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谦与《全金词》

薛瑞兆   2016-11-25 03:51:01

撰文/薛瑞兆

从元好问《中州乐府》到唐圭璋《全金元词》,中间有一个长久被遗忘的环节,即清末民初孙德谦先生的未刊稿本《全金词》,现藏于南京图书馆。

孙德谦(1869-1935),字受之,号益葊,晚号隘堪居士。元和(今苏州吴县)人。自幼好读书,年十八成诸生。治经兼子史,通声韵训诂,亦工骈体文。年未三十,声闻已著。前辈郑文焯、吴昌硕、朱祖谋等,皆与之交游。又与张采田为友,同志共学,赏心谈艺,意气相投,时称“两雄”。王国维尝为其《汉书艺文志举例》题跋,以为“精矣,密矣,其示后人以史法者备矣”,赞许有加。孙先生尝任东吴大学、交通大学、国立政治大学教授及江苏通志局、浙江通志局纂修。书法东坡,功力至深,然惜墨如金,不轻易为人题字。年六十四卒于上海。

孙德谦先生是近现代卓有成就的学者,著述颇丰。民国王蘧常《清故贞士元和孙隘堪先生行状》大略统计云:

元和孙先生既卒之二十一日,蘧常始得检其遗著。已刊者曰《太史公书义法》《汉书艺文志举例》《刘向校雠学纂微》《六朝丽指》《稷山段氏二妙年谱》《古书读法略例》各若干卷;未刊者《诸子要略》(一曰《辑略》)《诸子通考》《孙卿子通谊》《古书录辑存》《补南北史艺文志》《文选学通谊》《四益宧骈文稿》各若干卷;未成者曰《群经谊纲》《春秋通谊》《小学钩沉》《补编》《续编》《诸子发微》《墨子通谊》《列子通谊》《贾子新书通谊》《古今伪书辨惑》《四库提要校订》《靖节年谱》《章实斋年谱》《中国文学通志》各若干卷;成而已佚者曰《吴彦高年谱》若干卷。都二十有八种。……尝辑陶渊明、二妙年谱,《杜善夫文集》《金史艺文略》《全金词》各若干卷,……今自二谱外,已不可复见矣。(钱仲联主编《广清碑传集》卷一九,苏州大学出版社,1992)

所谓“大略”,是指“已刊者”“未刊者”“未成者”“成而已佚者”不止“二十八种”。如“尝辑”的《杜善夫文集》《金史艺文略》《全金词》三种,加上未涉的《金源七家文集补佚》,应计为三十二种。其中,《金史艺文略》《金源七家文集补佚》《杜善夫文集》三种稿本,现藏于上海图书馆。

然而,孙先生身后却颇寂寞。直至近年,才渐为学界关注,并就其所著《太史公书义法》《汉书艺文志举例》《刘向校雠学纂微》《六朝丽指》《诸子要略》《诸子通考》等,抽绎解析,陆续推出一批相应的研究成果,令人欣慰。历史证明,凡为推动学术进步而做出过卓越贡献的学者,世人是不会忘记的。

孙先生学养深厚,治学勤勉,在诸多领域都有过人的见识。尤其关于金代文献的整理,开现代研究之先河。例如《稷山段氏二妙年谱》,以其功力深湛,堪比乾嘉以降诸家《元遗山年谱》,为治金史者所珍藏。再如《金源七家文集补佚》,如回溯到一个世纪前的学术环境中审视,更是一件了不起的工作,迄今仍是金代文献整理者的重要参考文献。再如《金史艺文略》,著录书目多言而有据,摆脱了以往人云亦云的陋习。其中辑入的全真道教文献,眼光独到,丰富了一代文化的内涵,使之成为清人所补金史艺文之集大成者。至于《吴彦高年谱》《杜善夫文集》等等,亦可见其探索之勤,涉足之广,令人感叹。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学术遗产反映了一位拓荒者的敏锐与勇气,其中所蕴含的思想价值给人以启迪。

孙先生在探索的基础上,继郭元 《全金诗》、张金吾《金文最》两部诗文总集之后,再辟蹊径,“搜访近十年”,于“辛亥岁”(1911)“始得都为一集”,使“一代文章于此略备”。《全金词》稿本的编纂思路与文献成果为后来的《全金元词》所继承。特别是《全金词》稿本首次辑入全真道教领袖王喆、马钰的词作,数量虽不多,却为后者指明了辑佚方向和范围,遂使一代词作达到新的规模。因此,《全金元词》将《全金词》稿本列入“引用书目”。但是,毋庸讳言,两者之间就“金词”而言的源渊关系如此明显,已超出“引用书目”所界定的意义。

笔者近年尝赴南京图书馆访书,有幸拜读了这部《全金词》稿本。现将“例言”与“目录”抄录如下,以供有兴趣者了解其贡献与局限之一斑。《全金词例言》:

——金源著述传世不多。近郭元 辑《全金诗》,庄仲方辑《金文雅》,张金吾辑《金文最》,诗文几无遗憾。惟词则盖阙。余搜访近十年,始得都为一集,而一代文章于此略备。

——金人词单行本,只蔡松年《明秀集》、韩玉《东浦集》、白朴《天籁集》,馀仅散见元好问《中州乐府》。惟遗山所录,似有去取。今将蔡、韩、白三家集尽行载入,此外如王寂、李俊民、段克己、段成己,凡诗文集中有词者,皆以钞录。

——《中州乐府》不求全备,或止登一二首,以存其人。今于诸家各有增补。不但蔡松年全取《明秀集》外,从《阳春白雪》溢出三阕已也。如赵可、王特起等尽于他集内甄采,以拾其遗。

——每人皆作小传,固《中州集》之例,今于不载《中州集》者,考之刘祁《归潜志》,以及金元史书与金石碑碣,展读其书诵其诗,无不知其人之患。

——此书于《中州乐府》外,网罗放矢,凡增多数十家,虽未告备,或可与《全金诗》并存矣。

——金人作者称元遗山为一代宗工,今不录《新乐府》,亦犹房琪《河汾诸老诗集》例,以其有专集在也。

——曹光辅、李仁山二家词载《天籁集》,其人无可考。今从陶梁《词综续编》,至李治已入元代。然乌程施北研氏作敬斋《古今黈》跋,称为金儒,并改冶为治,以正《元史》之误。则其词录入集中,确有据依。识者毋拘《元诗选》,而谓其违失也。

——陈参政词见周密《浩然斋雅谈》《志雅堂杂钞》,但称北人。王寀是否为王寂弟,未敢信为金人。今载之集中者,许叔重所云“闻疑存疑也”。刘云震尝赠杜仁杰诗,仁杰为金末遗老,云震亦入元未仕,故并采入。

——曹居一、杨果、杨宏道三人已仕元。于《金文最》,以宏道文凡在金时者皆录之,今其词无年月可稽,爰师其意,附之卷末,仍存疑之旨也。凡例中,元遗山《新乐府》不录,本以有专集在,然况称为《全金词》,不当去此一家,后应补入。

——刘昂词与纥石烈子仁所作,字句略有异同,然《归潜志》则题昂名,《宋稗类钞》则言子仁为金之能文者,说各有本,故两列之。

——金人词,后儒时有评论,因录词话一卷,以附其后。

辛亥岁闰月,德谦识

《全金词目录》如下:

卷一:废帝、世宗、章宗;宇文虚中、蔡松年、蔡珪;

卷二:吴激、高士谈、张中孚、刘著、赵可、邓千江、任询、冯子翼、李晏、王寂;

卷三:刘仲尹、刘迎、党世杰、王庭筠、王涧、完颜 、赵秉文、胥鼎、许古、李纯甫、韩玉、元德明、冯延登、仆散汝弼、刘昂、纥石烈子仁;

卷四:李节、雷渊、辛愿、李献能、王渥、景覃、宗室从郁、高宪、王予可、王特起、赵摅、孟宗献、赵元、王元佐、折元礼、高永、杜仁杰、萧汉杰;

卷五:李俊民、李治;

卷六:段克己、段成己;

卷七:白朴;

卷八:曹光辅、李仁山、僧元悟、僧仲璋、王喆、马钰、冀国公主、李元直、陈参政、王寀、刘云震、阙名、曹居一、杨果、杨宏道。

从以上《例言》《目录》看,孙先生的《全金词》稿本尚处于一代词集编纂的初始阶段。初始者,未定稿也。孙先生自谓“元遗山《新乐府》不录,本以有专集在,然况称为《全金词》,不当去此一家,后应补入”,即为明证。另,《全金词》稿本首次辑入全真道士王喆、马钰的词作各一首,而《金史·艺文略》已著录两人词集,亦属“后应补入”者。《全金词》的状况与稿本的内涵相符:一是辑佚缺乏广度与深度,遗佚尚多;二是有辑无校,比较粗糙;三是考订不足,混入了一些非金人词作,如曹光辅、李仁山、僧元悟、僧仲璋、李元直、陈参政、王寀、杨果等。这部“稿本”存在的问题,合乎那个时代对于金代历史、文化与文学的认知水平,反映了学术研究渐次深化的客观规律。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文学院)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孙德谦与《全金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