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前启后的李唐

撰文/叶康宁   2016-05-08 09:40:09


撰文/叶康宁

(一)

俞成《萤雪丛说》记有一个故事:宋徽宗朝,画学下题取士,“尝试竹锁桥边卖酒家。人皆可以形容,无不向酒家上着工夫。一善画,但于桥头竹外,挂一酒帘,书酒字而已,便见得酒家在内也”。据唐志契说这位匠心独运的善画者,便是本文要介绍的李唐。

李唐是两宋之间有名的大画家,字晞古,河阳(今河南孟州市)人,与北宋另一位大画家郭熙是同乡,宋徽宗时补入画院。金军入寇,他逃出汴京,在太行山遇到大盗剪径。群盗“掠到李唐,检其行囊,不过粉奁画笔而已,叩知其姓氏”。盗贼中有个叫萧照的,“雅闻唐名,即辞群贼,随唐南渡,得以亲炙。唐感其生全之恩,尽以所能授之”。李唐带着萧照几经辗转,来到临安,以卖画为生。他有首脍炙人口的咏画诗,据说就作于此时。诗云:“雪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如易作之难;早入不如时人眼,多买燕脂画牡丹。”后来他“夤缘得幸高宗,仍入画院”。他“善画山水人物,笔意不凡,尤工画牛。

高宗雅爱之,尝题《长夏江寺卷》上云:‘李唐可比李思训。’”

李唐的生卒年史传无载,元人夏文彦在《图绘宝鉴》中说他建炎中为太尉邵宏渊所荐,“奉旨成忠郎、画院待诏,赐金带,时年近八十”,后来的学者据此推断他生于公元 1050 年前后,卒于公元1130 年前后。日人铃木敬发现邵宏渊担任太尉的时间是公元11561161年间,南宋恢复画院建制也是在绍兴年间(1131-1162),如果李唐是邵宏渊推荐进入南宋画院的,他的生卒年都要后推三十年才对。

李唐的传世作品很多。人物画以《采薇图》和《晋文公复国图》最为知名;山水画则以《万壑松风图》和《江山小景图》最为煊赫。史书说他“尤工画牛”,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他的《乳牛图》,从中可以一窥他的画牛绝技。


李唐《采薇图》

(二)

李唐的人物画《采薇图》现藏故宫博物院。画中的主角据说是两位古贤:伯夷和叔齐。他们的故事见于《史记·伯夷列传》:商纣王末年,孤竹国君有三个儿子,他特别偏爱幼子叔齐,并在百年之后传位于叔齐。叔齐觉得自己即位有悖长幼之序,故让位于长兄伯夷。伯夷觉得这样有悖父命,二人便都放弃王位,逃离孤竹国,想去投奔周国,恰好遇到武王伐纣,他们便上前谏阻说:“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武王不听。伯夷和叔齐在武王灭商后,躲进首阳山,采薇为生,宁可饿死也不食周粟。

李唐选取伯夷、叔齐“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的场景来进行描绘。画面中央是采摘薇蕨后,席地而坐的伯夷、叔齐。他们一正一侧,正坐者双手抱膝,脸转向侧坐者,似在认真倾听。侧坐者一手着地,另一只手做指点状,上身前倾。“二子席地对坐相话言,其殷殷凄凄之状,若有声出绢素。”两人虽须发蓬松,形容清癯,却目光炯然,神闲气定,一看就不是寻常的山老野叟。画中人物衣纹是较为工细的折芦描,率意挥洒,用笔简略。背景则以水墨粗笔为之,寒山远水,老松枯藤,荒芜寂静。

元人宋杞的跋语说,《采薇图 》“意在箴规,表夷、齐不臣于周者,为南渡降臣发也”。南宋高宗朝的院画家画过很多历史故事画,联系到当时国疲兵弱、偏安一隅的社会现实,这一类绘画的确有宣传规谏的作用,表达了期待君明臣贤、国家振兴的理想。不过,中央美术学院的黄小峰通过对文献和图象的再考察,认为《采薇图 》“与南宋初年的宋金对峙并无任何直接关联,画家通过图象想要表达的是一幕仙境,采薇的伯夷、叔齐不是绝食抗议的忠君者,而是采药的高士与仙人。《采薇图 》的创作可能与南宋初年官僚群体的隐居观念有关,甚至有可能是一幅为退休官僚祝寿的绘画”。

相对《采薇图》而言,藏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晋文公复国图》规谏意味更为明显。这幅画是根据《左传》鲁僖公二十三、二十四年的传文所绘,描绘晋公子重耳“及于难”,出奔在外,经狄、卫、齐、鲁、宋、郑、楚、秦,历十九年,备受艰辛,最终复国夺权,成就王霸之业。全图共六段,首段绘重耳到宋国,宋襄公赠之以马二十乘;第二段绘到郑国,郑文公不礼;第三段绘到楚国,楚成王敬为上宾,派军车相送;第四段绘到秦国,秦穆公以怀嬴等五女相送;第五段绘狐偃献璧;第六段绘重耳进入曲沃,朝于武宫。


李唐《万壑松风图》


李唐《乳牛图》


李唐采用连环画式的构图方式,再现了晋文公从出奔到复国的主要经历。每段画面上不仅有树石、车马、房屋等配景,还有宋高宗赵构手书的《左传》传文以为说明。此图的规谏目的一目了然,是为了激励南宋君臣的复国之心。这是一位有炽热报国心的老画家对肉食者的谆谆告诫:不要贪图安逸,要励精图治,收复失地,廓清中原。


李唐《晋文公复国图》(局部)

(三)

李唐的山水画成就最高,我们把他和刘松年、马远、夏圭并称为南宋四大家,也是就他们的山水画成就而言的。

李唐的《万壑松风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描绘的是高岭飞泉的北方山水。画面中央是一座突兀高耸的主峰,劲峭雄秀,云烟缭绕。画面当中略下是数株松树,郁郁森森,右下方是崎岖的山间小道,左下方是汩汩流淌的溪水。在主峰一侧的峰柱上,有他的题款:“皇宋宣和甲辰春,河阳李唐笔。”可知是他早年的作品。如果把这幅画和另一位北宋山水画大家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相比照,我们很容易发现二者在笔法、构图,甚至风格上都有明显的师承关系。



李唐《晋文公复国图》(局部)

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江山小景图》也是一幅可圈可点的杰作。画面下部一排山峰高低参差,山峰上有茂密的丛林,宫观楼阁则隐于丛林之间。在山间还有一条带有护栏的小道,从山下逶迤而上,直达山巅,这种“可游可居”的真山水让观者倍感亲切。这幅画缺少画家的款印,作于何时也无从稽考。因为它的笔法与《万壑松风图》相近,所以,有论者把它归为李唐南渡前的作品。

这两幅画都曾敷彩设色。《万壑松风图》,松针上的石绿犹清晰可见;《江山小景图》,也可见泥金点苔。遥想当年画作初成之际,定然明艳照人。宋高宗说:“李唐可比李思训。”明人曹昭亦云:“李唐山水画初法李思训,其后变化,愈觉清新。”李思训作山水是以墨线勾勒出山水和树木的轮廓,再敷以青绿和泥金,所以显得金碧辉煌。

李唐的山水画最具个人特色,其最有开创性的是大斧劈皴。大斧劈皴也称勾斫法,童书业说:“这种皴法似是从关仝、范宽的皴法变来,再参和二李一派的斧劈手法而成的。”它的特点是以挺劲的笔锋勾出山石的轮廓,再用斫法画出内部的石纹。李唐画风在南宋画院一枝独秀,大斧劈皴更是为院画家所习用,造就了南宋山水画“水墨苍劲”的风格特征。

(四)

李霖灿说:“李唐是南北宋的桥梁人物,他襟带两宋,地位重要非常。”评价相当公允到位。靖康之难,北宋的内府藏画或为金人掠去,或毁于战火兵燹。南宋的画家已经很难看到前代的皇皇巨迹,李唐作为北宋的画院旧人,就成为他们师法的对象。李唐和他的弟子萧照在南宋画坛的声望也盖过了荆、关、李、范等前辈大家,据南宋时人李澄叟《画山水诀》说:“近古名人作山水居其品者,亦自不少。且如关仝、范宽、郭忠恕、郭熙、李成、贺真、张戬、高珣诸公,各得一体,或取于多景,或取于细详,或取于紧硬,或轻或秀,备求所长而缀其景,得之者众。惟李(唐)、萧(照)二公变体一出,恍然起于今古,简淡疾速,宜乎神品矣。”

为什么说李唐承前启后呢?先讲“承前”,李唐是个善于学习的画家,他转益多师,先后从李思训、荆浩、关仝、范宽、李公麟等前辈画家的作品中汲取养料,为己所用。再说“启后”,他影响了包括马远、夏圭在内的诸多南宋画家。童书业说他的《采薇图》“树法粗简劲硬,开夏圭之先;山石作大斧劈皴,水墨厚润,开马远之先;人物衣折近李公麟,亦开南宋院体风气。人之姿态颇生动有神致,较李公麟又进一步”。就连明代大画家唐寅的山水画,也是法乳李唐的。宋杞说李唐“虽变于古而不远乎古,似古详而不弱于繁”,说的正是李唐绘画承前启后的特征。

大师都是从过去走向未来,却不去割断连接传统的脐带。

(作者单位:常州大学艺术学院)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承前启后的李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