修奉太上皇后攒宫。乾道三年七月九日,太子去世,左藏库出钱二万贯、银五千两、绢五千匹用于丧葬。嘉定十三年八月八日,太子去世,左藏库取钱二万贯、银五千两、绢五千匹用于丧葬。此处如贵妃、其他皇子、皇孙等丧葬也各有花费。从这些零散不系统的记载中可以看出,皇室其他成员的丧葬支出,数额也颇大。

除了丧葬本身的费用外,皇陵的日常维护也要有相当的费用。官方在皇陵地区修建了寺院宫观,除一次性拨给田产、房地产外,每年还要添给钱财,令僧道们作法事祭祀。陵区设置专门管理机构,派驻军兵巡逻等。每年由京西路支给二十万贯作费用。南宋时期,据载,仅昭慈、永祐二攒宫,岁用祠祭钱八千四百馀缗,修缮钱五千缗。

宋·王诜《绣栊晓镜图》

三 皇室奉亲开支

所谓“奉亲”开支,这里特指南宋时期用于皇太后、太上皇及太上皇后的费用。北宋时期用于皇太后的开支也不少,其中有三位太后曾垂帘听政,其权势与皇帝相当,费用一定不少,但记载中完全找不到她们花费钱财的数字。北宋徽宗也做过太上皇,关于他退位后的花费情况,也不见统计数字。南宋时期有所不同,宋高宗生母从金境被送回,母子劫后重逢,情况非同寻常。宋高宗无子,找了一位血缘关系很疏远的宗子(孝宗)作继承人,宋孝宗自然要突出孝道。而宋高宗提前退位,做了许多年太上皇。宋孝宗、宋光宗都提前禅位,使南宋前后出了三位太上皇。这使得“奉亲”开支显得突出起来。

南宋史学家李心传记:

昭慈圣献皇后之在建康也,有司月奉千缗而止。后生辰别奉缗钱万。时朝廷用度不给,故其礼不及承平时。其后显仁后自北来归,岁奉钱二十万缗(月奉万缗,冬、年、寒食、生辰倍之)。帛二万馀疋(生辰绢万疋,春、冬、端午各三千疋,绫罗二千疋),冬绵五千两,酒日一斗,羊三牵。高宗在德寿宫,孝宗命有司月供十万缗。高宗以养兵多费,诏减其六万。及孝宗在重华,命月进三万缗而已。上受禅,诏太皇太后月奉缗钱二万,皇太后万五千,上皇太后五万,而重华别给二万焉。(《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一《中兴奉亲之礼》)

据此可知,韦太后每年的支费是二十万贯,退位后的宋高宗每年支费是四十八万贯,退位后的宋孝宗每年支费三十六万贯。宋宁宗即位,规定上皇太后每年六十万贯,太皇太后二十四万,皇太后十八万贯。然而,上述支费数可能并不是全部费用,因为有些专项费用一次所用就超过上述一年的花费。例如祝寿费用,给太后或太上皇、太上皇后祝寿,场面隆重铺张。据记载,宋孝宗乾道二年十月八日,诏:“将来诣德寿宫行庆寿礼,可令提领南库排办金一万两,银五万两,钱一十万贯,绢一万疋,度牒五十道,前期于本宫交纳。”原注:“九年庆寿同。”(《宋会要辑稿》职官二七之五五)“淳熙十六年七月三日,诏皇太后生辰奉银三万两、金五百两,令左藏西上库依例排办投进。”(《宋会要辑稿》后妃二之一九、周必大《文忠集》卷一七三《思陵下》)宋光宗“绍熙元年七月八日,诏寿圣皇太后生辰,令左藏西上库排办银三万两、金五百投进。每岁如之”。绍熙四年十一月三十日,“诏提领封桩库所排办金二万两、银五万两、钱一十万贯、绢二万匹、度牒五十道,供进寿圣隆慈备福皇太后,为来岁元日宫中上寿用”(并见《宋会要辑稿》后妃二之一九)。可知祝寿的花费,有时高达四五十万贯。

宋孝宗在供应国家经费的左藏库和供应皇室及国家非常开支的内藏库之外,又创造左藏南库,规定此库财赋的用途有二:一是奉亲,二是供军。此后,左藏南库的财赋就正大光明、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太上皇所在的德寿宫,有时是黄金数万两,有时是白银数万两,有时是铜钱数万贯,有时是会子数万贯,记载中并没有说明这些输送是在年定额之内还是之外。宋孝宗又为加强军备创建封桩库,“庆元后,每封桩库取拨钱辄数十万缗,银亦数万两,黄金亦数千两,盖以为奉神、事亲之费云(……六年……八月,拨钱五十万缗并银二万两,充秋季供奉太皇太后使用……)”(《朝野杂记》甲集卷一七《左藏封桩库》)。

奉亲费用只是皇室开支的一部分,从上述情况中,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想宋代皇室费用的概貌。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宋朝皇室的婚嫁、丧葬、奉亲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