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说“夜啼郎”

撰文/陈宇   2016-05-08 09:40:09


撰文/陈宇

闲逗儿孙乐趣多,但小儿夜啼实在令初为人父母者苦恼。在中国古代,对付“夜啼郎”有两个法子,一是符咒,二是吓唬。符咒在上个世纪的农村仍十分盛行,其内容也大同小异,而吓唬则是古今父母心照不宣的法宝。

贾平凹《鸡窝洼人家》里有这样一段描写:“(回回道)‘这怕是遇上夜哭郎了!我给你写一张夜哭郎表,你贴在镇上桥头的树上,或许就会安宁了呢。’当下找出一张旧报纸,麦绒翻出禾禾当年从部队上拿回的一支铅笔,回回写了表: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胡适也曾言及此咒:“小孩若爱啼啼哭哭,睡不安宁,便写一张字帖,贴在行人小便的处所,上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光。文字的神力真不少。”(《胡适文选·名教》)

止啼咒由来已久,而贴符疗疾的做法出于道教。明人江盈科《雪涛诗评》中记了四句云:“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啼郎。盖谚词为儿啼发也。”明和尚释函可集中收录较全:“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啼郎。

往来君子读一遍,安眠稳睡到天光。”(《千山剩人禅师语录》卷六)此条列于“颂古”篇,牵涉到佛教的一场古德公案。《涅槃经》中说婴儿啼哭不止的时候,父母会拿一片杨树黄叶,对他说:莫啼莫啼,我与汝金。婴儿看见已生真金,便止住不哭了,实际杨树叶并非金子,这是父母权变的做法。“黄叶止啼”是为了譬喻如来为度众生所作之方便行(《涅槃经》卷二十),释函可虽是有名的诗僧,但这条颂语并不是原创,因为江盈科的生活年代要比他早半个多世纪,当时已有此谣谚,只是在他笔下灌注了深刻的佛理。清代也有类似的咒语:“天苍苍,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啼郎,来往君子念一遍,小儿睡到大天光。按:是语用纸敬书,书后遍贴路旁,为人易见之处,总不要四眼见。”(《保婴易知录》卷二)旧时昌江黎族将此咒增了几句:“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啼郎。一觉五更总不睡,堂上父母好惊慌。过路君子请诵唱,让他一觉睡到大天光。”(参《昌江民间歌谣》)

所谓“天皇皇,地皇皇”,说的是“天皇”和“地皇”。天地初立时有天皇氏,十二头,澹泊无所施为,而俗自化;地皇十一头,兄弟十一人,此外还有泰皇(人皇)。“三皇”之名起于战国后期,最初见于《庄子·天运 》和《吕氏春秋·贵公》,但是直到司马迁《史记 》,才有明确记载的官方“三皇”,他们分别掌管着天、地、人三界,被民间视作民族始祖和圣贤先哲。唐代在京师长安设立“三皇五帝庙署”以供崇祀(《新唐书·百官志三》),宋代将“三皇”分开祭祀,元代立国后将崇祀“三皇”的活动纳入国家祀典,并且尊为医学始祖,到了元成宗时期更命郡县通祀“三皇”,礼仪规格与儒学的宣圣释奠礼相当(《元史》卷七六)。

道教本身信奉“三皇”,葛洪曾提到他在师从郑隐之的时候见到“三皇内文”(《抱朴子》卷十九),这可以视作葛洪接受与搜集的最重要的符文之一。它曾隐藏在名山大川之间,世人若能拥有“三皇文”,就能辟除灾祸,因此被认为具有护佑的功能。人们藉由“三皇文”可以召唤六丁之灵、五岳之君、阡陌亭长诸神判明吉凶,预测未来;可以召唤“六阴玉女”为仆役,还可以召唤“八史”代为卜筮(《抱朴子》卷十五),这种透过“三皇文”来召唤神明,问以吉凶的行为逐渐成为道教符文的传统,元朝有一“霹雳大法咒”,开篇便是“天皇皇,地皇皇,人皇皇,色苍黄”(《道法会元》卷一三六),更为常见的“天灵灵,地灵灵”也是其变体之一。道门里普遍视治病疗疾为济世度人的重要内容,在这个宗教动机的推动下,道教符咒与医学密切相关。在其看来,天界上存在着一个“太医院”,通过符咒可以请得天医神吏降临,疗治天底下男妇小儿诸多的内外疾病(参《祝由科诸符秘卷》)。道教的医用符咒也由早期的原始、单一逐渐扩充为适用于不同临床症状的专用符咒,包括伤寒符、头疼符、腹痛符、背痛符等等(《太上洞玄灵宝素灵真符》卷上),施治的方法有口服、佩戴,也有将符悬挂于门窗、墙、树甚至患处的外用医符,小儿夜啼咒需要张贴在交叉路口甚至厕所等人流量大的地方才能起效,就属于典型的外用医符。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内服的道教符咒已经基本退出大多数人的视野,而外用医符由于对人体无害反倒保留了下来。百姓父母一心想让孩童安睡,小儿止啼咒易于记诵、偶有灵验的特性使它流传千年,成为最被人熟知的土方法。

那“夜啼郎”是什么呢?民间一说就是晚上哭闹的孩子,中医认为小儿夜啼是因为心虚以致神魂不宁,血虚以致经络不畅,故要藉生人招魂以安神定魄,宋代张君房的《云笈七签 》就有“安魂魄咒”。对于古代的父母来说,安魂咒就如同灵丹妙药般神奇,即便是达官贵人也不例外。宋真宗晚年得一皇子,昼夜啼哭不止,有道人自荐能止儿啼,一通咒语后小儿果然不再哭闹(《增修埤雅广要》卷八)。宋代王安石的次子王雱,娶了同郡庞家姑娘,逾年生了个儿子,从小夜啼不止,后来请一道人念了神咒才不哭,王雱感激不已(《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卷四五)。

又有一种说法是,“夜啼郎”即夜啼狼,为什么是狼呢?因为狼的叫声能大能小,善于伪装成小孩的啼声来诱惑猎物(《诗三家义集疏》卷六)。唐代人的医方中便有在找不出病痛的情况下,将狼粪中的骨头烧成灰,撮成黍米大的药丸服用以止小儿夜啼的做法(《外台秘要》卷三十五)。除了狼以外,古时传说狐狸的叫声也颇为像婴儿(《山海经》卷一)。宋代有个叫吴子泾的人说,小孩子如果夜晚啼哭不止,抚摸他的背部没有效果,给他果品点心也无济于事的话,就让母亲灭了房间的灯烛,父亲趴在窗户下学狐狸叫,小孩自然就不啼哭了(《池北偶谈》卷十六)。嗷嗷待哺的小儿如何识得狐狼之声,大概正是与自己相近的啼哭声使得他们产生了安全感。这口传心授的育儿经,在结合狼凶狠、狐狸狡猾的本性后,逐渐演化出了不同版本的童话故事:江浙一带的民间童话中常出现“狼外婆”的形象,福建畲族故事中称为“粗尾巴野狼”;江苏扬州、淮阴一带有“秋狐外婆”“老秋狐”的形象;浙江台州一带的故事中还有“野人”“毛腿二婆婆”,壮族称“人熊外婆”或“猩猩外婆”。又为什么是猩猩呢?究其原因,或许仍是因为猩猩小而好啼,声音与婴儿一般(《礼记训纂》卷一)。这让人心生怜爱的相似之处,使得它们渐渐成为大人口中喜爱偷盗小儿的主角。清代黄之隽写了篇《虎媪传》,讲述了一个“虎外婆”蓄谋吃小孩的故事,但老虎过于凶猛,与人们的生活经验相去甚远,“虎外婆”的形象并没有流传开。

还有一种说法,“夜啼郎”是种邪祟。元代有一小儿夜啼咒,云:“小儿莫夜啼,朱书田字在肚脐。路上逢着李达道,自是老君上马时。我有拨火杖,将来作门将。拐捉夜啼鬼,至晓打不放。急急如律令。”(《法海遗珠》卷十八)这里就搬来了太上老君来为孩童驱魔。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魔呢?夜啼郎也叫夜星子,据说只有会巫术的人才能见到,用桑木做的弓、桃木做的箭才能射中。古代有一侍郎家里有小儿尚在襁褓,夜啼不止,请人来捉夜星子,后果见一妇人长七八尺,手执矛戈,骑马而行,捉得,乃是家中老妪所变(《新齐谐》卷二三)。这当然只是小说家语。旧时陕北一带若家有小儿夜啼,就请人用黄裱纸画符。先画一只倒吊的毛驴贴在树上,并在驴旁边写上:“倒吊驴儿本姓周,小儿夜哭不识羞,今夜晚上再来哭,钢刀斩断鬼驴头。”这驴俗称颠倒驴,取晨昏颠倒之意,以求破解小儿夜哭。毛驴与当地农民关系密切,在这里又被民间创作成致使小孩夜啼的作祟之物。

小儿难养,当其渐渐长大仍夜啼不止的时候更是令历朝历代的人父人母头疼,不得不绞尽脑汁吓唬夜啼的孩子,用什么吓唬呢?当时的猛将。

曹魏时期,张辽从吴军中奋力突围,力挫吴军,威震江东,当时有孩儿啼哭不止,便吓唬说“张辽来了”(《太平御览》卷四八八);南朝的刘胡勇猛善战,屡屡大破蛮兵,蛮人畏惧,有小儿啼哭,说“刘胡来了”便止(《宋书》卷八四);北朝的杨大眼善骑乘,装束雄竦,冲突坚阵,所逢敌将无不胆裂,传言淮泗、荆沔之间有孩童啼哭不止,就恐之说“杨大眼来了”(《魏书》卷七三);北朝的倍侯利勇健过人,北方人害怕,婴儿啼哭时就说“倍侯利来了”(《北史》卷九八);北朝还有一位将领叫桓康,勇果骁悍,江南人畏惧他,就用他的名字吓唬孩子,甚至把他的画像贴在寺中供奉,有病的人贴在床头,没有不好的(《癸辛杂识》前集);隋代杨广要下江都游玩,手下麻祜残暴虐民,百姓心中惴栗,就喊“麻祜来了”吓唬啼哭小儿(《野客丛书》卷二一);唐朝有位叫郝玼的戍边将领,勇敢无敌,蕃人畏之如神,以致赞普下令国人有生擒郝玼的勇士,奖赏等身高的黄金。蕃中小儿哭啼,就喊郝玼的名字来吓唬他(《旧唐书》卷一五二);后赵石勒有胡人手下叫麻秋,凶狠险恶,当时有孩子啼哭不止,就说“麻胡来了”(《太平广记》卷二六七);宋将刘锜从父征讨西夏,战无不胜,西夏人孩子啼哭,就吓唬说:“刘都护来了”(《宋史》卷三六六);金人纥石烈牙吾塔刚悍善战,屡败宋兵,威震淮泗,因为好用鼓椎击人,世呼“卢鼓椎”,时人哄孩儿就喊他的名字(《金史》卷一百一);明代戚继光扫平倭寇对沿海地区的掠扰,威名远扬,当时的人们将其形象编入止啼咒:天皇皇,地皇皇,莫惊我家小儿郎;倭倭来,不要慌,我有戚爷会抵挡(《戚继光志》附录);直至清代还有位叫张锡銮的将领,驰骋关外三十年,满蒙羌汉望若神人,喊他的名字来止小儿啼哭(《清稗类钞》文学类二)。

民间的猛将信仰涉及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过年贴秦叔宝的画像可以避邪,奉祀关公可保财运,上文中的宋将刘锜在后世化身刘猛将,为江南一带人民驱蝗保田。苏州当地每年正月十三都由官府举行祭拜,祈求来年风调雨顺(《清嘉录》卷一),孰不知早在有宋一朝刘猛将就已为百姓解决了小儿夜啼的困扰。

(作者单位:扬州大学文学院)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漫说“夜啼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