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好:善战受宠的将军王后

撰文/于璐   2017-03-07 09:17:50

197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在殷墟遗址中心的小屯西北,发现了一座没有被盗掘的墓葬,获得了大量精美文物。由于这座墓葬所出青铜器多有“妇好”铭文,通称为“妇好”墓。

妇好墓是一座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墓口长5.6米,宽4米,深7.5米。东西两壁各有一长条形壁龛,埋有殉人,墓底四壁有经过夯打的熟土二层台,墓底中部偏南发现腰坑一个,内有殉人一具和殉狗一只。葬具有木椁和木棺。椁板用平整的木板构成,因长期浸泡在水中,已经腐朽。木棺位于椁的中部偏南,发现漆皮和织物痕迹,由此可以看出原先的棺木相当精美华丽。

随葬的器物主要发现于墓葬填土、木椁顶部、椁室以及棺内。

一 琳琅满目的随葬品

妇好墓的形制与殷墟王陵区的大墓相比显然逊色很多,但是墓室保存完好,出土器物共1928件,有青铜器、玉器、宝石器、象牙器、骨器、蚌器等,极为丰富精美,堪称殷王室墓的典范。其中,最能体现殷墟文化发展水平的是青铜器和玉器。

青铜器出土468件,是随葬品中的主要器群,大多放在棺椁之间,成层而有规则地围在木棺四周,器形有方鼎、圆鼎、偶方彝、三联甗、簋、尊、壶、瓿、缶、觥、爵、觚、盘、甑形器、箕形器等,几乎包括了殷墟出土铜器的所有品种。其中以礼器数量最多,铭有“妇好”或“好”的礼器 105件,器类齐全,多成对出现,纹样繁缛绮丽,尤为重要的是器身普遍铸有铭文,表明器主与作器意图。

妇好墓出土了4件青铜钺,其中一件长39.5厘米,刃宽37.5厘米,重达9千克,钺上饰双虎扑噬人头纹,还有“妇好”二字铭文。斧钺主要用于治军,钺曾是军事统帅权即王权的象征,可见,妇好在当时拥有相当高的军权。

墓内的铜器群不仅是精美的艺术品,而且是商王朝礼制的体现。“妇好”铭文的铜器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礼器群。“司母辛”铭文的铜礼器当是子辈为妇好所作的祭器,其中也有贵族或方国奉献给这位赫赫有名的王后的祭器,这些都是研究商代礼制的重要实物。

玉器出土755件,大部分完整,并有不少制作精美的圆雕。虽然深埋地下三千多年,玉器的色泽仍然晶莹鲜润,明亮光洁。玉器的种类相当齐全,礼玉有琮、圭、璧、环、瑗以及簋、盘等,主要用于礼仪及祭祀活动,部分也有可能用作佩饰,表明佩戴者的身份地位。武器属仪仗性质,有戈、矛、戚、钺、大刀、玉瑗铜内戈和玉瑗铜柄矛等,典雅庄重,表面光亮,无使用痕迹。其中不少作品堪称商代玉器中的精华。

此外,墓中出土数量最多的是骨器,共564件,以发笄居多,骨笄是殷墟出土最常见的器物之一。这些骨制品应该都是墓主生前所用之器,雕刻精细,逼真而富有情趣。石器出土共63件,分礼器、乐器、工具、各种动物形石雕、装饰品等。该墓还出土宝石制品47件,象牙器皿3件及残片2件,陶器11件,蚌器15件,红螺2件,阿拉伯绶贝1件以及货贝6820多个。

从出土的随葬器物来看,墓主地位尊贵,生前应该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奢华生活。墓中的青铜钺说明墓主掌有军权,一生戎马,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贵族女性。铜礼器的铭文意味着她经常参加国家祭祀活动,受过良好的教育,学识渊博,而且还有权参与宫廷政务。此外,墓中随葬的各类佩饰、发笄,显现出妇好作为一个普通女性的生活日常和爱美之心。

随葬的200多件青铜礼器绝大多数铸有铭文,个别玉、石器也有铭文。墓中发现的铭刻共计11种。结合对随葬品的考察,随葬器物中的绝大部分应是墓主生前通过各种手段逐步累积起来的,少数则是墓主的后人为墓主所作的祭器和明器。它们的来源大致是:墓主生前自作之器,如妇好组的109件铜礼器和2件大铜钺;某些王室成员为墓主所作的祭器,如司母辛组的5件铜礼器和1件刻有“司辛”二字的石牛;墓主母族为妇好所作的祭器;方国或族的贡品,如亚弜组的1件大圆鼎和一套编铙以及亚其组的21件铜礼器;方国的贡品,如“卢方皆入戈五”刻文的戈;墓主生前使用的饰物和玩好,如大量佩戴的玉饰、骨笄;专门用于随葬的明器,如少量质轻和含锡量低的铜戈;通过交换或其他关系获得的物品,如大量的货贝以及极少量的红螺、绶贝等。

二 墓主妇好身份的确定

殷墟五号墓的发掘工作结束之后,关于墓主与年代的问题曾引起广泛讨论。虽然随葬器物上明确有“妇好”的铭文,但是在商代甲骨中“妇好”这个称呼不仅出现在武丁时期的卜辞,还出现在商王康丁时期。因此,当时学术界主要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该墓属于殷墟文化第二期,墓主应是商王武丁的配偶妇好,庙号“辛”,即乙、辛周祭祀谱中所称的“妣辛”,死于武丁在世之时,可能在武丁晚期;另一种则认为,该墓有可能属于武乙时代,墓主可能是三、四期卜辞中所称的妇好,商王康丁的配偶,死后称为“司辛”,后来又被称为“妣辛”。

目前殷墟文化的分期体系基本上建立在大司空分期的基础上,在殷墟发掘和殷墟文化的研究中得到了长期实践和验证。这一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是受到甲骨文分期意见影响逐步形成的,它将殷墟文化分为四期:第一期早于武丁,下限不晚于武丁;第二期的上限可早到武丁时期,下限不晚于祖甲;第三期的年代相当于廪辛至文丁时期;第四期的年代相当于乙、辛之世。

首先,我们从墓葬随葬器物的特征来分析,五号墓的随葬器物中能确定年代的分三类:部分青铜礼器和武器;少量陶、石器皿;各式骨笄和部分骨镞。除少数形近殷墟文化第一期外,大部分同于殷墟文化第二期的形制特征。因此,该墓的年代应为殷墟文化第二期。而第一期甲骨卜辞中的“妇好”,其主要活动恰在武丁时期,死亡时间也在武丁在世之时(可能在武丁晚期),与墓葬的年代基本吻合;其二,在第一期卜辞中,“妇好”有省称为“好”的,而墓中出土的妇好组铜器中,“妇好”也有省称为“好”的,可与卜辞相印证;其三,墓葬规模和随葬品的数量和内容与第一期卜辞中“妇好”的地位相称;其四,妇好墓以东22米的小屯M18是高级王室贵族墓,该墓出土铸有“子渔铭文”的青铜礼器,“子渔”之名屡见于武丁时期的宾组卜辞,很可能是武丁之子,可作为推断墓主身份的间接证据。据此,墓主妇好应是第一期卜辞中所称的“妇好”,即武丁的配偶。

三 甲骨卜辞所见妇好其人

武丁时期的甲骨卜辞中有许多关于妇好事迹的记载,《甲骨文合集》一书即收录百馀条,所涉及的范围较广,包括卜问妇好参与战争、征集兵员以及妇好主持祭祀。另有殷王武丁卜问妇好生育、疾病等内容,充分反映了武丁对妇好的重用和关怀。

(一)骁勇善战的巾帼女将

盘庚迁都于殷,至武丁时,“殷国大治,天下咸欢”。当时,商王朝以河南安阳一带为中心,河南中、北部及河北南部为直接统治区,称为王畿,王畿以外为商王朝控制区和更远的商王朝文化影响区,与商王朝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封国、诸侯与众方国都分布在这一广泛区域内,他们与商王朝的关系时好时坏。

商朝中期由于局势动荡,商王曾多次派兵征伐四方,规模较大的战争包括对土方、羌方、巴方、尸方等地的征讨。当时,妇好作为武丁的得力干将,奉武丁之命出征,参加并指挥了这些重要战役,立下了赫赫战功。虽然不见史料记载,但随着甲骨卜辞的面世,妇好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有明确记载的巾帼英雄。

土方是位于殷王朝的北方或西北方的强悍部族,经常入侵商朝边境地区,掠夺财物。商王曾多次发动对土方的征讨,都未能彻底解决北方边境的困扰。后来武丁命妇好领兵出战,战前还进行了卜问,卜辞曰:“辛巳卜,争贞:今者王共人呼妇好伐土方。”(《甲骨文合集》6412,以下简称《合集》)妇好不辱王命,迅速击退了敌人的入侵,并乘胜追击,彻底击溃了土方。

羌方在商王畿的西部,是武丁时期殷王朝的劲敌之一,实力不容小觑。为了迎战羌方,商王出动了大量的兵力,卜辞曰:“辛巳卜,贞□妇好三千,登旅一万,呼伐羌。”(《英国所藏甲骨集》150正)商王在妇好已经征集三千兵员的基础上,还增调了士兵一万人,这是商朝对外战争中使用兵力最多的一次,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次,可见武丁对妇好领军作战能力的信任。最终,妇好不负所望,她调度指挥有方,身先士卒,很快便击败敌人并大获全胜。这次战役大大削弱了羌人的势力,使商朝西北边境得以安宁。

巴方是商王畿西南的一个重要方国(在今天的重庆地区一带),经常侵犯中原地区。武丁命妇好对巴方展开征讨,卜辞曰:“壬申卜,争贞,令妇好比沚,□伐巴方,受有又(佑)。”(《合集》6479正)这条卜辞是在卜问妇好征伐巴方的吉凶,“从”为率领之意,“沚”为人名,是武丁时期著名的军事将领。由此看出,妇好不仅自己手握重兵,还会指挥其他军事将领,可见她在当时拥有的军权之高。在对巴方的征战中,妇好率军布阵设伏,先是切断巴军后路,待武丁自东面击溃敌军,再将其驱入埋伏,最后全歼巴方军队,从而让这场战役成为中国战争史上最早记载的伏击战。

尸方就是后来所说的东夷,它并不是一个方国,而是由许多本来臣属于夏王朝的东夷方国组成的方国联盟,势力强大。征伐尸方是商代中期向东南拓展疆土和扩张势力的重大战争,主要是武丁自己亲自征伐,随从的主要将领就是妇好和侯告。卜辞中对此也有记载:“贞王令妇好比侯告伐尸□。”(《合集》6480.5)

由于战争需要大量的兵员,妇好作为军事将领,经常需要为商王四处奔走,征集兵员,不仅在王畿内,还要到对商王朝有义务的部落和方国中广泛征集。如:“甲申卜,殻贞:呼妇好先登人于庞?”(《合集》7283)“乙酉卜,殻贞:勿呼妇好先登人于庞?”(《合集》7284)“登”是征集的意思,庞是地名。据陈梦家先生考证,庞是对商王有供奉义务的方国、部族。卜辞中记载的就是对妇好去庞这个地方为商王武丁征集兵员的卜问。

从甲骨卜辞的内容来看,妇好一直活跃在战场上,是武丁诸妇中战功最为卓著的一位,她统率着商朝著名的军事将领,指挥着万馀人的军队,叱咤风云,巾帼不让须眉。由于军功显赫,妇好不断得到商王武丁的嘉奖,甚至给妇好划分了封地。在这块封地上,妇好拥有大量的田地和独立的嫡系部队,她的封地是当时最富庶的地区之一,每年向武丁缴纳一定的贡品,如同一方诸侯。据记载,妇好每年需进贡大量的卜甲,如卜辞曰:“妇好示十屯,争。”(《合集》07287臼)卜甲在当时算是稀有之物,能经常进贡卜甲说明妇好受封的地域富庶,财力丰厚。

妇好青铜鸮尊

玉凤

玉援铜内戈(二)位高权重的女祭司

商代是神权时代,《礼记·表记》记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鬼,先鬼而后礼。”可见尊神尚鬼是商代政治生活的突出特点。由于当时社会生产力水平较为低下,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有限,因此他们将万物运行的规律和无法理解的自然现象,都归为鬼神的操控和支配。占卜和祭祀是殷人沟通鬼神的主要渠道。殷人凡事皆卜,是通过占卜了解鬼神的意志,预测吉凶。而对鬼神的祭祀无疑是想得到鬼神的庇佑和保护。《左传》记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可见商人极为重视祭祀。

甲骨文中有关祭祀祖先的卜辞占比相当大,此外也包括祭祀帝、河、岳等其他对象。祭祀是殷王室的一项重要活动,祭名和祭法也十分多样。各种祭祀活动主要由商王亲自主持,但也命其忠臣或亲信代行,武丁曾多次命妇好主持祭祀。妇好墓中出土了大批用于宣享和祭祀的青铜器,据此可知,妇好生前受命主持祭祀盛典的次数很频繁。如:

乙卯卜,宾贞:乎(呼)妇好ㄓ(侑)服(俘)于妣癸。(《遗》620)

丁巳卜,槱,妇好御于父乙。(《合集》712)

上面援引的部分卜辞,涉及到的祭名就有ㄓ(侑)、槱、御等,都是一些不同的祭祀方法,“服(俘)”是人牲,就是用战俘做祭品。祭祀的对象有妣癸、父乙等。在武丁之前,中丁和祖丁的配偶都有妣癸,父乙就是武丁的父亲小乙,《竹书纪年》说他名“敛”。这些都是很重要的祭祀活动,让妇好主持,可见妇好的地位之高。

(三)备受宠爱的将军王后

作为商王武丁的军事统帅,妇好常年征战沙场,奋勇杀敌,用自己的鲜血守卫王土的安宁;作为商王朝的女祭司,她频繁参与宫廷政务,祭祀鬼神,为武丁排忧解难;作为商王武丁的妻子,深受恩宠,因此她还承担着生育王位继承人的重任。

其实,当时武丁有法定配偶妣戊、妣辛、妣癸三人,不过他最为重视的只有妇好(妣辛)一人。妇好出征讨伐敌军,武丁会占卜:“妇好亡咎?”凯旋时,武丁会占卜:“妇好其来,妇好不其来?”

此外,武丁对于妇好的生育问题倍加关注,武丁时期有大量贞问妇好是否怀孕的卜辞,如:“丁酉卜,宾贞:妇好有受生?王乩曰:吉,其有受生。”(《合集》13925正、反)“己丑卜,殻贞:翌庚申,妇好娩?贞:翌庚申,妇好不其娩?一月。”(《合集》154)商人把怀孕叫做“受生”,占卜妇好生育,武丁都亲自出面占断卜兆,可见其对妇好的关心非同一般。

卜辞中贞问妇好分娩的事情很多,贞问她“有子”的卜辞也不少,如:“辛丑卜,殻贞:妇好有子?三月。王乩曰:好其有子,御。”(《合集》94正)“庚子卜,殻贞:妇好有子?”(《合集》13926)

卜辞中还记载妇好生育遇到难产的,如:“壬寅卜,殻贞:妇好娩,不其嘉?王乩曰:凡不嘉,其嘉不吉于□,凡兹乃死。”(《合集》14001正)

根据这些卜辞来看,妇好生育的次数很多,说明她育有多名子女。在殷商时代,母子的地位是相互影响的:只有出身高贵的母亲才能做商王的正妻,也就是王后;只有王后生的儿子才有继承王位的资格;也只有儿子被立为太子或者继承了王位,其母才能列入周祭。由此推测,妇好的其中一子继承王位,所以她才列入周祭谱与武丁配享。

腰佩宽柄器玉人(侧)不过,妇好由于长期领兵征战,积劳成疾,再加上频繁地为商王生育子嗣,身体每况日下。武丁常会就妇好的身体状况进行卜问。如:“贞:妇好冎凡有疾?”(《合集》709正)武丁忧心焚焚,举行御祭为妇好祈福,也祭祀先祖以求妇好康复。尽管如此,妇好的身体还是因为久疾缠身而日渐虚弱,甚至遭遇一场大病面临死亡的威胁。从武丁时期甲骨卜辞中祭祀妇好的卜辞中分析,妇好当死于武丁在世之时。卜辞曰:“□寅卜,韦贞,嫔妇好。贞弗其嫔妇好。”(《合集》2638)“司”系“祀”之初文,“司妇好”,即祭祀妇好。上述两条都是一期卜辞,韦是武丁时期较常见的卜人,可以证明妇好卒于武丁时期。

妇好墓保存完好,年代与墓主身份清楚,是商晚期一座重要的王后墓。20世纪30年代在侯家庄一带的王陵区内发掘的大墓均遭盗掘,因此对商代王室墓的全貌知之甚少。妇好墓的发掘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憾。

在研究墓葬年代和墓主身份的同时,学者发现甲骨卜辞中有大量对于妇好的记载,清晰地反映了她的生活轨迹,让这位商王后深埋地下三千多年后仍然鲜活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墓葬发掘与历史记载的完美结合,不仅为研究商代墓葬制度、社会生活和经济提供了丰富的材料,对殷墟文化和卜辞断代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甲骨文发现之前,中国历史上很少记载女将军的事迹。替父从军的花木兰,除了北朝民歌的传颂,并没有更多的历史记载;而称得上女帅的穆桂英,并没有太多的历史证据证明她的存在。妇好墓的发现和殷墟甲骨卜辞中关于妇好的记载,让这位贵为王后却骁勇善战的巾帼女将,为我们展现了三千年前中国古代女性的飒爽英姿。

(作者单位:国家博物馆)

妇好青铜偶方彝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妇好:善战受宠的将军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