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苗落涧底,幽松出高岑

2016-05-08 09:50:36

□ 撰文/薛天纬

知识分子,即中国古代的“士”,是社会的精英。士的处境命运,与社会的文明进步程度呈“正相关”。魏晋南北朝至隋唐,士的遭际命运经历了一个历史性的变化过程,这个变化缘于朝廷选官用人制度的变革。从曹魏时代开始,实行“九品中正制 ”,以“家世、道德、才能”三者品评人物、选拔官员,品评的权柄掌握在州郡的“中正”手中。制度创立之初,尚能三项标准并重,但由于掌权者自身均由世家大族出身,利益必定向权力倾斜,品评人物也就变得愈来愈看重“家世 ”而忽视德、才。及至西晋,竟形成“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 ”的局面,众多出身寒素家族的有才有志之士遭受压抑,断绝了上升的途径,社会制度的不公造成了他们无可改变的人生悲剧。发为诗歌,有西晋诗人左思那首著名的《咏史》:

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金张藉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涧底松”、“山上苗”分别指沉沦下僚的贤才和窃据高位的庸才,以鲜明对比构成一组经典比喻,我们不妨称之为“左思之叹”,它道出了中国历史上一个特定时代“士”的不平与无奈。

历史进入7世纪的唐代,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变,巨变之一,就是唐王朝的选官用人制度继承隋代实行科举制。所谓科举,即通过考试选拔人才。“考试面前人人平等”,这不仅给士人提供了空前广阔的进身机会,而且纠正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公,由此带来知识分子现实处境与精神状态的大解放,其欢欣雀跃之情,或许1977年冬恢复高考时广大下乡知青的感受差可比拟。唐代除了年年开科取士的“常科”外,还有“特科”制举,即“天子自诏”,以待非常之才,这给那些身怀绝艺的士子开辟了又一条进身的通道。唐代不但有完善的选官制度,而且建立了相应的官员考核制度,凡六品以下的“旨授官员”(即皇帝颁旨授予官职者),每一任期满后,即停官罢秩,赴吏部参加冬集铨选,通过铨选,可授以新的官职。这一整套选官用人制度是唐王朝政治建构的重要支撑,是社会文明与进步的重要成果,也是诗歌中“盛唐气象”的重要成因。然而,唐代诗人中是谁用诗篇直接反映了这一时代巨变,反映了生活在当时的广大士人的精神状态?是李白,而且首推李白。他有一首极其重要的诗《送杨少府赴选》:

大国置衡镜,准平天地心。群贤无邪人,朗鉴穷清深。吾君咏《南风》,衮冕弹鸣琴。时泰多美士,京国会缨簪。山苗落涧底,幽松出高岑。夫子有盛才,主司得球琳。流水非郑曲,前行遇知音。衣工剪绮绣,一误伤千金。何惜刀尺馀,不裁寒女衾?我非弹冠者,感别但开襟。空谷无白驹,贤人岂悲吟!大道安弃物?时来或招寻。尔见山吏部,当应无陆沉。

杨少府是位做着县尉的地方小官,正要赴京参加吏部铨选,内心必定怀着升迁的期盼。李白之诗不仅是送别和祝愿,而且表达了一个极其宏大的主题:诗歌从历史进步的高度,评价了朝廷的选官用人制度,展现了盛唐士子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

诗分三节,重头在第一节即开首十句。诗人赞美说:当今朝廷的选官用人制度,如同一杆秤、一面镜子,公平精准不愧天地之心。执掌铨选的吏部官员,也如明镜,如清水,鉴别人才绝不会走样。这一切都缘于当今君王英明如虞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使天下大治。太平年月,政治清明,时节一到,各地参加铨选的官员纷纷向长安集中,英才济济,盛极一时。诗人满怀庆幸地朗声高咏:当今之世,左思之诗应改写为“山苗落涧底,幽松出高岑”——这两句诗针对着“左思之叹”而发,是对“左思之叹”的历史性回答,反映了国家制度的根本性变革及社会的巨大进步,是对盛世时代特征的高度概括。诗句充满着盛唐士人的幸福感、解放感和舒张感,同时也显示了诗人李白可贵的历史意识。后世之人如果要寻找唐诗直接反映盛世的例证,毫无疑问,李白“山苗”、“幽松”二句正是内涵最丰富的首选。

第二节八句,是对杨少府的美言和鼓励,将他的素质才能比喻为美玉,又说他一定能得到主司赏识。顺便也表达了对掌权者的希冀,把他们比喻为手持刀尺的衣工,希望他们珍重人才,手下切勿失误,又希望他们以更为开放的眼光简拔人才,发现那些尚被埋没的“寒女”。

第三节八句,诗人说到自己。他借了《汉书·王吉传》“王阳在位,贡禹弹冠”的典故,表白自己并非有求于杨少府,只是在送别之际向对方畅叙襟怀。《诗经·小雅·白驹》有“皎皎白驹,在彼空谷”二句,原意是国君不能用贤,贤士将乘白驹离去。李白反用其意,谓当今之世,贤人对未来都怀抱着期望和信心,不必为个人命运而悲。诗的结尾显示了对未来的充分自信,他相信朝廷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起用自己。而对杨少府赴选前景也充满乐观的期待,《晋书·山涛传》:“为吏部尚书,前后选举,周遍内外,而并得其才。”诗人相信,等待杨少府的一定是有司的青睐。

从诗中感情的单纯性看,此诗应作于李白奉诏入翰林之前。李白有着“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的宏大功业抱负,而且“常欲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彼渐陆迁乔,皆不能也”(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所以他终身未参加过科举考试,但这并不妨碍他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对朝廷制度以及这种制度的社会效应进行积极评价。李白奉诏入侍翰林,在唐代士人中是一个特例,而李白的特例也正可用来印证唐王朝盛世用人制度的开明。

上一篇回2014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山苗落涧底,幽松出高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