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紫台连朔漠

马瑞芳   2016-11-25 03:50:58

撰文/马瑞芳

中国古代美女,得到历代大诗人题咏、被若干著名小说戏剧家百写不厌者,王昭君首屈一指。人们对王昭君的关注程度,既远远超过没有多少史料的西施,也超过有很多史料的杨贵妃,形成一种独特的现象,姑且叫“美女与国家命运全方位思索”吧。诗人、小说家、戏剧家做足了“昭君功夫”,从王昭君既可以想到红颜薄命,也可以想到巾帼有志;既可以想到君恩薄似纸,也可以想到青冢照千秋……

我们先从基本史实入手,走近王昭君。

《西京杂记》中的定型

如果要找昭君出塞的历史记载,《西京杂记·画工弃市》首当其冲:

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按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

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按图,以昭君行。及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对,举止闲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帝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市,籍其家,资皆巨万。

画工有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陈敞、新丰刘白、龚宽,并工为牛马飞鸟众势,人形好丑,不逮延寿;下杜阳望,亦善画,尤善布色。樊育亦善布色。同日弃市。京师画工,于是差稀。

《西京杂记》为后世作家创作与王昭君有关的作品提供了最重要的信息:其一,名字:王嫱和王昭君;其二,王昭君是汉宫最美的人;其三,王昭君不仅长得美,还有志气、有骨气、有修养、有大家风度;其四,汉元帝虽后悔将王昭君赐给单于,但顾全大局,讲究信誉,实现了对匈奴单于的诺言;其五,王昭君如此美貌为何没得到汉元帝“临幸”?因她不肯向画工行贿。这位擅长画人物的宫廷画师叫毛延寿。毛延寿向后宫美人索贿,后被查。擅长画牛马飞鸟风景的其他画工也和他一起丢了脑袋,西京出现画师荒。

短短一段记载,人物形象、个性、命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全部齐备。编戏剧、写小说,主角冲突都是现成的。

《西京杂记》,“西京”指西汉首都长安。“杂记”是写西汉杂史,既有历史也有遗闻轶事。宫女王嫱不肯贿赂画工远嫁匈奴、刘邦筑新丰迎太公、邓通得蜀山以铸铜钱、卓文君私奔司马相如等人们喜闻乐道的故事,首次都出现在此书中,成为典故。

《西京杂记》是什么书?中华书局将其收入《古小说丛刊》,顾名思义,应是小说。小说也能算历史甚至信史吗?有时在特定前提下能算。因为它们多依傍历史,故《西京杂记》所记的昭君事迹应当属于来自道听途说的杂史。

《西京杂记》一书,《隋书·经籍志》未著录,新旧《唐书》均著录为东晋葛洪(284-364)著。但葛洪自己声明,他不是作者,而是辑录西汉刘歆的作品。他在《西京杂记》跋中说:“洪家世有刘子骏《汉书》一百卷,无首尾题目,但以甲乙丙丁纪其卷数。先父传之。歆欲撰《汉书》编录汉事,未得缔构而亡,故书无宗本,止杂记而已,失前后之次,无事类之辨。后好事者以意次第之,始甲终癸为十帙,帙十卷,合为百卷。洪家具有其书,试以此记考校班固所作,殆是全取刘书,有小异同耳。并固所不取,不过二万许言。今抄出为二卷,名曰《西京杂记》,以裨《汉书》之阙。”

对葛洪这段话可从三方面理解:其一,《西京杂记》是西汉刘歆(子骏)的作品,是刘歆打算写《汉书》做的笔记,或者说为写《汉书》准备的资料库,但他没来得及写就死了。葛洪的父亲存有刘歆未成稿《汉书》一百卷,没有前后次序,没有分类,分卷是后世“好事者”做的。其二,经葛洪对照,班固写《汉书》几乎都取自刘歆写下的半成品。其三,葛洪将班固写《汉书》没采用的刘歆“资料库”中的二万馀言抄录出来,起名《西京杂记》,以补《汉书》之缺。综合这三方面意思,可以看出,葛洪将《西京杂记》与班固《汉书》看作同类项,它们都来源于刘歆的未定稿或资料库。

如果《西京杂记》的作者是西汉人刘歆,《画工弃市》就是关于王昭君最早的历史记载,则《西京杂记》是刘歆继承其父刘向《新序》等书传统写的笔记体杂史。刘向父子掌握皇族名籍,撰写校核史书,深知汉元帝宫中秘事。昭君出塞时,刘歆已十八岁。昭君为画师所误,未在元帝驾前得宠。汉元帝追根究底,从宫廷画师家抄出大量钱财,擅长画人物的毛延寿连累了画花鸟虫鱼的宫廷画家龚宽等人,是轰动朝野的事件,刘歆很可能亲耳听到乃至见到。

汉元帝按图召幸后宫宫女。王昭君既然是后宫第一美女,不画丑了,岂能被汉元帝疏漏?毛延寿肯定将王昭君画丑了,但如何画“丑”?刘歆没交待,给后世小说家、戏剧家留下诸如 “点痣”等五花八门构思的天地。

正史中的记载

正史《汉书》《后汉书》对昭君出塞的记载,都晚于刘歆的《西京杂记》。

先看《汉书·元帝纪》:

竟宁元年春正月,匈奴虖(呼)韩邪单于来朝。诏曰:“匈奴郅支单于背叛礼义,既伏其辜,虖(呼)韩邪单于不忘恩德,乡慕礼义,复修朝贺之礼,愿保塞传之无穷,边垂长无兵革之事。其改元为竟宁,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嫱)为阏氏。”

这段记载说明:其一,汉元帝下令将待诏掖庭的宫女王嫱赐给匈奴呼韩邪单于为阏氏;其二,汉元帝是因为呼韩邪单于不忘恩义而赐婚给他;其三,因为胡汉联姻,边境安宁,汉元帝将年号改为“竟宁”,意思是从此边境安宁。

再看《汉书·匈奴传》对昭君出塞的记载:

郅支既诛,呼韩邪单于且喜且惧,上书言曰:“常愿谒见天子,诚以郅支在西方,恐其与乌孙俱来击臣,以故未得至汉。今郅支已伏诛,愿入朝见。”竟宁元年,单于复入朝,礼赐如初,加衣服锦帛絮,皆倍于黄龙时。单于自言愿 (婿)汉氏以自亲。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樯(嫱)字昭君赐单于。单于(欢)喜,上书愿保塞上谷以西至敦煌,传之无穷,请罢边备塞吏卒,以休天子人民。

这段记载说明:其一,王昭君是后宫良家子,名叫王嫱,字昭君;其二,与汉朝联姻是匈奴单于提出来的,背景是呼韩邪单于的死敌郅支单于伏诛;其三,呼韩邪单于这次到汉廷来受到的礼遇超过他过去(黄龙年间)的待遇,他愿做汉皇女婿;其四,接受王昭君的呼韩邪单于大喜过望,建议汉朝撤销塞北边防,由他保护汉朝塞北边境。

《汉书·匈奴传》还记载,汉元帝一度考虑接受呼韩邪单于建议,撤除北部边防。对边境事务有深刻了解的郎中侯应向汉元帝陈述十条理由,劝戒汉元帝不可放弃北门锁钥。汉元帝发“勿议罢边塞事”诏书,派车骑将军口谕呼韩邪单于:你想让汉廷罢北边吏士屯戍,由你担任汉朝戍边,这是你“向慕礼义”,“为民计者甚厚”,我很欣赏。但中国四方障塞,“非独以备塞外也,亦以防中国奸邪放纵,出为寇害”。我在塞北设防,主要是怕塞内不良分子跑出去给你们捣乱呢!为人忠厚的呼韩邪,对这番辩词信以为真,还感谢汉元帝:“愚不知大计,天子幸使大臣告语,甚厚!”马背壮士,心里哪有那么多弯弯绕?

《汉书·匈奴传》对昭君出塞后的命运有记载:

王昭君号宁胡阏氏,生一男伊屠智牙师,为右日逐王。呼韩邪立二十八年,建始二年死。始呼韩邪嬖左伊秩訾兄呼衍王女二人。长女颛渠阏氏,生二子,长曰且莫车,次曰囊知牙斯。少女为大阏氏,生四子,长曰雕陶莫皋,次曰且麋胥,皆长于且莫车,少子咸、乐二人,皆小于囊知牙斯。……颛渠阏氏贵,且莫车爱。呼韩邪病且死,欲立且莫车,其母颛渠阏氏曰:“匈奴乱十馀年,不绝如发,赖蒙汉力,故得复安。今平定未久,人民创艾战斗,且莫车年少,百姓未附,恐复危国。我与大阏氏一家共子,不如立雕陶莫皋。”大阏氏曰:“且莫车虽少,大臣共持国事,今舍贵立贱,后世必乱。”单于卒从颛渠阏氏计,立雕陶莫皋,约令传国于弟。呼韩邪死,雕陶莫皋立,为复株累若鞮单于。

复株累若鞮单于立,遣子右致卢儿王醢谐屠奴侯入侍,以且麋胥为左贤王,且莫车为左谷蠡王,囊知牙斯为右贤王。复株累单于复妻王昭君,生二女,长女云为须卜居次,小女为当于居次。

这段记载提供了以下信息:其一,王昭君封号为“宁胡阏氏”,意思是给匈奴带来安宁的阏氏。其二,呼韩邪单于去世后,王昭君对匈奴国事并无发言权,掌控局面的是呼韩邪原来的妻子颛渠阏氏和大阏氏姐妹。姐姐的儿子小,妹妹的儿子大。姐姐顾全大局,立妹妹的儿子为单于,即复株累若鞮单于。其三,姐妹阏氏约定:大阏氏之子雕陶莫皋继位,将来传位给弟弟。其四,复株累若鞮单于按照匈奴习俗,又娶王昭君为妻,生了两个女儿。其五,引文中出现的“咸”“云”“当”三人,对后来的匈奴史举足重要。王莽新朝时,昭君之女“云”“当”通过其婿,控制匈奴的政治倾向,扶植与汉亲善的大阏氏幼子“咸”做了单于。

《后汉书·南匈奴传》:

初,单于弟右谷蠡王伊屠知牙师以次当(为)左贤王。左贤王即是单于储副。单于欲传其子,遂杀知牙师。知牙师者,王昭君之子也。昭君字嫱。南郡人也。初,元帝时,以良家子选入掖庭。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生二子。及呼韩邪死,其前阏氏子代立,欲妻之,昭君上书求归,成帝敕令从胡俗,遂复为后单于阏氏焉。

这段记载采取倒叙法,说明:其一,王昭君入宫后得不到汉元帝临幸,心有怨恨,主动要求嫁给匈奴单于。其二,汉元帝原本不知道王昭君美,当昭君刻意装扮,以照亮后宫的姿态出现在面前时,汉元帝后悔了,却不能不把她嫁给单于。其三,呼韩邪单于死后,王昭君曾给汉成帝上书要求回中原,汉成帝让她照胡俗行事,她嫁给了新单于。其四,昭君之子在匈奴皇室权力斗争中被杀。这应是王昭君身后、也是公元后若干年的事。呼韩邪身后,单于位置是哥哥传弟弟,弟弟再传下一位弟弟。轮到囊知牙师当单于时,他想变“兄终弟继”为“父终子继”,就杀害了原本“兄终弟继”第一顺位继承人昭君之子伊屠智牙师。这实际上阻止了汉朝对匈奴不流血的血统政变。倘若昭君之子继位,匈奴单于岂不成二分之一汉家血统?当然啦,历史不能假设。

至于王昭君改成王明君,已是晋朝为避讳司马昭而改。此后历代诗人还 “明君”“明妃”地叫,实在有点儿滑稽。

汉帝与单于对其命运的影响

在皇权决定一切的时代,后宫女子命运必然与皇帝紧紧联系在一起。王昭君的命运不仅与汉朝皇帝,还与匈奴单于紧紧联系到一起。

与王昭君一生有关的三位西汉皇帝是:

汉元帝刘奭(前74-前33),黄龙元年(前49)继位,竟宁元年(前33)去世。

汉成帝刘骜(前51-前7),竟宁元年(前33)继位,绥和二年(前7)去世。

汉哀帝刘欣(前25-前1),绥和二年(前7)继位,元寿二年(前1)去世。

三位汉朝皇帝对王昭君的命运有何影响?

汉元帝在竟宁元年派昭君出塞,三个月后,汉元帝去世。昭君与汉元帝有没有过感情交流?汉元帝除派昭君出塞外,对她有没有其他恩惠?昭君离开汉宫或到达匈奴后,有没有给汉元帝写过奏章或书信?有封《报元帝书》(亦作《昭君入胡报帝书》)被人津津乐道:“臣妾幸得备员禁脔,谓身依日月,死有馀芳。而失意丹青,远窜异域。诚得捐躯报主,何敢自怜。独惜国家黜陟,移于贱工。南望汉关,徒增怆结耳。有父有弟,惟陛下少怜之。”王昭君得体地表示:我有幸进入汉宫,本以为在天子身边能活得辉煌死得荣耀,没想到吃了画师的亏,发配到异国他乡。我一心报主,不敢埋怨。但堂堂汉朝怎听凭画师小人做主?远望南方故乡,徒然增添悲怆!我还有父亲和兄弟,希望皇上稍微怜悯一下他们。

后世对《报元帝书》有争论。认为作伪者有很多理由,其中重要的一条是:这封信太像《西京杂记》模仿秀。肯定《报元帝书》者,则从哪方面看都像昭君写的:一是汉元帝确实把毛延寿杀了;二是据说汉元帝接到信后,将昭君父兄接到京城。而且昭君出塞后,王家平步青云,确实是历史事实。昭君侄子王歙封和亲侯、王飒封展德侯,后来出使匈奴,《汉书》中有白纸黑字的记载。

汉元帝死后,他与皇后王政君生的儿子继位。这位以骏马(骜)命名的汉成帝却因荒淫无度、宠幸赵飞燕姐妹“成名”。两年后,呼韩邪单于去世。按匈奴风俗,单于死,后母得嫁继位者。王昭君给汉成帝上书,要求回中原。汉成帝让她从胡俗,王昭君只好嫁给继位单于,从庶母变成妻子。

汉成帝对王昭君的要求,就是让她永远扎根草原、一切照草原规矩办事,不管心中有多大委曲,都不能伤害汉朝与匈奴的亲善。颟顸一辈子的汉成帝处理这事倒是一点也不糊涂。

汉成帝当了二十几年风流皇帝,没留下后代就死了。他的侄子刘欣继位,是为汉哀帝。王昭君去世时,汉哀帝派人参加了她的葬礼。

王昭君是哪一年去世的?历史无确切记载,汉哀帝刘欣在位是公元前7年至前1年。王昭君应是这七年中某一年去世的。

按照西历,王昭君是活在公元前的美人。

王昭君在匈奴生活了三十年,大约活到五十岁左右。

王昭君在世时,匈奴单于走马灯一样在换:

昭君嫁的呼韩邪单于在位二十八年;雕陶莫皋继位为复株累若鞮单于,在位十年;且麋胥继位为搜谐若鞮单于,在位八年;且莫车继位为车牙若鞮单于,在位四年;囊知牙斯继位为乌珠留若鞮单于,在位二十一年。

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共同生活两年,育有一子。与复株累若鞮单于共同生活十年,育有二女。呼韩邪单于传位复株累若鞮单于,是父终子继。复株累若鞮之后的单于都是兄终弟继。也就是说,直到乌珠留若鞮单于,新任单于都是呼韩邪的儿子,也是王昭君名义上的儿子。乌珠留若鞮单于死时已到了公元13年。此时王昭君已去世十几年。匈奴掌握大权的大臣右骨都侯须卜当是昭君之女须卜居次云的夫婿。昭君的小女儿当于居次的夫婿也是有权势的匈奴贵族。他们主张与汉朝和亲,在乌珠留若鞮单于去世后,立与王莽关系良好的“咸”为乌累若鞮单于。“咸”仍是呼韩邪单于的儿子,按照排位次序,其实还轮不到他做单于,是昭君的女婿利用权势“越舆”(越过次序)让“咸”做上单于,因为“咸”与汉亲善。天凤元年(14),王莽派和亲侯王歙、都尉展德侯王飒出使匈奴,祝贺乌累若鞮单于初立。新单于对汉使信誓旦旦:对汉朝廷“不敢有二心”。

王歙和王飒都是王昭君的亲侄子。对掌握匈奴大权的昭君女婿右骨都侯须卜当来说,王歙和王飒不仅是汉朝使节来访,更是尊贵亲戚上门,他得和汉朝来的大表哥喝个一醉方休!

多么有利于民族团结的裙带关系啊!

此时离昭君出塞,已整整四十六年。

昭君出塞带来半个世纪的边境安宁。红粉一人抵得上万里长城、百万雄兵。

王昭君得到历代文人反复吟咏,绝不是偶然。四大美女中,西施、貂婵、杨贵妃都与政权倾覆有关,多少有点儿“破坏性”。王昭君则完全是“正能量”,具有“建设性”,功在千秋。

20世纪80年代初,长江文艺出版社出过《历代歌咏昭君诗词选注》,选录216首诗词,另有存目550首,题咏王昭君的诗词将近八百首。王昭君成了历代大诗人奇思妙句的比武场。如果从中选“最佳神句”,以隽语写沧桑的杜甫能否夺魁呢?诗圣在《咏怀古迹》中想象:王昭君离开紫微星象征的汉宫,来到一望无际的沙漠,从此走出花样人生并走向永恒: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去紫台连朔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