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朝贡崩溃的历史分析

王凯伯   2016-05-08 09:37:12


撰文/王凯伯

一 琉球朝贡的历史

朝贡体系在悠悠华夏文明史中持续了千年之久,历朝历代虽有变化,但着实可以称为东亚文明圈国家间交往的一大主要特征。

琉球在历史上与中国有着密切的联系,属于朝贡体系中的重要一员。1372年,明太祖朱元璋遣杨载出使琉球,琉球王察度对明朝称臣,开始向中国朝贡,从此以后,琉球王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琉球也正式成为属邦(参熊茂松《中国痛失琉球经过》,《贵阳文史》2007年第6期)。1606年日本入侵朝鲜,迫使琉球向日本进贡,成为藩侯的属国。琉球因此进入了两属状态:因日本萨摩藩的占领,琉球是其属国;但由于历史联结,琉球仍向中国进贡。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国力渐隆,觊觎琉球之贪念也愈加强烈。1871年,琉球宫古岛民的进贡船只在前往中国途中遭遇风暴,一艘船只幸还,另一船则漂到台湾,船上的六十九名船员与台湾的高山族人发生冲突,总计有五十四人被杀,三人被淹死(参董蔡时《琉球与中国的历史关系》,《历史教学》1955 年第 4 期)。日本便以此为借口“兴问罪之师”,在和中国的一系列谈判与冲突后,中日签订《北京专条》,把日本出兵称为“原保民义举”,默认琉球人是日本人(参米庆余《琉球漂民事件与日军入侵台湾(1871-1874)》,《历史研究》1999 年第1期)。1876 年,日本更是强行在琉球推行司法并派驻警察(参熊茂松《中国痛失琉球经过》)。1879 年,明治政府下令废藩置县,对琉球进行吞并。随后,日本在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的调解下,制定出《球事存案》,但中日双方在反复谈判后只是草签了《琉球专案草案》,且未最终签字。之后,中日双方被朝鲜等问题所羁绊,琉球一事实在微小,中国在焦头烂额之际难以面面保全,所以可以说中国默认了日本对琉球的占领,琉球朝贡遂走向崩溃。

二 维持朝贡体系的条件

从琉球朝贡的崩溃可以看出,维护朝贡体系需要有一些重要的条件,一旦条件丧失,朝贡关系便难以存在。

首先,从朝贡体系的根本来讲,要维护“一”的概念。何芳川就在《华裔秩序论》中指出:“一”与“和”,是所有“华夷”秩序有关理念与原则最本质的东西。 “一”即是承认中国一统华夷的宗主地位。只要承认中国皇帝的大一统地位,朝贡国都能获得大量的赏赐与保护。如果属国不承认“一”,中国就会采用各种方法使其承认,以维护朝贡体系。郑和出使锡兰,“齑捧诏敕,金银供器、织金宝幡,布施于寺,及建石碑。以崇皇图之治,赏赐国王头目”,是一次和平的访问;但锡兰国王“负固不恭,谋害舟师”,直至“潜发兵五万”,有所不轨,对“一”的理念大有不敬之意,郑和最后“生擒其王”,将其带回中国,“归献阙下”(费信《星槎胜览》卷一)。从中可见中国对于大一统地位之珍视。从琉球朝贡史上看,两国关系恰恰模糊了“一”的概念。尤其是在1606 年后,琉球就已属于受中日两国管辖的状态,向中国缴纳贡赋,同时受到日本的管理。这种尴尬的模糊状态使得中国的大一统根基开始动摇,也使日本利用这种两属状态,在《北京专条》中狡猾地使清政府承认琉球人为日本人,最终达到了将琉球分裂出中国朝贡体系之目的。

第二,从经济方面看,宗主国要有能力维持“厚往薄来”的原则。虽然千年以来朝贡体系并非一直是厚往薄来,但是明朝以后,作为朝贡体系中的盟主,中国一直自恃泱泱大国之风度,在经济方面则表现为重视朝贡国朝贡所带来的国际声望与天朝龙威,而不太计较从朝贡中获取的现实利益。永乐年间,礼部就制定了对前来朝贡各国国王、妃、世子、陪臣的赏赐标准,拟单进呈明成祖。对于这个已经十分优厚的赏赐标准,朱棣仍意犹未足,批示曰:“虽加厚不为过也!”(参何芳川《华裔秩序论》,《北京大学学报》1998 年第6期)当宗主国经济已难以支撑厚往薄来的原则时,朝贡体系就难以维持了。李鸿章在谈到琉球一事时说:“中国受琉球朝贡,本无大利,其贡而不能保其国。”(王瑛《李鸿章与琉球宗主权的丧失》,《云梦学刊》2006 年第1期)虽然不能由此得出清政府否定了厚往薄来的原则,但也能看出当时作为宗主国的清廷在执行朝贡政策时,已经不再有鼎盛时的大国气度了。

第三,从军事上看,宗主国要有一个国内外相对安定的环境及强有力的武力去保护朝贡国的利益,否则在维持朝贡体系时难免捉襟见肘。当时,清政府在鸦片战争后一直忙于处理与外国之间的复杂关系,国内又要镇压农民起义,对于琉球这种遥远小国的保护肯定是有心无力。在琉球国被日本吞并之时,琉球王尚泰不甘心国家就此消亡,暗中命令国舅尚德宏于1877年前往福州,希望清朝帮助琉球收复河山。与此同时,中国驻日钦差大臣何如璋也向李鸿章写信,希望对日采取强硬政策。但李鸿章给何如璋的回信说:“是今日日本阻贡之举,中国之不能不与力争者,理也,情也,然迩年以来,曾未认真议及者,盖亦有故。”他又指出:“中国兵力,固自应之有馀,谅彼决不因一言不合,遂起波澜,惟言之不听,恐无大益耳,然琉球既祈恳不已,或不妨相机为开导,仍候总理署核示办理。”(同上)由此可见,当时清政府受到内忧外患的威胁,自顾不暇,宗主国保全本国利益都是难上加难之事,保护朝贡国的政策断难执行。琉球地域遥远,利益微小,加上出现了更加复杂的伊犁问题、朝鲜问题,所以清政府就在几次抗议后默认日本对琉球的吞并。

第四,从朝贡国角度来看,朝贡国应有一定抵御能力,万不可全倚仗宗主国的帮助。当然,不能否认的是,由于琉球面积狭小,人员稀少,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很难独立地发展成为一支强有力的武装力量,这是琉球国自身的局限性。但琉球国在受到日本侵略时,自己反抗的能力较弱,只能求助于清政府,而清政府因自身的种种问题不能提供保护,琉球就亡国了。

最后,从国际体系上看,朝贡体系的维持需要其具有完整性,即要求朝贡国数量的大体稳定以使之成为在地区内被普遍认可的国际体系。琉球朝贡的结束只是朝贡体系崩溃的冰山一角。在这之前,朝贡体系的完整性已经大受损害,华夷秩序内的朝贡国由于受到西方国际体系的干预与侵略,数量日益下降。西班牙于1565年入侵菲律宾群岛,建立殖民地。1629 年,荷兰人入侵马塔兰王国,并最终建立了对于印度尼西亚群岛的殖民统治。英国则于1819 年侵占了马来半岛与新加坡;1824 年和1852 年又先后两次发动英缅战争,最终占领了整个下缅甸地区。1862年,法国入侵越南,与越南阮朝签订《西贡条约》。1894 年,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通过《马关条约》迫使清廷承认朝鲜的“独立”,中国丧失了至关重要的一个藩属国。随着华夷秩序中最后一名成员国朝鲜被划出,朝贡体系也就不复存在了(参何芳川《华裔秩序论》,《北京大学学报》1998 年第6 期)。可见,随着西方势力的侵入,中国作为宗主国在一步步地失去朝贡国,在东亚体系中的地位逐步下降,话语权不断丧失,最终还不能避免朝贡体系崩溃的命运。

三 对现今中国的启示

探讨朝贡体系能为中国倡导的世界新秩序提供很多历史经验与教训。

第一,经济上要尽可能地帮助邻国和发展中国家,为我国争取战略机遇期,维持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厚往薄来早已成为历史,但新中国成立以来就一直开展的无条件经济援助仍应成为我们获得良好国际声誉的一大重要支柱。面对中国这一崛起力量,各国难免心有不安,因此在文化与政治上很难有效输出的情况下,要加强对他国的援助,让各国共享发展成果,以实际行动破除中国威胁论,为中国争取进一步发展的战略环境与格局。

第二,尽管当今世界总体稳定,各方都强调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但作为世界上的大国,军事力量的构建仍应成为一个长期重视的话题。《孙子兵法》开篇即言:“兵者,国之大事。”维护国内和平,维护周边和平,都需要有一支强有力的军事力量,否则在维护世界和平的斗争中,难免还要出现援助无力、国内困境重重而难以着手之窘境。

第三,中国应在构建国际格局体系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朝贡体系在被西方的国际体系瓦解后,中国不仅失去了宗主国的地位,更是受到西方国际体系的制约而处处损失国家利益。所以今天中国作为世界舞台上的政治经济大国,我们要积极地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营造有利于中国发展的国际体系、国际规则,而非一味地接受他国制定的规则。亚投行、“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的积极尝试,尽管打破或改变现有的体系十分困难,我们也在现有的体系中获益良多,但是我们不能满足于此,要在一定限度内展示中国力量,更好地维护中国利益,促进世界理解中国声音。

琉球的朝贡崩溃的历史,是中国近现代屈辱历史的一个缩影,研究当时的历史,分析维护朝贡体系的条件,能为我们思考现在的发展增加历史厚度与经验感悟。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琉球朝贡崩溃的历史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