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纾《徐景颜传》古文艺术美赏读

卓希惠   2016-05-08 09:37:47


撰文/卓希惠

林纾不仅是清末民初著名的翻译家,也是古文的殿军人物。他视先秦两汉及唐宋古文为学习与创作之典范,主要继承了古代史传文学的优良传统。他的传记文往往精心结撰,结构绵密,善于塑造源于日常生活的普通人的典型形象,细节传神,真实生动。擅长场面描写,在情境营造与气氛渲染方面尤为出色。在情调上,林纾传记文悲凄深婉,低徊曲折,感慨深沉。

传主徐景颜,苏州人,早年在李鸿章设立的天津水师学堂修习学业。由于才华出众,能力不凡,故“年二十五,以参将副水师提督丁公为兵官”,成为清海军提督丁汝昌手下得力的官兵。光绪十八年(1892),日本为扩张势力,屡屡向我国挑起战端。在鸭绿江口的大东沟一带,中日海军交战。徐景颜在这次对日的海战中壮烈牺牲。文章中,一段徐景颜别母辞行的文字尤为精彩:

壬辰,东事萌芽。时景颜归,辄对妻涕泣,意不忍其母。母知书明义,方以景颜为怯弱,趣之行。景颜晨起,就母寝拜别,持箫入卧内,据枕吹之,初为徵声,若泣若诉,越炊许,乃陡变为惨厉悲健之音,哀动四邻。掷箫索剑,上马出城。是岁遂死于大东沟之难。

战事爆发,徐景颜不忍与母亲告别,母知书明义,鼓励他为国而战。慷慨别母后,为国捐躯。此传记篇幅不长,只寥寥数笔,但记载人物事迹典型,刻画人物形象生动,环境气氛渲染感人,用字措词精准有力,篇章结构绵密精严,语言风格雅洁简明,是林纾人物传记中的佳篇。

文章人物形象典型,细节刻画生动。传记塑造了徐景颜这样一位优秀杰出、高大伟岸、深情大义的奇男子形象。他学业优异,“习欧西文字”“每曹试,必第上上”。他聪明颖悟,博识多才,“筝琶箫笛之属,一闻辄会其节奏,且能以意为新声”。“治《汉书》绝熟,论汉事,虽纯史之家无能折者”。他深情孝亲,“对妻涕泣,意不忍其母”。他大义凛然,为国捐躯,“掷箫索剑,上马出城。是岁遂死于大东沟之难”。这是一个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宁愿放弃深切眷怀的个人家庭幸福及高贵生命之伟大高尚又平凡真实的灵魂,是传统“士”之典型,又是新时代杰出“英雄战士”之楷模。作为典型文学形象,这样的塑造与刻画无疑是成功的。

林纾还擅长于日常生活中对人物事件进行细节刻画,在平淡真实中传递深情。他说:“不难在叙事,难在叙家常之事。”(《林琴南书话·〈块肉馀生述〉前编序》)认为“欧公(欧阳修)之《泷冈阡表》、归震川之《项脊轩记》,琐琐屑屑,均家常之语,乃至百读不厌,斯亦奇矣”(《春觉斋论文·述旨》)。传主徐景颜英勇抗敌,博学多才,生平中可叙者不在少数,但文章仅就持箫别母这一日常平凡事件详加叙述,并且大肆渲染,铺陈衍展,即所谓抓住一点,泼及其馀。“对妻涕泣”之情状,他人无从得知。“就母寝拜别”,“持箫”“据枕”而吹,如此细节,作者难以尽详,或有虚构之成分,但唯此典型细腻之细节刻画,方显人物身处其境时矛盾纠结、五内欲焚之复杂心理状态,也以小见大、以少总多地概括了主人公品格之高尚与情感之真挚,塑造了一个多情重义的全人形象。此类细节传神的实例在林纾古文中不在少数。如《先妣事略》记己赴京应考,母亲于家中殷切盼己归来:“宜人见纾归,喜甚,竟不及下第事。壬辰,纾复北行。宜人忽梦纾病于析津。遽起。开门见月,乃觉其梦。即亦弗寝。日上,移榻廊隅,望门待邮者二日。析津书至,无病,而宜人惫矣。”情景宛然若现,情真意切,正可见作者擅长于闲漫细琐之处,曲曲传情。

文章场面描写精彩,气氛渲染出色。徐景颜以箫声拜别母亲的场面描写与气氛渲染非常精彩。曲乐声调往往是演奏者心理情感、情绪状态的体现。徐景颜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去或将成为永别,再也见不到至亲了,满腹郁结难言的情感此刻便通过曲折变化的箫声传达出来。所谓“悲莫悲兮生别离”(屈原《九歌》),声调悲凉、“若泣若诉”、哀婉低徊的“徵音”,倾诉满腔恋母、恋亲、不忍离去的深情,令人动容。《康熙字典》“徵”下引《乐书》云:“声出于心,而齿合吻开,为之徵。”又云:“徵,火也,其性烈而善烛。”可见“徵音”适宜于表现人物内心纠结抑郁悲痛的情感。继而箫声变为“惨厉悲健之音”,悲壮激越,震撼人心,箫声里饱含着对敌人的仇恨、一往无前的气魄及必死之决心。人物形象也在这极具悲情又极富艺术感染力的氛围中益显真实与高大。

文章结构绵密顿挫,文情抑扬起伏。重视作文之章法结构,向来是古文家创作的要义之一。桐城派代表作家姚鼐在《与石甫侄孙书》中说:“大抵文章之妙,在驰骤中有顿挫,顿挫处有驰骤。”林纾也十分讲究文章创作的开阖纵横、经脉纹理、骨力气势,他说:“大抵文章开阖之法,全讲骨力气势……手写是间,而全局应有之人,逐处涌现,随地关合,虽偶尔一见,观者几复忘怀,而闲闲着笔间,已近拾即是,读之令人斗然记忆,循编逐节以索,又一一有是人之行踪,得是事之来源。”(《林琴南书话·〈块肉馀生述〉前编序》)传主事迹之记载仅178字,篇幅可谓简短,但作者在篇章结构方面做了精心安排,采用了先抑后扬与前后照应的方法。先言母以之为怯懦,是为抑之;后言他持箫慷慨别母,抱必死之决心,最终牺牲于战场,其无畏之精神感天动地,是为扬之。文章不仅抑扬顿挫,而且针脚细密又流畅自然。如传记开头先埋下伏笔,交代徐景颜“筝琶箫笛之属,一闻辄会其节奏,且能以意为新声”,为后文持箫别母的精彩场景做铺垫,因前有伏笔,故后文言之颇为自然。

此外,文章在叙述传主主要事迹之后,还附带交代了与其共赴大东沟之难的两位闽人林永升与杨用霖的英烈事迹。一为与敌人交战中舰沉落水拒援而死,一为战事失利后以手枪自射脑际,“端坐不仆”,壮烈牺牲。同徐景颜一样,他们也是英勇赴难、视死如归的英雄。如此忠义之士反遭时人污蔑,作者郁结满怀,感慨悲愤:“恒人论说,以威海之役,诋全军无完人,至三公之死节,亦不之数矣。呜呼!忠义之士又胡以自奋也耶?”以此三者事迹驳斥时论对威海之役“全军无完人”的谣诬,既痛斥了荒谬言论,又补足了传记之完整,神完气足,铿锵有力,颇有韩愈《张中丞传后叙》之笔意。

文章语言精炼简约,风格雅洁严净。语言的简洁精炼,一向是古文致力追求的目标。刘勰《文心雕龙·议对》曰:“文以辨洁为能,不以繁缛为巧。”又曰:“随事立体,贵乎精要。”(《文心雕龙·书记》)刘大櫆《论文偶记》言:“简为文章尽境。”林纾论古文意境,也以“高洁诚谨为上”(《春觉斋论文》)。传记中,林纾用字措词精准有力,明炼简约,雅洁严净,极富表现力。如文章开头引文中一个“辄”字,写尽他对母亲和妻子的不舍,凸显了他的儿女情长,突出了他作为普通人真性情的一面。不仅无损于他的“壮士”形象,而且使人物形象更真实饱满。母亲起初以为儿子性格懦弱,故“趣之行”,催他走,用一“方”字,写出母亲对他的误解,也尽显传主内心之苦痛煎熬。以下“晨起”“就母寝”“拜别”“持箫”“据枕”“吹之”,更显徐景颜孝于亲的深情,“初为”“越”“乃”“陡变”,声曲的变化形象地映衬出人物内心缠绵悱恻的情感,“哀动”写箫声冶动四邻、感激人心的巨大魅力,“掷箫”“索剑”“上马”“出城”,则写人物果断坚定的态度。言简意赅,情貌毕现。

文章节奏弛骤有度,韵味悠远隽永。林纾赞赏“特为夷犹顿挫之笔,乃愈见丰神”的古文和“抑扬顿挫,长短节奏,各极其致”(《春觉斋论文》)的句法,追求悠远之意境与深长之韵味。他说:“凡情之深者,流韵始远,然必沉吟往复久之,始发为文。”(《春觉斋论文·应知八则·情韵》)崇尚“外质而中膏,声希而味永”(《国朝文序》)的文章风格。《徐景颜传》就像是一支低抑委婉又雄壮激越的乐曲,有低徊处,有高亢处,有缠绵处,有刚毅处,跌宕起伏、深情婉转,时如小提琴之细语低吟,时如高亢激越之交响齐鸣。至“是岁遂死于大东沟之难”处,戛然而止,令人感慨万千,回味无穷。正如林纾所言:“以全满精力注布于文,当吃紧处,则须省个辞语,而使味不尽泄。”(《文微·造作》)文章弛骤松紧有度,配合文情之需要,在晨起持箫别母处极事渲染,节奏缓慢,情调低抑,至“掷箫索剑,上马出城”,则节奏迅疾,刚健高亢。此处,仅八个字,四个动词,精准有力,通过人物一系列动作,愈显其刚毅斩截之坚强个性与置生死于度外之英雄气概。行文自然流畅、舒荡自如,结构布局、开阖起伏皆有讲究。既有概括交代又有细节场面描写,情境之营造与气氛之渲染尤为成功,前呼后应,先抑后扬,针脚细密又天衣无缝,确是林纾传记中的佳篇。因此,文章语言的雅洁、人物形象的多情、才气及英雄壮举、文笔之流畅、文风之沉郁顿挫以及饱满充沛之文气、浓厚郁勃之情感、高低起伏之旋律、浑融悲壮之境界,都使这篇文章充满了“味外之旨”“韵外之致”,神凝味永,“味不尽泄”。

文章感情深挚郁勃,情调悲凉凄婉。真性情是优秀作品的共同追求。林纾云:“要必有真性情存乎其中,而后读者感焉。”(《林琴南书话·论文》)林纾为文出于真性情的特点,也每每为论者所指出,或云其“为文出之血性”(张僖《畏庐文集·序》),或云其“以血性为文章”,“叙悲之作,音吐凄梗,令人不忍卒读”(高梦旦《畏庐三集·序》),都指出林纾古文多为真情挚性之作。林纾古文“真性情”“血性”“叙悲”的特点,既有个性的原因,也有时代的影响。近代的中国正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成为西方列强瓜分的对象。波诡云谲的时代风云激荡着林纾的心灵,其爱国思想几乎贯穿于所有的创作之中。他自云“多伤时感旧之作,语语含黍离之悲”(《林琴南书话·与胡孟玺论诗启》),又写诗云:“今日国仇似海深,复仇须鼓儿童心。”(《闽中新乐府·村先生》)晚年自陈译介外国小说的目的:“纾年已老,报国无日,故日为叫旦之鸡,冀吾同胞警醒。”(《〈不如归〉序》)希望将满腔爱国热忱传递给读者。正如张俊才先生所说:“借译书来‘儆醒’人心,为反帝救国的事业服务。”(《林纾评传》)此文中,林纾便将一腔激越勃发的爱国救亡之情投射到舍身救国的海军壮士徐景颜身上,歌颂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国精神。感情跌宕起伏,作者内心饱满深挚、郁勃炽热的情感,正借此得以抒发。关于时人对海战献身将士荒谬不实、是非颠倒之污蔑,作者满腔悲愤地予以了诘问与指斥,感情的洪流无法扼制地喷泄出来,冲击着时人及后世读者的心灵。

总之,文章以简洁精炼之语言、精心结撰之结构、细腻典型之勾勒、精彩出色之渲染、凄切深婉之情调、素雅高华之笔意,将主人公形象之高大、品格之高尚、情感之深挚、意韵之丰厚,表现得淋漓酣畅、韵味隽永,令读者回味无穷、感慨万千。

林纾传记文写人叙事之艺术美尚有不少空间亟待我们做进一步的开掘与品味,林纾“力延古文之一线”的努力虽然失败了,但他的古文作品却留下了鲜活、丰富、详实的第一手资料,让后人在走近、解读、借鉴林纾的同时,去真切感受他的欢欣喜悦与悲凉哀痛,去真实地回味林纾的美、古文的美、传统的美。

(作者单位:福州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林纾《徐景颜传》古文艺术美赏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