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窗词中的绍兴物产

撰文/孙虹 孙龙飞   2016-05-08 09:40:19


撰文/孙虹 孙龙飞

《周礼》已设地官司徒,“使帅其属而掌邦教,以佐王安扰邦国”。地官辅佐君王安邦定国的方略是“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中华书局,1979,64-65页)。自此以往,物从土宜,一脉相传。《左传》卷二十五称:“先王疆理天下,物土之宜,而布其利。”杜预注曰:“物土之宜,播殖之物,各从土宜。”(《十三经注疏·春秋左传正义》,193页)物土之宜的“顶层设计 ”促成了我国舆地、寰宇、方志等地理图经的兴起。就文学作品而言,虽然也因作者里籍或寓地不同,显示出地域文学的特征。但由于文学特别是诗词的体性特征,其中描绘各地物产的色彩并不浓重。比如“金齑玉脍 ”是苏州特产:“南人作鱼脍以细缕金橙拌之,号为‘金齑玉脍 ’。隋时吴郡献松江鲙,炀帝曰:‘所谓金齑玉鲙,东南佳味也。’” (张岱《夜航船》卷十一)吴郡词人皮日休因而有“共君无事堪相贺,又到金齑玉鲙时”(《新秋即事三首之一》)。但“金齑玉脍 ”的典故毕竟不是某一地区的“专利”,所以宋祁《盛谏议赴维扬》中将之作为扬州美食,陆游《思蜀》诗中则又将之作为巴蜀美食。也就是说,诗歌不能据物产而知地域。同时,文学不是舆地书,因此,诗词中即便涉及地域物产,也不会过于摹写物产样态,而是影影绰绰、闪现不明,因而极易成为阅读盲区。

吴梦窗是宋季著名词人,他虽然是鄞县(今浙江宁波)人,但一生作幕,曾三客苏州、三客杭州、二客绍兴(绍兴幕主分别是史宅之与嗣荣王),词中多有三地物产词,由于词体所限,加上“隐辞幽思”(夏承焘《吴梦窗词笺释序》,吴文英撰、杨铁夫笺释、陈邦彦等校点《吴梦窗词笺释》,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1页)的特殊风格,词中地域物产往往为诸种笺释所失注。然而对梦窗物产词若以轻心掉之,很多宋代风光就会失之交臂。这里以梦窗两首绍兴词为例,探讨词中越土所宜的旱田水稻和时果杨梅。

(一)

早在《诗经》中,黍稷稻粱就已经是诗歌题材,唐代也有344首诗歌涉及稻米,并兼及稻谷的季节。如杜甫《行官张望补稻畦水归》:“六月青稻多,千畦碧泉乱。”《茅堂检校收稻二首》(之一):“香稻三秋末,平田百顷间。”宋诗的事功性增强,竟有 1746首诗歌语及于稻。如王安石《自白土村入北寺二首》(之一):“溜渠行碧玉,畦稼卧黄云。”从后联“薄槿胭脂染,深荷水麝焚”二句也可以推知获稻时节。宋词因出于应歌应社的特殊场合,语及于稻只有36首,而又以应祷得雨为多。如臞翁《满江红·孟史君祷而得雨》:“早稻含风香旖旎,晚秧饱水青葱蒨。”

吴梦窗《烛影摇红·越上霖雨应祷》也写祈祷得时雨的情景,不同的是词中暗及宋代绍兴水稻的特殊品种,这在词作中极为罕见。录词如下:

秋入灯花,夜深檐影琵琶语。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相间金茸翠亩。认城阴、春耕旧处。晚舂相应,新稻炊香,疏烟林莽。清磬风前,海沉宿袅芙蓉炷。阿香秋梦起娇啼,玉女传幽素。人驾梅槎未渡。试梧桐、聊分宴俎。采菱别调,留取蓬莱,霎时云住。

首先,词题中的“越上”,杜文澜认为有误:“‘上’字疑‘中’字或‘土’字、‘山’字之误。”(吴文英撰,孙虹、谭学纯校笺《梦窗词集校笺》,中华书局,2013,1167页)越中指绍兴府,宋代绍兴府以会稽为郡治,与山阴县同城而治。此词主要写祈祷得雨的情状。首句写秋雨后寒湿初重,因而灯花频结。下阕“风前 ”意入“夜深”句,借喻屋檐下的风铃(也称铁马、檐马等)在风雨中撞击有声。檐马相击与琴、筝、琵琶等弦乐丁东声相类。梦窗另有《暗香·送魏句滨宰吴县解组》“天际疏星趁马,帘昼隙、冰弦三叠”数句亦以风动檐马喻弦乐。意思是经魏句滨修葺,吴县宇廨建筑壮丽;夜晚仰视,檐马似欲与星星相触,白昼静聆,檐马声随风传入帘中,似琴乐鼓动。《通雅》卷三十:“铁马名曰‘丁当’,玉佩亦曰‘丁当’或作‘叮当’。……丁东,声也。佩声、弦声皆称之。又作‘丁当’者,盖‘东’、‘当’二音古通用也。”(中国书店,1990,365 页 )以“语 ”形容风铃声,也有文典。如苏轼《大风留金山两日》:“塔上一铃独自语,明日颠风当断渡。”范成大《枕上 》:“素娥脉脉翻愁寂,付与风铃语夜长。”清磬,指道士祈雨所用法器。海沉,美称祈雨用的香炷。芙蓉炷,捆扎成莲花形的香炷形状。阿香,雷雨女神。事见陶潜《搜神后记》卷五。娇啼,因雷神为女性,故用以形容雷声。以“娇”字形容雷声,为梦窗所惯用。如《瑞龙吟·德清清明竞渡》:“桃花三十六陂,鲛宫睡起,娇雷乍转。”采菱,本为民歌。《七命》残句:“榜人奏采菱之歌。”此调急促高亢。谢灵运《道路忆山中诗》:“《采菱》调易急,《江南》歌不缓。”

故拟诸响遏行云之“别调”。“蓬莱”则是典型的越地风光。绍兴卧龙山有蓬莱阁,《宝庆续会稽志》卷一记载了得名的原因:“其名以‘蓬莱’者,盖《旧志》云蓬莱山正偶会稽。”(《旧志》今已不传。沈少卿绅《和孔司封登蓬莱阁》诗云‘三山对峙海中央’。自注于下云:《旧志》:‘蓬莱山正偶会稽。’)(张淏撰,中国国家图书馆数字方志1926年据嘉庆戊辰采鞠轩藏版影印,13页)蓬莱是海上仙山,周围彩云缭绕;而云驻即能再行雨,亦祈愿之辞。

其次,“相间”三句谓早稻正待收割,晚稻尚且青葱。春天种植于“城阴”并已经穗结“金茸”者是早占城稻。“占城”是引进的水稻品种,对田中水位要求较低。唐代获得这一稻种,宋代江南路、浙东路、浙西路种植最为普遍(绍兴属浙东路)。宋代绍兴占城品名颇多,已经分为早、中、晚三季,栽种时间不同,成熟季节参差。《嘉泰会稽志》卷十七有详细介绍:

会稽之产稻之美者:紫珠、便粮、散、黄籼、秔贯、乌黏秔贯。其早熟曰早白稻、乌黏早白、宣州早、早占城(凡占城,土人皆谓之金成,不知何义也。一名六十日,相传云:唐太宗伐占城国,得其种。《国史》:祥符五年,上以诸路微旱,则稻悉不登。遂遣使福建取占城稻三万斛,分给江南两浙三路转运使,令择民田之高卬者,分给莳之,谓之旱稻,仍出种法示民);其次则曰白婢暴、红婢暴、八十日(三者亦占城之属,秋初乃熟,其收晚于早占城)。八月白、红、 红莲子、上秆青、赤壳、大张九、小张九、红黏、白稻、泰州红、黄岩、硬秆白、软秆白(三者亦占城之属)。午内、青丝、青虾、便撩撒、攂泥乌、冷水乌、下路乌、红占城、叶里藏。其得霜乃熟曰寒占城、见霜稻、狗蜱稻、九里香。七月始种,得霜即熟曰黄稑,再熟曰魏撩。(《中国方志丛书》549号,台湾成文出版社,1983,6464页)

因为植于城阴而非湿洼地区,所以种植的应是占城稻,所谓“金茸翠亩 ”,是指“早白稻”“乌黏早白”“宣州早”“白婢暴”“红婢暴”“八十日”之类的品种,初秋早稻金黄,收刈在即。秋七月始种,得霜乃熟的“黄岩”“硬秆白”“软秆白”“红占城”“寒占城”“见霜稻”“狗蜱稻”“九里香”之属,则绿秧如茵。“晚舂”三句,包含了水稻种植的常识:扬花期天气晴好、结穗期霖雨及时,稻谷就能颗粒饱满。因为应祷所得及时雨,所以设想早稻喜获丰收后,家家舂粮晚炊新米的情形。王安石《东陂二首》之一有“舂玉取新知不晚”之句,《王荆公诗注》:“舂,谓捣,剥去秕糠,言将炊新米也。”(王安石撰,李壁注,李之亮补笺《王荆公诗注补笺》,巴蜀书社,2000,796页)诗词中多有提及稻炊新香之事。如杜甫《阌乡姜七少府设脍戏赠长歌 》“偏劝腹腴愧年少,软炊香饭缘老翁 ”。苏轼《和穆父新凉》:“清风来既雨,新稻香可饭。”《梦窗集》中另有《江神子·喜雨,上麓翁》与上引《烛影摇红·越上霖雨应祷》所写时地相同:“随处蛙声,鼓吹稻花田。秋水一池莲叶晚,吟喜雨,拍阑干。”稻花莲叶,也是越中风光。张籍《送朱庆馀及第归越》诗:“湖声莲叶雨,野气稻花风。”《嘉泰会稽志》卷十七:“山阴荷最盛,其别曰大红荷、小红荷、绯荷、白莲、青莲、黄莲、千叶红莲、千叶白莲。大红荷多藕,小红荷多实,白莲藕最甘脆多液,千叶莲皆不实。但以为玩耳。出偏门至三山多白莲,出三江门至梅山多红莲。夏夜香风率一二十里不绝,非尘境也。”(6469页)《宝庆续会稽志》卷四:“大率越多陂湖,莲最富。杜荀鹤《送人游越》诗:‘有园皆种橘,无渚不生莲。’可谓越之实录也。”(卷四,15页)

前说梦窗一生曾二客绍兴,先后入史宅之(号云麓,梦窗尊称麓翁)及嗣荣王赵与芮(理宗同母弟,度宗之父)幕中,上引二词写地方官祈祷得雨,所以写于时任绍兴知府史宅之幕中。史宅之任绍兴时间是淳祐四年(1244)十月至淳祐六年(1246)三月;梦窗于淳祐四年冬至即十一月入其幕中。二词所写时节皆在秋季,故仅能写于淳祐五年(1245)。正史也能佐证江南此年秋天亢旱,皇帝甚至亲自祈雨。《宋史·理宗三》:“(淳祐五年)秋七月癸巳朔,日有食之。旱。辛丑,镇江、常州亢旱,诏监司、守臣及沿江诸郡安集流民。甲辰,祈雨。”( 脱脱等撰,中华书局,1985,833页 )

(二)

杨梅五月成熟,似梅子味甜酸。虽然先秦至南北朝的文赋中已经提及杨梅,如司马相如《上林赋》“梬枣杨梅”,但诗词中却较少涉及。先唐诗歌中仅有徐君茜《共内人夜坐守岁诗》有“粽里觅杨梅”之句,唐诗也只有7首涉及杨梅的诗作,可见当时杨梅没有成为诗人赋咏的爱物。至宋代,诗歌内容功用化,杨梅诗高达88首,与此相反的是,宋词却只有9 首,而且少有地域指向,仅吴梦窗《浪淘沙·有得越中故人赠杨梅者,为赋赠》一词,标明地域为“越中”,绍兴物产特征也非常突出。录词如下:

绿树越溪湾。过雨云殷。西陵人去暮潮还。铅泪结成红粟颗,封寄长安。 别味带生酸。愁忆眉山。小楼灯外楝花寒。衫袖醉痕花唾在,犹染微丹。

因为昧于越中物产,诸家对词中主旨的认知大相径庭。杨铁夫《吴梦窗词笺释》:“‘故人’,指妓言。”(303页)陈廷焯《词则·别调集》卷二:“哀怨沉著,其有感于南渡耶?”(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628页)钟振振《读梦窗词札记(八)》驳疑曰:“‘哀怨沉著’之评,固可当之;‘有感于南渡’云云,则求之过深,与词序及上下文全不符合。梦窗之世,去高宗南渡已逾百年。其人既非放翁、稼轩之比,其词亦以言情咏物为主,于当时政事尚极少关涉,何况百馀年前之旧史?若无坚确不移之证据,似未可轻言其词之有何政治含义也。”(《中国韵文学刊》2001年第1期)其实,此词甚至不与“哀怨沉著”之评,仅为代言体怨情词。赠杨梅的故人为歌妓,得杨梅者为梦窗友人,此歌妓是与梦窗友人曾在杨梅时节有过交往的旧燕。

史料、诗词都反映越中、越溪盛产上等杨梅。《北户录 》:“杨梅,叶如龙眼,树如冬青。……郑公虔云:越州容山有白熟杨梅。”(中华书局,1985,40页)《佩文斋广群芳谱》卷五十六:“(杨梅)会稽产者为天下冠。”(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585页。)杨万里《七字谢绍兴帅丘宗卿惠杨梅二首》之一:“梅出稽山世少双,情知风味胜他杨。”

杨梅是侑觞、馈赠的时令佳果,《嘉泰会稽志》卷十七:“方杨梅盛出时,好事者多以小舫往游,因置酒舟中,高饤杨梅,与樽罍相间,足为奇观。……又以雀眼竹筥盛贮为遗,道路相望不绝,识者以为唐人所称‘荔支筐’不过如此。”(6475页)绍兴诗人陆游《项里观杨梅》有句曰:“细织筠笼相映发,华清虚说荔枝筐。”杨万里也有“故人解寄吾家果,未变蓬莱阁下香”之句。上阕中的“越溪湾”与具体产地相符。《嘉泰会稽志》卷九载当地六峰山、项里山、直步山皆有清溪,且盛产上品杨梅①。“殷”、“红”形容上等紫色杨梅。《佩文斋广群芳谱》卷五十六:“《本草》云:杨梅树叶冬月不凋,二月开花结实,形如楮实。……五月熟,生白,熟则有白、红、紫三色。红胜于白,紫胜于红。”(585页)宋人以红色之粟比拟杨梅子实的肉颗。杨万里《七字谢绍兴帅丘宗卿惠杨梅二首》(之一):“玉肌半醉生红粟,日晕微深染紫囊。”方岳《效茶山咏杨梅》:“雪融火齐骊珠冷,粟起丹砂鹤顶殷。”唐诗人平可正《杨梅》以杨梅与荔枝比并:“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价千金。味方河朔葡萄重,色比泸南荔子深。飞艇似闻新入贡,登盘不见旧供吟。诗成一寄山中友,恐起头陀爱渴心。”苏轼《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支》亦云:“南村诸杨北村卢,白华青叶冬不枯。垂黄缀紫烟雨里,特与荔支为先驱。”荔子、荔支都是荔枝的别称;杨梅可与荔枝比色,同样也是贡品,但不象荔枝 “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荔枝图序》,白居易撰,朱金城笺校《白居易集笺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2818页 )。所以,杨梅与荔枝又被相比优劣。如王观《浪淘沙·杨梅 》:“味胜玉浆寒。只被宜酸。莫将荔子一般看。色淡香消僝僽损,才到长安。”梦窗则推衍合用锦城官妓灼灼以软绡多聚红泪寄意中人裴质及薛灵芝红泪典(参《类说 》卷二十九所引《丽情集》及王嘉《拾遗记 》),以红泪喻所寄杨梅颗粒,为寄送杨梅增添了相思绮艳的色彩。下阕落实到友人。回忆当时在楼外楝花飞紫的五月天,灯下饯别,盘饤杨梅,侑觞歌妓不禁杨梅酸味而紧蹙黛眉。相关语典有苏轼《赠惠山僧惠表 》:“客来茶罢空无有,卢橘杨梅尚带酸。”黄庭坚《以梅馈晁深道戏赠二首》之一:“相如病渴应须此,莫与文君蹙远山。”方岳《效茶山咏杨梅 》:“并与文园消午渴,不禁越女蹙春山。”

后三句中“花唾”用赵飞燕唾碧袖成花纹典,见《类说 》卷一 :“后(赵飞燕)与婕妤(赵合德)坐,误唾婕妤袖。曰:‘姊唾之染绀袖,正如石上华。假令尚方为之,未必能若此衣之华。’以为石华广袖。”(文学古籍刊行 社,1955,80 页) 华,通“花 ”。并化用苏轼《梦回文二首 》之一“乱点馀花唾碧衫 ”及李煜《一斛珠 》 “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句意。意思是收到杨梅的友人至今衫袖上还残存当时彼美沾染杨梅红汁花唾的痕迹,这一旖旎回忆表明友人从未忘记二人之间的情谊。故杨铁夫笺曰:“贴杨梅处说得委婉秾至。”(《吴梦窗词笺释》,304页)

(作者单位:江南大学人文学院)

会议消息

“自媒体时代的《文史知识》与当代青年”座谈会召开

2015年4月24日下午,《文史知识》编辑部一行四人在刘淑丽主任的带领下来到北京大学人文学苑中文系二楼会议室,与北大中文系的师生进行座谈交流。北大中文系刘勇强、潘建国、李鹏飞、赵长征、程苏东诸位老师、社科院张一南老师与《文史知识》编辑部的诸位同仁以及北大中文系的博士、硕士学生代表二十馀人参加了此次座谈会。会议由北大中文系李鹏飞老师主持。

座谈会围绕几个议题展开,即,自媒体时代《文史知识》应该传播什么、怎样传播;《文史知识》如何在青年中产生更大影响;《文史知识》在严谨专业性与可读性的平衡方面,需要做些什么等。

参加这次座谈会的师生,不仅是《文史知识》的忠实读者,也基本上是《文史知识》的作者,大家主要从自媒体时代纸媒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和困境谈起,纷纷为《文史知识》建言献策,为当下如何更好地适应数字媒介传播支招。其中,谈及的问题包括编辑的理念、刊物的思想内容、栏目的设置、刊物的装帧设计等,以及在微信公众号的运行、热点问题的传播方式、纸媒与网媒的各自特色等方面,都提了非常好的建议。大家希望《文史知识》在以往准确、生动、有趣的特色上,注重新旧知识的兼容性与实用性。

由于会前事先发放了议题,所以这次座谈会,大家都准备充分,沟通十分有效、深入,所谈意见和建议也都具有建设性和可操作性,给我们极大的启发,便于本刊在一些方面的及时改进和调整。

此次座谈会是在4月23日中华书局“读者开放日”的次日召开的,《文史知识》以开放的姿态走出去,向读者和作者朋友广纳善言,拉近读者、作者、编辑之间的距离,联络了感情,组织了稿件,也感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对《文史知识》的关怀和爱护。本刊由衷地感谢所有到场的老师及学生,感谢北大中文系的大力支持!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梦窗词中的绍兴物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