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忠庙及精忠庙事务衙门

2016-05-08 09:50:18

□ 撰文/张文瑞

清初,京城珠市口迤东草市南建有精忠庙。清朱一新《京师坊巷志稿》:“精忠庙:庙祀岳忠武,康熙时建,有大学士刘统勋碑。……旁有喜神庙,伶人所祀也。”喜神庙又叫天喜宫,建于大殿左侧,里面供奉着梨园祖师爷老郎神(又叫喜神)。相传这位人格神就是唐明皇李隆基。大概于清初,梨园会馆在此处成立。梨园会馆即梨园公会,是伶界的行业组织。因天喜宫在精忠庙山墙内,故而民间与官方均很少用“梨园公会”四字,都习惯把伶界行业协会称作精忠庙或老郎庙。所以,伶界所谓精忠庙与宋代岳飞父子并不存在干系。

天喜宫除了供奉祖师爷老郎神,还有十二音神列于祖师两侧。十二音神也是人格神,大都有对应人物,分别是龙音、虎音、凤音、水音、山音、云音、鹤音、猿音、琴音、鸟音、鬼音、雷音。祖师爷与十二音神是伶界的上天至尊,为伶人高度崇仰。“祖师爷赏饭”是伶人最常见的口头语,他们把天生一条好嗓子当做是祖师爷赏赐的。祖师爷像不仅供于精忠庙,各戏班下处、戏园后台,甚至个别伶人堂屋都设祖师爷像龛,每日上香。

民国初年,精忠庙(梨园公会)改称正乐育化会。伶界公推谭鑫培任会长(挂名,不理事),田际云任副会长并主事。正乐育化会虽对一些行内旧俗做了变革,但并未大改,伶界老论儿基本延续下来。后来精忠庙搬至前门外樱桃斜街。

精忠庙庙首

缘于祖师爷在伶人心中至高无上之地位,设在精忠庙的梨园公会也就成为伶界的权威机构。梨园公会的首领叫会首,俗称“庙首”。庙首都是伶界德高望重、剧艺高超且热心公益的人物。嘉道年间,庙首由数人担任。高朗亭、胡大成、潘兰亭、陈士云、霍玉德、韩永立、殷采芝、池宝财、李三元、张二奎等曾任庙首。咸丰年间,庙首曾改为一人,由程长庚独任。时间不长,至同治初,庙首又增至四人,为程长庚、张子久、王兰凤、刘赶三。同光朝至民国初,徐小香、周启元、王九龄、俞菊笙、杨月楼、黄月山、时小福、余玉琴、谭鑫培、田际云等曾任庙首。

庙首是伶界之领袖,一言九鼎,颇具权威。他们深谙行内诸事,对伶界规俗烂熟于胸。庙首判定是非,商议处罚,既讲公道又尽人情。戏班伶人心服口服且绝对遵从。精忠庙首平日并不到庙署理公务,庙中常设一至二人接洽戏班及政府衙门事项。精忠庙所须费用由各戏班分担,俗称“庙印”。

精忠庙的事项

组织祭祀祖师爷

每年农历三月十八日,全体伶界歇官工。除了在精忠庙给祖师爷祭祀上香之外,伶界在公寓、饭庄等地均举行祭祀活动。各戏班于当日请出祖师爷像至祭祀场所,文武场一路奏乐,戏班伶人列队上香行礼,之后聚餐。活动完毕,全体再将祖师爷像送回原处。该日伶人一律不得演戏,违者重罚。同治六年(1867)三月十七、十八两日,庙首刘赶三承应了地安门内务府堂郎中马子修宅堂会,被庙首张子久、王兰凤查知。程长庚、张子久、王兰凤议处将刘赶三革除伶籍。后经张福官(张彩林之父)、王顺福(梅兰芳妻王明芳父)托求马子修从中说项,保住了刘赶三伶籍,罚白银五百两,令他重修精忠庙旗杆两座。下款刻“同治岁次丁卯夏季津门弟子刘宝山敬献重修”(参周明泰《道咸以来梨园系年小录》)。

制定梨园行规

伶界学戏入行、搭班唱戏、行当应工、前后台、组班散班、开台、师徒等都有行业规范,且内容庞杂繁琐。这些规矩全由精忠庙制定认可并监督执行。

“讲庙”

讲庙是庙首当堂商议处理伶界违反行规及业内纠纷的议事活动。事项多是伶人、戏班、戏园违反业内规俗以及相互间发生争执,自行不能解决的问题。讲庙只限于业内的人与事,假如伶人作奸犯科触犯法律,则由政府衙门处罚,不归精忠庙管辖。伶界有“说公话”一俗,即伶人搭班演戏发生问题,一般都由戏班鼓佬及丑行、生行并管事在后台商议解决。戏班不能解决之事才提交精忠庙“讲庙”。上世纪30年代,马富禄因以文丑身份傍高庆奎唱了一出《连环套》之朱光祖,被以傅小山为首的武丑行摘了鬃帽(武丑的盔帽),发生争执。此事被提交精忠庙讲庙,丑行宗师王长林亲自主持,一锤定音解决了问题。

接受入行组班“报庙”

伶人入行、搭班、组班均须在精忠庙具名登记,俗称“报庙”。凡“七行七科”人员报庙,要填写本人及师傅姓名、行当及所搭戏班。无内行师傅不得登台吃戏饭,具名行当后不许串行演戏。成立或报散戏班须列明承班人及领班人并具保,提交庙首,再由庙首呈送内务府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审核批准。如光绪三十二年(1906)九月喜连成班“报庙”:“具甘结承班奴才叶鉴贞(笔者按:叶鉴贞即叶春善)、领班奴才程文涛呈报新出喜连成班,承领本班学生俱系大、宛两县民人,并无别班邀来角色以及来历不明不法之人在班演唱。自挂牌后,倘有前情等事,有奴才叶鉴贞等情干领罪,所具结是实,叩恳大人台前恩准挂牌演唱,则鸿慈无极矣。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具甘结人奴才叶鉴贞,领班人奴才程文涛。”(《京剧历史文献汇编·清宫文献卷》)

需要说明的是,这份报庙行文中,叶鉴贞口称奴才,是因为这份报庙文件连同庙首具加结行文须一同报给内务府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最终由精忠庙事务衙门批准。故叶春善等以如此口气行文。

为内廷升平署选送承差伶人

内廷升平署负责宫内演戏事务。凡遇内廷需要外面伶人进宫承差,庙首负责举荐人选和底包戏班,报给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再由精忠庙事务衙门移送升平署。

传达并安排落实政府部门的事项

清代管理戏班戏园演戏的部门有升平署、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步军统领衙门、巡城御史衙门等。管理事项包括:审核批准成立戏班,选取组织伶人进宫承差,审核剧目,查禁淫戏、坤伶演戏与女宾看戏,查禁国丧期间演戏,弹压戏园滋事等。以上这些政府衙门都与精忠庙有署理关系,诸事均须通过精忠庙传达并办理。

如咸丰十年(1860)五月后,精忠庙事务衙门有条喻示:“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为严行晓谕事:现届国服期满,查梨园演戏,润色太平,自应按照定章,于三月初五日后、初六日起,准其照常演唱。其应行禁止各腔淫靡之词,仍照常禁止,并不准私行立班演唱。如敢故违,即行究治。为此晓谕精忠庙庙首及各戏班并开设园馆人等知悉,各宜凛遵勿违。特示。”(王芷章《清朝管理戏曲的衙门和梨园公会、戏班、戏园的关系》)这条喻示下达给精忠庙,再由庙首知会各戏班及全体伶人遵照执行。

组织义务戏

梨园界有唱义务戏的老规矩。义务戏一般由精忠庙倡议发起,各行伶人踊跃参加。其制度与账目支出十分完备。义务戏大致分作三种,一是赈灾义务戏;二是“窝窝头义务戏”,即于每年腊月举办义务戏,收入分给同业贫困者过年;三是行内“搭桌戏”,即遇伶人穷困、病殁或死后贫于安葬,临时唱一出义务戏以给同人帮忙。

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

关于演戏事项,清初顺治朝沿用了明代教坊司和钟鼓司旧制。教坊司除了办理内廷演戏诸事外,还兼管外面戏班戏园等事。雍正朝改设和声署,此衙门偏重于内廷雅奏。乾隆初设南府,专司宫内雅奏及演戏事。之后,朝廷于内务府下又设立了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专门管理外面伶界事务。这个机构是内务府的一个司监,署理官员为堂郎中,品秩不低,赏戴花翎二品顶戴。为了便于管理伶界事务,精忠庙事务衙门也在珠市口迤东精忠庙内署理公务。从官方“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之名可以看出,“梨园公会”并非官方称谓,“精忠庙”在文牍中即指代梨园公会。

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与升平署及步军统领衙门、巡城御史衙门有合作与分工。升平署偏于内廷演戏事宜,步军统领与巡城御史衙门负责查处违反法令之人事。精忠庙事务衙门则负责伶界的行业行政管理,其主要事由如下。

审核批准报庙戏班

伶人组班唱戏,在精忠庙具名登记后,庙首只做些行业审查,并无最终批准之权。还须在承班人报庙“具甘结”文牍之后,附庙首的“具加结”,且列明戏班花名册,一并呈报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精忠庙事务衙门在庙首的“具加结”上做批复,戏班才可开锣唱戏。

前文已述叶春善承办喜连成班的报庙行文,以下是对应这份报庙文牍的庙首“具加结”文件:“具加结庙首奴才等为肯恩事。今据呈报新出喜连成班奴才叶鉴贞、程文涛等承领自攒科班,学徒俱系大、宛二县民人,并无别班邀来角色以及不明不法为匪之人在班演唱,奴才等查得所报相符。自挂牌演唱后,倘有前情等事,奴才等率领班人奴才叶鉴贞等情干领罪。为此出具加结,呈递大人台前,恩准伊等挂牌演唱,众奴才等得食糊口,则感鸿慈无极矣。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具加结庙首田际云、俞光耀、谭鑫培、余玉琴。”(《京剧历史文献汇编·清宫文献卷》)

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收到承班人“具甘结”及庙首“具加结”后,加署衙印鉴批复。光绪朝后期,旦角儿时小福任庙首时,为伶人组班能得尽快批准,常常奔走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活动关节。

传办差事,颁行法令内廷升平署传外面伶人及戏班,须由精忠庙事务衙门行文告知精忠庙首。也就是说凡与外面戏班伶人打交道之事,均归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办理。他们与具体戏班及伶人不直接联系,只知会精忠庙首,再有庙首具体传达操办。如咸丰十年(1860)五月:“堂交 堂郎中喻:着传升平署狄达,传精忠庙会首,并三庆班、四喜班、双奎班掌班程椿(笔者按,即程长庚)、袁双喜、张发祥,务于本月二十五日准卯刻到园,各堂有紧要交派事件。万勿迟误。交此。五月二十四日。”(王芷章《清朝管理戏曲的衙门和梨园公会、戏班、戏园的关系》)

对于外面戏班戏园不合法度之人事,如旗人演戏、戏班演淫靡斗狠戏等,精忠庙事务衙门负责管理督责,并下发禁令。如光绪二年(1876):“管理精忠庙事务暂署堂郎中文为晓谕事:照得梨园演戏,优孟衣冠,原使贞淫美刺,触目惊心,有裨风化也。故擅演唱者,穷形尽态如身亲其事,身历其境,使坐观之人,喜怒哀乐,有不容已焉耳。然有古今来大不忍之事,言之尚不可,何事形诸戏场。如徽目中之《逼宫》等戏,久经禁演。至如昆目中所演建文逊国故事,《惨堵》《搜山》《打车》等戏,一并禁演。为此晓谕该庙首等,传知各戏班,一体恪遵,如有明知故违仍敢演唱,定惩不贷,凛之慎之。”(转引自《齐如山文论》)

光绪五年(1879),京都传闻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有在广德楼请客点戏一事。为此,精忠庙事务衙门专门给精忠庙及各戏园发文澄清。即:“光绪五年三月十四日,为宣示事:风闻讹传本月初七日,本司在广德楼请客点戏,殊甚骇异。本司从无在城外请客点戏等事,此必有造言之人,然一时无从查究,若不宣示,恐致惑人闻听,实属不成事体。着传谕该庙会等,如遇有造言之人,即行扭见本司究办,并着将此谕粘贴各戏园后台,以便周知。特示:广德楼、庆和园、三庆园、庆乐园、中和园、广兴园、德胜园、阜成园、广和楼、裕兴楼、同乐园、精忠庙。”(王芷章《清朝管理戏曲的衙门和梨园公会、戏班、戏园的关系》)

带戏

内廷演戏若传外面伶人及戏班,均由精忠庙事务衙门(早期曾归织造府)负责选取、审查、推荐。将名录及所擅演戏码儿递交升平署,由升平署对这些伶人的剧艺及戏码儿进行评定核查。确定后,再由精忠庙事务衙门对进宫伶人宣讲培训规矩礼仪,并带进宫。此之谓“带戏”。带戏属于行政事务,涉及宫禁、伶人违规、误差及车费、饭食、茶水、人员津贴等。带戏所需各项津贴由精忠庙事务衙门做出预算,报内务府审核支出。津贴的使用发放归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负责。带戏津贴档是专项文牍,记载颇详。

由上可知,旧京伶界演戏事务有精忠庙作为行业协会进行协调管理。其对应的政府主管部门是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凡涉及业内规俗且不违反政府法令之事,精忠庙首可全权处置。涉及政府法令及审核等事宜才由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署理。伶人进宫承差事则由精忠庙事务衙门与升平署分工办理。两部门之间条理清楚,职责分明,按部就班即可。

上一篇回2014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精忠庙及精忠庙事务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