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文化与昆曲美学

2016-05-08 09:50:27

编者按:昆曲是我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昆曲之美,不仅在于其优美的艺术形式,更在于其蕴含着我国传统文化之精粹。在北京大学,白先勇先生主持的“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已逾五载。本刊现选择其系列讲座的精华内容,陆续刊登,从传统文化与表演艺术等方面为读者展现昆曲的经典之美。

□ 讲授/吴新雷

我很高兴能跟北京大学的同学们一起欣赏昆曲,讨论昆曲。

我们知道昆曲原称昆山腔,发源于元朝末年江南苏州地区的昆山一带。昆曲是江南文化,今天讲的题目很有意思,叫做《江南文化与昆曲美学》,这个题目是白先勇先生提出来考我的,把我吓了一跳,为什么呢?让我讲昆曲还可以,毕竟搞过这个东西,但是把江南文化和昆曲美学连在一起,这个就难了。不过我确实花了心思,探讨江南文化和昆曲美学之间的关系。

江南文化的历史渊源和地域特征

北京大学的老前辈刘师培教授在《南北学派不同论》中提出的“南北文学不同论”,讨论文学和地域的关系。大家知道文学和地域的关系非常密切。我们把昆曲研究跟刘师培先生的观点挂钩,明白文学和地域的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地域不同,文学的表现色彩便不一样。例如诗有南北,北有《诗经》,南有《楚辞》。又如曲分南北,北曲杂剧,南曲戏文。因为有了北曲杂剧,所以南方对应地叫做南曲戏文。昆曲本来没有什么南北之分,但自昆曲流传到北方以后,有人便把它叫做北昆。因为有了北昆的称呼,江南的就被叫做南昆,这是为了对应北昆而命名的。

我们中国的戏曲特别奇怪,有三百六十多种,主要跟地方的风俗和方言有关。据《汉书·地理志》和《风俗通义序》论证,山川地理、民情风俗对文艺有深切的影响。天象有寒有暖,地形有平有险,风土不同,人情便有差异,语音也不一样,叫做“言语歌讴异声,鼓舞动作殊形”。跳舞大家都会跳,但是北方人跳的舞形和南方人跳的舞形不一样。古代的人早就发现了这一点,这跟戏曲的形成有关系。古时交通阻隔,老死不相往来,又没有火车、轮船等交通工具,因此千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各个地方有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这便是中国戏曲有三百六十多种的根源。

上古时期,华夏文明主要发源于黄河领域,人文兴于北方,长江以南则被称为蛮荒。《孟子·滕文公篇》嘲之为“南蛮 舌”。这个“ ”是伯劳鸟,

意思就是南则蛮讲起话来像鸟叫,就像我的舌头讲普通话就讲不好。

南蛮 舌有什么生动的例子呢?例如“北曲杂剧”四个字的读音,南方这四个字都是入声。江南的方言绕舌特别多,像鸟叫一样,入声字太多了,北方人都听不懂。北方没有入声,而是“平分阴阳,入派三声”。我也知道普通话的“北”是上声,“曲”也是上声,“杂”

是阳平,“剧”是去声。这是第一个例子。下面再举一个例子,古今音韵也有不同。例如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绝、灭、雪是押入声韵,普通话里面是阳平、去声、上声,这就不能押韵了。戏曲跟方言有密切的关系,是普通话所不能代替的。

为什么要提到方言音韵和民情风俗问题呢?因为方言和风调是区别各个剧种的标志。有河南梆子,有湖北黄梅的采茶调,有秦腔,有广东粤剧等等,地方戏的声腔不一样。不同的戏曲声腔,是基于不同方言的咬字吐音的差异而造成的。讲昆山腔必须知晓吴语音系,因为昆曲是在吴语区域兴起的;唱昆曲也必须知晓中州韵,为什么要知道中州韵?因为昆曲流行到全国各个地方以后,成为了全国性的剧种。昆曲的唱念用中州韵,全国观众才能听得懂。昆曲不是地方戏,至今郴州有湖南省昆剧团,北京有北方昆曲剧院。

我们还要讲到江南文化与吴文化之间的关系。据《史记·吴太伯世家》记载,江南文化的始祖是泰伯。泰伯是中原部落周太王的长子,他为了让位给侄儿姬昌(开创周朝的周文王),主动流落到长江以南,当时江南荆蛮之地还处于氏族公社的原始状态,泰伯南奔,给江南“荒三千、蛮八百”的土地和原住民带来了中原地区先进的文化和农耕生产技术,促进了南北文化的交流,得到南方百姓的拥戴。孔子在《论语·泰伯篇》中高度推崇了泰伯谦让的美德。

泰伯二十一世孙吴王阖闾时,命伍子胥筑姑苏城,这是吴文化的源头。明代昆山人梁辰鱼首创的昆曲剧本《浣纱记》,就写了吴王夫差和范蠡、西施的故事。

江南的地域概念有各种不同的理解,清初顺治、康熙年间设立江南省(包括江苏和安徽),但文化地域的概念和方言区的范围都不能以行政区来简单解释与划分。

古代江南有楚文化和吴文化的分野。长江中游的江南是楚文化,我们今天的江南文化是指吴文化。自东吴、东晋至唐宋元明清,江南的文化地域概念是指长江下游太湖流域和长江三角洲地区。西晋末年,中原大乱,晋室南渡,北人避五胡之乱,随王、谢等世家大族纷纷渡到江南。民族大迁移和民族大融合,使江南文化获得了繁荣昌盛的发展时机。繁盛的江南在六朝时以都城建康(今南京)为核心区,唐宋元明清以来以鱼米之乡苏杭为核心区。大家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是指江南文化吴语区的范围,因此唐宋明清以来的江南文化以苏杭为核心地区。

而吴语区的范围,主要核心区在苏南浙北。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考察,吴语区涵盖今江苏东南部、上海和杭、嘉、湖、温(永)、甬、金(金华)等浙江大部分地区,这是南昆的流行之地。

江南优雅的风物、富庶的田园、温润的气候,造就了吴文化清柔、婉约、细腻的美学风格,也造就了这种文化动人的美感,引起了诗人们无限的向往,遥望江南,魂牵梦萦。唐宋词牌中有一阕《望江南》,又名《梦江南》《忆江南》《江南好》。唐代白居易的《忆江南》说:“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宋代苏东坡的《满庭芳》说:“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元代虞集的《风入松》“杏花春雨江南”,更是脍炙人口的名句。你们想想:“杏花春雨,乍晴乍雨杏花天!”春季里大多数人讲梅花、桃花,但是诗人不一样,他讲杏花,杏花只有几天光景,不仔细看就看不见了。你们今年有没有看到杏花?大部分人没有看到,来不及看。梅花可以看到,桃花可以看到,杏花期却要格外珍惜呵!诗人用杏花春雨形容江南,也可以把杏花春雨比喻为昆腔。在这样一个诗情画意当中,在苏州府(平江路)五县之一的昆山地区产生了昆山腔;在吴中浓郁的文艺氛围中,以府城苏州为根据地发展了优美的昆曲艺术。吴侬(吴人的代称)以软语唱吴腔昆曲,轻柔婉转,动人心弦。昆山腔产生在这样的环境下,正如杏花春雨,滋润了人们的心田!

昆伶苏籍化,吴中子弟成了昆伶的不二人选,所谓“填南词必须吴士,唱南曲必须吴儿”(梅鼎祚《长命缕记序》),“四方歌曲必宗吴门,不惜千里重赀致之以教其伶伎”(徐树丕《识小录》)。这在文学作品中也有反映,例如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描摹的梨香院十二位昆曲女伶,就是从苏州觅来的。女性对昆曲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江南先进的人本思潮突破了封建礼教的束缚,涌现了群体的女观众。“金陵十二钗”都是昆曲的热爱者,其中来自苏州的林妹妹,便是最能欣赏昆曲之美的江南女性的代表者形象。

大家都知道,封建统治阶级曾发布禁令不许妇女看戏,封建家庭也有家训,不许女孩看戏。但是江南这个地方的思想开放得比较早,因为苏州地区首先有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萌芽的产生,江南先进的人文主义思潮冲破了思想禁锢,思想解放,提倡男女平等、男女平权——男人可以看戏,女人也可以看戏。据专家统计,明清看昆戏的女孩子75%在江南,只有25%在北京、山东等地。明清时江南女性崛起的标志有两个:一个是看昆戏,一个是写诗词。这跟社会进步、思想解放有关。《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有精彩的描绘。王熙凤是个文盲,不会写字,但是看昆戏是行家,所谓“凤姐点戏,脂砚执笔”。王熙凤见多识广,会点各种各样的昆曲剧目。《浮生六记》中的女主人芸娘,也是昆曲行家。

江南文化跟昆曲的关系讲了以后,有一句话非常重要,那就是:昆曲不是地方戏,而是全国性的剧种。

自昆曲传播到全国各地后,全国各地都涌现了男、女观众群。昆伶也不必来自苏杭吴语区。从南京到安徽,从江西到广东、广西,到四川,各个地方都有昆班。有川昆,有湘昆,有晋昆等等,各个地方都能够培养出当地的昆伶,把江南文化融入本地文化中来。有一个非常生动的例子。清代的昆曲大家李渔,《风筝误》是他的代表作,他家里有个昆班,到处跑。有一次从南京出发,经过扬州到了北京,到了山西平阳(临汾),当地有一个姓乔的贫民之女,只有十三岁,是一个文盲,根本不识字,也不会写。但是她看到李渔家班演昆曲,高兴得不得了,就跟李渔讲:“我也要学昆曲,不但要学唱,还要演。”李渔不相信她,你是山西人,而且不认识字,山西话能唱昆曲吗?女孩讲你要教我,我肯定能学好。后来她因为特别喜爱,半个月就把吴语和中州韵学会了,居然唱得很好,演得也很好,成了李渔家班的当家花旦。后来昆曲班子跑到了甘肃兰州(还从来没有昆曲班子去过那里),兰州又出了一个姓王的贫女,十二三岁光景,兰州本地人,不识字,也要学昆曲,狠下工夫,学得很好,这个女孩子居然是演女小生的。乔、王搭档,一旦一生,成了李渔家班的双璧。

从昆伶苏籍化发展为昆曲演员全国化,从江南观众群推广为全国观众群,这是昆曲发展为全国性剧种的必然趋势。当今“北昆”、“湘昆”中,都涌现出了多才多艺的昆曲名家和群众性的热心观众,这正是南北文化交流融合的结果。例如,北方昆曲剧院的杨凤一是山东青岛人,李淑君、刘静是山东济南人,丛兆桓是山东蓬莱人,侯少奎是河北饶阳人,魏春荣是北京人。因为南北的交流,所以江南文化跟北方文化已经交流融通。

昆曲的艺术与审美

下面我们来讲昆曲美学。美学是什么?是一种艺术哲学。何谓昆曲美学呢?我认为:昆曲美学者,乃欣赏昆曲之美的艺术思维和审美理论。但因人们的思维方式不一样,观点论调不一样,会产生不同的看法,不可勉强,可以研讨,相互切磋。

昆曲之美首先在于南北文化的交流融合,南北曲合为双美。讲戏曲要讲声腔,声腔比较重要。昆山腔原本是南曲戏文的声腔,但经明代正德、嘉靖年间

魏良辅革新后,吸收北曲,兼容并包,融合了南曲和北曲的优点,交融互补。

南曲的特征是五声音阶,1、2、3、5、6,唱词的四声平上去入俱全。如“停艇听笛”,停是平声,艇是上声,

听是去声,笛是入声。南曲的风格婉转缠绵,如《浣纱记·寄子》【胜如花】,《长生殿·定情》【古轮台】。

北曲的特征是七声音阶,有4、7两个半音。北曲没有入声,风格激越高亢,如《窦娥冤·斩娥》【正宫·端正好】:“没来由犯王法,不提防遭刑宪。”

昆曲唱腔细腻,调用水磨。南曲一字多腔,旋律极为丰富,例如《玉簪记·琴挑》【懒画眉】“月明云淡露华浓”,一个“华”字唱六拍,一个“浓”字唱到十拍。

昆曲的唱词除了平仄押韵以外,每个字的声调都有相应的唱腔,基本上要运用十六种到二十多种唱腔,例如《牡丹亭·游园》:

【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其中“姹”、“遍”、“奈”、“片”等去声字唱豁腔,入声字“乐”、“的”唱断腔,上声字“卷”唱 腔。此外还有擞腔、垫腔、橄榄腔(俗称宕三眼)等等。

为了风格多样化,昆曲剧本往往插用北曲套数或南北合套。例如《紫钗记·折柳》用北曲,《阳关》用南曲,《长生殿》的《酒楼》《絮阁》用整套北曲,《小宴惊变》用南北合套。这般多种多样的曲调组合,使昆曲音乐抑扬顿挫,悦耳动听。

这里把昆曲工尺谱说一下:合四一上尺工凡六五乙,就是5671234567,节拍是一板三眼或一板一眼。

昆曲作为全国性的剧种,为了让各地观众都能听得懂,念白用中州韵(吴侬软语的中州韵),称为韵白,只有丑角和净角可用苏白。宋元以来,中州地区的语音成了天下通语,所以昆曲发展为全国性剧种以后,以中州韵为唱曲念白的基础音,但仍带有苏籍吴音的特性。例如《玉簪记·琴挑》里小生潘必正的念白(吴老师当场示范“不免到白云楼下,闲步一回,多少是好”,“好”字叫板)。

其次,我们昆曲的表演了不起,它的表演艺术具有写意性、虚拟性、象征性、抒情性、民族性。昆剧的表演体系与西方歌剧、舞剧、话剧有明显的差异,其民族传统的特色是集四功(唱念做打)五法(手眼身法步)于一身,形成了高度和谐统一的综合型演剧体系。特别是时空表现的自由性:西洋戏剧受到“三一律”(时间一致、地点一致、事件动作一致)的限制,而昆剧的舞台艺术不受时间和空间的束缚。

此外,昆曲注重审美意境的文人化,艺术个性的典雅化。昆腔源出于民间,它有通俗化市民性的一面,但自魏良辅改革旧腔以后,得到文人激赏,大批的文人积极参与,渗入了文人的审美情趣。我的师弟王永健教授在《昆曲与苏州》一文中指出,昆曲艺术的美学特性,可以概括为慢、细、软、雅。“慢”是节奏缓慢,我们平时生活太

紧张,晚上回到家里,听听昆曲,听了以后,人的精神马上就好了。太快了不行,人的生活节奏要有快有慢。“细”是表演艺术十分精湛细腻,出神入化。“软”是指用吴侬软语,清柔的水磨调

擅演缠绵悱恻的文戏,给人一种软而香的感觉。“雅”是指语言文采典雅,风格高雅,风韵清雅。2007年国庆期间,中央电视台文艺频道《文化访谈录》,有于丹教授谈昆曲艺术的系列节目,极为精彩。访谈之后出了一本书,叫做《于丹·游园惊梦——昆曲艺术审美之旅》,由中华书局出版,大家可以找来读一读。

我们从江南文化讲出了昆山腔的来历,讲了根本特性,但是随着南北文化交流,昆曲成为了全国性的剧种。我是搞考证的,每一句话都有来历。南北文化交流非常重要,现在是全球化时代,21世纪了,交通很发达。从南京到北京乘高速列车只要四个钟头,到美国可以乘飞机,非常便捷。所以我们讲的昆曲,虽立足于江南文化,但要看到它流传到全国各地后,又在南北各地生根。源远流长,殊途同归。要看到南北文化的交流开了花,结了果。今天白先生把我邀来讲课也是着眼于南北要携手交流。你们是北京大学,我来自南京大学,北京大学的人到南京去,南京大学的人到北京来,这便是南北的文化交流。进一步是要放眼全国,放眼全球,把我们的昆曲艺术发扬光大!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中文系)

上一篇回2014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江南文化与昆曲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