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摇响玉玲珑

撰文/扬之水   2017-01-14 23:14:56

图1 宝宁寺明代水陆画·堕胎产亡 局部采自《宝宁寺明代水陆画》明人的衣裳没有口袋,若干物件可以挂在腰间,如香囊、香袋、荷包、钥匙,女人多半用了这样的方式。《金瓶梅词话》第二回,“香袋儿身边低挂”,此潘金莲也。第十二回,金莲与小厮琴童偷欢,“背地里把金裹头簪子两三根带在头上,又把裙边带的金香囊股子葫芦儿也与了他,系在身底下”。第七十八回道正月节里月娘“打扮的鲜鲜儿的”,更是叮当一身:“头戴翡白绉纱金梁冠儿,海獭卧兔,白绫对衿袄儿,沉香色遍地金比甲,玉色绫宽襕裙,耳边二珠环子,金凤钗梳,胸前带着金三事儿㩟领儿,裙边紫遍地金八条穗子的荷包,五色钥匙线带儿,紫遍地金扣花白绫高底鞋儿。”月娘胸前一副金三事儿,暂且放过一边,潘金莲的“香袋儿身边低挂”,在山西右玉宝宁寺明代水陆画中先可觑得大概(图1)。顺便还可以看到,《词话》紧接着的一句“抹胸儿重重纽扣”,水陆画中的妇人也是如此这般。男人却多是把各样物事纳入袖中。第二十回,李瓶儿九两重的一个䯼髻交给西门庆到银匠那里另外打首饰,于是“西门庆袖了䯼髻出来”。第三十八回,韩道国的兄弟韩二捣鬼“走来哥家,问王六儿讨酒吃,袖子里掏出一条小肠儿来”。第四十六回,应伯爵与谢希大在西门庆家整吃了一日,“顶颡吃不下去,见西门庆在椅子上打盹,赶眼错,把果碟儿带减碟倒在袖子里”。可见连吃食也是可以笼在里边的。

至于随身携带的汗巾,则不论男女通常都是把它揣在袖子里。随身带着的小用具也便拴在汗巾角上,——汗巾两头都有细撮的线穗,或叫作须子,雅称便是流苏,《词话》第五十九回,“西门庆向袖中取出白绫双栏子汗巾儿,上一头拴着三事挑牙儿,一头束着金穿心盒”,即是此等情形。第五十七回,“且说西门庆听罢了薛姑子的话头,不觉心上打动了一片善念,就叫玳安取出拜匣,把汗巾上的小钥匙儿开了,取出一封银子”。所谓“汗巾上的”,则即须子上头拴的,《西游记》第七十三回称黄花观的道士“于袖中拿出一方鹅黄绫汗巾来,汗巾须上系着一把小钥匙,开了锁,取出一包儿药来”。《续金瓶梅》第十二回“刘学官雪中还债”,道刘学官娘子同月娘说了几句话儿,“就取过那匣子来,袖子里拿出个汗巾,一把小钥匙开了,取出五封银子”。这倒不是续书刻意效法前书,却是因为如此做法是一直延续下来的。

西门庆汗巾上一头拴着“三事挑牙儿”中的挑牙儿,原是三事里的一事,此外的两事为耳挖和镊子,而每常以挑牙为领军唤作“三事挑牙儿”,前面或加个“一副”。《词话》第五十九回,郑爱月儿又向西门庆袖中“掏出个紫绉纱汗巾儿,上拴着一副拣金挑牙”。第八十三回,春梅为金莲递柬与陈经济,经济“一面开橱门,取出一方白绫汗巾、一副银三事挑牙儿答赠”,春梅归来告诉金莲说:“他看了你那柬帖儿,好不喜欢,与我深深作揖,与了我一方汗巾、一副银挑牙儿相谢”。“拣金挑牙儿”,是银挑牙儿上复以金丝嵌出纹样,纹样自然精细非常,因为一副三事挑牙儿原本就是小小的。相比之下,陈经济酬谢春梅的一副银挑牙儿就式样寻常了。

“三事”也可以用作佩饰,而“三事”之“三”又是一种泛指,不足三事与多于三事,都不妨以“三事”概称,常见的组合是挑牙儿和耳挖。每事都有一根系链,总束事件儿的花题造型通常取用如意云朵,云朵内再铺排纹样。苏州博物馆藏一副明代金镶玉三事,云朵式的花题内是个镂金的无肠公子,花题金框下缘的三个小环里系了三挂金链,当心一挂底端是金挑牙儿和金耳挖,中腰拴着一个玉马,两边系链各缀一个上覆金叶的水晶紫茄(图 2)。四川平武苟家坪明土司墓出土一副金事件儿,花题已失,所存七事为金錾四季花卉荷叶盖罐一、金錾四季花卉玉壶春瓶一、金剪刀一、金錾花粉盒一、金錾摩竭柄解锥一对。解锥残了一柄。錾花粉盒上下两面纹样不同,一面是莲塘鹭鸶,一面是山石孔雀。除了粉盒和解锥,诸事都只是象生亦即仿真的“百物形”(图 3)。月娘胸前带着的金三事儿㩟领儿,便是这一类。图2-1 金镶玉玎珰七事 苏州博物馆藏

图2-2 金镶玉玎珰七事 局部

图3-1 金事件儿·粉盒 四川平武苟家坪明土司墓出土

图3-2 金事件儿·荷包 四川平武苟家坪明土司墓出土

图3-3 金事件儿·荷叶盖罐 四川平武苟家坪明土司墓出土

图3-4 金事件儿·剪刀 四川平武苟家坪明土司墓出土

图3-5 金事件儿·解锥 四川平武苟家坪明土司墓出土

图3-6 金事件儿·玉壶春瓶 四川平武苟家坪明土司墓出土“胸前摇响玉玲珑”,却是佩饰中的别一种。《词话》第七回:西门庆看到的孟玉楼是“上穿翠蓝麒麟补子妆花纱衫,大红妆花宽栏,头上珠翠堆盈,凤钗半卸”;“二珠金环,耳边低挂”;“但行动,胸前摇响玉玲珑”。第五十九回道那“郑爱月儿出来,不戴䯼髻,头上挽着一窝丝杭州攒,梳的黑鬖鬖光油油的乌云,露着四鬓,云鬓堆纵,犹若轻烟密雾,都用飞金巧贴,带着翠梅花钿儿,周围金累丝簪儿齐插,后鬓凤钗半卸,耳边带着紫瑛石坠子,上着白藕丝对衿仙裳,下穿紫绡翠纹裙,脚下露一双红鸳凤嘴,胸前摇琱珰宝玉玲珑,正面贴三颗翠面花儿,越显那芙蓉粉面”。“胸前摇响玉玲珑”“胸前摇琱珰宝玉玲珑”,便是明顾起元《客座赘语》中说到的“以金、珠、玉杂治为百物形,上有山云题若花题,下长索贯诸器物,系而垂之,或在胸曰坠领,或系于裾之要曰七事”。因它“但行动”,便“摇响”,故又名作“玎珰”或“玎珰七事”。此“七事”也与“三事”一样,是一个概称,即一挂中的事件儿未必拘限于“七”。湖北蕲春刘娘井明荆端王次妃刘氏墓出土金镶宝玎珰一副,长及尺馀,顶端为下覆的一个荷叶花题,其下垂系三挂金链,中间一挂缀着金嵌宝花朵、金叠胜、衔花结的双鱼,两边对称系着象生葫芦、石榴、柿子、带叶的鲜桃和荔枝(图 4-1)。出自蕲春明荆恭王朱翊钜夫妇墓的一副,顶端花题和中间的金镶玉圆板分别做成四幅小品画,金累丝的装饰框里两面各成画幅。花题一面是金摺丝镶珠嵌玉折枝茶花,一面是金摺丝镶玉石榴黄鸟,每个石榴嘴边都点了金粟粒做成的几颗石榴籽。金链拴着的一对金玉折枝石榴分置于金镶玉圆板上下。圆板一面嵌着玲珑玉,——草坡山石间一只口衔瑞草的凤凰,玉凤回首处是枝头的一只小鸟,下方一大朵玉牡丹。另一面的金累丝画框里是一幅人物小品:牡丹、松枝、竹林山石布景,松间竹畔的玉人头戴小冠支颐倚坐在山石边,浓荫里小鸟栖枝探身下望。底端三事是一对玉花高耸的金累丝花盆分缀两边,满插着金玉花枝的一个累丝花瓶垂系在中间。打造、编结、摺丝、累丝、镶嵌、攒簇,正是众工会聚,而“以金、珠、玉杂治为百物形”(图4-2)。出自王室,自然材质华贵,做工讲究,但也不是民间不可及,因它不在礼制规范之内,计较的不过是财力。《词话》笔下之物,或与此相去不远。而行院中人的打扮实与富室娘子一般不差,此所以作者又借了“蛮小厮”春鸿之口道出郑爱香和爱月儿的容仪,说是跟着西门庆到了一座大门楼,里面见了两位娘娘,遂被潘金莲笑作“赶着粉头叫娘娘起来”(清顾张思《土风录 》 卷 十 七“娘娘” 条:“娘 娘,奴婢称主母曰娘娘。”)。图4-1 金镶宝玎珰 湖北蕲春明荆端王次妃刘氏墓出土

图4-2a 金镶玉玎珰 荆恭王朱翊钜夫妇墓出土

图4-2b 金镶玉玎珰 荆恭王朱翊钜夫妇墓出土

图5-1 鸿雁纹银穿心盒 日本大和文华馆藏

图5-2 穿心盒 内蒙古巴林左旗白音敖包乡出土作为佩饰,与三事儿同在一处的还会有盛着香茶的小盒,也有粉盒或脂盒,制作秀巧差不多是一致的。《词话》第十一回中说西门庆“袖中取出汗巾,连挑牙与香茶盒儿,递与桂姐收了”。《醒世姻缘传》第七十五回,道狄希陈“把手往寄姐袖子里一伸,掏出一个桃红汗巾,吊着一个乌银脂盒,一个鸳鸯小合包,里边盛着香茶”。香茶盒儿与乌银脂盒都是拴在汗巾角上,即汗巾两头的须子上面。那么小盒该做成什么样式才会方便系结?习见的方式,是小盒外缘做出一个圆环,即如前面举出的平武明土司墓出土一副金事件儿中的一枚粉盒。此外一种特殊样式,便是前引《词话》第五十九回西门庆袖子里白绫双栏子汗巾儿上一头束着的金穿心盒。

穿心盒的使用虽然算不得普遍,但从唐代到明清,传世和出土的实物并不鲜见,因可显示出传承线索。虽质地不一,但造型与形制大抵相同,即多为扁圆;子母口,是为着它扣合得紧;大小不盈寸,自有袖藏之便。奈良大和文华馆藏一件约当晚唐的金花银鸿雁纹圆环式小盒,高2.1厘米,直径 4.2 厘米(图 5-1)。内蒙古巴林左旗白音敖包乡出土一枚辽代骨质粉盒,尺寸与形制都与它相近(图 5-2)。黑龙江省阿城金齐国王墓男性墓主人怀中有一方素绢汗巾,巾角用绿丝绦穿了一个菱角形的白玉坠,玉坠下边系一个穿心盒。南京市西天寺宋墓出土一枚穿心盒,系以可方便揭下来的金箔,分别包在盒盖与盒底,上下扣合之后,露出一围灿灿金边(图 5-3)。明代穿心盒的质地多为金银,扬州市郊西湖蜀岗村明代火金墓出土银錾牡丹双凤穿心盒(图 5-4),出自湖北明荆恭王朱翊钜夫妇墓的一枚金盒上下分别錾刻腾挪在祥云间的二龙戏珠(图5-5),蕲春大径桥明永新王朱厚熿墓出土金盒造型如球,不过中心有孔可以穿系却是一样的(图 5-6)。穿心盒里或盛脂粉或盛香茶,脂粉便于补妆,香茶方便清洁口腔。男人随身带着的便多是香茶,前引《词话》第十一回,西门庆“袖中取出汗巾,连挑牙与香茶盒儿,递与桂姐收了”,即是如此。也因此第五十九回西门庆和爱月儿饮够多时,遂从袖里取出金穿心盒来,“郑爱月儿只道是香茶,便要打开”,西门庆却道“不是香茶,是我逐日吃的补药”。所谓“补药”,原是得自胡僧的春药。图5-3a 穿心盒 南京市西天寺宋墓出土

图5-3b 穿心盒(打开)

图5-4 银錾牡丹双凤穿心盒 扬州市郊西湖蜀岗村明代火金墓出土

图5-5 金穿心盒 湖北明荆恭王朱翊钜夫妇墓出土

图5-6 金穿心盒 蕲春大径桥明永新王朱厚熿墓出土穿心盒里置放此类物事,似也不是蹈空之笔,且不论作者是否有所凭藉,看官总会想到唐人蒋防《霍小玉传》里的一节:小玉为李生所负,饮恨而亡,此后李生的日子便不得安宁,娶妻纳妾而每每生出些白日作怪的故事。一日李生自外归,妻子卢氏方鼓琴于床,“忽见自门抛一斑犀钿花合子,方圆一寸馀,中有轻绢,作同心结,坠于卢氏怀中”。合子,即盒子,它的“中有轻绢,作同心结”,原是未曾开启时所见,那么轻绢自然不是盒中物,“中有”之“中”,该是穿盒而过的意思,那么这一个小小的“斑犀钿花合子”,正是通常随身带着的穿心盒。“生开而视之,见相思子二,叩头虫一,发杀觜一,驴驹媚少许。生当时愤怒叫吼,引琴撞击其妻,诘令实告”。相思子,叩头虫,发杀觜,驴驹媚,都是带着色情含义的物事(参周绍良《唐传奇笺证》,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175-177页),李生所以要有一番咆哮。再回过头来看《词话》,第七十九回西门庆之死,正是特特系在这纳于袖中满盛色欲的穿心盒上,而第四回“淫妇背武大偷奸”,道西门庆“向袖中取出银穿心、金裹面里面盛着香茶木樨饼儿来,用舌尖递送与妇人”,一始一终,前后照映,穿心盒之“穿心”二字,竟好像是双关语,至此更教人会得《词话》作者运用“物色”构筑情节的缜密之思。图版来源 图1,采自山西省博物馆《宝宁寺明代水陆画》,文物出版社一九八八年;图3,四川博物院藏;图5-1,大和文华馆藏;图5-2,南京市博物馆藏;以上均承收藏单位惠允观摩并拍照;此外皆为观展所摄,器物命名亦悉出己意。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胸前摇响玉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