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琢塑美女

撰文/马瑞芳   2016-05-08 09:40:54


撰文/马瑞芳

中国古代美女能够“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而美人有多种类型。古人说“佳人不同体,美人不同面”,就是指不同风格的美女。“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是按社会身份把美女分类的。更多的是按形态分,比如说“环肥燕瘦”。环,指唐明皇的贵妃杨玉环;燕,指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环肥燕瘦”是说杨玉环丰满,赵飞燕苗条。“环肥”并不是肥胖臃肿,需要减肥,而是丰腴性感,雍容华丽。“燕瘦”,也不是像干柴棒儿,而是身材柔细,体态轻盈。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美丽。两位美女都是杰出的舞蹈家。杨玉环善霓裳羽衣舞,赵飞燕善盘中舞。

先秦时的美人比较接近杨贵妃,美而艳。所谓“艳”,有丰满、长大的意思。《诗经·卫风·硕人》就写了位大美人。“硕人”就是高大的、丰满的美人,不是小巧玲珑的美人,也不是T型台上又高又瘦的骨感模特。

那么,“硕人”是谁?长什么样儿?硕人名“庄姜”,是齐庄公正妻生的女儿,齐国太子的亲妹妹,嫁到卫国,为卫庄公夫人。

卫国的人早就听说庄姜是大美人,也早就知道齐国有钱有势。现在,齐国大美女下嫁卫国,齐国送亲该是个什么派头?齐国大美人到底长什么样儿?听说齐国送亲的车来了,卫国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万人空巷,把齐国的送亲队伍围了个水泄不通。

齐国的送亲车辆停到卫国都城的近郊。庄姜的车子非常华丽,非常讲究。车顶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翠鸟羽毛,车子由四匹雄壮的公马拉着。马身上披着红绸子,马嘴上也挂着红绸子。风一刮,绸子哗啦啦响。卫国人一看,咱们这里人都没绸子穿,他们齐国人往马身上披红绸子!真阔啊!再看站在庄姜车子周围的侍卫,都是齐国来的帅哥,一个个高大挺拔,器宇轩昂。连侍卫都这么英俊,公主该是个什么样儿?

卫国人想看庄姜,庄姜偏偏待在车里,好一阵子不出来。卫国民众耐心地等了好长时间,终于等到庄姜从车里出来了,卫国人一看,啊,好漂亮啊!

庄姜“硕人敖敖”,个儿高高,穿的衣服金绣辉煌。庄姜穿了套描龙绣凤套裙,外边罩个像大斗篷的绣花披风,卫国人感到很奇怪,说:咦,咱们这儿只有将军披披风啊,他们齐国女人披披风!一看到庄姜迈出车子,卫国人一窝蜂挤到车跟前,一边仔细看大美人,一边品头论足。

卫国人看到的庄姜什么样呢?

《诗经》是这样写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余冠英先生把这首诗用现代汉语翻译过来,说:“她的手指像茅草的嫩芽,皮肤像凝冻的脂膏,雪白的颈子像蝤蛴一条,她的牙齿像瓠瓜的籽儿,方正的前额,弯弯的眉毛,轻巧的笑流动在嘴角,那眼儿黑白分明多么美好!”

先秦时期的美人要求健壮、高大。美人不能太瘦,也不能太矮。庄姜个子就很高,长得也丰满。

像先秦时期硕人这样的美人,高大健壮,天生丽质,没有修饰,素面朝天,很健美。那个时代为什么要求女人健美?一方面,人要跟大自然斗争,取得食物,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得有力气。另一方面是中国古代的生殖崇拜,这也是各国都存在的现象。健壮的女人是传宗接代需要的。

到战国后期,对美女的要求有了变化。楚辞中的山鬼、湘夫人,已经很苗条甚至有点儿瘦弱了。《大招》写的美人是“小腰秀颈”,腰细,脖子也细,不再是“硕人”了。而且,美人注意化妆了:“蛾眉曼只”,描眉了;“穉朱颜只”,抹胭脂了;“粉白黛黑”,抹脸的白粉、描眉的青黛都用上了。

随着男权中心的建立,女性的地位越来越低。中国古代没有职业妇女,更没有白领丽人,不管什么女人,都得跟男人的饭票走。男人要求女人修饰,要求女人通过修饰把美的地方突出出来,把不够美的地方掩盖起来。男人要求女人涂脂抹粉,要求女人梳妆打扮,要求女人戴首饰。女人的修饰越来越多,越来越繁琐,女人也越来越走向玩偶化,越来越走向“弱不禁风”化。唐代颜师古《南部烟花录》写隋炀帝谈到他喜欢的美人降仙:“古人谓秀色可餐,如降仙者,可以逆饥矣。”逆饥,就是当饭吃。在隋炀帝眼里,美人儿已经玲珑小巧到像盘精致的菜一样。

中国古代美女的精雕细刻工程,从头到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

先看头发。

将近三千年前,周文王的嫔妃在发髻上加上珠翠翘花,叫“凤髻”。她们的发髻很高,叫“凌云髻”。上边插着金钗,金钗上有垂珠,长长的,一步一摇,叫“步摇”。经过战国时期的人,特别是楚国人的发挥,女人头发更加往高空发展。这种高发髻到唐代还在流行。白居易《长恨歌》写杨贵妃“云鬓花颜金步摇”,高高的发髻上有黄金制成的垂珠,随着她的轻盈步伐,这些金饰叮叮当当地响。

秦始皇是暴君,焚书坑儒,杀人如麻,但他到女人身边就成了风流天子,对美女的要求细致乃至繁琐。秦始皇要求他的嫔妃着装时必须裙衬裙。所谓“裙衬裙”,就是里边穿上白绢制的裙子,叫衬裙,外边罩五色花罗裙,一直拖到地上,叫长裙。但裙衬裙,秦始皇还拿不到专利,因为这是周文王发明的,秦始皇不过是发扬光大。秦始皇好神仙,要求嫔妃都要梳“神仙髻”。神仙髻到底什么样?后世文人费了很大的劲,也没研究出来。秦始皇还要求他的嫔妃在额头上贴五色花子,就像现在京剧青衣花旦贴在脸上的那种。后世花木兰替父从军凯旋之后回复女儿身,回到家很高兴地“对镜贴花黄”,贴的就是这种花子。后来帝王和达官贵人都跟秦始皇学,叫自己家的美人贴各种各样的花子,有的干脆叫美人在鬓角边贴一层薄薄的金箔,叫“飞黄鬓”。

曹丕的皇后甄氏,关于她的美有很多传说。有一个传说是:甄氏的发髻一天一个样,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重样。原因不是她自己或她的丫鬟会梳头,而是她头上有条灵蛇,这条灵蛇每天给她变一个发型,后来人们就把妇人经常变幻的发髻叫“灵蛇髻”。甄后到底创造过多少种发髻?历史上也没有详细记载。隋炀帝要求嫔妃早晚不能梳同样的发式。经过隋炀帝折腾,到了唐代,妇人发式层出不穷,杨贵妃自己的头发就不够用了,要用假发,变幻各种各样的发式,再配上黄裙子。

再看眉毛。

现在把美女叫“美眉”,看来美丽的眉毛对女人相当重要。中国古代对女人眉毛修饰要求特别多也特别复杂。古代类书记载女子眉毛的有百馀条。如“愁眉”“啼眉”“绿眉”“桂叶眉”等。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要求嫔妃画八字眉。汉武帝的深宫有人专门负责发画眉用品螺子黛。有人解释,“螺子黛”就是“林黛玉”的“黛”,而这个“黛”还是“代替”的“代”,就是把美人原来的眉毛拔去,用青黛画成汉武帝要的样子。现在时兴电子纹眉,其实只能纹出一种样子,还不如汉武帝的办法先进,能够经常变幻眉毛样式。汉初著名才女兼美女卓文君眉色姣好,淡淡的,弯弯的,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她的“远山眉”不是画出来的,不是拔出来的,是天生的。因为卓文君眉毛太美,当时的女人模仿她,都画“远山眉”,把自己的浓眉毛修掉,用青黛画成细细、弯弯、长长的远山眉,有的一直画到鬓角。

一代枭雄曹操喜欢美女,他要求身边的侍妾、歌姬必须按照蛾的触角形状画眉,把眉描得又细又长,叫“仙蛾妆”。后来“蛾眉”成了对女人眉毛的要求,也用来代称女人。安史之乱中,唐明皇和杨贵妃逃到马嵬坡,“婉转蛾眉马前死”,这个“蛾眉”就是指杨贵妃。

画眉成为美容的重要手段,女人重视,男人也重视。有个真实的故事:汉朝京都尹张敞每天上朝之前,都要亲自动手给妻子画眉。他的政敌想整他,就告到皇帝那儿,说: 张敞做这么大官,竟然不理国务,每天早上给妻子画眉!皇帝很不高兴,叫了张敞来问:听说你每天早上先给你夫人画完眉,再来朝见我,你这不是玩物丧志吗?张敞回答非常巧妙:“臣闻夫妇之情,有甚于画眉者。”皇帝老儿后宫三千,难道不知什么叫“甚于画眉”?只好不了了之。

有时画什么样的眉毛可以看出女人什么样的心情和个性。历史记载,梁冀妻因丈夫总在外边不回来,她就画了“愁眉”,眉毛微微皱着。后来,这种愁眉就被曹雪芹用到林黛玉身上了。

林黛玉的眉毛和眼睛什么样儿?现存脂评《石头记》和《红楼梦》有九种文本,如:“两弯半蹙鹅眉,一对多情杏眼”(庚辰本), “眉弯似蹙而非蹙,目彩欲动而仍留”(舒序本),“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笑非笑含露目”(己卯本),“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甲辰本)。红学界公认关于林黛玉眉毛的最佳描写为列宁格勒藏本:“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仅林黛玉的眉毛,就能找到两个经典性出处:蹙眉来自《庄子·天运》:“西施病心而颦。”西施因病而眉尖若蹙,她的眉毛不是画的。后来梁冀妻演化成画“愁眉”。罥烟眉来自《西京杂记》写卓文君“眉色如望远山”。林黛玉两弯眉毛跟古代两位大名鼎鼎的美女挂上了钩。而林黛玉的罥烟眉,只有跟似泣非泣含露目合在一起,跟整个人的气度、神韵、文化修养合在一起时,才具有超凡脱俗的美。

眉毛仅是面目的一部分。李商隐说:“倾国宜通体,谁来独赏眉?” 于是,美女为“倾国”,还要在“通体”上做文章。

中国古代还没有化妆品厂家时,女人已自力更生,用鲜花制作化妆品。比如:殷纣王时,妲己把花捣碎拧出花汁,凝成膏,往脸上抹,往嘴唇上涂。把金凤仙花捣碎了,用来染手指甲。后来有人写这样两句诗:“夜捣守宫金凤蕊,十尖尽换红鸦嘴。”女人还乐意往身上熏香,其中最有名的是赵飞燕。赵飞燕在肚脐上放麝香吸引皇帝,得到皇帝的宠爱。她把这个秘密传给妹妹赵合德。结果飞燕姐妹得了不孕症。

男人对女人的修饰要求,给女人带来不少伤害。战国时,楚国是出美人的地方,也是特别要求女人修饰的地方。这里曾出过三件事。

第一件:楚王爱细腰,宫中多饿死。楚王喜欢腰特别细的女人,那时不时兴开刀,拿掉几条肋骨。宫女为了争取楚王的宠爱,你也不吃饭,我也不吃饭,结果饿死不少宫女。最可怜的是,有的宫女连楚王的面还没见上,就先见阎王了。

第二件:楚王爱高髻,宫中皆一尺。楚王喜欢女人把发髻梳得高高的,宫女就展开发型比赛,你梳三寸高,我就梳五寸高,你梳五寸高,我就梳七寸高,越梳越高,最后,发髻高达一尺,也就是三十三公分以上。人的脸,即使是容长脸,不过二十来公分,发髻倒比人脸长出一半儿。我看一点儿也不美,倒活像阎罗殿勾魂的黑白无常。

第三件:楚王好大袖,宫中皆全帛。楚王喜欢女人穿宽袖子的服装。宫女又展开袖子比赛,越做越宽,干脆,整匹绸子连剪都不剪,直接做成袖子。这能好看吗?

杨柳细腰不是不美,高高发髻不是不美,宽袍大袖不是不美,但是过分就不成了。头发梳得像戴高帽,袖子宽得像风筝,不仅不美,还人不人鬼不鬼;而为了细腰饿死,直接就成鬼了。

楚国出的这三件事,在中国文化史和中国美容史上很有代表性,对女人来说非常残酷。现在看很可笑,当时很可怜。

描眉、画眼、涂胭脂、染指甲、减肥,中国女人搞了一个一个精雕细刻的美女工程,最大的工程是缠足,这也是对女人最大的戕害。外国人认为中国落后,最可笑的两件事,一件是男人的辫子,一件是女人的小脚。女人缠足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有很多争论,上限甚至到战国,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南唐后主李煜为女人缠足的始作俑者。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李煜是个天才词人,画家,甚至是天才建筑学家,却不幸做了皇帝,且是亡国之君。这个人,不管他在文学史上占有什么地位,在历史上最大的罪过,我认为并不是他丢了江山,而是他发明了女人缠足,成了一千多年来千千万万中国妇女的灾星。

李煜做皇帝的时候,宫廷生活非常奢侈,可以说是奢靡无度。他特别讲究情调,会玩出很多有文化气息的新花样。他的宫廷装饰得金碧辉煌,幕壁用金丝夹红罗织成,宫廷的吊灯、壁灯用白金装饰。举行宴会的时候,用上百匹红绸子白纱罗在宫廷做成月宫天河的形状。再在宫殿的雕梁画栋上密密麻麻插上各种各样时新的鲜花。李后主给这个安乐窝起名叫“锦洞天”,领着他的大周后,后来是小周后,在“锦洞天”里玩得很开心。李煜的宫廷里有很多景致,大到建筑、小到盆景,都是李煜亲自设计,非常精美。宫廷里经常举行舞台演出。李煜亲自设计了一个舞台,长六尺,宽六尺,让能工巧匠雕成莲花形状,莲花的边都用黄金装饰。他让他喜爱的小脚宫嫔窅娘,在莲花舞台上跳舞。李煜看着一双畸形的小脚在莲花形的舞台上旋转,认为太美了,所谓“莲中花更好,云里月常新”。后人写了首诗:“金陵佳丽不虚传,浦浦荷花水上仙。未会民间同乐意,却于宫中看金莲。”“宫中看金莲”,说明缠脚是从宫中,从南唐的宫中传到民间的。

李煜发明了缠足,中国妇女就算遭殃了。宋元间已缠足成风。除了偏僻边远的地方不缠,全国各地都缠。女孩从五岁开始,就把一双天然的脚缠成粽子的样子,四个脚趾全部断掉,压到脚底下,成为“三寸金莲”、长十公分,相当于五、六岁孩子的脚。女人的罪受大了,但是做母亲的总要教育女儿:“必须得缠,要不缠脚,你就嫁不出去了。”

缠足起到了非常坏的作用,简单地说有三点:第一,出不来杰出的女舞蹈家。考察中国舞蹈史,南唐之后,再也没有知名女舞蹈家。杨玉环那样的霓裳羽衣舞和公孙大娘舞剑器一概成为绝响。像窅娘那样的人,根本不能成为舞蹈家,不过是残害自己满足李煜变态心理的玩物。第二,女人能力越来越低下,缠过的脚走路,比穿八寸高跟鞋还难受。女人的脚只有三寸,一步挪不了多远。有人测量过,缠足女人一步最多能跨二十公分,走路速度非常慢,还要像鸭子一样摆动着胳膊,保持平衡。脚的支撑力很低,不能拿重东西,不能赶路,女人还能做什么?只能更加忠实地围着锅台转。第三,女人进一步沦落为男人的玩物。从宋代开始,女人“小而锐”的脚,新月形、粽子形的脚,三寸金莲,成了美女不可或缺的标志。男人认为女人必须有一双小脚才能算美女。如果是天足,不能算美女,哪怕人再漂亮也不行。小脚还成为性的部分,成了男人玩弄女人的重要方式。良家女子的脚绝对不可以露在外边,那是身体绝对的私处。青楼女子的金莲一定要露出来,吸引男人的注意力。潘金莲和西门庆勾搭成奸,首先从西门庆捏潘金莲的三寸金莲开始。男人玩小脚、嗅臭脚成了文人雅事。清代文人李渔居然总结出男人玩小脚有四十八种玩法。我们现在看南唐之后的诗词、小说、戏剧,那些男作家津津乐道地写女人轻移莲步,写莲步蹇蹇,写“爱莲”,写“弓莲”,连篇累牍,真是中国文人的耻辱。

李汝珍的《镜花缘》值得注意。小说写武则天时,命令三个男人驾船出海,到了几个国家,君子国、小人国、两面国、黑齿国,颇有点儿《山海经》遗响,最后到了女儿国。女儿国一切都和唐朝相反,女人装扮成男的,主持国家大政;男的装扮成女的,做女人的事。武则天派出的三个人中,林之洋长得最帅,被女王看上,封他做贵妃。做了贵妃,先得穿耳,耳朵钻上两个洞,戴上一副金耳环,然后缠脚。林之洋被长着黑胡子的所谓宫女抓住,把脚背弯下,用绸子紧紧缠起来。林之洋的脚火烧火燎,放声大哭。黑胡子宫女不管他,给他穿上一双漂亮的软鞋,然后去向国王汇报:贵妃奶奶的脚缠好了。林之洋趁着没人,把脚放开。女王来一看,哪儿缠了,还是那么大的脚,下令:贵妃不听话,叫保姆来打二十大板!林之洋给打得皮开肉绽,只好老老实实缠脚,过了十几天,这位大男人的脚背弯曲,脚趾溃烂,臭不可闻,走路都得黑胡子宫女扶着,但是缠脚成功了。林之洋换上美丽的衣服,穿上绣花小鞋,跟女王坐在一起,女王不断地看他的金莲,不断地嗅他的身体……

看《镜花缘》,看到林之洋做妃子,穿耳,缠足,女王欣赏他的小脚,肚子都得笑破。但是仔细一想,这是含泪的喜剧,是聪明的反讽,是李汝珍“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叫男人和女人换位,叫男人尝尝女人缠脚的滋味,这个情节大快人心。

中国古代的女人,为了求男人宠爱,爱美求美,精雕细刻塑造美。两千年,艰难地走,走出很多似乎很美丽实际却深藏血泪的经验。可以说,中国古代的美女雕琢工程,美女的精雕细刻工程,有时候反而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压迫,另一种形式的迫害,甚至是残害。所以中国古代美女的雕琢工程可以从好的方面看到文化,更可以从坏的方面看到社会弊病。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精雕细琢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