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前赤壁赋》讲录(第六讲)

叶嘉莹   2016-05-08 09:37:13


讲授/叶嘉莹

接着我们看第二段: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馀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第二段开始两句:“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当东坡跟他的朋友在赤壁之下的江水中乘舟游赏的时候,他们就饮酒,非常的快乐,于是就敲击着船舷。“舷”是船边。“扣弦而歌”即以手拍击船舷,打着拍板而唱歌。

接下去说这首歌:“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桂棹兮兰桨”,“棹”跟“桨”都是划船的用具 ,如果仔细分别呢,比较长的叫“棹”,比较短的叫“桨”。在《九歌·湘君》里边有这样两句:“桂櫂兮兰枻,斫冰兮击雪。”《九歌 》上的“櫂”字与东坡《赤壁赋 》里的“棹”字声音是相同的,意思也是相同的。“兰枻”的“枻”字也就是“兰桨”的“桨”字,一样的意思,都是划船所用的器具。可见桂棹、兰桨都是有出处的。那么“兰”是什么呢?“兰”就是木兰,是一种长青的乔木。这种木材很高大,也很坚实,可以用来做船桨。所以“桂棹兮兰桨”,就是说用桂木做的船棹用木兰做的船桨。中间这个“兮”字是辞赋之中经常用的一个语助词。东坡和他的朋友所唱的这首歌就是说,我们乘的船有桂木的船棹、有木兰这种木材的船桨,是很美丽很美好的划船用具。

“击空明兮溯流光”,他说我们就用船桨划着船—怎么样划着船呢?因为当时东坡和他的朋友在“壬戌之秋,七月既望”那天的夜晚游览,正是月明的时候。那月光映照在水中,上下都是一片澄澈晶莹的光芒,所以就说“空明”,是月光映照在水光之中的样子。他说我们就用桂棹、兰桨来划着月光与水光相映照的这一片澄澈莹明的水。“溯流光”,“溯”的意思是逆流而上,就是我们逆着水流而向上划船。“溯”什么呢?溯“流光”。本来应是流水而却说流光。为什么是流光呢?刚才我说过了,因为是月光映照在水面上,月光就随着波光而荡漾,“流”就是月光随着波光荡漾的样子,所以说是“流光”。我们前面讲过,从前三国时代一个很有名的诗人曹植曹子建,他有一首《七哀 》诗,里边就有这样的两句:“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说明月照在高楼之上,月光从天上像流水一样流泻下来,所以也叫“流光”。这里的“流光”是说月光照在水面上随波荡漾的样子。这一句写在月光下划船的景象,实在是写得很美。

下面他就接着说了,当我们乘着这美好的船,划着桂棹和兰桨,击打着澄澈莹明的流水,逆着流光向上游划船的时候,在这种情景之下,“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当月明的夜晚,上下都是一片莹明,这种情景之下,就引起了我许多的怀想来,是“渺渺兮予怀”,“渺渺”两字是悠远的样子。《管子·内业 》篇上有这样的一句话“渺渺乎如穷无际”,“穷”是说穷尽到尽头的意思。穷尽到什么样子的尽头呢?是“无际”,是无穷的遥远,说是要追寻这样无穷遥远的尽头,所以上面就用了“渺渺”来形容。郭麐的《词品》讲到词品里的“神韵”,曾经有这样的两句,说:“渺渺若愁,依依相思。”为什么“渺渺”又可以形容愁怀呢?因为人有一种愁,而这种愁是好像对于遥远的事物有所怀思、有所向往的一种愁思,这种愁思就叫做渺渺的愁思。不是说我们一些很世俗的、很尘杂的这种愁怀也可以叫做“渺渺”,那是不可以的。所以东坡他们所唱的歌词说“渺渺兮予怀”,在这样的情景之中,我们的心中有所怀思有所向往,是有着一种悠远的愁怀。

“望美人兮天一方”,刚才我说“渺渺”是有所怀思向往的意思,那么所向往的是什么呢?他说我向往的是一个“美人”。“美人”一般说起来所指的是意中人,知心之人,不过古人在诗文里所说的“美人”,常常不是现实的狭义的这种美人,而是有某种比喻寄托的意思,有讽喻的意思。比如在《诗经 》和楚辞里边“美人香草以喻君子”用来比喻贤人君子,或者圣贤明哲的君王。那么东坡这个“美人”何所指呢?我们不要给她一个确切的狭隘的解释,当然不是仅指世俗上所说的这种狭义的美丽的女子而言,我们也不要很拘执、很道学气味地一定要把这“美人”解释成“圣主贤王”,只是在这种情景之中,他心中对于他自己理想的事物、人物有一种怀想、向往的心情。他的理想中最美好的人物在哪里呢?他说“望美人兮天一方”,“天一方”的意思是说在天的那一边,极言其遥远,不知道在哪里。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这首短歌的意境、情调,这种怀思向往的感情,是写得很美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边曾经批评《诗经·秦风·蒹葭 》这一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他说:“《蒹葭 》一篇最得风人深致。”就是说写这种怀思向往的感情最有诗人的意味,最有诗的感情、意境了,东坡这首短歌也是写得很好的。

当他们在赤壁之下乘船在江水之中遨游的时候,他们不但“扣舷而歌之”,唱着这样美的一首短歌,而且当时在东坡的朋友之中“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洞箫是一种乐器。为什么叫洞箫呢?因为在古代的时候,所吹的箫管的头是用蜡堵塞起来的。后来,西域的外族传到我们中国来的一种乐器就叫做“洞箫”—这种乐器跟我们中国的箫很相似,只是它的下端的箫管管口没有用蜡堵塞住,它下面是洞开的,所以就叫做“洞箫”。当时东坡的朋友中有一个人就吹洞箫。那么吹洞箫的人是谁呢?旧日的一些人就考证,吹洞箫的人是东坡的朋友叫杨士昌(一作“杨世昌”)。杨士昌这个人,号子京,他是四川绵竹五都山的一个道士。他四处云游,云游到庐山,又从庐山来到黄州。当时东坡正贬官在黄州,于是杨士昌就拜访东坡。他们两个人曾经先后两次同游赤壁,东坡写的两篇《赤壁赋 》,据说都是跟杨士昌一同去游的。何以见得吹洞箫的人就是杨士昌呢?东坡有一首诗是《次孔毅父韵 》,孔毅父是他的一个朋友,次韵就是和他的韵了。次韵的诗这样说的:“不如西州杨道士,万里随身只两膝。沿流不恶溯亦佳,一叶扁舟任飘忽。夜来饥肠如转雷,旅愁非酒不可开。杨生自言识音律,洞箫入手轻且哀。”东坡写的这首诗里说 :“不如西州杨道士”,我想我自己的生活是不如西州的杨道士—杨道士就指的是杨士昌了。何以不如他呢?他说杨道士可以去云游四方,是“万里随身只两膝”,说他可以云游万里之外,而他随身不需要携带其他行李,只要带着两条腿就行了。“两膝”,“膝”是膝盖,膝盖就代指两条腿,两条腿两只脚,能够走路,就可以到处云游了,这是多么优游自在的生活!“沿流不恶溯亦佳”,这一句一方面是写实,同时兼有一种象征的意味。说杨道士到四方云游,他有时在水上乘舟,有时是沿流而下,有时是溯江而上,这本来可以说是写实;但它同时也有象征的意思,象征了人生,当你在顺境也好,在逆境也好,沿流顺江而下不费力量当然是不坏的事情,所以说“沿流不恶”,逆流而上人家都以为是不好的,但在一些真正旷达的人看来却是“溯亦佳”。“一叶扁舟任飘忽”,杨道士常常坐着如叶的小舟,任凭船在水上漂流。那么杨道士还有怎么样的情形呢?他说 :“夜来饥肠如转雷,旅愁非酒不可开。”当他在四方云游的时候,有时到晚上饥肠辘辘,肚腹之中有辘辘的声音如同雷声一样,所以说“夜来饥肠如转雷”。而杨道士如果觉得饥肠辘辘如转雷的时候,他不是想要吃饭,而是想要喝酒—沿途的旅愁如果不喝酒是不能解开的,所以说“旅愁非酒不可开”。杨生过着优游自在的生活。不但如此,杨道士还会吹洞箫,说“杨生自言识音律,洞箫入手轻且哀”,杨道士还说自己懂得音乐,当他拿着洞箫吹起来的时候,真是凄清而且哀切的。从东坡的这首诗看来,我们知道杨道士是能够吹洞箫,且吹得是很好的,想见其为人。此外,东坡还有两个帖留下来。这两个帖里边写的是什么呢?写杨士昌来拜访他,两个人一同去游赤壁的事情。宋朝施元之注东坡的诗(施注是很好、很有名的),还有清朝赵翼所作的《陔馀丛考》,这些书里边都曾经考证过这件事情,就是当时跟东坡携游赤壁的吹洞箫的朋友就是道士杨士昌。东坡说“客有吹洞箫者 ”,当时我的朋友之中有一个人就吹奏洞箫这种乐器,是“倚歌而和之”,“倚”字的意思本来是依靠,这里是说倚着、倚随着。“倚歌而和之”,是吹起洞箫来倚随着歌声的意思,也就是说,当时洞箫的声音是倚随着刚才他们唱的歌声,用洞箫来伴随这歌。

洞箫伴奏的声音,“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馀音袅袅,不绝如缕”。当他吹起洞箫来的时候,是“其声呜呜然”。“呜呜”,一种呜咽的样子,是呜咽低沉的声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声音表现得好像是一份“如怨”—幽怨的感情、“如慕”—又好像心里边有所爱慕怀想的一份感情;“如泣如诉”——低低的悲戚的声音,又好像是娓娓的诉说的声音。“馀音袅袅,不绝如缕”,他说洞箫所吹的这支曲子残馀下来的尾音袅袅,“袅袅”是摇曳的样子,这里是说曲子的馀音缭绕而摇曳的样子;“不绝如缕”,“缕”字的意思本来是说很细的丝缕,缕是很细、很长的,好像一缕细长的丝线一样,说馀音缭绕摇曳着。《列子·汤问》篇曾经有这样的两句:“馀音绕梁栎,三日不绝。”说它那馀下来的声音,好像缭绕在梁栎之间,“梁栎”就是梁栋了。所以,“馀音袅袅,不绝如缕”,是形容洞箫的声音馀音缭绕的样子。

这缭绕的洞箫的声音使宇宙之间的万物都感动了—“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幽壑”是说幽深的山谷,“潜蛟”是伏藏着的蛟龙,“幽壑之潜蛟”,是在幽深的涧谷之中伏藏着的蛟龙。“舞”的意思是使他们都跳起舞来了,是说箫的声音非常令人感动,使得山谷之中潜伏的蛟龙听到这音乐都起舞了。“泣孤舟之嫠妇”,“嫠妇”是死去丈夫的寡妇,这句是说,在那寂寞的孤舟之中的寡妇,因为听到这凄清的箫声而流下泪来了。“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这两句是写音乐之感人。嫠妇是女子,是人,当然能够听到伤感的音乐而流下泪来 ;而潜蛟是蛟龙,是动物,它怎么会听到音乐而感动得起舞呢?我们常常在古书上看到,凡是说到音乐的美好,不但使人类感动,也使一切万物都感动。比如《列子·汤问》篇里就这样记载 :“瓠巴鼓琴,鸟舞鱼跃。”“瓠巴”是古代善于弹奏琴瑟的一个人,说当瓠巴弹琴的时候,鸟听到他的琴声就跳起舞来,鱼听到他的琴声就在水中跳跃起来。此外,在《荀子·劝学》篇中也有这样的两句话:“瓠巴鼓瑟,而沉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荀子·劝学》篇上的记载与《列子·汤问》篇略有不同,《列子·汤问》中说瓠巴弹的是琴,而《荀子·劝学》中说瓠巴弹的是瑟,瑟也是一种弦乐。“瓠巴鼓瑟,而沉鱼出听”,“沉鱼”本来是沉潜在水中的鱼,因为听到他弹瑟的声音就“出听”,就浮出水面上来听他的弹奏。《荀子·劝学》篇另外还写了一位音乐家俞伯牙,说当他弹琴的时候,“六马仰秣”,说驾车的六马都“仰秣”——“秣”是马在吃草——因为听到他的琴声而感动了,所以都抬起头来,形容声音使得动物都感动了。东坡这里也是如此,他说使涧谷之中的潜藏的蛟龙都因为听到箫声而跳起舞来,使孤舟的嫠妇也流下了眼泪。 (李东宾整理)(未完待续)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苏轼《前赤壁赋》讲录(第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