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地草药:《滇南本草》

撰文/王家葵   2016-12-09 12:31:41

地方性本草主要记录某一区域范围内出产的药物。与方志“物产”部分仅载药名、物志兼记人文不同,地方本草本质上仍是为临床药物治疗服务的著作。其著名者如宋代王介《履巉岩本草》,明代兰茂《滇南本草》,清初广东何克谏《生草药性备要》、清末四川龚锡麟《天宝本草》等①。

《履巉岩本草》收载药物 206 种,今存202 种,每药一图,先图后文。图为工笔敷彩,刻画精细;文极简略,仅有性味、功能、单方,偶记别名②。书前有嘉定庚辰(1220)琅琊默庵的自序,其中提到:“老夫有山,梯慈云之西,扪萝成径,疏土得岩。日垄月磨,辟亩几百数。其间草可药者极多,能辨其名与用者,仅二百件。因拟《图经 》,编次成集。仍参以单方数百只,不敢施诸人。或恐园丁野妇,皮肤小疾,无昏暮叩门入市之劳,随手可用,此置图之本意也。”书名的由来很简单:“山中有堂曰履巉岩,因以名之。”由此可知,此书所记录的,就是这数百亩山地中种植或天然生长的药草。

琅琊是王姓的郡望,据《图绘宝鉴》:“王介号默庵,庆元间内官太尉。善作人物、山水,似马远、夏珪,亦能梅兰。”故确定此书是王介的作品,图例为其手绘,国家图书馆藏明代抄绘本。

①如《南方草木状》《益部方物略记》《桂海虞衡志》之类,虽然也保存有许多地方用药资料,但作者的著述本意并非药物书,体例也有别于本草。此外如《救荒本草》,所记皆河南植物,亦有“本草”书名,但本质上是可食植物图谱,亦非真正的地方本草。

②郑金生先生对《履巉岩本草》有深入研究,本篇涉及此书的内容多数出自郑先生的成果,见《南宋珍稀本草三种·履巉岩本草》(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校注后记。《履巉岩本草》千年润药图王介为内官太尉,其别业也当在临安(今杭州)左近,郑金生先生将书中涉及的特殊药名与南宋临安三志的记载比勘,果然契合。如《履巉岩本草》有“地萹蓄”“千年润”,《乾道临安志》《咸淳临安志》药物项皆有此。又虑及同名异物之偶然巧合,根据《履巉岩本草》所绘之“千年润”,考订原植物当是百合科万年青(Rohdea japonica)之类;清代钱塘人赵学敏所著《本草纲目拾遗 》“万年青”条亦记别名“千年蒀”,并引杭城风俗:“四月八日浴佛日,杭俗,人家植万年青者,多剪其叶,弃掷街衢,云令人踏之则易长,且发新叶茂密。”按,“蒀”与“润”方音相近,可见,将万年青呼为“千年润(蒀)”,杭人自宋至清,一以贯之。

药物(植物)的通俗名称口耳相传,数百年间常有讹变,但脉络依稀可循。在品种基源变化不大的前提下,本书“穿心鸭舌”“穿心佛指草”,《杭州药用植物志》分别名为“穿心箭”“佛珠草”;本书“自摇草”一名“杜当归”,《杭州药用植物志》记白花前胡的别名为“土当归”;本书“仙天莲”一名“天荷叶”,《浙江民间常用草药》称为“山荷叶”;本书“紫花香葇”,《浙江民间常用草药》称为“土香薷”。

将此书描述的地点确定在杭州,则序言提到的“慈云”就可以坐实为今玉皇山与凤凰山之间的慈云岭了。王介的别业建在皇城所在的凤凰山侧,也与其“内官太尉”的身份相符。近年来,浙江中医药大学张水利先生身在杭城,占地利之便,通过实地考察、标本对照,考订《履巉岩本草》天茄儿、铁脚凤尾草、天仙子、苦益菜、山荷叶、仙天莲等的原植物,此研究除植物资源学意义以外,也为南宋临安的人文活动、自然生态提供了重要佐证。

王介自称撰著此书是为了解决家中“园丁野妇”的简单医药问题,但以其身份地位而言,这话更像是一种“修辞策略”。从书中具体内容来看,有数十种药物提到“入炉火药用,大能服(伏)水银、硫黄毒”(黄花草);“服(伏)水银、硫黄毒”(野豌豆);“能伏硫黄,善死水银,多入炉火药用”(水芹);《滇南本草图说》书影茂原著后人递补的可能性更大。《滇南本草》早期以抄本形式流传,至清代始付剞劂,数百年间,内容不断修饰,添附增衍。赵藩《云南丛书·滇南本草》序言说:“相传辑云南药品者有三家:一沐国公琮,曰《苴兰本草》;一兰茂,一杨慎,皆曰《滇南本草》。沐、杨惟传抄本,兰有旧坊刻本。”今天所见之本,药数颇有参差,最少26 种,最多 458 种,内容无本得同,而皆题兰茂,应该是将沐琮、杨慎的著作裹挟其中了。在众多《滇南本草》版本中,《滇南本草图说 》较有特色。原书十二卷,今存卷三至卷一二共十卷,药物 280 种,图例 225 幅。卷三首题“杨林兰茂止庵先生著释”,内文有题记多条,纪年明确者:“大明嘉靖丙辰年(1556)正月滇南守一子范洪抄录,至大清康熙丁丑年(1697)滇南高宏业又抄录。细开记述,至乾隆三十八年(1773)二月朔日朱景阳又抄。”显示这份抄本至少经过兰茂、范洪、高宏业、朱景阳之手。

《滇南本草图说 》并不讳言增改,卷一二题记说:“以上计一百有零。其性其味,以及寒热温平,酸甜苦辛,均已考释详明,久经应验。若复有经验草木增入斯集,惟俟后之君子活人济世之心尔。”此或出自原著者的手笔,表达希望后人增补完善的意愿。

“荔枝”条说:“食荔枝过度,用蜜浆解之,此苏颂之说也,《本草纲目》载之。” 《本草纲目》万历年间问世,晚于范洪,更晚于兰茂;故《滇南本草图说 》中的插图,很多都参考《纲目》崇祯十三年(1640)钱蔚起重刻本绘制,应该都是高宏业或朱景阳所添。“菊花参”条说:“昔吴王劳疫多痰,日夜恍惚,不省人事,身似火盆。有内人陈圆圆用此一剂,精神照常。后问何叶有此大功,圆圆奏曰:菊花参。王使民寻此,赏金钱一文,故名金钱参。”吴王即吴三桂,高宏业康熙三十六年(1697)抄录,距离平定三藩才十馀年,似乎不会公然谈论“吴王”;再从行文语气来看,记录者对“吴王”和“陈圆圆”的身份已经不太熟悉,更像是乾隆三十八年朱景阳的手笔。《滇南本草》云南丛书本书影①有关使用草药的警告甚多,如《夷坚甲志》专立一条,即以“草药不可服”为标题。

“中草药”是中药与草药的合称。汉代以来,围绕《神农本草经 》建立起一套药学体系,循其理论使用的药物即是通常所说的“中药”;除此而外者,即被含混地呼为“草药”。《侣山堂类辩·官料药辩》说:“所谓官料药者,乃解京纳局之高品。”此即通常意义的“中药”,与之对立者为“草药”。草药的特点,概括起来有三点:非官方性、单用为主、作用猛烈。正因为此,前人每有“草药不可服”的警告①。

一般认为,地方本草以记载“草药”为主,其实不尽然。毕竟自唐代《新修本草》以后,本草成为“官方学术”,私家著述主要围绕官修本草进行补充修饰;地方本草很难例外,多数也是在官方本草叙事框架下记述具有地方特色的药物。

地方本草收录的药物可以分为官药与草药两类。所谓“官药”,是指药物名实、功用皆与官修本草记载一致的品种。如《履巉岩本草》之细辛、青木香、何首乌,《滇南本草》之夏枯草、金银花、白芷之类,不仅文字内容录自《证类本草》,基源品种也与主流用药基本相同。官药在地方本草中比例多少,可反映著作者对官方医药学术的认同程度,如《滇南本草》中的官药数目,远远高于《生草药性备要》和《天宝本草》,这与兰茂文人身份相符。

草药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其中“拟官药”现象特别值得注意。这类“拟官药”通常以官药的代用品或拟似品的面目出现,通常在官药名称之前加上表示“非正式”意思的限定词。如《履巉岩本草》之山草乌、山附子、山茵陈、杜天麻、杜牛膝、草血竭、草芍药之类;《滇南本草》多用“土”字,如土黄连、土千年健、土牛膝、土黄芪、土三七、土人参、土藿香之类;《生草药性备要》有假苦瓜、假苋菜、假芙蓉、假蒟叶、土荆芥、土当归、土常山、土白敛、土细辛、土黄连、毛麝香、山白芷之类;《天宝本草》则有地麦冬、地龙胆、地五加、水黄连、水当归、水人参、土巴戟、茨黄芩之类。《天宝本草》书影以《滇南本草》的土三七为例略作说明。三七是广西、云南特产,以《本草纲目》记载最早。李时珍说:“生广西南丹诸州番峒深山中,采根暴干,黄黑色,团结者,状略似白及;长者如老干地黄有节。”又记其功效:“止血散血定痛,金刃箭伤跌打扑杖疮出血不止者,嚼烂涂,或为末掺之,其血即止。”其原植物为五加科三七(Panax notoginseng),《滇南本草》没有三七,却有土三七,务本堂本记载说:“土三七,味苦,治跌打损伤,生用破血,炙用补血。”《滇南本草图说 》尤其详细:“土三七,味甘,微苦。无毒。入足手阳明经,兼入血分。根大而肥。主治止血、散血,功效最神。箭伤杖扑,跌打损伤。包敷患处,即可痊愈。”这些功效与三七基本近似。而根据所绘的土三七图例,可以确定,这是菊科植物菊叶三七(Gynura segetum),至今仍为三七的混淆品。问题不止于此,如果土三七的条目确实出自兰茂,那么,从药名拟似的角度考虑,《滇南本草》虽然没有记载三七,而五加科三七的药用历史显然应该早于此书。

苏东坡在《小圃五咏 》诗中说自己将人参“移根到罗浮,越水灌清泚”,居然能“青桠缀紫萼,圆实堕红米”,生机勃勃;其实五加科人参(Panax ginseng)出辽东,根本不可能在南方生长,作者借题发挥而已。无独有偶,对参类药物的拟形、拟效,也是地方本草的一大特色。《履 巉岩本草》开篇第一药是人参苗,务本堂本《滇南本草》也以人参冠首,声称“滇南所产者,肥大壮实”①。在《滇南本草》其他版本中还有兰花参、金钱参、还阳参、珠子参、羊肚参、牛尾参、凤尾参、对叶参、血参等诸多名目,有关这些参的品种基源、生物活性研究甚多,其中的人文隐喻,亦大有探索的馀地。

地方本草以民间医生为主要读者对象,故文辞通俗。以《滇南本草》药名为例,如千针万线草、真珠一枝蒿、地涌金莲、铁线牡丹,这些雅驯的名称或许经过文人润色;而如老虎刺尖、羊奶地丁、狗屎花、马尿花,则是未曾修饰的俚语村言。“野烟”条说:“昔一人生搭背,日久不溃,将死,名医诊视,皆言死症,俱不下药。后一人授以此草,疮溃,调治痊愈。后人起名‘气死名医草’。”令人忍俊不禁。

兰茂精通音韵,撰有《韵略易通 》,又有《声律发蒙 》,是学做骈赋文章的入门书籍。《滇南本草》全篇用浅显文言,偶然也有韵语,如“重楼”条引俗谚:“是疮不是疮,先用重楼解毒汤。”这类歌谣在地方本草中保留甚多,可补杜文澜《古谣谚》之未备。

蚤休一名重楼,俗名七叶一枝花,《本草纲目》引俗谚云:“七叶一枝花,深山是我家。痈疽如遇者,一似手拈拿。”此条收入《古谣谚》,其上源无人追究。检《履巉岩本草》“箭头草”条有歌曰:“一叶一枝花,阴山是我家。硫黄见着死,水银结成砂。”七叶一枝花是百合科植物,箭头草似为旋花科牵牛一类,二者并非一物,从文献时间先后看,七叶一枝花的歌谣恐模仿箭头草而来。

不止于此,《生草药性备要》又加以繁化:“七叶一枝花,紫背黄根人面花。问他生在何处是,日出昆仑是我家。大抵谁人寻得着,万两黄金不换它。”《本草求原》转录的时候略有修饰:“七叶一枝花,紫背黄根节生洼。每从甘石山头上,日出昆仑是我家。大抵谁人寻得着,万两黄金不换他。”

《本草约编》为七言绝句:“蚤休七叶一枝花,味苦微寒肝分加。痈肿蛇伤毒尽解,惊风疟疾用多嘉。”《本草诗笺》为七言律诗:“俗名七叶一枝花,金线重楼丽且华。疟疾惊痫除暴乱,肿痈瘰疬灭痕疤。内施效著补邪热,外敷功传治毒蛇。寒苦肝经称本药,气虚元弱慎休加。”这两首虽非谣谚,但皆叶六麻,应当也受前面几首歌谣的影响。

(作者单位:成都中医药大学)

①《履巉岩本草》的人参苗可能是伞形科植物党参(Changium smyrnioides),《滇南本草》的人参,则可能是马齿苋科植物土人参(Talinum paniculatum)。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边地草药:《滇南本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