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为公”

2016-11-25 03:49:41

撰文/高冀

芝城华埠永活街在芝加哥的华埠,有着诸多孙中山的印迹。华埠主要街道永活街的入口处矗立着一座牌楼,上面孙中山手书的“天下为公”四个字赫然醒目。永活街上还有“国父纪念馆”,里面陈列着一些与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有关的珍贵藏品。沿街向南走到尽头便是中山纪念公园,立有孙中山的铜像。多年来,每逢孙中山的生日和忌日,华埠的许多传统侨社都会组织前去献花致祭。老侨们对孙中山的这份崇敬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在1910年至1911年短短的两年中,孙中山曾三访芝加哥。这三次访问,每次都有特殊的意义。

孙中山1910年芝加哥之行的主要目的是发展组织。中国同盟会于1905年在日本东京成立。1909年11月,孙中山从欧洲赴美,努力扩展同盟会的影响。同年12月底,纽约同盟会支部成立,这是美国的首个同盟会组织。孙中山原先的规划是由纽约转赴西海岸旧金山,并无去芝加哥的安排。此时芝加哥一位支持革命的牧师萧雨滋给孙中山发函,(萧雨滋牧师是芝城当地的华侨,曾参与创立中国基督教播道会。)告知芝加哥倾向革命者大有人在,恳请他前往。孙中山接信后十分欣喜,于次年1月10日复函称:“得接来示,喜慰无量。近年贵埠人心进步如此,大可为中国前途贺也。弟现在纽约,因有要事未妥,尚未动程往金山大埠,此间事妥,当改道一过贵埠,与诸君子相会,详筹光复大计也。”(《复萧雨滋不久将过芝加哥相会函》,秦孝仪,国父全集编纂委员会《国父全集》第四册,1989,106页)八天后,即1910年1月18日,孙中山抵达芝加哥,萧雨滋和友人前往迎接。

从当时的实际情形来看,芝城的华人数量远远少于纽约和旧金山,而且多数人支持康有为的保皇会。特别是华侨中的上层,有所谓“此地侨商入保皇党者十居其九”的说法(罗刚编著《中华民国国父实录》,1988,1223页)。康有为之前也曾到过芝加哥,宣称三品以下的爵位他有权封授,吸引侨领加入保皇党。据当时在芝加哥的华侨梅斌林回忆,许多大商店的华侨老板曾穿上清朝袍褂靴帽留影,甚至对孙中山冷嘲热讽,当面骂他是“车大炮”,广东话的意思是吹牛、浮夸(梅斌林《孙中山在芝加哥和底特律》,《广州文史资料》第十七辑)。孙中山此次到访,住在由梅麟耀开办的泰和号会所,这是芝城唯一支持革命的华人会所。

孙中山抵达芝加哥后次日,芝城侨界在华埠会英楼设宴欢迎孙中山。当时的华埠位于市中心附近的克拉克街一带。此时的孙中山,历经伦敦蒙难与多次起义,在侨界已有些名气。不少人慕名前来一睹真容,其中以留学界居多,甚至包括康有为的干儿子。孙中山发表即席演讲,阐述革命道理,达五六个小时之久,听众深受感染。晚宴后,一些人又围上前去继续请教,听得津津有味,后人描述是“如听如来说法”(《中华民国国父实录》,1222页)。孙中山随后介绍大家参加同盟会。当晚即成立同盟会芝加哥分会,入会者有萧雨滋、罗泮辉、程天斗、曹汤三、李雄、梅乔林、梅光培、梅就、梅天宇、梅赐璧、梅友伙、梅彬等十二人。萧雨滋与梅乔林任会长,梅光培与曹汤三任书记。之后又有一些人相继加入。会员中许多是梅氏。芝加哥的梅氏来自广东台山端芬镇,在芝城华人各宗族中势力最大,支持与反对革命的人数均为最多(《中华民国国父实录》,1223页)。

美洲中国同盟会会员证

芝城华埠所藏辛亥时期军费收据1

芝城华埠所藏辛亥时期军费收据2那时的芝加哥华埠,支持孙中山革命的,除极少数侨商外,大多是中下层华侨。据梅斌林的回忆,孙中山喜欢与厨师和工友聊天,讲革命道理,纵使筹款不多也并不在意。筹来的款项都直接汇到香港陈少白处,孙中山自己则十分俭朴,甚至经常身无分文。有一次,梅斌林问他哪天过生日,孙中山不答,只是说:“革命成功后,天天都是生日。”(梅斌林《孙中山在芝加哥和底特律》,《广州文史资料》第十七辑)

时隔一年多,1911年4月28日,孙中山再次来到芝加哥。这次的背景则更为特别。黄花岗起义刚刚失败。孙中山得知后即向在香港的同盟会分部发去电报,内容是:“闻事败。各同志如何?何以善后?”(《致胡汉民询广州之役善后电》,《国父全集》第四册,153-154页)由于不知同志们的生死,电报并未写明发给谁。约一周后的5月4日收到回电,开头是“克伯展归”四个字。这令孙中山多少有些宽慰。他笑着对旁人说:“天下事尚可为也。”“克”也就是黄克强,即黄兴。“伯”即赵声,字伯先,当时是同盟会的重要领袖,起义失败后忧愤成疾,于1911年5月18日在香港逝世。“展”则指胡展堂,即胡汉民。次日,即1911年5月5日,胡汉民又来电称:“恤死救亡,善后费重,奈何?”(梅乔林《开国前美洲华侨革命史略》,《国父年谱》上册,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出版,1994,448-449页)

为了黄花岗起义,同盟会曾做了长期准备,可谓精锐尽出。在孙中山的奔走下,加拿大的一些洪门组织甚至将房产抵押或变卖,来为起义筹款。可以想见起义失败后孙中山心情的沉重。然而如何才能筹到巨额的善后费用呢?孙中山召集芝城同志商议。多年后,当时在场的梅乔林根据回忆记下了这次谈话:

孙先生曰:筹饷方法,各处不同,南洋筹饷,多为地方政府所限制,秘密而行;美国是自由之邦,筹饷公开,做事较为容易,最好想出一个统筹办法,集合巨款,分途举义,一得手,就地因粮筹饷,革命事业便可成功,请同志各抒所见。

乔林问曰:分途举义,约须款若干?

孙先生曰:须款多少,似难预定,暂以一百万美元为目标,想一可行方法进行。

于是乔林献策:设立革命公司,股份一万股,每股收美金一百元,待革命成功后加倍还之;似此一举而义利兼收,应无不乐为者。欧美、南洋华侨众多,想不难达到目标也。

孙先生曰:可。惟股份须认定半数以上,方可收款,以免流弊。(据梅乔林《广州‘三二九’举义前后》,《台湾新生报》民国三十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国父全集》第二册,419页)

1911年春,孙中山与芝加哥同志商议黄花岗起义善后事宜后来孙中山采纳了梅乔林的建议,宣布成立中华实业公司,亲自撰文详说缘起,试图动员华侨认购这家“革命公司”的股票,并承诺建立民国后加倍偿还。然而,现实并不如人意,应者寥寥,最后也只得不了了之。

孙中山这次到访芝加哥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照片上的人个个西装笔挺,神情庄重,或许是刚刚讨论过筹款的事项。

照片前排左起分别是梅就、黄三德、孙中山、曹汤三,后排左一是梅光培,左四是梅乔林,左五是朱卓文。黄三德是洪门致公堂大佬,鼎力支持革命,此次陪同孙中山到芝加哥。朱卓文是孙中山的香山同乡,长期追随孙中山。其馀的人都是一年前加入的同盟会芝加哥分会,此时已成为革命骨干。

仅仅半年后,也就是1911年的10月,孙中山又一次来到了芝加哥。与前次访问相比,这次他的心境则大不一样了。孙中山此前已在丹佛得知了武昌起义的消息。同时一些美国报刊已开始猜测孙中山将是未来的中华民国总统。孙中山一方面为起义的成功而欣喜,另一方面也更加谨慎,尽量躲开新闻界。10月15日,芝加哥侨界召开大会,预祝中华民国成立。大会由梅乔林主持,场面很是热闹,也有若干记者到场。孙中山先前曾亲自为大会拟定布告:

公启者:武昌已于本月十九日光复,义声所播,国人莫不额手相庆,而虏运行将告终。本会谨择于二十四日开预祝中华民国成立大会,仰各界侨胞届期踊跃齐临庆祝,以壮声威,有厚望焉。此布。天运辛亥八月二十二日、芝加古同盟会启。(据梅乔林、李绮庵《开国前美洲华侨革命史略》,《国父全集》第六册,554页)

然而,在大会召开当天,孙中山自己却为躲避记者而住在萧雨滋家里,未去参会。次日,梅乔林买来报纸,告诉孙中山,“先生,广东独立”,孙中山说“绘快”,广东台山话的意思是好极了。在芝加哥停留几日后,孙中山转赴纽约,又几经辗转,于1911年12月回到上海。

翻阅那几日的《纽约时报》,可以看到许多对孙中山的追踪报道。10月14日的报道标题是《孙逸仙据称今日会在芝加哥》(Sun YatSen Said to be Expected in Chicago Today,The New York Times , October 14, 1911)。15日的题为《孙中山在芝加哥》(Sun YatSen in Chicago ,The New York Times , October 15, 1911)。专题报道中写道:“孙逸仙博士的到访使芝加哥今日暂时成为中国革命活动的中心。反满的党派欲推他为中国总统。”“五十位饱受美国民主精神熏染的由芝加哥大学与伊利诺伊大学毕业的中国人预备与孙博士一起回中国”。同日的另一篇题为《共和中国的旗帜上没有龙》(No Dragon on Flag of China Republic , The New York Times , October 15, 1911)的报道中还刊出了革命军军旗即青天白日旗的图案。武昌起义的成功也激发了华侨捐款的热情。10月22日的报道引述芝城同盟会人士的话说,孙中山于前一天带着一周内募集到的一万美元离开芝加哥,报道还特别强调这些钱都是华侨无偿捐献的现金,并不是发放革命债券得来的。这些报道有的属实,有的也许不完全属实,但却是当年时代氛围的写照。

孙中山一直最信任这些在最艰困的时候矢志追随他的芝加哥同志。民国成立后,孙中山电召美洲华侨回国服务,梅乔林和梅光培出任临时大总统府秘书。此后,为呼应二次革命,梅乔林到香港组织“铁血团”反对袁世凯,而后又加入中华革命党,并参与护法运动。梅光培后来再次受命赴美筹措革命军费,陈炯明叛变后还曾被孙中山委任为大元帅府筹饷局总办。

芝加哥只是孙中山漫长的革命生涯中的一站。从发展同盟会会员,到为黄花岗起义善后筹款,再到庆祝武昌起义胜利,两年间的这三次访问颇具代表性,也是孙中山海外革命活动的缩影。时光荏苒,倏忽百年。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中华大地经历了风风雨雨,世事变迁,沧海桑田。然而在芝城的华埠,孙中山的身影仿佛从未走远。一年两次的献花致祭,使孙中山成为连接传统侨社的精神纽带。百多年前的一些侨社至今仍在,而老侨们的中华认同和对孙中山的崇敬也世代相传,绵延流长。

(作者单位:美国芝加哥大学罗曼语言文学系)

芝城华埠中山纪念公园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天下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