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马关条约》割台的内中隐秘

郑海麟   2016-05-08 09:37:42


撰文/郑海麟

今年是《马关条约》割让台湾一百二十周年,同时也是台湾回归中国七十周年。当年割让台湾之际,出席签约的头等全权大臣李鸿章,曾试图以无条件让出台湾的治权来挽回主权,可惜为日方代表伊藤博文识破,未能成功。内中隐秘鲜有人道及,但它却反映在《马关条约》的中、日、英三种条约文本里,仔细研读这三种文本便不难看出这一点。

台湾及其周边岛屿和澎湖列岛原为中国领土。1894 年,日本因急欲占据朝鲜,悍然发动对朝鲜的宗主国中国的侵略战争,史称“甲午战争”,中国战败。1895 年 4月17日,中日双方在日本马关签订议和条约(即《马关条约》),该项条约共十一款,另附有《议订专条》三款 ,《另约》三款 ,《停战展期专条》三款。出席签约的中方代表为清朝钦差头等全权大臣李鸿章、清朝钦差全权大臣李经方;日方代表为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宗光。《条约》最初为中文和日文, 随后又添备英文。

中文本《马关条约》涉及割让台湾、澎湖列岛的条款内容为:

第二款 中国将管理下开地方之权并将该地所有堡垒、军器工厂及一切属公对象永远让与日本:

(2)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

(3)澎湖列岛,即英国格林尼治东经一百十九度至一百二十度止,及北纬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间诸岛屿。

《马关条约》日文本内容为:

第二款:清国将下开土地之主权并在该地方上之城垒、兵工厂及公有物件永远割让与日本国:

(2) 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

(3) 澎湖列岛,即英国格林尼治东经一百十九度至一百二十度止,及北纬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间诸岛屿。

《马关条约》英文本内容为:

第二款:清国将下开领土主权及在该地方上之城垒、兵工厂及公有财产永远割让与日本国:

(2) 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

(3) 澎湖列岛,即英国格林尼治东经一百十九度至一百二十度止,及北纬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间诸岛屿。

从以上英文本的用词及行文来看,显然是由日文本翻译过来的。比较三种文本,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

中文本是将台湾、澎湖列岛的管理权(即国际法意义上的“治权”或“管辖权”)永远(即无条件之意) 让与日本,并无涉及“主权”的字样。如按国际法来解读,中国转让给日本的是台湾、澎湖列岛的地方管辖权而非领土主权。

日文本明显有( 土地之主权 ) 字样,按国际法来解读,中国转让给日本的是台湾、澎湖列岛的主权和治权(即领土主权和地方管辖权一并转让与日本)。

英文本内容与日文本相同,其中英文“full sovereignty”( 完全主权 )即含有领土主权与地方管理权之意。

比较以上中文本、日文本、英文本,不但条款的内容有出入,而且性质上的差异(即“主权”与“治权”) 更令人惊讶。按照中文本,中国在《马关条约》中并没有将台湾、澎湖列岛的领土主权割让给日本。从民族主义的感情出发,中国人必定会坚持条约应以中文本为准,日本人则必定会坚持条约应以日文本为准。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当年签订《马关条约》之际,中、日双方代表在两国文本的条约上都签了字。而且,订约的主导权完全操在日方手中。也许日方当时已清楚地认识到条约的中、日文本内容上的差异,故在《马关条约》的《议订专条》中作了如下的规定:

日本帝国大皇帝陛下政府及大清帝国大皇帝陛下政府,为豫防本日署名盖印之和约日后互有误会以生疑义,两国所派全权大臣会同议订下开各款:

第一,彼此约明本日署名盖印之和约添备英文,与该日本正文、汉正文校对无讹。

第二,彼此约明日后设有两国各执日本正文或汉正文有所辩论,即以上开英文约本为凭,以免舛错,而昭公允。

也即是说,签约两国日后如各据本国文本发生争执,必须以英文本为准。而英文本的底本无疑译自日文本。这便是构成《马关条约》中国割让台湾、澎湖列岛的领土主权给日本的法理依据。

正是根据以上英文本和《议订专条》条款规定,中国才不得不将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的主权和治权(即领土主权和地方管辖权)永远让与日本。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关于《马关条约》割台的内中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