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空出世话貂蝉

2016-11-25 03:49:42

撰文/马瑞芳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这种叫法始于何时,出于何人之口?

西施、王昭君、杨贵妃,这三位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唯貂蝉“形迹可疑”。她凭什么位列“四大美女”之一?哪个真实历史人物见过她?哪位历史学家对她的相貌做过只言片语的描写?一概乌有。如果虚构人物也能跟真实历史人物一起入选“四大美女”,貂蝉能美过嫦娥吗?能美过洛神吗?大概不能。可这虚构人物愣是与三位真实美女平起平坐,为什么?

是不是因为对“四大美女”有共同定位,即:美女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了历史进程?

美女可爱,还得看她把爱用到什么地方。如果说《浣纱记》《汉宫秋》《长生殿》中描写的三大美女都有过刻骨铭心的爱,甚至“为国舍爱”;那么,《三国演义》中的王允连环计和《吕布戏貂蝉》等戏剧创造的貂蝉,就可以说是“为救国而假爱”。貂蝉所谓的“爱”,是虚与委蛇之爱、虚情假意之爱、同床异梦之爱。貂蝉同时“爱上”名义上是父子的政坛风云人物:残暴骄横的董卓和见利忘义的吕布。以美貌、才艺、机智、巧舌如簧周旋于两只豺狼之间,把他们迷得找不着北,最终完成了十八路诸侯齐上阵都未能完成的任务。

元代文学中的“貂蝉”

貂蝉是“三国”人物,而且是虚构的。

“三国”时代结束了,但口头创作和舞台演出中出现了“三国”节目。据记载,隋炀帝喜欢看关于曹操、刘备的戏。到唐代,三国人物和故事成为“说话”的内容和诗人关注的对象。李商隐《骄儿诗》有“或谑张飞胡,或笑邓艾吃。……忽复学参军,按声唤苍鹘”,描绘“说三国”在儿童中的反映。宋代有了三国皮影戏和“说三分”的专业艺人。《东京梦华录》卷五《京瓦技艺》记有“霍四究说三分”。元人王沂《虎牢关》中有“君不见三分书里说虎牢,曾使战骨如山高”,说明元代虎牢关三英战吕布的故事也有了。但宋代之前的文学作品中有没有“貂蝉”,不得而知。

“貂蝉”作为艺术形象,在宋元南戏《貂蝉女》(残)中出现,全戏失传,钱南扬《宋元戏曲辑本》存两支残曲。元杂剧《锦云堂暗定连环计》(《太和正音谱》著录)的大致情节是:王允与杨彪欲除掉专权的董卓,想不出办法。王允收留的貂蝉祈祷夫妻团聚,王允听到加以追问。她回答:“您孩儿不是这里人,是忻州木耳村人氏,任昂之女,小字红昌。因汉灵帝刷选宫女,将您孩儿取入宫中掌貂蝉冠来,因此唤做貂蝉。灵帝将您孩儿赐与丁建阳。当日吕布为丁建阳养子。丁建阳却将您孩儿配与吕布为妻。后来黄巾贼作乱,俺夫妻二人阵上失散,不知吕布去向。您孩儿幸得落在老爷府中,如亲女一般看待,真个重生再养之恩,无能图报。昨日与奶奶在看街楼上,见一行步从摆着头踏过来,那赤兔马上可正是吕布。您孩儿因此烧香祷告,要得夫妇团圆,不期被老爷听见,罪当万死。”王允一听,大喜,定下以貂蝉离间董卓与吕布的连环计。先以貂蝉许吕布,后送董卓。吕布与董卓反目。董卓派李肃捉吕布。李肃反被王允说服,共反董卓。最后蔡邕出面假意请董卓受汉帝禅让,众人协力杀死董卓。

《全相三国志平话》貂蝉连环计大致情节是:董卓调戏汉帝妃嫔,宰相王允不忿,密言:“天下无主也。”归宅后花园闷坐,见貂蝉焚香再拜自言“家长不能见面”。王允问怎么回事?

貂蝉回答:“贱妾本姓任,小字貂蝉,家长是吕布,自临洮府相失,至今不曾见面,因此烧香。”王允大喜:“安汉天下,此妇人也!” 赏貂蝉金珠缎疋,承诺“亲女一般看待”。数日后,王允请董卓赴宴,貂蝉“髻插碧玉短金钗,身穿缕金绛绡衣,那堪倾国倾城”,迷倒董卓。第二天,王允请吕布赴宴,“使貂蝉上筵讴曲”。王允对吕布说:“老汉亦亲女看待。选吉日良时,送貂蝉于太师府去,与温侯完聚。”几日后王允将貂蝉送给董卓。董卓沉迷貂蝉。两天后,吕布“提剑入堂,见董卓鼻气如雷,卧如肉山,骂:‘老贼无道!’一剑断其颈,鲜血涌流。刺董卓身死”。

《锦云堂暗定连环计》和《三国志平话》的貂蝉故事都是粗线条。归纳起来有几点:其一,“貂蝉”是汉帝命名,含义是“管武官帽子的宫女”。其二,貂蝉不曾忧国忧民,她是吕布之妻,战乱中失散,为与夫君团圆,接受连环计。其三,貂蝉之美大概不能与做过王妃的西施、王昭君、杨贵妃媲美,也不能与创造“倾国倾城”典故的汉武帝李夫人相比。她“倾国倾城”的美貌只不过是见异思迁的老色鬼董卓的个人感受而已。倘若貂蝉美如天仙,汉灵帝何不临幸封妃?只派她管武官帽子?丁建阳怎么也未见色起意,而将其赏给吕布?可见,貂蝉并未令见她的男人都掉了魂儿。

貂、蝉本是两种动物,自汉代成为官员帽子的装饰品,并称“貂蝉”。《后汉书·舆服志》:“武冠,一曰武弁大冠,诸武官冠之。侍中、中常侍加黄金铛,附蝉为文,貂尾为饰,谓之‘赵惠文’冠。”《古今注·舆服》:“貂者,取其有文而不焕,外柔而易,内刚而劲也;蝉者,取其清虚而识时变也。”东汉应劭《汉官仪》:“侍内金蝉左貂,金取刚固,蝉取高洁也。”许晖《身体的媚术:中国历史上的身体政治学》这样分析:貂蝉,一身而兼两种动物。貂,长于寒带,聪明伶俐,生性慈悲;蝉,无巢无穴,黍稷不享,不食污秽之物,高洁不群。

汉灵帝为任氏女命名“貂蝉”,可谓神来之笔。

正史没有“貂蝉”的记载,一个字也没有。倒有“似乎是”“好像是”貂蝉的人物出现。

《后汉书·董卓列传》:“王允与吕布及仆射士孙瑞谋诛卓。有人书‘吕’字于布上,负而行于市,歌曰:‘布乎!’有告卓者,卓不悟。三年四月,帝疾新愈,大会未央殿。卓朝服升车,既而马惊墯泥,还入更衣。其少妻止之,卓不从,遂行。”董卓进宫被李肃以戟刺之,大呼:“吕布何在?”吕布回答有诏讨贼,“应声持矛刺卓,趣兵斩之”。董卓的聪明“少妻”提醒他不要入宫,此人应不是貂蝉,如果是貂蝉,会千方百计促使董卓进宫。

《三国志·魏书·吕布传》记载“卓自以遇人无礼,恐人谋己,行止常以布自卫。然卓性刚而褊,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卓常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这段记载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董卓曾以戟掷吕布,二是吕布与董卓侍婢私通,怕董卓发现。不过,这“侍婢”也不会是“貂蝉”。因为吕布与她私通并未被董卓发现。董卓以戟掷吕布是因为喜怒无常,并非发现了吕布与侍婢有私。

名曰“貂蝉”,愿献身行美人计,吕布与董卓侍婢私通,董卓以戟掷吕布……吉光片羽,七零八碎,到罗贯中笔下,就组合演义成曲折跌宕的“连环计”,貂蝉形象更是脱胎换骨。

罗贯中惊鸿一瞥

东汉末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位列三公”是社会最高官职。歌伎处社会最底层。司徒王允却将歌伎貂蝉请到上座,叩头便拜:“汝可怜汉天下生灵!”为何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王允想的是:“谁想汉天下却在汝手中耶!”

貂蝉为拯救汉室衰微和黎民苦难横空出世。

董卓要废立汉帝,并州刺史丁原反对。董卓想对付丁原,丁原身边却有个器宇轩昂、威风凛凛、手执方天画戟的义子吕布。谋士李肃以三寸不烂之舌,送上赤兔马、黄金、明珠、玉带,替董卓收买了吕布。吕布砍下丁原首级,献给董卓,再认董卓为义父,受封骑都尉、中郎将、都亭侯。吕布是后来被张飞当面骂“三姓家奴”的角色,武艺过人,有万夫不当之勇。董卓有了吕布,如虎添翼,威势莫比。他以鸩酒灌杀废少帝;他引军出城杀社赛村民,车下悬头千馀颗,车载妇女财物,扬言杀贼而回;他为迁都,派铁骑五千,斩洛阳数千富户,取其金赀,驱洛阳数百万口远赴长安……以“尚父”自诩的董卓祸国殃民,满朝文武稍有正义感者都恨得牙痒。曹操谋刺董卓,失败逃亡;袁绍带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也未奏凯,董卓愈加飞扬跋扈。朝廷重臣聚饮时,吕布对董卓附耳说了几句话,董卓即令扯下司空张温,转眼工夫,张温血淋淋的头颅给端了上来……

董卓倒行逆施,司徒王允坐不安席,深夜在花园仰天垂泪,忽听歌伎貂蝉长吁短叹。王允以“贱人”呼之斥问,貂蝉回答:“妾之贱躯,自幼蒙大人恩养,训习歌舞,未尝以婢妾相待,作亲女视之。妾虽粉骨碎身,莫报大人之万一。妾见大人两眉愁锁,必有国家大事,妾不敢问,解大人之忧。今晚又见大人行坐不安,因此长叹,不想大人窥见。倘有用妾之处,万死不辞。”

一席话,使《三国演义》的貂蝉与元杂剧和《平话》中的貂蝉有了天壤之别:她关心国家大事;她愿意为国家万死不辞。一个小歌伎有何能力帮助司徒处理国家大事?貂蝉大概想不出,但有她的“过河小卒”之心足矣。高贵的司徒立即跪到小歌伎面前:百姓倒悬之危,君臣垒卵之急,只有你能救!咱们用连环计“令布杀卓”!貂蝉慷然承诺:“望即献妾与彼。妾自有道理。”

好个“自有道理”!什么道理?心思绵密、巧妙执行美人计的道理;不计个人得失、将美人计执行到底的道理。

王允颇有语言天赋,他许吕布的貂蝉是天真烂漫的“小女”;送董卓的貂蝉是色艺俱佳的“乐童”。 “小”和“童”,既容易让人怜香惜玉,也容易让人不设防。毛宗岗本《三国演义》中王允对董卓介绍貂蝉是“歌伎”,应算败笔。“童”是未雕璞玉,“伎”却可能不够纯洁。苏联作家马卡连柯说:“一个用得其所的字,能给人以力。”罗贯中深谙文字针针见血之道。

貂蝉也玩上变脸魔术,对吕布,是含情脉脉的怀春少女;对董卓,是妖媚入骨的得宠少姬。她巧妙周旋于虎狼父子之间,渐渐离间本以利益为枢纽的“父子”关系:“卓方食,布偷目窃望,绣帘内一人往来观觑,须臾微露半面,以目送情。布知是貂蝉,神魂荡漾。卓见布语言不顺,频挪身迎里而望。卓曰:‘奉先无事且退。’布出,心中愈疑。”“董卓自纳貂蝉后,为色所迷,月馀不出理事。卓偶染小疾,貂蝉衣不解带,曲意逢迎,卓心愈喜。吕布入内问安,正值卓睡,貂蝉于床后探半身望布,以手指心,又以手指董卓,挥泪不止。布心如碎。卓朦胧双目,见布注视床后,目不转睛;回身一看,见貂蝉立于床后。卓大怒,叱布曰:‘汝敢戏吾爱姬耶!’”

同样以美色相诱,貂蝉对吕布和董卓用不同的勾魂术。

对吕布,大演“美女爱英雄”的悲情戏:王允送嵌明珠的金冠引吕布登门感谢,貂蝉艳妆而出,王允命“小女”与吕布把盏。貂蝉立即对吕布眉来眼去;听说许为吕布做妾,越加“秋波送情”。景仰大英雄的痴情少女大概算“本色演出”。因为戴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系狮蛮宝带的吕布确算“帅哥”。董卓将貂蝉带回府中。次日吕布前来偷觑,“貂蝉故蹙双眉,做忧愁不乐之态,复以香罗频拭泪眼”,好一副被污辱被损害的可怜相,这是用形体语言向吕布再送秋波。待分花拂柳宛如月中仙子来到凤仪亭,貂蝉边哭边对吕布“诉衷肠”:“能给将军侍箕帚,平生愿足。”“此身已污,不得复事英雄;愿死于君前,以明妾志!”“妾度日如年,愿君怜悯而救之。”还用激将法:“君如此惧怕老贼,妾身终无见天日之期也!”“‘妾在深闺,闻将军之名,如轰雷灌耳,以为当世一人而已。谁思反受他人之制乎!’说讫,泪下如雨。”痴情女爱大英雄爱得死去活来,痴情女乐意为英雄去死,演得活灵活现。

对董卓大演“少姬慕权势”艳情戏:凤仪亭上,貂蝉忽悠完吕布,“手攀曲栏,望荷花池便跳”,吕布当然会拦住。两人纠缠恰好被赶回来的董卓看见,气喘吁吁追杀吕布后,唤貂蝉责问“汝何与吕布私通”,貂蝉立即将向吕布表“忠贞爱情”的跳荷池,解释作“见其心不良,恐为所逼,欲投荷池自尽”。貂蝉对胖猪样的糟老头子“依恋”到以命相报!一个假意跳荷池动作,被貂蝉派上双重用场,既对“儿子”表“爱情”,又对“老子”表“忠心”。

貂蝉如果活在当下,可以到哪个名牌大学做做心理学博士后。这十六岁花季少女太懂不同层级男人的心理需求了!她知道吕布需要“英雄崇拜”,董卓需要“权势崇拜”。于是看人下菜碟,给这对“父子”奉上一盘又一盘“崇拜大餐”。把这对“父子”迷得晕头转向是貂蝉执行美人计的关键。

董卓身边也有头脑清醒者。董卓追杀吕布,被李儒撞见,李儒引经据典晓以厉害:“今貂蝉不过一女子,而吕布乃太师心腹猛将也。太师若就此机会以蝉赐布,布感大恩,必以死报太师。”看来董卓身边不缺类似貂蝉的美人,所以他对貂蝉说:“我今将汝赐与吕布,何如?”貂蝉表演得越加精彩:“大惊,哭曰:‘妾身已事贵人,今忽欲下赐家奴,妾宁死不辱!’遂掣壁间宝剑欲自刎……倒于卓怀,掩面大哭曰:‘此必李儒之计也。儒与布交厚,故设此计,却不顾惜太师体面与贱妾性命。妾当生噬其肉!’”“挚爱”的将军变成不齿的家奴!貂蝉此举很难得。对她来说,嫁给都亭侯,郎才女貎,终身有靠,多理想的结局!只是那样,王允的惊天大计就付之东流了!貂蝉为“大我”牺牲“小我”,何等胸襟?李儒仰天长叹:“吾等皆死于妇人之手矣!”果然!

貂蝉忍辱负重,王允运筹帷幄。十八路诸侯不曾扳倒的董太师轰然倒下。正是“司徒妙算托红裙,不用干戈不用兵。三战虎牢徒费力,凯歌却奏凤仪亭”。

貂蝉美到什么程度?罗贯中用两首诗词写她的舞蹈:

原是昭阳宫里人,惊鸿宛转掌中身,只疑飞过洞庭春。 按彻《梁州》莲步稳,好花风袅一枝新。画堂香暖不胜春。

红牙催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须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

写貂蝉歌声:

一点樱桃启绛唇,两行碎玉喷《阳春》。

从这些诗词还真看不出貂蝉美在什么地方。看来大作家罗贯中写女性美不及才高八斗的曹子建。也可能在罗贯中心目中,貂蝉之美,既不及江东二乔,也不及后来魏文帝皇后甄氏。幸亏,两个痴迷者对貂蝉起了烘云托月之功:吕布自见貂蝉后始终丧魄失魂;见过无数美女的董卓叹息貂蝉“真神仙中人也”!

《三国演义》是数百位古典小说人物的精彩画卷。相比诸葛亮、曹操等主要人物,貂蝉这次要人物只算惊鸿一瞥,但却让中国小说中的虚构美女矗立起来,并侧身“四大美女”。不简单!

天方夜谭描貂蝉

罗贯中是以陈寿《三国志》及裴松之注为基础,以元杂剧及《三国志平话》等为参照,创作了《三国志通俗演义》,对本名任红昌、汉灵帝命名的貂蝉,应耳熟能详。他为何不采用《锦云堂暗定连环计》和《三国志平话》“吕布结发妻”的貂蝉定位,而把貂蝉构思成与吕布素不相识、年方二八的少女?姑妄管见蠡测一番:

一、王允知道貂蝉原是吕布之妻,还有何必要派她行连环计?将貂蝉送还吕布,让她吹枕头风把董卓杀了,岂不便捷?

二、王允明知貂蝉乃吕布之妻,却拆散人家夫妻,派良人妻去迷惑董卓,算长者风度吗?

三、如果貂蝉本是吕布之妻,老夫老妻相逢,对吕布这种见一个爱一个的好色之徒,能引起多大激情让他杀董卓?……

天才小说家总会独辟蹊径。罗贯中让“本是夫妻”者变成陌生人相遇,变成战场悍将与豆蔻少女“一见钟情”,这才有了貂蝉的娇羞娇嗔、“爱慕英雄”“身陪董卓心恋布”,有了吕布的惊艳、痴迷、神魂颠倒、为色忘义……一系列既生动精彩又合情合理的小说情节。这才使得《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司徒王允说貂蝉”“凤仪亭布戏貂蝉”两节(即毛本《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成为后世戏剧中百演不厌的名篇。

可惜罗贯中只把貂蝉看作政治斗争的小棋子,她完成美人计后,就变成了寻常妇人。董卓被杀,吕布到郿坞先娶了貂蝉。貂蝉就此再无胆略,再无风采,无声无息,还与吕布之妻严氏一起,成了拖吕布后腿的角色。吕布被杀,貂蝉哪儿去了?唉!她爱上哪上哪!人家罗贯中有更重要的政局风云得写,哪儿顾得上她?

高希希版《三国》电视剧,吕布兵败而死,貂蝉自刎而亡。貂蝉竟为吕布殉情?近日笔者以微信请教王扶林导演,央视版《三国演义》在吕布杀死董卓后,是让貂蝉悄然消失还是自杀?王导演回答:“含糊其辞,留下悬念,由观众想象。”

对貂蝉的天方夜谭想象,早在进行。仍然是连环美人计,仍然演义《三国演义》,没啥新鲜,而将关羽与貂蝉连上线,就算出奇招了。

跟貂蝉吕布“夫妻说”一样,关羽与貂蝉其实也是被罗贯中舍弃不用的“传统回目”。

关羽与“女色”有无牵扯?有。正史记载关羽曾想娶吕布部将秦宜禄之妻。《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引《蜀记》说到:曹操与刘备围吕布于下邳时,关羽请求曹操:打败吕布后让我娶他的部将秦宜禄之妻。曹操答应了。吕布将败,关羽又向曹操请求几次。曹操怀疑秦宜禄妻有异色,先派人迎到自己这里,一看果然美丽,就留下自己享用。“羽心不自安”。元杂剧《关大王月夜斩貂蝉》中则说:曹操欲以美色迷惑关羽为自己效力,吕布被杀后,派貂蝉去引诱关羽。关羽心如磐石,杀死了貂蝉。

关羽何等样人?“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无忘赤帝;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罗贯中将关羽定位为不近女色、不欺暗室。曹操故意让他与二位嫂嫂居一室,欲乱其君臣之礼。关羽秉烛户外,通宵达旦。罗贯中刻意回避关羽与女人的纠葛,不仅不用《蜀记》中关羽想娶他人妻情节,也不用关大王月下斩貂蝉情节。关羽,天神也,岂能用儿女情长唐突?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横空出世话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