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照《芜城赋》讲录(第二讲)

讲授/叶嘉莹   2016-06-08 02:10:36


讲授/叶嘉莹

“芜城”,荒芜的城。这里指的是哪一座城呢?广陵城。这座城在一个什么样的地理位置上呢?“沵迤平原,南驰苍梧涨海,北走紫塞雁门。柂以漕渠,轴以昆岗。重江复关之隩,四会五达之庄”,开头这几句写广陵城的形势。“沵迤(mǐ yǐ)”是相连而倾斜,说广陵城就建在一大片广袤的平原之上。“南驰”,向南铺张、驰走到哪里呢?一直到了苍梧。苍梧是汉代的一个郡名,在现在的广西梧州一带,传说是舜南巡的时候死去的地方。“柂以漕渠”,“柂(duò)”即“引”的意思,开引、引水;“漕渠”不仅仅是一条普通的水,而是有历史的,它是春秋时吴国所筑的运河,又叫做“邗沟”,这条水是很长的,东北通射阳湖,西北至末口入淮,恰恰从广陵流经。“轴以昆岗”,昆冈又名阜岗、广陵岗,广陵城就建造在这上面。“重江复关”,重重的关隘,重重的江流,“隩”指深隐之处,谓广陵处于许多江河关口深处,“四会五达”,从各个方向上,“庄”是指大道,《尔雅》上说“六达谓之庄”,地理位置很重要。后来人们写赋都喜欢遵照这种写法,比如唐朝王勃那篇有名的四六《滕王阁序》,开头“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是一样的。

“当昔全盛之时”,那么回想当初广陵城全盛的时候呢,这当然是说西汉吴王刘濞在广陵建都的时候。“车挂轊”,车轴互相碰撞阻碍,“轊”(wèi)是车轴顶端;“人架肩”,人与人走在街上摩肩接踵,形容人烟之阜盛。“廛閈扑地,歌吹沸天”,“廛閈(chán hàn)”犹如民宅,“廛”是居民区,“閈”是里门,“扑地”是遍地的意思,广陵城当年是这样的繁盛,参差拥挤着这么多户人家;“歌吹”是歌唱吹奏,歌唱吹奏之声是沸腾的,沸腾到天空上面去,家家户户,歌舞升平,人尽其乐,极言广陵城当年之胜。“孳货盐田”,“孳”,滋生、繁殖,不断积累起来的是什么呢?“货”是财货。关于“盐田”,《史记》载记西汉初年,广陵为吴王刘濞所都,刘曾命人煮海水为盐,一时极盛。“铲利铜山”,“铲利”,开采取利;“铜山”,产铜的山,广陵王刘濞曾命人开采郡内的铜山铸钱。以上两句谓广陵有盐田铜山之利。“才力雄富,士马精妍”,“精妍”,指士卒训练有素而装备精良,可见广陵城实在是一座实力雄厚的城。“故能侈秦法,佚周令”,“侈”奢侈,引为超越;“佚”同“轶”,超过、超越、越过。此两句说刘濞据广陵,建城的规模体制都是很大的,甚至于一切规模制度都超过秦、周,非常宏伟、壮丽。“划崇墉,刳浚洫”,说建造了高峻的城墙。划,剖开;“刳”,凿、挖;“浚”,深;“洫”,沟渠,凿挖深沟;“图修世以休命”,“图修”谓图谋长世永存和美好的天命;“休”是美好,《文选》刘良注:“乃开崇城,凿深沟,以谋长世之美命也。”期望广陵城能以这么宏伟高大的城墙延续下去。正像是贾谊《过秦论》中说的“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鲍参军集》书影

“是以版筑雉堞之殷”,古人建房造墙,在很长一段时期不是用砖,而是筑土成墙。“版筑”是一种建造城墙的方法,以两板相夹,中间填土,然后用杵夯实方式筑墙,这里当然指修建广陵城的城墙。我国很早就采用版筑这种技术造墙。《孟子·告子》中说:“傅说举于版筑之间。”傅说是殷代国君武丁的相,他曾在傅岩地方为人筑墙,为武丁访得,举以为相。“雉堞”指的是女墙,城墙长三丈高一丈称一雉,城上凹凸的墙垛称堞,以城墙代指广陵城。“殷”当然是指大、盛。“井幹烽橹之勤”,“井幹”原指井上的栏圈,这里说筑楼时木柱木架交叉的样子;“烽”是烽火,古时筑城,以烽火报警;“橹”是望楼,大规模地修筑城墙,营建烽火望楼。“格高五岳,袤广三坟”,“格”指格局,这里指高度;“五岳”指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这是中国蜚声海内外的五座名山,鲍照这里说的当然很夸张了,广陵城城墙、地势堪与五岳平齐;“袤(mào)广”,南北间的宽度称“袤”,东西的广度称“广”。关于“三坟”的说法历来是很不一致的,这里只取其中一种,《尚书·禹贡》说:“兖州土黑坟,青州土白坟,徐州土赤埴坟。”“坟”为“隆起”之意,土黏曰“埴”,以上三州当时与广陵相接。“崪若断岸,矗似长云”,“崪(zú)”的意思是危险而高峻;“断岸”,陡峭的河岸,那种很险要的感觉和地形;“矗(chù)”是耸立。此两句形容广陵城的高峻和平齐。那么现在看一下,如果说前面那句话说的是广陵城的方圆之大,这里说的就是广陵城的地势之高,总的说起来呢,就是要从各个方面、各个角度来形容广陵城是一座很了不起的城池,也是最不应该沦陷的城池。“制磁石以御冲,糊赪壤以飞文。”“御冲”,“冲”是说冲进来,用动词代指名词,指冲进来的人、冲进来的非法之徒,“御冲”就是防御持兵器冲进来的歹徒;《太平御览》卷一八三引《西京记》说:“秦阿房宫以磁石为门,怀刃入者辄止之。”广陵城本来有着如此强大的防御的;“赪(chēng)”是红色,“飞文”光彩相照,色彩都飞舞起来,形容色彩之鲜活,这里说墙上用红泥糊满,光彩焕发。“观基扃之固护,将万祀而一君”。“基扃(jiōng)”即城阙,“扃”,门上的关键,白居易《长恨歌》里说“金阕西厢叩玉扃,转叫小玉报双成”;“固护”,牢固,反复地、再次地说明广陵城多么坚固。“万祀”指万年,言广陵城的统治将万代不变。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鲍照的这篇赋,从开头一直在写广陵城的富庶、博大、繁盛、牢固,而且在反反复复地写,从好多个方面极尽铺排之能事,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仅仅是像当年西汉的赋作家那样展露自己的本事,炫耀一下才学吗?联系之前我们说过的鲍照的身世得知,明显不是。鲍照“才秀而人微”,在他心底的是一种知识分子很普遍的伤时叹世的情怀。下面他就要为这些铺排做一个收尾了。“出入三代,五百馀载,竟瓜剖而豆分”,“出入”犹言经历,“三代”指汉、魏、晋,说这座城市历史这么悠久了,延续了这么多的朝代,但结果现在是什么呢?是“瓜剖”“豆分”,像剖开瓜那样,以瓜之剖、豆之分喻广陵城崩裂毁坏。 (未完待续)(胡静整理)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鲍照《芜城赋》讲录(第二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