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书法文献

毕罗   2016-11-25 03:50:01

撰文/〔意大利〕毕罗 译者/杜萌若

了解东亚世界的人都会承认,在这一文化世界中,汉字书法被视作艺术的表达,文字书写也总是占据着显赫的位置。这不仅是由于历史原因,也在相当程度上源于汉字书写系统所拥有的审美丰富性。不过,相对于中国书法,西方世界在传统上还是更多地接受了中国绘画。尽管西方人对书法艺术无可否认的魅力有所感受,可还是很少有西方著述把书法当作一门独立的学科来看待。这样,无论是学院式的还是非学院式的,西方人接触书法时往往喜欢径直进入毛笔书写的实践中去,而缺失了导向深入严肃学习的必要研究工具。有鉴于此,在这篇简论中,我们力图勾勒出与书法文献研究相关的一些要点,为中国书法的爱好者们提供一些可利用的资料。

一 古典文献

尽管从东汉开始,已经有一些零散的书学文本传世,而对于书法的系统研究还是要从唐代算起,许多唐人书论成为把握书法史和书法研究的基本文献,对于后世的书法史和一般汉字书写实践产生了巨大影响。第一部需要特别指出的著作是孙过庭撰写并以草书自书的名作《书谱》,《书谱》完成于 687年1月19日至688年2月6日期间。《书谱》手迹是草书史上的铭心绝品之一,也是书法史和书法美学史上最具影响力的文本之一。《书谱》原作传世,乃唐代传世不多的名家真迹之一,也是留存至今最古老的论书真迹。

除了《书谱》以外,最古老的书法文献汇编就要数南宋陈思编纂于1237年之前的《书苑菁华》了。《书苑菁华》未收的其他古代书法文献最早见于明代的汇编。

张彦远编纂于 847年以前的《法书要录 》,是第一部专门的书法文献汇编,在此之前,张彦远已完成了更负盛名的《历代名画记 》。《法书要录 》全文仅见于毛晋于1628 年至 1644 年间刊行的《津逮秘书》之中。尽管在毛晋的最终定本之前多有文字错讹之处,《法书要录 》还是因其详尽保存了许多未见他处的书法文献而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这些书法文献有的早至公元 2 世纪,更包括了诸多唐代书学理论的里程碑之作,如张怀瓘创作于727年的极具影响力的《书断》、窦臮撰写并由其兄窦蒙注释的《述书赋 》,还有许多皇家宫廷书法收藏的记述。

宋代学者朱长文编纂的《墨池篇》(其序作于1066年)广泛地参考了《法书要录》的成果,并收录了更多的文献,与前面提到的《书苑菁华》一起,成为宋以前书法文献的主要汇编。区别于张彦远仅从年代次序编订文献的方法,朱长文首创了别具一格的范畴类编,根据内容对诸种文献进行整理编排。13世纪以后,书学著作在数量和规模方面均取得了大幅度的增长。文献汇编、书迹著录、技法教学手册,以及其他各式各样与书法和一般书写相关的著作或由文士私纂,或由官修,纷纷问世,如张绅的《法书通释》、陶宗仪的《书史会要》(其序作于1376 年)、孙岳颁的《佩文斋书画谱》、冯武的《书法正传》(18世纪上半叶刊行)。

二 现代文献

进入 20 世纪,从前仅仅在皇家宫廷或文人小圈子秘玩珍藏的诸多书画作品通过低成本复制的方式印行、流通到了寻常百姓家。与此同时,书法史和书法研究相关的著作也更具风起云涌之势。余绍宋的《书画书录解题 》是代表这一阶段的一项重要成果,此书提供了了解诸种书画要籍特色要览之津梁。尽管存在某种文献分类时范畴界定以意为之的问题,《书画书录解题 》在厘清书画著作的本源和意义方面仍是居功至伟。

20 世纪,许多书学汇编和参考论著相继问世,日本的《书道全集 》系列(神田喜一郎、田中亲美主编,平凡社,1954-1968)首开风气,中国近期与之对应的《中国书法全集 》(荣宝斋出版社,1991)随之展开。我们还必须要提到日本的《中国书论大系》(中田勇次郎主编,二玄社,1977)和中国的《中国书画全书》(卢辅圣主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后者尽管不免有文字和编订上的错讹之处,却仍然是最为全面完整的中国书画文献汇编。《中国书画全书》采用编年体例,对所有收录文献附有索引。2005 年两卷本《中国书画全书》的汇编中姓名、文献、技法术语索引的问世,使得此书的使用更为广泛。

中国出版了大量书作墨迹和拓片的复制印刷品。知名的出版机构有文物出版社和上海书画出版社,二者均推出了大量质优价廉的书法出版物。涉及到近期出土碑铭情况以及其他书法情况概览,由文物出版社主办的《书法丛刊》是非常有用的工具,《书法丛刊》从 1981年到 2003 年的论文总目索引亦已推出。日本的出版机构二玄社在高端书法出版物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仿真复制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四百馀件中国书画珍品,还有四十九卷《原色法帖选 》系列(洪钧陶等编选,文物出版社,1984-2004)。

为了给书法和古文字学的研究提供便利,中国和日本出版了许多汇集多种文字写法的字典。比较重要的有文物出版社刊行的《字编》,它从古代书法墨迹和拓片中挑出了数量庞大的各色书样。同时,涵盖所谓“书学”领域的一般工具书亦有问世,其中最为详尽实用的当数《中国书法大辞典》(梁披云主编,书谱出版社,1984)。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许多与书法相关的网站和论坛应运而生。此类网站和论坛提供了古代和现代书作的高清图版以及大量有用的研究资料,形成了一个书法家、书法学者和书法爱好者讨论书法的“虚拟空间”。较流行的书法网站有“书法空间”“书法江湖”等。

三 以西方语言进行的中国书法研究

涉及到中国画领域,大量西方学者已经在其各大分支专题方面均有所研究,这其中最为重要且最广为征引者首推美国学者威廉·艾克尔(19071974)的《先唐及唐代中国画文献 》,此书包含了张彦远《历代名画记 》以及其他诸多中国画文献资料的英文翻译,并有丰富详尽的注释和解读。在这一气势恢宏的著作中,艾克尔讨论了许多与中国画和中国画批评相关的重大问题,他还进一步指出一个牵涉到中国画本质以及与中国书法直接关联的一大关键性议题,我们不妨将其摘引于下:

无论是写字还是绘画,中国人都远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的人更乐于欣赏“书法式线条”的迅疾有力之美,当评判书画作品时,深通其道者主要就是要去感受毛笔线条微妙笔触的质量……在我看来,中国在绘画方面著述的早期出现,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要归诸中国书法这门整个国家知识阶层都在从事的伟大的艺术的存在,更直接地说,是归诸写字的技术和美学方面著作的先期发展的。(《先唐与唐代中国画文献》第1卷,列登:布里尔,1954,12-14页。)

虽然拥有如此鞭辟入理的论述,西方世界仍然未曾像威廉·艾克尔所希望甚至尝试去做的那样在中国书法研究领域做出较大建树。尽管如此,根据我的考察,早在 19 世纪 20 年代,英国外交官约翰·戴维斯在他出版的《中国书法》中首次翻译了中国书学文献——黄自元的《间架结构九十二法》,此书副题为“合理书写汉字的艺术,包括九十二种法则及相关字例,前附汉字书写之面面观”(《不列颠及爱尔兰皇家亚洲学会公报》,1826,304-312页)。这意味着西方世界此时已经注意到了书法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性。另外一部相对较早的关于中国书法的著作是一部草书字典(即《汉字草书字形字典》,恩斯特·莱罗克斯,1909),由法国军人斯塔尼斯拉斯·米洛刊行于20 世纪第一个十年,令人遗憾的是,并未有与此书相关的其他著作问世。

在西方确实有一些关于中国文字学的重要著作,如莱昂·威格尔(戴遂良)的《中国文字》(河间府天主教教会,1915,由 L. 达夫洛从法语译成英语),威廉·波尔茨的《汉字书写体系的产生和发展 》(北美东方学会,1994),以及裘锡圭颇具影响力的《文字学概要》的英译本(吉尔伯特.L.马托斯、杰里·诺曼译,加利福尼亚大学,2000)。不过除了裘锡圭的著作以外,西方人写的中国文字学著作并未涉及到与汉字书写体系和汉字书写艺术相关的语言学关键论题,例如汉字手写体的起源与形变这样的问题。

在英语世界中率先介绍中国书法的是蒋彝和 Ch'en Chih-mai (陈之迈)。其他值得关注的著作有洛塔尔·莱德罗斯的《米芾与中国书法的古典传统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79),日本学者中田勇次郎的《中国书法》的英译本(杰弗里·亨特译,Tanko sha,1983),让·弗朗索瓦·比耶特(毕来德)的《汉字书写艺术》(Skira Rizzoli,1990),以及安德列·克耐伯(柯乃柏)为大型汉语词典《利氏汉法大辞典》附录所撰写的中国书法要览。

另外,西方的中国书法研究领域尚未出现像艾克尔的《先唐与唐代中国画文献 》那样的奠基性翻译著作,这未免显得有些吊诡。事实上,张彦远编纂《法书要录 》和《历代名画记 》可是书画两面均衡的。尽管如此,还是有部分书法古典文献被译成了西方语言,诸如理查德·巴恩哈特英译的《笔阵图》(《卫夫人的笔阵图及早期书法文献》,见《北美中国艺术学会档案》第18 卷,1964,1315页),罗格·歌珀德译的《书谱》(《书谱:孙过庭书法艺术论》,弗朗兹·斯坦纳·弗尔拉克,1974),张充与汉斯·弗兰克英译的《书谱》(《中国书法要籍二书》,耶鲁大学出版社,1995);在书学综述方面,Tseng Yu-ho(曾佑和)的《中国书学史 》堪称最具实用价值的著作之一,本书提供了许多古典书迹的图片,而且还对部分美学概念从原文译出并加以解释。

几部更专门的专题著作亦已问世,尤其是洛塔尔·莱德罗斯的《六朝书法中的道家因素》(T′oung Pao, 第 70 期,1984,246-278 页), 斯蒂芬·哥尔德伯格的《唐早期宫廷书法》(Artibus Asiae , 第 49 期,189237 页),前面提到的爱梅·麦克耐尔的《法书要录:九世纪书法文献集成 》以及她关于颜真卿的专论(《笔正》,夏威夷大学出版社,1998),安德烈·克耐伯的《卫恒的<四体书势>:中国最早的书论》,阿德勒·肖勒姆的《怀素与中国书法中狂草的兴起 》(弗朗兹·斯坦纳·弗尔拉克,1998)。近些年来,我发表了一些关于书法技法文献方面的论文,诸如《玉堂禁经: 一部11世纪书法技法全书研究 》(亚洲专刊,24.2,2011,113-146 页)、《张绅的书法通释:明代早期的书法指南》(此文中文版《张绅法书通释考》发表于《书法丛刊》2015 年第1期)、《永字八法的起源、作者和诠释:中国书法的早期技法概念系统 》(Monumenta Serica,第62 期,2014,111-152页),还有一篇研究唐代官僚体系中的书法的专论(《唐代行政与书法》,见 Annali dell ′Università di Napoli “L’Or ientale”-sezione orientale, 第 74 期,2014, 137-159页),以及前面提到的孙过庭专论。另外,约莱尼·埃斯堪德主要根据中国的二手资料,对于大量中国书法和绘画的文献进行了翻译和简注。

正如白谦慎教授 2012 年发表于中国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欧美的中国书法已不如从前活跃》,《东方早报》2013 年 9月9日),西方的书法研究已不及 20 世纪60 年代至80 年代蓬勃开展时那样富有活力。因此,对于国际汉学界来说,更加深入持久地推动书法研究,以期更好地理解和欣赏这一中华文明独特而精微的表达方式,这已经为了一种责任。

(作者单位: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 译者单位:黑龙江大学文学院)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的书法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