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饰筵宴

撰文/殷安妮   2016-05-08 09:40:52


撰文/殷安妮


图1 粉色暗八仙团寿纹二色缎夹怀挡

怀挡,是清宫日常生活实用品,皇帝用膳时系于胸前,可防止用膳时食物汁水污染衣服。清初,怀挡并不是满族传统生活必需品,入关以前的游牧生活以及戎马倥偬的征战,并无怀挡之需。随着入关以后生活的逐渐稳定,贵族生活追求奢侈豪华,宫廷筵宴日渐排场讲究,怀挡便成为帝后生活中不可或缺之物,既可以装点筵宴,又有实用价值,彰显了皇家生活的豪华与尊贵。

怀挡的形制有方形、长方形等不同款式,方形怀挡的一角有一环形扣鼻,使用时将它扣在衣服领子下第一个扣上,怀挡自然垂下,展开,长形怀挡上方为圆领口形,两端围在脖子后面,下幅自然垂下,展开。

怀挡一般为双层,里子为薄质素纺丝绸、素绫等,面料的材质则根据不同场合、不同节令、不同使用者而定,在皇帝大婚、祝寿筵宴以及元旦、冬至、万寿节三大节日所用的怀挡,一般是根据主题设计图案,然后交由江南三织造定制。而日常御用怀挡则相对较为简单,多以匹料裁制,纹饰相对随意。怀挡的用色亦须遵《大清会典》规定,按等级用色,明黄色为皇帝、皇后、皇太后的御用颜色,不可僭越。

织造面料的怀挡

二色缎面料

粉色暗八仙团寿纹二色缎夹怀挡(图1),为方形夹怀挡,用于庆寿筵宴。怀挡图案纹饰由如意馆专为万寿节设计,发到江南织造局按图织造。中间是团寿字,这种把“吉”字、“卍”字镶嵌在变形寿字中的织绣装饰纹样,是清同治朝到光绪朝才有的,在清晚期宫中各类装饰上广泛使用,并一直流传到20世纪初。怀挡上角饰一蝙蝠与寿字呼应,意寓“福寿”,团寿字边上饰有传统纹饰“暗八仙”,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传说中的“八仙”每人手中所执的物品暗示其人,同时意寓“八仙祝寿”。怀挡的边饰是排列成行的如意头和“四合如意”朵花,与寿字笔端的如意头呼应,相映成趣。怀挡用色鲜丽华美,装饰性强,是清晚期宫廷织绣独有的特色,迎合了晚清宫廷的审美取向。

这件怀挡面料的质地是二色缎,又称为花缎。织物组织结构是纬二重提花,地纬与经丝同色,用来织地的缎纹。纹纬另色,且粗于地纬,起花时与经丝交织成缎纹或平纹的纬花,不起花时则沉在织物背面成为浮线。二色缎面料致密、耐磨,缎地光泽滋润、纹饰清晰、立体感强,多见于作为便服、铺垫、桌围、怀挡一类实用材料。怀挡材料有些是按需设计花纹织造的,也有织造的匹料,做日常使用,如:雪灰色暗八仙团寿纹二色缎夹怀挡(图2),与上文所述怀挡除颜色有所不同,纹饰和工艺都是相同的。但怀挡并不方正,略显长些,是因织造工匠织造时手法不同,织纬略稀,使图案略长出一些,也反映出晚清织造局对织物质量的整肃已远不及乾隆盛世。

品月地粉灵竹梅纹二色缎夹怀挡(图3)的面料虽也是二色缎,但不是设计好的怀挡面料,而是使用匹料裁制而成。纹饰梅花、竹子、灵芝、兰草是传统吉祥图案,梅花和竹子寓意“春报平安”,灵芝和兰草寓意“灵仙祝寿”。这是一款日常用的怀挡,不作为喜庆筵宴时使用。

回回锦面料

明黄色团花纹回回锦夹怀挡(图4),是长形怀挡,上方为圆领式,两端系于领后,下方垂下展开。明黄色拜丹姆纹回回锦缎夹怀挡(图5)为传统的方形怀挡,上端的扣鼻系于领口的扣子上,下方自然展开。两件怀挡都是日常御用物品。



图2 雪灰色暗八仙团寿纹二色缎夹怀挡


图3 品月地粉灵竹梅纹二色缎夹怀挡

回回锦是西域少数民族的传统织物,由纬线显花,纬线无捻,使织物起花部分丝光熠熠,颇与织金锦相似。回回锦图案多为纹饰横排交错式排列,花纹有朵花、拜丹姆纹等,具有明显的穆斯林风格。这两件怀挡的面料是用清代入贡宫廷的匹料裁剪制作而成,提花规矩清晰,装饰性好,质地适手柔软,有很好的实用性。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件怀挡虽然是日常用品,但面料所用的明黄色是皇帝、皇后、皇太后御用的颜色,其他后妃不得使用。

缂丝面料

缂丝,自古就是高档丝织品,有“一寸缂丝一寸金”的说法。缂丝作为生活实用品,除皇帝、皇后的御用服饰外,亦见于宫廷室内铺垫等,作为怀挡,尤显奢华尊贵。

缂丝群仙祝寿图夹怀挡(图6),旧藏于故宫宁寿宫北侧的景福宫,是清宫祝寿筵宴所用怀挡精品。怀挡用五彩丝线缂织群仙祝寿图,构图饱满繁华,仙山楼阁、玉树琼花、海水江崖为背景,祝寿的群仙或美髯飘逸,或举止诙谐,姿态各异,表情生动。海水、祥云、山石线条流畅自然。怀挡的四角各饰四个如意云头,寓意“四平八稳”。边饰为卍字曲水地上饰“五福捧寿”纹,红色的蝙蝠意喻“洪福齐天”,团寿字象征着“福寿圆满”。怀挡全幅一派喜气洋洋的祝寿场面。

缂丝织物的尊贵在于繁复的“通经断纬”织物组织结构,既以本色丝为经线,彩色丝为纬线,以小梭装纬,依图稿用拨子等工具与经线交织,其小梭的纬线并不贯穿全幅,只织所需色块,图案变化及晕色均需换梭,因此会呈现小空隙或断痕,即所谓“承空视之,如雕镂之象”。缂丝技法有平缂、戗缂、环缂、长短戗、木梳戗、凤尾戗、搭梭等,工艺十分繁复,如此件,用色多达数十种,织造时需频繁换梭,每梭或平缂或搭梭,均需巧施缂技,灵活运梭,方可达到抚之平滑、视之立体、工艺精致细腻的境界。

明黄色缂丝暗八仙祝寿纹夹怀挡(图7)与前一件有异曲同工之妙,怀挡图案正中为双龙捧团寿字,上方是仙山楼阁,意喻“海屋添筹”,下方是海水江崖,意喻“福山寿海”,四角饰双红蝠如意头,意喻“洪福如意”,左右饰梅花鹿、仙鹤,意喻“鹤鹿同春”,上下饰梅兰竹菊纹“四君子”,周围饰八仙手执物品,通常称为“暗八仙”,意喻“八仙献寿”。其他纹饰有意喻“灵仙祝寿”的水仙、灵芝,意喻“富贵吉祥”的牡丹、祥云,意喻“福在眼前”的红蝠衔钱,意喻“和和美美”的荷花、荷叶,边饰的卍字曲水地上红蝠捧寿,等等,真可谓收尽传统吉祥图案,言尽美好祝福寓意。

这件怀挡的纹饰是清晚期宫廷缂、绣、绘结合的作品,松树的树干是着笔渲染,龙睛是刺绣工艺,尤显精神。其他纹饰缂织精致细密,织造时换梭频率高,难度大,图案极易变形,因此要求缂织者具有高超的套缂、构缂、掼缂、搭梭、缂金、缂鳞、三蓝缂以及长短戗技艺,熟稔的运梭技巧,以体现设计者追求精致细腻的理念。怀挡所用明黄色说明是万寿筵宴上的御用品,因此,对怀挡品质的要求也非常高。


图4 明黄色团花纹回回锦夹怀挡


图5 明黄色拜丹姆纹回回锦缎夹怀挡

刺绣面料的怀挡


图6 缂丝群仙祝寿图夹怀挡


图7 明黄色缂丝暗八仙祝寿纹夹怀挡

蓝色缎平金绣蝙蝠纹夹怀挡(图8)的面料是蓝色素缎,怀挡形式是长形,上方留出半月形领口,将扣系于颈后,带子系于身后,怀挡下幅为镂雕双层如意头式,镶饰织金缎边,样式新颖别致,在清宫旧藏怀挡中并不多见。因旧藏于慈禧皇太后居住的西六宫太极殿,因此不排除是慈禧御用之物。

这件怀挡的面料纹饰是平金绣蝙蝠纹,与怀挡的如意头形式结合,寓意“福寿如意”。蝙蝠图案姿态各异,左右对称,疏朗有致。捻金匀细,平金工艺细密,使蝙蝠金色流光溢彩,熠熠生辉,彰显了皇家用品的奢华。

明黄色绸绣龙凤双喜纹夹怀挡(图9)是皇帝大婚喜宴的御用品。以明黄色素绸为底料,五彩丝线绣龙凤、团寿字、双喜字、红色蝙蝠、祥云、仙鹤、梅花鹿、佛教八宝(轮、螺、伞、盖、花、罐、鱼、肠)等,边饰卍字曲水、缠枝葫芦等纹饰,意喻龙凤同和、喜庆大吉、鹤鹿同春、洪福万寿、福禄万代等,是皇帝大婚时喜庆筵宴的御用怀挡。


图8 蓝色缎平金绣蝙蝠纹夹怀挡

怀挡明黄色的底料是皇帝、皇后御用品的标 识,绣工的精致也说明皇帝大婚所用的物品是备受重视的。虽然图案纹饰已不如乾隆朝的飘逸、华丽,但也是光绪朝精品刺绣之一,代表着这一时期刺绣艺术的最高水平。

黄色绸绣暗八仙祝寿纹怀挡(图10)的设计稿本与图7是一样的,同出自清宫如意馆。但用色和工艺是不一样的,此件是以黄色素绸为地刺绣而成。清宫的许多织绣品稿本是一样的,之所以采用刺绣工艺,是因为刺绣工艺在色彩变换上更为随意,能体现使用者主观审美取向,刺绣的成本相对俭省,而且更能表现绣品的丝光,使之彰显皇家用品的华美尊贵。

这件怀挡也是万寿庆典上的用品,但不是明黄色,使用者应是等级稍低的嫔妃亦或皇室成员。

怀挡是实用品,同时也是消耗品,用过后污渍难以清洗,宫中旧藏虽然数量不少,但有特殊用途,色彩华美、干净完整的并不多。本文所述的怀挡都是故宫旧藏中的精品,权且不看宫廷筵宴食品的丰富、食具的奢华,仅此怀挡,就可管窥宫廷筵宴的排场,以及宫廷筵宴礼仪和习俗的变迁。另一方面,从此类织绣小物品种的丰富,我们也可以看到清代织绣业发展的水平。

(作者单位:北京故宫博物院)


图9 明黄色绸绣龙凤双喜纹夹怀挡


图10 黄色绸绣暗八仙祝寿纹怀挡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锦绣饰筵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