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人间第一花

撰文/梁科   2017-01-14 23:14:55

在中国人的传统中,莲清高自洁、菊隐逸自怜、梅孤芳自赏、兰清心自爱,唯牡丹端庄而娇媚,华贵而大方,其不媚不俗的仪态,赢得了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的喜爱。牡丹作为百花皇后,端妍富丽,雍容华贵,为吉祥昌荣之征兆。早在唐代,我国黄河上下、大江南北即广为栽培。历代宫廷无不视牡丹为繁荣富贵、国运昌隆之象征,因而牡丹装饰出现于建筑绘画、剪纸贴画、竹木牙石、金漆珐琅和日用衣被之中,既悦目怡人,又表达了统治者向往永久富贵和平的诉求。

故宫博物院藏有织绣文物十三万馀件,包括服饰、材料、陈设用织绣品和织绣书画四大类。故宫的织绣藏品绝大多数为清代皇宫用品,清代内务府在北京、江宁(南京)、苏州、杭州设立织造局,后三处合称“江南三织造”。其中专供帝后的服用由北京和江宁两地完成,赏赐臣工之物尽在苏杭生产。江南三织造是专供皇室及官府需要的衣料及皇家缯帛用品消费的织造工厂。三织造对于产品均有分工,而且各有所长。江宁长于织锦、妆花缎纱,最有名者为“云锦”。苏州长于刺绣,精于缂丝,善仿宋锦。杭州长于各种绫绸、纱罗和纺丝。江南三织造生产的织绣品代表了清代丝织技术发展的最高水平。

清代宫廷所用丝绸纹样的设计,一般是由宫廷绘画机构的画师设计画样,由内务府发交江南三织造精心织造,有的按实样尺寸画,有的按比例缩小成小样,再附实样的纸样(裁剪图)。以三织造为代表的这三处地方的牡丹纹,在工艺和色彩上都有各自的特色和风格,代表了清朝丝织工艺的最高水准。

一 南京的牡丹纹

始建于1645年的江宁织造,专门织造御用和官用缎匹,此外还有神帛、诰敕和彩缯等。其丝织物主要分绸(江绸、宫绸、亮花绸等)和缎(库缎、妆花缎和织金缎等)两大类,江宁织造所织锦缎(库缎、织金缎、妆花缎和织锦),因花纹艳丽,美若云霞,故亦称“云锦”。云锦中之牡丹花在妆花手法中大量用金,讲究晕色,片金绞边,大白相间,十分华丽悦目。图1 红地折枝牡丹纹闪缎

图2 绿色三多勾莲牡丹纹妆花缎采用对比强烈的不同颜色经纬线,以五枚、七枚或八枚等相同枚数的经纬缎纹组织互为花地的闪缎(二色缎),是一种正反面互为花地的缎类组织。这种织物因为经密小于纬密,而且两者颜色反差大,所以在缎地上常会有时隐时现的闪色,如清同治“红地折枝牡丹纹闪缎” (图1)。此件闪缎七枚三飞缎地,红色经绿色纬。闪缎之闪表现在红与绿色这一类对比强烈的色彩上,由于红色经密小于绿色纬密,难以覆盖,故在红地中能闪出绿色。牡丹花纹两排一循环,富丽大方,十分雍容精致。

“妆花”是指用各种彩纬在织物上以挖梭织就花纹,云锦中的重要品种妆花缎,有“寸锦寸金”之誉,代表着中国织锦艺术的最高水平。明清两代,妆花织物主要生产于江宁织造,在专门为皇宫生产的御用品当中,牡丹纹也有不少。如“绿色三多勾莲牡丹纹妆花缎”(图2),此件妆花缎绿色经纬线织八枚三飞经面缎纹地,主花牡丹与莲一排四则,皆以两晕色手法表现花瓣,花叶以土黄色绒线绞边。牡丹及莲配色多达十馀种,且逐花异色,立体感和装饰效果都极强。

锦是由重组织(多重经或多重纬)织制而成的高级多彩的传统提花丝织物。云锦妆花类中最高级的一种“金宝地”,以金线或银线为地纬与地经交织成地,再在其上织彩色或金银线花纹。如清乾隆“橘黄色地缠枝牡丹纹金宝地锦”(图3),圆金地纬与橘黄色地经交织成六枚不规则纬缎纹。主花牡丹花四排一循环,分别为赤淡圆金、蓝色、红粉色和蓝色,缠枝式二方连续。牡丹花有片金、圆银、湖绿和浅粉为边,金彩辉映,富丽堂皇,尽显皇家气势。图3 橘黄色地缠枝牡丹纹金宝地锦

图4 黄地折枝牡丹纹锦中国锦织物中,以经线变化显花的“经锦”早于以纬线变化显花的“纬锦”。明清两代的纬锦,既有三枚和五枚的经斜纹地,也有六枚的缎纹组织地。如清道光“黄地折枝牡丹纹锦”(图4),此锦在黄色八枚三飞经面缎纹地上,以各色绒线分段换梭织折枝牡丹。牡丹花头两晕色,层次感极强。机头织款“江南织造臣七十四”,满人喜欢以孩子出生时父祖的年龄来命名,也有以曾祖父或者父母年龄总和命名的,这些含有纪念意义的名字是孝道观念的体现。

漳缎,自明以来始有之,以明代福建漳州制品最负盛名,故名。南京、苏州等地亦有织造,此件漳缎即江宁织造所制,主要用于服饰铺垫等生活用品。如“蓝地织彩缠枝牡丹纹漳缎”(图5),此件漳缎地经纬交织为六枚三飞地,绒经为浅绿、深绿、大红、玫瑰紫、粉等色,采用W形固结法与起毛杆(即假织纬)交织缠枝牡丹纹。牡丹花造型简练生动,用色自然。花纹织成后,部分绒圈割断,松散的绒毛高出缎地,牡丹花图案因此有极强的立体感。

二 苏州的牡丹纹

苏州织造局主要织造龙袍、锦缎、纱缎及采办金丝织绒等,其中刺绣、缂丝和仿宋锦名噪一时。图5 蓝地织彩缠枝牡丹纹漳缎

图6 明黄色线绸绣牡丹平金团寿字纹单氅衣

苏绣色彩淡雅,和色无边,劈丝精细,针脚平齐,为四大名绣之首(其他三绣为湘绣、蜀绣和粤绣)。宫廷中礼服、吉服、日常用服、官员补子、铺垫帷幔和挂屏画像,都可以看到有运用四十多种苏绣针法绣制的牡丹。在飞针走线中,牡丹栩栩如生,更显娇媚,如“明黄色线绸绣牡丹平金团寿字纹单氅衣”(图6)。此件牡丹为折枝式,以白、湖色和浅绿色丝线戗针绣制于线绸地上。花瓣水路以蓝色丝线打籽代替勾边,立体感十足。枝干灰色,叶子三蓝晕色,整枝牡丹雅致恬淡,在平金团寿的映衬下,彰显出皇家富贵之气。还有“明黄色缎绣牡丹蝴蝶纹夹氅衣”(图7),此件作为光绪皇太后或者皇后初夏时节穿用之衣,牡丹花瓣有紫绿灰三色,每色花瓣皆有柔和之晕色。紫灰两色花头各取一枝,以正面上仰姿态处于衣服中线,然后紫绿两色花头以侧面上仰下垂姿态分居左右,均端庄大方。面料与边饰均是蝶穿牡丹,绣工平齐细密。

盛行于宋代的缂丝,被认为是丝织品中最为高贵的品种,俗称“一寸缂丝一寸金”。熟丝纬在生丝经上盘织,这种“通经断纬”的织法会在经线之间留下小缝,宛如刀刻,故又称刻丝。缂丝技艺在乾隆时又登上另一高峰,宫廷使用的成品有不少都是缂丝的,极其耗费工时。缂丝的牡丹纹不分正反,双面纹饰如一,十分精致美观,如“绿色缂丝牡丹纹夹氅衣”(图 8)。此件缂丝在绿色地上缂织雪青色、金黄色、红色、绿色、蓝色折枝牡丹,单花独立,双花错落上下,三花横倚分立,各种式样皆有不同。写实的花卉秀丽雅致,十分精美。图7 明黄色缎绣牡丹蝴蝶纹夹氅衣

图8 绿色缂丝牡丹纹夹氅衣在唐代夹经纬锦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宋锦,分段换梭为其工艺最大特点。明清两代苏州艺人仿照宋锦组织特点和工艺,继承和发展织造出来的仿宋锦(宋式锦),古朴典雅,分重锦、细锦和匣锦,常用于铺垫或装裱。宋式锦中的八达晕又称天华锦,它以水平、垂直和对角线按“米”字格式作为图案的基本骨骼,线条交叉和框架内再填以各种几何纹,因为满地锦式中突出中心大花形,故又称“锦群”。如“锦群地三多花卉纹锦”(图9),此锦在七枚二飞经缎纹地上,牡丹花纹与宝相花、菊花分别搭配莲蓬和三多纹(石榴、佛手和桃)。在满地锦群地上的花纹绚丽多彩,牡丹端庄大方,不愧为织锦中的精品。

三 杭州的牡丹纹

杭州素称“丝绸之府”,杭州织造向以织造轻薄、柔软的丝绸和纱罗等织物而著称。

清代除延续历史传统织造方孔纱外,还有实地纱(平纹地,一绞一绞经显花)、直径纱(平纹显花,一绞一绞经地)、芝麻纱(平纹与一绞一绞经结合织成芝麻粒状)和春纱(平纹地,花纹轮廓一绞一绞经,内部平纹)。纱与罗组织相似,都以轻薄纤丽著称于世,柔软透气性好。杭州产的泰西纱,是用德国进口的纺织机器生产的,晚清时十分流行,如“月白地牡丹纹泰西纱”(图10)。此件泰西纱为三经绞地,两根蓝色地经、一根绞经与湖绿色地纬相绞。牡丹花以平纹和八枚三飞缎纹织就,枝干和边为湖绿色纬线抛织,婉转绰约,别有异域风韵。

杭州地方性特产杭罗,多是横罗(平纹地上带有横向空路的织物,与带直向空路的直罗对应)。如“月白色牡丹飞蝠纹暗花罗棉氅衣”(图11),暗花罗地上折枝牡丹盛开,娇媚婀娜,蝴蝶蝙蝠飞舞其中,分别与上仰和下垂之牡丹呼应,寓意富贵福寿。这是后妃日常服饰,并不用于节庆时日。图9 锦群地三多花卉纹锦

图10 月白地牡丹纹泰西纱

图11 月白色牡丹飞蝠纹暗花罗棉氅衣

四 北京的牡丹纹

清代负责宫廷丝织品织造和染色的“织染局”,于乾隆十六年西迁至今颐和园延赏斋北,“耕织图”亦勒石于此,织染局生产的织物在宫中也有不少,如“绛色折枝牡丹纹织金缎”,源自于元代“纳失失”的织金缎,在各种缎纹组织地上以金或银线为纹纬织花,是明清各类服饰及铺垫的最佳面料。此件织金缎在绛色八枚五飞缎地上,以圆金线双股并用为纹纬妆织折枝牡丹。一排三则的牡丹娇小富丽,每一则牡丹分大花、小花和花骨朵,金光闪耀,贵气十足。两处机头圆金织款“耕织图”,一正一反。

清宫服饰中的牡丹花纹,色彩之华丽和工艺之繁复,体现了清宫图案的丰富多彩。由于特定的使用对象和环境,宫廷织绣品中牡丹和一般普通织绣品上的牡丹相比,更具有王者气派。牡丹纹以织造、刺绣或缂丝等手法出现于不同面料之中,蕴含着祝福之意,体现了皇帝个人以及后妃的审美取向。宫廷织绣品中的牡丹纹集多色于一身,尽一枝而三变,有的庄严,有的雅致,有的奢华,有的绮丽,实在美不胜收。

(作者单位:故宫博物院)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富贵人间第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