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历史入眼来(下)

撰文/杨秀清   2017-02-10 23:33:24

至于反映社会生活的壁画,更是随处可见。在敦煌石窟壁画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婚丧嫁娶、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等,甚至像刷牙、洗脸、上厕所、打架斗殴这样的生活细节,也得到了充分表现。如莫高窟第146窟西壁的净齿图、洗头图,莫高窟第 290 窟窟顶东披佛传故事中表现佛诞生时“臭处变香”的蹲厕图等。敦煌石窟中,从盛唐到西夏时期的《弥勒经变 》中,普遍绘有“嫁娶图”,表现了《弥勒下生经 》中所说的弥勒世界“人寿八万四千岁”、“女人年五百岁,尔乃行嫁”的内容。壁画中的嫁娶图细致地表现了婚礼场面的设置:在庭院搭设帐篷,宴请宾客的礼席,围设新婚夫妇拜堂的帐帷和新婚妇居住的青庐。还表现了婚礼仪式的全过程:新郎迎亲、乐舞助兴、拜堂成礼、奠雁之礼、共入青庐、举行洞房同牢合卺(jǐn)之礼。

榆林窟第25 窟北壁《弥勒经变 》中《婚礼图》是中唐壁画中表现婚礼的代表作品(见封 2)。画面表现婚礼在一帐幕中举行,帐内设山水屏风,宾客对座,婚案上摆着餐具和食物。帐前围幕布,一身着吐蕃装男子五体投地行跪拜礼,当为新郞,新郞左有三位汉装妇女,中间一位即是新娘。这幅定格婚礼瞬间的壁画作品,被学者认为是一幅难得的唐蕃联姻图,对研究敦煌历史及唐代西北民族关系有着重要意义。莫高窟第 445 窟的“婚嫁图”,也是表现婚娶内容的代表作之一。屋外的庭院中设帷帐及青庐(唐人称为“百子帐”),帐内左侧为宴请宾客的宴席,席上宾客对坐饮宴;右侧是新郎、新娘正在拜堂行礼:新郎五体投地跪拜宾客,新娘盛装,与傧相侧立于旁,侍者往来忙碌其间。中心为乐舞场面,舞者正在起舞助兴,充分表现了婚礼的喜庆气氛。榆林窟第38 窟西壁的婚礼图则是对婚礼过程最全面的描绘:从礼席、拜堂、舞乐、奠雁,到步入青庐,都有详细描绘。而莫高窟第 85 窟窟顶西披《弥勒经变 》中对傍晚迎亲的描绘,第 9 窟窟顶东披《婚礼图》中对“奠雁”之仪的描绘,第12窟南壁《婚礼图》反映的古代“摄盛”之俗,等等,都为我们留下了了解古代婚礼习俗的珍贵画面。图6 莫高窟第148窟西壁涅槃变之焚棺火化(盛唐) 孙志军摄莫高窟从北周至宋代的有关故事画“微妙比丘尼故事”“善画太子入海故事”,及佛传故事、涅槃经变等故事中,表现了古代的丧葬习俗,描绘停棺为亡人举哀、出殡送葬、入土安葬(或火化)的丧葬过程;还描绘了行后土之祭、构置坟茔、设圹埋葬、地面起坟的土葬方式 。莫高窟第148窟西壁《涅槃经变 》中的“停棺致哀”“抬棺出殡”“焚棺火化”(图 6),就是对唐代葬礼的具体表现。而榆林窟第25窟北壁《弥勒经变 》中的“老人入墓图”,则是唐宋时期另一丧葬方式的体现。它描绘了老人在临终之前即进入事先已修好的坟茔,在这里与世隔绝,安心修持,直至逝世,这样就可以升入极乐世界。《弥勒成佛经 》中说:“若年衰老,自然行诣山林树下,安乐淡泊,念佛取尽,命终多生大梵天及诸佛前。”经变中绘老人入墓,一方面依诸经典,一方面是佛教净土信仰的反映。敦煌石窟壁画中,共有 39幅老人入墓图,表明在唐代这一习俗的广泛流行。

在反映社会生活方面,敦煌石窟壁画中还有日常起居、豪宅农舍、求医问药、学校教育、刑罚监牢等这样的内容,像莫高窟第156 窟的《河西节度使张议潮统军出行图》(图 7)和《宋国河内郡夫人宋氏出行图》,第23窟南壁《法华经变 》中的庭院,第 9 窟西壁《楞伽经变 》中的病坊,第 98窟东壁《维摩诘经变 》中的学堂,第45窟南壁《观音经变 》中的牢狱,都在历史文献之外,为我们了解古代社会生活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形象资料。特别是《河西节度使张议潮统军出行图》,表现了唐大中二年(848)敦煌大族张议潮率众起义,赶走吐蕃统治者,收复河西,唐中央政府授张议潮河西十一州节度使之后,张议潮统军出行的场面。《宋国河内郡夫人宋氏出行图》则表现了张议潮夫人宋氏春游出行的场面。这两幅真实反映历史史实的壁画,是我们解读晚唐政治制度和社会生活的活资料。图7 莫高窟第156窟南壁张议潮出行图之仪仗队(晚唐)

图8莫高窟第12窟东壁门北维摩诘经变之学堂(晚唐) 孙志军摄就学校教育而言,唐代敦煌地区有较发达的教育体系:一是有不同体制的学校。根据敦煌文献记载,唐代沙州设州学,沙州所属的敦煌县、寿昌县设有县学,州县之学均设有博士、助教等学官。开元、天宝年间,唐玄宗奉道教,设道学。敦煌亦设有道学。唐前期在州学院内,还设有医学,置医学博士。晚唐时期,敦煌还设有伎术院(伎术院是敦煌金山国设立的新机构)、阴阳学。除了官办学校外,还有义学、乡里坊巷之学、寺学等非政府设立的学校。

关于莫高窟壁画中的学堂,主要依鸠摩罗什译《维摩诘所说经 》中 “入诸学堂,诱开童蒙”一语而绘,莫高窟第 12 窟东壁门北(图 8)、第98窟东壁门上、第159窟东壁门北(漫漶)有此情节。虽然在敦煌石窟壁画中,有关学校教育的画面很少,但为我们提供了古代学校教育和学生生活的珍贵资料。

藏经洞出土文献中,有许多与敦煌地区饮食有关的资料,从原料到名称,从制作方法到制作工具,应有尽有,甚至连每个饼、每种食物的用面数量都记载得清清楚楚。和文献资料相印证,敦煌石窟壁画中也有不少饮食资料,如食物品种、供养、斋僧、婚礼宴饮、酒肆以及各种饮食器皿等,如果我们看到莫高窟第159窟西壁西龛、第 326 窟东壁门上的“斋僧图”,就可见敦煌饮食之一斑。敦煌石窟壁画中的饮食资料,是中国古代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图9 莫高窟第146窟西壁北侧劳度叉斗圣变之风吹魔女(五代) 张伟文摄敦煌石窟塑像、壁画中的人物所着衣裳、冠履、发髻、妆饰物等,反映了从十六国晚期到元代,上下千年,延续不断的服饰资料。莫高窟第146 窟西壁《劳度叉斗圣变 》中(图 9),描绘劳度叉与舍利弗正在斗法,劳度叉以衣着华丽的外道魔女,搔首弄姿,诱惑舍利弗,舍利弗以神力刮起大风,狂风吹来,外道女裙袍乱飞,花容失色,瑟缩颤栗,窘态百出。画面在表现外道女“裙袍乱飞”时所描绘的妇女服装,对我们了解晚唐五代以来的妇女服饰,就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事实上,举凡汉族服饰,各少数民族服饰,以及胡汉交融的妆扮,都能在壁画、雕塑中找出它们的影子,因篇幅所限,我们不能在这里对敦煌石窟中的服饰资料作详尽的介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如果将敦煌服饰称为中古“服饰资料大全”,我们认为一点也不为过。对敦煌服饰的研究,已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并且与现代社会生活结合起来,在当今社会生活中发挥着作用。

敦煌壁画中有音乐题材的洞窟达200 多个,绘有众多乐队、乐伎及乐器。据统计,不同类型的乐队有 500多组,吹、打、拉、弹各类乐器 40 馀种,4500 多件。丰富的音乐图像资料,展现了近千年连续不断的中国音乐文化发展变化的面貌,为研究中国音乐史、中西音乐交流史提供了珍贵资料。

莫高窟大多数洞窟的壁画中几乎都有舞蹈形象。有反映人间社会生活、风俗习尚的舞乐场面和舞蹈形象,如西域乐舞、民间宴饮和嫁娶乐舞;有经变中反映的宫廷和贵族燕乐歌舞场景;有天宫仙界的舞蹈形象,如飞天的舞蹈形象,供养伎乐等。舞蹈艺术是无法保留的时空艺术,古代的舞蹈形象,我们现代人已知之甚少,就莫高窟而言,堪称舞蹈艺术的博物馆,它保存了无数高超的舞蹈艺术形象,代表了各时代舞蹈发展的面貌及其发展的历程。图10 莫高窟第249窟北披骑射(北周)敦煌石窟壁画中还保存了许多属于古代体育范畴的资料。壁画中反映的古代体育活动最初的目的,有的是为了生产,有的是为了练习各种军事技能,有的则是节日民俗或宗教祭祀场合的表演和比赛,诸如毬戏、博弈、水嬉、角力、武术、骑射(图10)、举重、技巧、游戏等。壁画中的佛传故事,描绘了悉达太子成佛前进行射箭、举象、举钟、马技、相扑、弈棋、练剑、习武等展示各人才艺的形象。这些图像在莫高窟第 61窟南、西、北壁下部连续绘制的佛传故事画中出现得最多。在有关的《维摩诘经变 》中,有弈棋、双陆、掷骰等图像;《阿弥陀经变 》中,有化生童子嬉水(游泳)、叠罗汉、倒立、下腰等图像;《法华经变 》《观无量寿经变 》及“五百强盗成佛故事”(佛教因缘故事)中有武术、修禅、气功等图像。这些从社会生活中分化出来的活动,其内容和形式经过演变发展,逐步形成古代体育活动的一种形态。因此,敦煌石窟壁画中保存的古代体育形象,是研究中国体育史不可多得的形象资料。

敦煌石窟中有十分丰富的建筑资料。敦煌石窟建筑资料包括石窟建筑、古建筑实物及壁画中所反映的古代建筑三个方面。敦煌石窟在长期的开凿过程中,创造了丰富多样的石窟形式,如中心塔柱窟、禅窟、覆斗顶窟、殿堂窟、大像窟、涅槃窟等,同一形式,各时代因石窟内容的要求不同,在局部处理上也多有变化,形成不同的时代特征。敦煌石窟建筑是保存至今的建筑实物之一。据有关文献记载,早在唐代,莫高窟各窟之间已有栈道相连,窟外有檐牙相接的窟檐,“前流长河,波映重阁”,十分壮观。但由于长期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影响,窟外大量建筑已损坏殆尽,至今仅存第196窟晚唐残窟檐一座,宋初窟檐四座,是难得的古建筑遗物。第16 窟外清末民初所建的三层楼窟檐及第96窟北大像外的九层楼,是特殊形态的窟檐,九层楼甚至成为莫高窟标志性建筑。木构建筑之外,在莫高窟大泉河两岸有五代、宋、西夏、元代的单层佛塔、墓塔十馀座,至今仍以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莫高窟各时代壁画中大量的建筑物形象,显得尤为重要。敦煌石窟壁画自十六国至西夏描绘了成千上万座不同类型的建筑画,如佛寺、城垣、门阙、宫殿、民居、草庵、穹庐、帐、帷、塔,以及旅店、酒肆、屠坊、桥梁、监狱、坟茔等,既有群体建筑,也有单体建筑,几乎包括了当时大部分建筑类型。对于建筑的各个组成部分,如各式屋顶,脊饰、屋檐、斗拱、柱枋、门窗、勾栏、平座、台阶以及建筑施工图等,在壁画中都有简练而概括的描绘。长达千年的建筑形象资料,向我们展示了一部形象的中国建筑史。特别是北朝隋唐时期的建筑形象,填补了此间建筑资料缺乏的空白,尤为可贵。图11 莫高窟第431窟西壁中央下部侍从与马(初唐)敦煌地区作为中西交通的枢纽,在壁画上不仅留下了商旅往来的景象,还留下了宝贵的交通工具的形象资料(图11)。如牛、马、驼、骡、驴、象、舟、船、车、桥、舆、辇等。常用交通车辆有牛车、马车、骆驼车、童车、独轮车等,特别是保存了中国为世界交通工具做出独有贡献的独轮车、马套挽具、马蹬、马蹄钉掌等珍贵的图像资料。

总之,如果剥去宗教的外衣,从任何一个方面都能在壁画中找到我们所需要的图像资料,这些资料大多都能通过文献记载得到印证,因此,把敦煌石窟壁画称作“画在墙壁上的图书馆”一点也不过分。以莫高窟为代表的敦煌石窟,某种意义上是一部形象化的中古历史画卷,我们在欣赏敦煌石窟艺术的同时,决不要忽视它所展示的不可估量的历史文化价值。

(作者单位:敦煌研究院)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千年历史入眼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