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赤壁赋(上)

叶嘉莹   2016-11-25 03:49:59

讲授/叶嘉莹

东坡两篇《赤壁赋》写得都非常好,只是《后赤壁赋》与《前赤壁赋》的味道稍有一点儿不同。《前赤壁赋》洒脱自然,《后赤壁赋》虽然也表现了东坡这份超旷的襟怀,但却似乎是以警峭见胜:让人读起来觉得很警动、很奇峭,而不是像前一篇那样以洒脱自然取胜。我先把这篇《后赤壁赋》读一遍,然后再来讲解。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似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须。”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

我们上一次讲《前赤壁赋》的时候说是“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在壬戌年秋天七月的时候,东坡曾经游过一次赤壁。来到十月的时候,他又来游过一次赤壁。这里的第一段,就是叙述他第二次来游赤壁的原委。我们先看一看这一段押韵的地方。以前讲《秋声赋》和《前赤壁赋》的时候我曾经讲到过,说像欧阳修和苏东坡的这些赋都属于“文赋”,也就是散文体裁的赋,文赋的押韵是比较自由的:它不一定要隔句押韵,而是有的地方押韵,有的地方就可以不押韵。我们从这第一段来看,有几句是押韵的: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的“脱”字;“人影在地,仰见明月”的“月”字;“顾而乐之,行歌相答”的“答”字,这几个入声字都是押韵的。在后面的“今者薄暮,举网得鱼”的“鱼”字;“巨口细鳞,状似松江之鲈”的“鲈”字;“顾安所得酒乎”的“乎”字;以及隔了好几句远的“以待子不时之须”的“须”字,这几个平声字基本上也是押韵的。所以你看,它的押韵比较自由,不像我们以前讲过的庾子山的《小园赋》那样总是严格地隔句押韵。

接下来看第二段:

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

这一段里面用韵的地方有“江流有声,断岸千尺”的“尺”字;“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的“出”字;“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的“识”字,它们都是入声字。“子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的“茸”字;“踞虎豹,登虬龙”的“龙”字;“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的“宫”字;“盖二客不能从焉”的“从”字,这四个字是一韵,都是平声。“划然长啸,草木震动”的“动”字——这个“动”字,现在读去声dòng,而在古人的读音中却读上声dǒng——与“山鸣谷应,风起水涌”的“涌”字;“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的“恐”字,都是一个韵的。下面“凛乎其不可留也”的“留”字,“反而登舟”的“舟”字,“放乎中流”的“流”字,“听其所止而休焉”的“休”字,这几个字也是押韵的。这一段的内容是说,东坡登上赤壁山以后,又从山上下来回到船上。

下面看第三段:

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须臾客去,予亦就睡。

我们以前讲欧阳修的《秋声赋》和苏东坡的《前赤壁赋》的时候已经讲到,这几篇赋都是宋朝的文赋。这些赋在当时已经散文化了,不再像六朝骈赋那样讲究对偶和押韵,文赋不大重视押韵,即使押韵也不大整齐,有的时候是很散文化的。你们看这一段,它的押韵就很松散,并不是很规矩,只有“玄裳缟衣”的“衣”字、“掠予舟而西也”的“西”字是押韵的。

最后一段:

梦一道士,羽衣蹁跹,过临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游乐乎?问其姓名,俯而不答。呜呼噫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耶?道士顾笑,予亦惊寤。开户视之,不见其处。

这一段,只有最后四句“道士顾笑,予亦惊寤”的“寤”字;“开户视之,不见其处”的“处”字,这两处是押韵的,前面都没有押韵。

现在我就把《后赤壁赋》读完了。关于赋这种体裁的介绍,以及宋朝欧、苏所写的文赋之近于散文,这些知识以前都讲过,这里不再重复。下面我们就开始讲这篇赋。

上次讲《前赤壁赋》的时候,关于东坡作《赤壁赋》的年代、地点都已经讲过了。他在《前赤壁赋》里边说得很清楚,写赋的时间是在“壬戌之秋,七月既望”。壬戌是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后赤壁赋》的第一句就说“是岁十月之望”,仍然是壬戌这一年,在这一年阴历的十月十五这一天;“望”是在月圆、月满的时候。我在讲《前赤壁赋》的“壬戌之秋,七月既望”的时候讲过这个“望”字,“望”的意思是指日月遥遥相对,所以月圆、月满的日子就叫做“望”。壬戌这一年的七月,东坡曾经跟他的朋友游过赤壁,写过《赤壁赋》,那么十月的时候他再来游,所以这一篇就叫做《后赤壁赋》。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他说,壬戌这一年十月十五的这一天,我们从雪堂那里散步过来,将要回到临皋去。现在,我们首先要了解“雪堂”和“临皋”这两个地方。“雪堂”在什么地方呢?苏东坡是在宋神宗的元丰三年被贬到黄州来的,现在是元丰五年。宋朝王宗稷的《苏轼年谱》上说,苏轼是在元丰三年二月一日到达黄州的,到黄州两年以后“日益困窘”,他一家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贫乏、窘迫,“乃请就营地躬耕,名曰东坡”,于是他就请求得到旧日的营地,亲自在这里耕种开辟,这个地方就叫东坡。他又“得废圃于东坡之胁,筑而垣之,作堂焉,号其正曰‘雪堂’”。他又在东坡旁边得到很大的一片可以种植的园圃,元丰五年春天,他就

在这里建筑了一个房子来居住,并把这个草庐题名叫做“雪堂”。为什么叫雪堂呢?说是“于大雪为之”,因为他这个房子是在大雪之中建造成的,而且房子的四壁“遍绘雪景”,四壁都画着下雪时的景物。所以他写了“东坡雪堂”四个字“以榜之”,

就题了一个匾额当作草庐的名号,称作“东坡雪堂”。他还曾在东坡雪堂的前面种了一棵细柳,后来离开黄州的时候,他曾写了一首《满庭芳》的词,里边就有这样的一句:“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他说我现在要离开黄州了,可是我那雪堂前面的细柳还好好地留在那里呢,当我离开之后,黄州当地的父老你们如果怀念我的话,就一定不会折剪那棵柳树上的柔细的枝柯。东坡还曾在那里挖掘了一口井,叫“浚井”;雪堂的西边还有一眼泉水,叫“微泉”;在雪堂下还种植着桃花、丛菊等各种花卉。从黄州城南门到雪堂去,大约要走四百三十步这样远,这个雪堂的故址,现在就在湖北黄冈县的东边。

“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雪堂”这个地方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再来看这“临皋”是什么地方。在元丰三年二月东坡刚刚被贬到黄州来的时候,还没有雪堂,他最开始是暂时借居在定慧禅寺的禅院之中, “旋迁居临皋亭”,不久就迁居到临皋亭。临皋亭这个地方,旧日叫做“回车院”,也叫“临皋馆”。王宗稷《东坡年谱》说东坡来了不久,“就临皋亭筑南堂”,他就在临皋亭建了个居所叫做“南堂”。东坡的南堂这个居所,就在现在黄冈县南长江的边上。《东坡集》卷十二里边有他迁居临皋亭的诗,还有南堂的诗。迁居临皋亭,指的就是他从定慧禅寺搬到临皋亭去。东坡写《后赤壁赋》,是在元丰五年十月,那个时候雪堂虽然已经建筑好了,但他仍住在临皋亭的南堂。所以《后赤壁赋》上说他“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还要回到临皋亭的南堂去。——根据王宗稷的《东坡年谱》,他是在这一年以后才搬到雪堂去住的。

“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有两个朋友跟随着东坡从雪堂回到临皋去,路上要经过“黄泥之坂”这个地方。这两个朋友是谁?其中一个叫杨士昌,我们在讲《前赤壁赋》时也说过,“客有吹洞箫者”的那个“客”就是杨士昌。杨士昌号子京,是四川绵竹五都山的道士,云游到庐山,由庐山改道黄州来拜访东坡,前后有两次同游赤壁。宋朝施元之注的东坡诗,还有清朝赵翼的《陔馀丛考》,都曾经提到过这件事情,就是说当时的两个朋友之中的一个就是杨士昌。另外一个朋友是谁没有能够考证出来。东坡说两个朋友跟我经过“黄泥之坂”。“黄泥之坂”其实就是黄泥坂,黄泥坂本来是个名词,古人常常在名词中间加上一个助词,为的是使文章读起来语气显得舒缓一些。不但在地名之间加助词,有时在人名之间也加助词。古人常常起一个字的单名,这单名读起来有时候显得好像很单调的样子,于是就在中间加上一个“之”字,读起来就比较缓和。比如像古人介之推、宫之奇,这个“之”字都只是夹在名字中间的一个助词,这样读起来比较舒缓,不至于太单调。黄泥坂的“坂”是山坡的意思。《东坡集》卷十九里边有《黄泥坂词》一首,是模仿《楚辞》的体裁创作的,这首歌词很长,大家可以自己去看,我们就不占时间讲了。

下边他说:“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沿途看见什么景物呢?在黄州这一带,到阴历十月的时候已经是深秋季节,天气已很冷,霜露都降下来了。沿途的树木经过寒霜的侵袭,所有的树叶已经完全都脱落了,一片非常萧条的景象。而且十月十五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照下来把我们这几个走路人的影子映在了地上。抬头一看,就看到天上有一轮升得很高的明月发出寒光。这里写深秋月夜行路时沿途的景物,写得很真切,语言也非常简洁,把当时感受到的情景都传达出来了。“顾而乐之,行歌相答”。“顾”,是观看的意思,我们看到这样的景物——“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而“乐之”,以为这种情景是非常值得快乐的。他们很欣赏这情景,于是就“行歌相答”。这几个朋友就一边走路一边歌吟来相互酬答。

“已而叹曰”,“已而”是不久以后,不久以后就叹息了。为什么叹息呢?因为“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他们叹息说,我们今天晚上有这么好的知己朋友,可惜没有好酒相欢。而且,就算我们找到了酒,可惜我们也没有准备菜呀。“肴”字我在讲《前赤壁赋》的时候讲过,就是那个“肴核既尽”的“肴”。“肴”是肉类煮熟了所做的菜肴。今天晚上有这么好的知己朋友,可惜没有酒,就算可以找到酒,又没有可以下酒的菜。“月白风清”,月光这样明亮洁白,秋风刮得这样的凄清凉爽,真是“如此良夜何”:有这么好的明月、这么好的清风,我们如何对得起这样美好的月夜呢!古人有诗曰:“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更无人。”(李商隐《春日寄怀》)当大自然有美好景物的时候,或者有花有月,或者是清风明月,那时难得有两三个知己;有两三个知己以后,又难得能开怀畅饮,所以东坡很遗憾很慨叹。可是正当他慨叹的时候,“客曰”,他的朋友就说了:“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似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薄”是靠近,“暮”是日暮,他说就在今天的黄昏将近日暮的时候,我在江边打鱼,把鱼网拉起来一看,捉到了一条鱼。这鱼“巨口细鳞”,它的嘴巴很大而身上的鳞很细小,“状似松江之鲈”,形状就好像出产在松江的鲈鱼一样。“松江”是江苏的一个县名,江苏的松江县出产一种很有名的鱼,叫做“四腮鲈”。它是鲈鱼的一种,大概有四五寸长,嘴很宽,头很大,两腮是膨胀起来的,身上有花纹,是绛红的颜色,虽然是两个腮,但隐约地看起来好像是四个腮,所以叫“四腮鲈”。“四腮鲈”以松江秀南桥出产的最好,味道非常鲜美。他的朋友说,我这里有今天黄昏捉到的一条鱼,而且它长得很像松江的鲈鱼。那么,现在已经有了很好的下酒菜肴了,可是酒呢?他说:“顾安所得酒乎?”这个“顾”字是转折的语气,“安”是说如何的意思。我刚才讲前面的“仰见明月,顾而乐之”的时候,说那个“顾”字是观望、观看的意思,而这个“顾安所得酒乎”的“顾”字,则有但是、可是的意思。他说菜是有了,可是如何得到酒呢?于是就“归而谋诸妇”。东坡就回到临皋他居住的地方,“谋”是商量、想办法。跟谁商量想办法?跟他的妻子商议这件事情。“妇曰”,东坡的妻子就说了:“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须。”她说我有一斗酒而且老早就替你准备好了。“藏之久矣”,贮藏这个酒贮藏了很久了。“以待子不时之须”,她说我准备这酒就为的是等待你不一定什么时候的需要。“子”,是你的意思,这是东坡的妻子称呼东坡。

这里说到了东坡的妻子。在“壬戌之秋”也就是宋神宗元丰五年的时候,他的妻子是继室王氏。在王宗稷的《东坡年谱》里记载着说,东坡的前妻也姓王,在宋英宗治平二年就死去了。后来东坡又娶了一位续弦的妻子,也姓王,就是现在“归而谋诸妇”的这一位,这位继室王夫人是在元祐八年死去的。东坡的这两位夫人都是蜀郡眉山青神人,她们是叔伯姊妹的关系。在这里,通过东坡的妻子为东坡贮酒以备不时之需这件事情,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位继室夫人真是一个非常懂得情趣的女子。接下来呢,“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于是东坡和他的客人就带着他妻子所准备的酒,还带着那个客人举网所得的似“松江之鲈”的鱼,又到赤壁之下去游玩了。到这里是第一段,写了他们第二次到赤壁游玩的原委。(未完待续)

(李东宾整理)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后赤壁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