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缕针黹细,工匠薪火传

撰文\/殷安妮   2016-11-25 03:50:10


撰文/殷安妮

源自民间、源于生活的中国刺绣艺术,经几千年的传承发展,从生活中得到升华,成为璀璨的艺术明珠。刺绣画艺术品,就是以绘画为稿本,以针黹、缣帛为绣材的艺术再创作,在其传承和发展过程中,无数绣娘、绣郎以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于丝缕针黹间传达着绘画作者的创作理念和作品神韵,彰显着丝质特有的天然光泽和柔美,赋予作品翰墨所不能及的风采,使之发展为更具观赏性的中华艺术瑰宝。

中国当代的刺绣画较之历代,无论是题材、技法、色彩,还是针黹、缣帛,传承中有创新,循古中有发展。近几十年,各绣种在绣材的拓展、泛取,针法的借鉴、相融,题材的继承、创新等方面,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问世,尤其是双面绣和双面全异绣作品,更是给刺绣艺术增添了不可思议的感染力。各绣种发展出的地域特色突出的分支层出不穷,或如摄影作品般写实,或如西方油画般立体,或去工笔描摹而写意挥洒,或新创针法而特立独行,或人物正反面和谐自然,或动物双面全异了无针迹,或姿态娇憨、婀娜,或设色古雅、柔美,可谓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一 传统刺绣技法彰显工匠精神

平绣是最传统的刺绣技法,也是最考验刺绣功夫的基础技法。近几十年来,苏绣讲究的“平、齐、光、亮”已被刺绣界广为认同和追求,成为衡量传统针法技艺高低的基本尺度。各绣种最初习绣都要从学习平绣技法入手,而真正绣好一幅平绣作品并非易事,能成为经典的作品可谓凤毛麟角,这不仅因为此种技艺用针黹书写了刺绣艺术史,更是因为它承担着传承工匠精神的历史重任。

本色素绸地墨色绣《刺绣工艺流程图》挂屏(图1),原稿是书画家费新我在1956 年观摩考察苏州刺绣研究所后的工笔写生之作,作品袭唐代画家吴道子遗风,构图简捷明快,线条疏朗流畅,将苏州刺绣研究所当年二十四名苏绣艺人的不同形象、工作情形,创作中专注、求精、无我的状态,栩栩如生地分段描绘于长卷上,用笔墨详细描绘、解读了苏州刺绣工艺上梆、施绣、细对画稿、切磋指导、下梆、欣赏成品的全部流程。

这幅画作1997年由画家之子费之雄观摩并书写题跋,叙述了作品的成画过程,并亲自将画稿描摹在底料上,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帧父子共同完成刺绣画稿、题跋的作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文霞工作室将画稿、题跋一并绣制。绣品用苏绣特有的艺术语言,细腻表现原作“单线勾勒,富有质感”的艺术特色,以苏绣平绣针法,把铁线游丝的笔法绣得流畅而不同凡响,作品虽无五彩绚烂,也无晕染挥洒,只用墨色丝线,但线条极其均匀流畅,疏朗明快,层次清晰,立体感强,针法只有滚针、平针、接针等传统针法,简捷细腻若诗文隽永,变幻娴熟似行云流水,作品从内容到工艺完美体现了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成为一幅细腻的刺绣艺术写真图,史料价值不可小觑。

其他绣种的平绣精品也以其不同的特点展示着魅力。如陈水琴创作的杭绣白色素纱双面绣《北京白犬》台屏(图2),运用创新的交叉套针针法绣制犬毛,擘丝细过发丝,运针讲究纹理,将传统题材绣出了新意境,成为传承江南闺阁细绣技法的杰出代表。本色缎地彩绣《九如图》挂屏(图3)则采用蜀绣的传统技法施针、设色,灵活运用盖针、点针、沙针、覆盖针等,使鲤鱼在水中的远近、深浅层次分明,虚实得当,游弋灵活怡然、栩栩如生,作者郝淑萍因此荣获“亚洲及太平洋地区手工艺(刺绣)大师”称号。这些作品不仅带给人艺术的享受,更给后人展示了刺绣艺术巧夺天工的魅力,将女红针黹薪火相传,为刺绣艺术史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二 乱针绣融汇描摹中西绘画

  “乱针绣”源于我国著名美术教育家吕凤子先生和其学生杨守玉先生创作的“正则绣”。正则绣完美地体现了凤先生融汇中西的美术教育思想,并由凤先生命名。它用针黹表达中西融汇的绘画思想,以针代笔,色丝为彩,由看似杂乱无章其实井然有序的针黹直线交错,构绘出世间人物、景物、静物、动物等,因此又名“乱针绣”。乱针绣作品突出了立体感,达到了传统平绣难以达到的境界,是中国刺绣创新和发展的新里程碑。几十年来,正则绣传承和发展出了大乱针、细乱针、虚实乱针等艺术形式,在各个绣种都有运用和发展,但“出针入画,不离其宗”,几代人以兢兢业业的工匠精神传承着凤先生、杨先生“善绣者必善绘”的创作基础,使乱针绣成为中国刺绣不可小觑的艺术品种。


图1 本色素绸地墨色绣《刺绣工艺流程图》挂屏


图2 白色素纱双面绣《北京白犬》台屏


图3 本色缎地彩绣《九如图》挂屏


本色素纺丝绸地乱针绣《山里的孩子》挂屏(图 4)题材是吕凤子先生嫡孙吕存的作品。从绘画的审美取向到乱针绣的刺绣技法,都传承了祖辈的艺术精髓,以简捷的针黹、准确的色调表现了画面空间的深度、光线的强度。青黛的远山被薄云笼罩,与云的色彩相融和,朦胧深远,近处的山峦色彩丰富,色调冷暖交替,厚重而有层次。作者用线条立体地表现了山间静谧的氛围,使人仿佛听到河滨潺潺的水声,感觉到和煦湿润的微风;较平缓的线条表现一泓溪水,是前、后景的衔接,巧妙准确地把握了从山间的青绿到河边的偏黄灰的色彩的过渡,使色彩具有强烈的层次感。


图4 本色素纺丝绸地乱针绣《山里的孩子》挂屏


图5 深色绸地彩绣《白鹭芭蕾》图挂屏


作者用针黹对近景的鹅卵石、玩耍的女孩、飞奔而来的小狗进行了精心的“雕琢”,既表现出个体沧桑的质感,也表现出画面整体的自然,针黹在无序中表现得写实、和谐。全幅作品虽用针不多,但结构到位,强调了形、体结构在造型中的重要性,全面展示了作者阳光又不失含蓄、写实中蕴含雅致的审美取向,以及敏锐的艺术观察力,也展示了作者成熟、深厚的绘画写实能力和刺绣艺术修养,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乱针绣艺术佳作。

深色绸地彩绣《白鹭芭蕾图》挂屏(图5)设计刺绣均出自广绣艺术家陈少芳之手。采用广绣传统针法刺绣白鹭,擘丝细若蚊睫,针脚细密,虚实得当,“流水路”和“起鳞霁彩”的针法使羽毛丝理清晰,层次分明,丝质的自然光泽将白鹭羽毛表现得质感饱满,立体写实,和顺不失自然华丽,白鹭的眼睛清澈晶莹,水灵透亮,目随人移,栩栩如生。以细乱针铺底为背景,烘托出白鹭的俊美舞姿和高贵气质,是广绣传统针法和乱针绣技法完美结合的巅峰之作。


图6 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织锦图》台屏

7.jpg

图7 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百寿图》台屏


三 细巧绝伦的精微绣

精微绣源于苏绣,是江南闺阁绣最为精致的品种。精微绣继承了苏绣的平、齐、光、亮,也融汇了顾绣的细腻写实。特别是它的按比例缩微更是精彩,寸人豆马眉目传情,织锦花楼章法有序,令人叹为观止。

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织锦图》台屏(图 6)、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百寿图》台屏(图7)的画稿为画家顾青蛟创作,将中国传统织锦工艺的全过程绘制于仅盈二尺馀的宣纸之上,从缫丝、染色、纺纱、整经、装纬、挑花结本,到织造、验收、交易,整幅画面对每一道工序都进行了合理安排,层次分明,构图严谨,疏朗有致,织锦花楼等机械设备绘制得立体写实,既巧妙地保留了中国传统绘画中界画的韵味,又突破性地融入西方绘画的透视技法,使令人眼花缭乱的花楼繁而不乱,层次感突出。而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百寿图》台屏则在仅有掌心大小的寿星袈裟上描绘了108 个寿字,虚实相映,错落有致,可谓精妙至极。

这两幅作品均由已故中国刺绣艺术大师吴鸣文亲自上稿于缣帛,精心绣制,在追摹原作神韵的基础上,用针黹对画作进行了再创作,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和思考。比如设色,作者拿到的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织锦图》台屏稿本是原作遗失后仅存的白描稿,吴先生根据对画作的理解,将花楼、人物着装等均设计得古雅素净,而画面中心众人欣赏的云锦则点到主题,使画面色彩层次提升。再如人物,因男女、工种、阶层的不同用其衣饰不同来表现,男人朴素,女人雅致,而貌似买家的男子则身着织锦华裳,一派富商大贾的气派,使观赏者能够很自然地读懂作者描绘的故事。

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百寿图》台屏是作者盛年创作的精心之作,伴随作者数十年。作品以薄如蝉翼的真丝平纹绢为底料,用细如毫毛的特制毫针引七彩丝线绣制,擘丝最细处达到了普通绣线的八十分之一,绣线之细,几乎非肉眼可见!以四十倍放大镜观之,袈裟上刺绣的文字笔画清晰细腻,抑扬顿挫无一苟且,寿星形神兼备,针黹所至,眉目传情,全面彰显了作者深厚的刺绣艺术功力、较高的文化修养和绘画艺术底蕴。作品由作者殚精竭虑三个寒暑完成,是迄今为止非常鲜见的精微人物绣像。

作者创作后期,已身染沉疴,但对精微绣艺术的挚爱使其仍抱病事绣,每日针黹不释于手,表现出“工”的殚精竭虑、孜孜追求,“匠”的匠心独到、心灵手巧。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织锦图》台屏曾因画稿参展遗失成为画家的遗憾,然刺绣作者的再创作使其重获新生,并成为举世唯一描绘织锦工艺全程的精微绣珍品。本色素纱双面精微彩绣《百寿图》台屏是双面精微刺绣人物的代表作,堪称精微绣艺术绝佳之作,真正达到了绣线细若蚊睫、针脚精若蚁步的双面精微绣境界。

吴鸣文的精微绣艺术体现出传统工匠精神的精髓,她为人净、静、精的风格,成就了其艺术的辉煌。其净者,谓其“心净”,与世无争,善良贤惠,与针黹为伴几十载,染沉疴仍不释手,倾注满怀情感,毫无异想杂念。静者,言其“心态”,不为世事繁杂所扰,不为金钱利禄所动,不羡浮躁之光环,不逐功名之显赫,殚精竭虑倾心于艺术。精者,则叹其作品之精妙,数十幅精心之作可赞为“此技只应天上有”。笔者以为,这就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四 双面全异绣如梦如幻

双面绣艺术,是新中国建立后出现的刺绣品种,而双面全异绣则是改革开放后在双面绣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双面绣到双面全异绣的发展,全面体现了刺绣艺人们追求完美、追求精致的工匠精神,表现出这个艺术群体对艺术进步的思考和实践,代表着中国刺绣艺术的成熟和飞跃。



图8-1 墨绿色素纱地双面全异绣《李白望月诗意图》台屏(正)


图8-2 墨绿色素纱地双面全异绣《李白望月诗意图》台屏(反)

10.jpg

图9-1 黑色素纱地双面全异绣《美洲狮与狐狸》落地屏风(正)

11.jpg

图9-2 黑色素纱地双面全异绣《美洲狮与狐狸》落地屏风(反)


墨绿色素纱地双面全异绣《李白望月诗意图》台屏(图 8-1、8-2),是当代湘绣经典之作,题材取自李白《玉阶怨》 诗意,用针黹再现了“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的情景,表现了设计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黄淬峰深厚的文学功底和追摹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设计理念。

作品选用极薄的“特立纶”纱为底料,利用它透明虚薄、似有似无的质感和蓝、绿等冷色调丝线的配色,将月色皎洁如洗的意境和编织门帘的立体感玲珑剔透地表现出来。作者选用极细的擘丝和疏密有致的扦游针针法,双面刺绣望月仕女裙裾广袖的轻纱薄罗,正面月光下花颜如雪,针黹将人物的肌理、温婉的表情举止表现得惟妙惟肖。背面夜色里美髻叠翠,皎洁的月亮变换成葫芦,蕴寓着仕女心中的祝福,也最大限度地涵盖了设计者想表现的内容。绣幅中不见一丝针痕线迹,全面展现了作者精妙的藏针隐线技巧和深邃的艺术修养,是湘绣设计巧思和工艺绝技的经典之作,在传统文化内涵与当代刺绣艺术的完美结合方面,至今无人超越。


图10 蜡染绸地衣线绣《散乐图》挂屏


湘绣素以绣制大型动物著称于绣界,其“鬅毛针”技法更于千百种针法中独领风骚。双面全异绣的魅力,在于双面仅底料相同、轮廓相似,色彩、纹饰、针法均有不同,因底料为细薄纱帛,难负针黹反复穿刺之重,故作品皆为尺馀,鲜见阔幅。黑色素纱地双面全异绣《美洲狮与狐狸 》落地屏风(图9-1、9-2),是中国刺绣史上唯一的一帧大型双面全异绣。用针黹表现了野生美洲狮、狐狸的家庭组合,设计者用饱满的构图和宽阔的画面表现了动物温馨的家庭、细腻的情感。画面色调的处理是以暗色背景基调烘托动物主题,充分展现动物毛色的丝光。大幅面的全异绣在施针、运丝、设色时难度较大,作者将湘绣乱针绣、掺针绣、平针绣、交叉绣、鬅毛针等多种针法巧妙结合,完美地展现了动物皮毛的质感,眼睛的灵动,表情的祥和及景物的宁静,体现了作者刺绣艺术的高超、精湛、逼真和神奇,是设计理念和刺绣工艺的完美结合,也是当代大幅湘绣双面全异绣的大胆尝试,堪称无法复制的经典之作。

五 针法与绣材的继承、创新

我们从中国刺绣艺术近几十年的发展,从丝缕针黹间的精致细巧,看到了工匠精神的薪火相传,同时也从针法的互融、借鉴,绣材的广取、巧用看到了艺术家的思考和创新,在不断挖掘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将它们传承和创新,成为新老艺术家共同的历史使命。

蜡染绸地衣线绣《散乐图 》挂屏(图10)题材选自河北宣化辽代张世卿墓东壁壁画。作者从取材开始,着力于突破传统苏绣,立意创新。底料选取丝质素纺绸,施香、茶、褐、土黄等色,经蜡染工艺造成面料上斑驳的裂隙纹,给背景增加如壁画般的古朴效果,放弃了传统苏绣细纺绸缎底料的艺术效果。绣线一反苏绣所用精细擘制的细丝绒线,开发并采用明末以前北方鲁地刺绣所用的几近失传的“衣线”,精细捻制,使之匀细,或以两色相捻成花色捻线,施于晕色处,使之呈古拙的斑驳效果。作品虽不施五彩,却巧妙地运用丝线色差,以同一色系的不同色阶表现出衣纹、肌肤、发髻的层次、质感,使绣品展示出岩壁上雕琢般的立体感,并不追求苏绣平、齐、光、亮的视觉效果,却将其艺术精髓融入创新的境界中。

绣品的针法突破了传统苏绣繁复多变的技法运用套路,只用套针、缠针、滚针、平针等常用针法,衣纹裙裾等晕色处施以花色捻线,使之表现得斑驳陆离,省去了细丝晕染的繁复,又有晕色的效果。面部和手部的肌肤则用传统苏绣丝线施套针绣制,行针不拘于肌肤自然生长纹理,设色却讲究阴阳向背,使之简捷却不失巧妙,古朴却不失精致。乐女高耸的发髻是作品极具特色的部分,无论是发式、发丝还是发饰,都一丝不苟,仔细读画可见,上面一排乐女的发髻颜色略浅,仿佛是灰尘自上而下落下,被发髻擎住,凸显了画面的立体感,千年古壁画的历史沧桑感也油然而生。

该作品是苏绣创新的代表作,其成功之处首先在于底料、绣线、工艺、色彩全方位突破苏绣细丝精绣的传统,似雕非雕,似绘非绘,苍劲中不失细腻,壮观中彰显精致。其二,作品之色彩把握极为精准,完全脱离传统苏绣轻描淡彩的意境,仿古风格给予观者无限遐想的空间,全面传达了作者张美芳深厚的美学艺术修养和刺绣艺术功底,是不可多得的苏绣创新艺术珍品。

   工匠精神的传承,并不是学会某种技艺,甚至把它模仿到极致,而是传承工匠精神对作品精益求精的高尚品质,对作品认真负责的行为准则,不为世事繁杂所扰,不为金钱利禄所动,不羡浮躁之光环,不逐功名之显赫 ,殚精竭虑倾心于传承手艺。近几十年中国刺绣艺术的发展传承,是兢兢业业的艺术家敬业努力的结果,也是新一代艺术家思考传承的结果。

(作者单位:故宫博物院)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丝缕针黹细,工匠薪火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