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王传奇:古代和田的鼠神崇拜

撰文/王邦维   2016-05-08 09:40:15


撰文/王邦维

《大唐西域记 》的第十二卷,记载古代中亚的二十来个国家,其中有“瞿萨旦那国”。瞿萨旦那国即今天中国新疆的和阗,在中国的史书中,很多时候又称作于田。从今天甘肃的敦煌出发,通往西域,古代有南北两条道路,一条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北缘西行,称为北道;一条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缘西行,称为南道。两三千年来,和田一直是南道上最重要的城市。北道和南道,合在一起,成为今天人们经常讲到的丝绸之路在中国境内最主要的一部分。

贞观十八年(644),玄奘从印度归国。玄奘回国,仍然走的是陆路,同年,他到达瞿萨旦那。他在瞿萨旦那前后住了七八个月。《大唐西域记 》里因此对于瞿萨旦那有很详细的记载,包括好些玄奘在瞿萨旦那听到的故事,其中一个与老鼠有关:

王城西百五六十里,大沙碛正路中有堆阜,并鼠壤坟也。闻之土俗曰:此沙碛中鼠大如猬,其毛则金银异色,为其群之酋长。每出穴游止,则群鼠为从。

瞿萨旦那国王城的位置,在今天和田的什么地方,有一些争议。虽然有争议,但大致还在今天和田城或和田城的附近。从距离上推断,王城西边一百五六十里的地方,估计已经接近今天的皮山县一带。玄奘讲,这里的大路通过沙漠,大路边有一些堆积起来的小丘,这些小丘,称作“鼠壤坟”。玄奘听当地人讲,这处沙漠中的老鼠,其中一只大如刺猬,毛色奇异,如同金银,那就是老鼠的王。鼠王每次出游,群鼠总是跟随在后面。

沙漠中有老鼠不奇怪,老鼠体形巨大也不算很奇怪,奇怪的是玄奘下面讲的故事:

昔者匈奴率数十万众,寇掠边城,至鼠坟侧屯军。时瞿萨旦那王率数万兵,恐力不敌,素知碛中鼠奇,而未神也。洎乎寇至,无所求救。君臣震恐,莫知图计。苟复设祭,焚香请鼠。冀其有灵,少加军力。

这就是说,曾经有过匈奴的首领,率领数十万军队,入侵瞿萨旦那国。匈奴的军队,就驻扎在鼠坟附近。瞿萨旦那国王的军队只有数万,国王害怕抵挡不了匈奴的军队。国王知道,沙漠中有一些奇异的老鼠,不过他从来没有把它们当做神物对待。现在敌寇入侵,无处求救,君臣们无计可施,也就只好焚香礼请老鼠,希望老鼠们能够帮助自己。

国王和大臣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到了夜里,鼠王就来托梦:

其夜瞿萨旦那王梦见大鼠,曰:敬欲相助。愿早治兵,旦日合战,必当克胜。鼠王愿意帮助瞿萨旦那王,它在梦中告诉国王:请你早早准备,天亮之时就出兵交战,你一定能取胜。

瞿萨旦那王知有灵佑,遂整戎马。申令将士,未明而行,长驱掩袭。匈奴之闻也,莫不惧焉。方欲驾乘被铠,而诸马鞍、人服、弓弦、甲縺,凡厥带系,鼠皆啮断。兵寇既临,面缚受戮。于是杀其将,虏其兵。匈奴震摄,以为神灵所佑也。

瞿萨旦那王于是知道,神灵会帮助他。第二天,天还未亮,他带领自己的军队,长驱奔袭。匈奴人措手不及,一下被吓住了,慌忙之中想要驾马披甲,可是马鞍、铠甲、弓弦,还有系铠甲的链条,所有用来系物的带结,都被老鼠咬断了。瞿萨旦那的军队突然而至,只好束手就擒。匈奴大败,瞿萨旦那王大获全胜。

瞿萨旦那王感鼠厚恩,建祠设祭。奕世遵敬,特深珍异。故上自君王,下至黎庶。咸修祀祭,以求福佑。行次其穴,下乘而趋,拜以致敬。祭以祈福,或衣服弓矢,或香花肴膳。亦既输诚,多蒙福利。若无享祭,则逢灾变。

打败了匈奴的瞿萨旦那王,当然非常感谢老鼠帮助,于是为老鼠修建了祠堂,设供祭拜。后来的瞿萨旦那王,世世代代都尊敬这些老鼠。在瞿萨旦那,不管是国王,还是老百姓,都祭拜老鼠,希望能获得保佑。人们经过沙漠中老鼠的洞穴,要下马致敬。祭拜老鼠的用品,有香花,有食品,还有衣服和弓箭。如果不祭拜,就会招致灾祸。

与古代和田地区流传的东国公主带来蚕种的故事一样,这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不仅如此,同样有意思的是,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发现东国公主带来蚕种的木板画的同时,在同一地点,也就是今天和田附近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丹丹乌里克(DandanUiliq)的古代遗址,发现了另外一块木板画。木板画上画的,是一个奇异的形象:尖尖的嘴,显然是老鼠,但老鼠的头上,却戴着王冠。头以下的部分,则是人身,穿着华丽的衣服。老鼠面部的表情如同人类,俨然是一位受到崇拜的鼠神。画中的鼠神,位于中央。鼠神的右边,是一位男子。男子头上梳着整齐的发髻,上半身裸露,双手持一长柄的叶形扇子,两眼端注鼠神,表现出一种崇敬的神情。鼠神的左边,也画有一位人物,眼睛望着鼠神,只是细部已经不能看得很清楚。

这一幅画,显然与玄奘所讲的鼠王故事有关。画中的鼠神,就是玄奘故事里的鼠王。鼠神面部和衣服中露出的那一部分脖子的颜色是黄色,也与玄奘说的“其毛则金银异色”相符合。鼠神左右的两个人,应该就是鼠神或者说鼠王的侍者或者祭拜者。古代和田曾经有过崇拜鼠神的传统,不仅是玄奘的记载,从这幅画,也可以得到证实。

在古代,对于人类而言,老鼠在不同的场合,有时是负面的形象,有时又以正面的形象出现。鼠王在这里是神,帮助瞿萨旦那王打败了匈奴,受到瞿萨旦那国人的崇拜,当然是正面形象。这个故事的产生,有历史的背景,因为瞿萨旦那国确实曾经受到过匈奴的侵扰;更有宗教文化的背景,那就是在古代的和田地区,佛教曾经有过极大的影响,和田当时可以说是一个佛教国家。佛经中有许许多多与老鼠有关的故事。佛经故事中的动物,只要是讲到一个群体,总是有王,或者是鼠王,或者是猴王,还有鹿王、孔雀王、雉王。这是佛经或者说印度故事的一大特点。佛经故事的另一个特点则是,这些动物,大多数情况下,都以正面的形象出现,就像玄奘讲的这个故事中的鼠王。即使目前还没有在佛经里找到完全一样的例子,从和田的鼠王故事中,我们依然可以隐约地看到佛教和佛教故事的影响。

《大唐西域记 》中鼠王的传奇故事讲到这里,还没有完全结束。同样的故事在玄奘之后,又再次出现。编撰于北宋时期的《宋高僧传》,其中卷一有《不空传》,记载唐代佛教密宗最有名的僧人不空的事迹。《不空传》中也提到一个类似的故事。故事讲,唐朝天宝年间,“西蕃、大石、康三国帅兵围西凉府”。皇帝命令不空来到皇宫中“道场”,皇帝主持,让不空手持香炉,念诵咒语。皇帝见到有“神兵可五百员在于殿庭”。惊诧之间,皇帝问不空。不空说,这是“毗沙门天王子领兵救安西”。这年的四月二十日,果然收到安西的表奏。表奏上说:“二月十一日,城东北三十许里,云雾间见神兵长伟。鼓角喧鸣,山地崩震,蕃部惊溃。”这个故事中同样的一个情节是,“彼营垒中有鼠金色,咋弓弩弦皆绝”。最后的结果,是围攻西凉的敌军溃败而去。

这样的故事,大部分情节近乎神话,当然不可当做历史的事实。不过,它可以说明,在玄奘之后,鼠王故事又有怎样一个流传的痕迹。从这个故事,我们也可以看到,西域与中原地区在宗教文化上是怎样的一种互动。故事的背景,是唐代中期的几位皇帝,曾经极端地迷信佛教的密宗。

回到老鼠的故事自身来讲,世界上各个地区、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有许多关于老鼠的故事,各种故事形形色色,内容不同,但却不是处处都有鼠神的崇拜,古代和田的鼠神崇拜因此很有自己的特点。只是到了今天,除了印度仍然还有把老鼠当做神物的神庙,其他的地方似乎没有再听说有鼠神的祠堂。

在这个地球上,鼠与人类,已经共同生存了许久。各种与鼠有关的故事,都是人的创造。不仅是老鼠,所有这类故事,人与动物相交往,动物被人格化或神圣化,这中间折射出的,其实是人的观念和想象,也反映出不同族群的不同信仰和不同的文化心态。十二生肖,鼠排首位,说明鼠与人类关系密切。对于人类,老鼠并不总是可厌,它们也有可爱的时候。从玄奘讲到的鼠王故事和古代和田的鼠神崇拜中,我们看到的,不就是这一点吗?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鼠王传奇:古代和田的鼠神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