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前赤壁赋》讲录(第三讲)

讲授/叶嘉莹   2016-05-08 09:40:21


讲授/叶嘉莹

我们把苏东坡的生平已经简单的看过了,我们在讲到他的生平的时候,屡次谈到一件事情,据说他屡次被贬官都是因为当时一些嫉恨他的人摘录他的诗文里的一些话,说他的诗文里有诽谤朝廷、讥评时政的言辞。究竟详细的情形是如何呢?东坡的诗文里有哪些地方是诽谤朝廷和讥评时政的呢?在宋朝魏泰所编的《东轩笔录 》、葛立方的《韵语阳秋 》、叶梦得的《石林诗话》,还有后来明朝人所编辑的《东坡诗话》,里边关于这些事情都有着简单的记载。在南宋孝宗乾道年间,曾经编辑出一本《东坡文集事略》,在这本书中也有简单的记载。相传当时是如此的情形:东坡之屡次被贬官实在是一方面由于他才名高出当世,容易遭到别人的嫉恨;另一方面在政治上,由于政见不合,因此很多人就嫉恨他。

至于他说了什么话呢?比如说,当他被贬到黄州以前,有人说他的诗里边有讥评时政、诽谤朝廷的地方。究竟是哪些诗、哪些话呢?当时有人就举出来说,东坡曾经有几首咏桧(一种树木)的诗,诗里边就有这样的两句话:“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他说桧木长得这样的高大而且直立,我想桧木的树根纵使它生到九泉之下也不会有弯曲的地方,因为看得到它这种挺拔直立的样子,就说“根到九泉无曲处”。谁看到它的根没有弯曲了呢?它的根在九泉之下,所以他说“世间惟有蛰龙知”,在世界上了解桧木的根是不弯曲的,只有蛰伏在地下的龙。当时就有人对神宗皇帝说,皇帝您是飞龙在天,而苏轼他认为您不能够认识他、了解他,他只有求知于地下的蛰龙,可见东坡这首诗里边就有不臣之意了。幸而神宗皇帝说起来还是一个明白的皇帝,他说:“诗人之辞安可如此论?”诗人的文章本来是不可以这样深文周纳去追求的。如果我们要想深文罗织一个人的罪名,那么任何人的作品我们都可以深文罗织。尤其是诗的作品,它常常有比兴的意思,如果你想怎么样的解释,都可以勉强把它解释出来。深文罗织之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什么人不可以给他加上罪名呢?诗人的言辞是不可以这样看的。他说:“彼自咏桧,何与朕事?”他说:东坡自己咏桧这种树木而已,与皇帝我有什么相干呢?幸而神宗还是个很明白的皇帝,东坡才没有受到更大的处罚,免去了杀身之祸。神宗也很怜惜他的才气,后来只是把他贬到黄州去做团练副使而已。那么此外呢?还有东坡在这之前到湖州的时候,写过一篇谢表,谢表里边有这样的两句话,他说:“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查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他说:皇帝您知道我是愚鲁不适合时务的人,所以不能追随新进的士大夫们;皇帝知道我是一个年老不会再生是非的人,或者能够在外州外县管理这些卑下的人民。有人以为,他说这些话口气真是妄自尊大。东坡就是常常为这些诗文里边的话遭到别人的诽谤、指摘,因此屡次遭到贬谪。

现在我们把东坡的生平简单地说过了,下面我们看一看文章的成就。东坡很早就成名了,很年轻就考中了进士,当时三苏之文名满于天下。他遍交了当世的学者,出入于翰林院中,所以能够读国家珍贵的藏书。他的政治生活也是抑扬复杂、波澜起伏的,有时得意,有时失意,遭遇过很多周折转变。东坡这个人是入仕则慷慨忘身,废放则啸傲自适,这两种态度实在是一个人的两个方面。当他晚年被贬到儋耳的第二年,遇赦,量移廉州,有一次在六月二十晚上渡海,他写过一首诗,他说:“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看他这首诗中所写的,像第二联“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那一份超旷的境界,真是写得非常好。当云散月明的夜晚,天容海色一片澄明;如果人的内心也能像这天容海色,一样的旷达一样的澄明的时候,那内心还有什么样的挂碍呢?所以当东坡晚年经历了被贬到海南最不幸的生活,才能够在诗里说出这样的境界。在这首诗的最后两句他说,“九死南荒吾不恨”,在南荒这个地方,真是九死一生,这样艰苦的地方、艰苦的生活,我也没有遗恨;因为“兹游奇绝冠平生”,因为这一次的游历能够来到极荒远的南方,看到了奇绝的景物,真是冠于平生。他平生的足迹遍于全国,什么地方他都去过,什么景物他都见过,而他写的这首诗,写的这份襟怀,真是写得很好的。所以我们在作者的附录上也这样说他“无不见之景物,无不解之人生,得颖悟于禅门,习达观于道说”。“得颖悟于禅门”,他能够在佛家“禅门”有所彻悟,他跟许多高僧交游来往,是很好的朋友;“习达观于道说”,他从小的时候读《庄子》,就非常有心得,所以他对于老庄道家的学说也非常有了悟的境界。一般说来,一个人要养成这种超旷的襟怀,应该对宗教的哲理要有一点了悟才对的,东坡就是如此。

东坡对佛家的禅宗理论能够有所颖悟,对老庄道家的学说,他也曾经从中学到过旷达的人生观,这对于东坡这种超旷的襟怀的修养是有很大的影响的。他所作的古文“远师韩愈,近法欧阳修,豪放莹澈似《庄子》,纵横排宕似《战国策 》”。这几句批评得很切当,时代距离他远一点的,他是师法韩愈;如果距离他时代近一点的,他是师法欧阳修的。东坡曾经在他写的祭欧阳修的文章里边就谈到过,说他很年轻的时候,得到欧阳修的文章就很喜欢诵读。此外,相对于古人,他“豪放莹澈”,说他的古文里边能够表现这种非常超旷的境界,好像《庄子》一样。正如他那首诗所说的,“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这份境界是像《庄子》一样,真是豪放而且莹澈。还有他写文章的时候,这份纵横排宕的才气,是好像《战国策 》的文章。

除了在散文上的成就以外,他诗词的成就也是很了不起的。他用写散文的方法来写诗词,“状难写之景物,生动如在目前;抒郁结之心情,诙诡归于平淡”,这几句批评得也很切当。东坡能用写散文的方法来写诗词,所以诗词经东坡一写把境界都给扩大了。他能够把难写的景物都写得很生动,如同在眼前一样,他写各种景物都写得很好。比如就以他的词来说,有一首很有名的《念奴娇》,即“大江东去”这首,说“乱石穿空,惊涛拍岸”,这景物就写得很好;另外一首词《永遇乐》所写的,“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写优美的景物、写豪放的景物,都写得很好,写得生动,如在眼前。他同时还能抒写郁结的心情,“诙诡归于平淡”。东坡一生遭受很多的挫折、不幸,屡次被贬官。当他晚年被贬到海南的时候,我们刚才已经念过他的两句诗了,“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此外,他有一首诗,诗的题目叫做《独觉》——就是一个人睡觉醒了里边有这样的句子:“浮空眼缬散云霞,无数心花发桃李。”他说当他老眼昏花的时候,好像眼中看到众花缭乱,好像云霞的样子漂浮在空中。“缬”字本来是剪彩为花,说当他晚年被贬到海南了,老眼昏花了。但他接下来说“无数心花发桃李”,可他心中有无数的花开,像春天的桃李万紫千红。就是说,他心中的这份境界,当他老年的时候,身体衰老了,环境也不幸,还能“无数心花发桃李”。他所写的这个诗句非常诙诡,“诙诡”者,就是诙谐而诡奇。本来应该是郁结的心情,他书写起来却诙诡,还可以归于平淡。再比如还有一首《定风波》诗里有这样的两句:“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他说现在当我晚年,真是把人生都看开了,当我回头想一想的时候,在我过去的一生,“也无风雨也无晴”,无论狂风暴雨的天气还是风和日丽的天气,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这两句诗,他在另外一首词里边也曾经写过。有一首《定风波》的词,也有这样两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可见他非常欣赏这两句,他曾经用在诗里边,也曾经用在词里边。他的诗词都能够一洗晚唐五代藻丽堆砌的文风,晚唐五代时候的文风都是在辞藻上藻丽堆砌,风格上都写得脂粉柔靡,像五代的一些小词就是如此。而到了东坡,则是用词这种体裁来抒写他的胸襟怀抱、来抒发他的议论,都是超逸的、机趣横生的,给宋代的诗词开创了新的境界和局面。

东坡说他自己写文章的态度:“作文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当行其所当行,止于其不可不止,虽嬉笑怒骂之辞,皆可书而诵之。”他说作文章,应该像天上的行云和地上的流水,这行云流水是宇宙之间最自然的一种行动的表现。“初无定质”,本来没有一定的作文章的格局和方法,而有些人喜欢在作文章的时候,一定要说第一段要怎么样,第二段要如何如何。这样教授学生,对于那些资质低下的学生,也许给他个模本可以学习模仿;对于天才比较高的学生则实在是一种限制。像东坡所说的作文章实在是应该像“行云流水”一样的。他说,“但当行其当行,止于其不可不止”,只是当你自己的才气、意兴、思想、感情之所至,那么你觉得该怎么样做就怎么做,你所走的路就是你应当走的路,你停止的地方就是你应该停止的地方。如果一个人有这样的才气和修养,他必然知道什么叫“行其所当行,止于其不可不止”,所以他说虽然嬉笑怒骂的各种词句,甚至一些别人认为不大典雅的,只要你运用得好,“皆可书而诵之”。这话说得非常对,所以天下没有不可写的境界,没有不可用的词句,只在那写的人、用的人是不是善于写、善于用就是了,东坡这方面确实做得好。

清朝赵翼批评他的诗,说他的诗“才思横溢,触处生春,胸中万卷繁复,又足以供其左抽右旋,无不如应”。说东坡这种天才、这种思致,那真是才思横溢,不是我们常人所能比拟的;“触处生春”,凡是他所接触的地方,无不有美好成就,无不代表那最完美的、最美好的境界;说他“胸中万卷繁复”,读书读得很多,“足以供其左抽右旋”。据历史记载说,当他被人诽谤下在监狱里,几乎被处死了,就是被贬到黄州前,审判他的人虽然是他敌对的一方,也对他是非常倾倒的,说东坡果然是天下的奇才,当他们审问他时,说起他过去这三十几年来所写的诗文所用的典故,他没有不对答如流的,真是胸中万卷繁复。一个人读书读得多,当他写作的时候运用起来,才能够左右逢源;不但读得多,而且读得熟,所以才能左抽右旋,怎么样用,就怎么样合适,无不如意。赵翼又说:“其尤不可及者,是天生健笔一枝,爽如哀梨,快如并剪。”他说东坡尤其为我们一般人所不能及的是他天生有着健举的笔力。他所写的文章,写到爽朗的地方,真是痛快淋漓,好像哀梨,“哀梨”是一种水果,这种梨咬在口中是非常爽脆的。东坡的文章我们读起来真是“爽如哀梨”,好像是吃到哀梨这种爽脆的水果。“快如并剪”,说他所写到那痛快淋漓的地方,好像是并州的剪刀一样的痛快,并州这个地方出产的剪刀是最有名、最锋利的,说“并刀如水”。赵翼又赞美他说:“有必达之隐,无难显之情,之所以继李杜为大家也。”说在他的诗里边,“有必达之隐”,无论什么样隐曲的情意,没有他不能够表达的;“无难显之情”,没有任何一种感情是他不能够显现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够继李白、杜甫之后而成为宋朝的一个伟大的诗家的缘故。

刚才这一段是东坡诗、文、词方面的成就。关于苏轼的传记的资料,除了《宋史 》里边有东坡的本传之外,有他的弟弟苏辙写的《东坡先生墓志铭 》,宋朝的王宗稷编的《东坡年谱》一卷(附录于《东坡七集 》后),还有傅藻编有《东坡纪年录 》一卷(在《分类东坡先生诗》里边附录着)。此外,清朝的查慎行编有《东坡先生年表 》一卷,见于香雨斋《苏轼补注 》的本子。王文诰有《苏诗编年总案 》四十五卷,见于《苏诗编注集成 》的本子。东坡自己的著作是很多的,现在流传的本子《东坡七集 》一百一十卷,里边包括有前集、后集、奏议、内制、外制、应诏、续集,是光绪年间端方所刻的,有影印的本子。注解他的诗的人就更多了,有宋朝施元之的《苏诗注 》,四十二卷,是上海文瑞楼的影印本;有王十朋所注《分类东坡先生诗》,二十五卷,四部丛刊的本子;冯应榴《苏诗合注 》五十卷,是自刻的本子;查慎行《补注东坡编年诗》五十卷,是乾隆年间家刻的本子;有沈钦韩的《苏诗查注补正 》四卷,是广雅书局的本子;此外还有王文诰的《苏诗编注集成总案 》四十五卷,是杭州书局的本子;翁方纲所作的《苏诗补注 》八卷,是粤雅堂丛书的本子。东坡其他的著作还有《仇池笔记 》两卷,《东坡志林 》五卷,都流行于世。关于东坡的词,另外有人把他编辑为《东坡乐府 》,有王鹏运四印斋的本子,朱祖谋的彊村丛书的本子,此外还有毛晋所刻的六十家词的本子。毛刻的本子没有王鹏运四印斋的本子跟朱氏的彊村丛书的本子好。台北新兴书局最近印的《苏东坡全集 》,是根据陈继儒评定的本子,是四十四年(1955)十月出版的。

(李东宾整理)(未完待续)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苏轼《前赤壁赋》讲录(第三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