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初的中小学堂读本

洪本健   2016-05-10 18:10:02


撰文/洪本健

李刚己,清直隶南宫(今河北南宫市)人,生于同治十一年(1872),卒于民国三年(1914),终年四十三岁。据姚永概《李刚己墓志铭》记载,刚己十三岁即应冀州试,拔得头筹。时桐城著名古文家吴汝纶知冀州,另两位古文家通州范当世在吴之幕府,武强贺涛主持书院,皆惊叹刚己为天才,刚己亦从三人学古文。范当世曾评刚己诗作曰:“我何足以范此子哉?”吴汝纶评曰:“相此儿所诣,便已突过老夫,那得不诧为奇宝!”(《李刚己先生遗集》)李鸿章亦发出 “此人材器闳远”之感叹(《李刚己先生遗集》附录刘登瀛《李刚己传》)。光绪甲午(1894),刚己登进士第,历署代州知州及灵邱、繁峙、五台、静乐知县,以能于政事、善于折狱闻名。辛亥革命后,刚己奉命前往大同任事,方十馀日,驻地淮军哗变。总兵、知府怯而不出,刚己召集士绅创立善后联合会,平乱止暴,安定一方,获时任山西都督阎锡山之褒奖。“省议会长乃叹曰:‘牧令中有李君在,今日真马生角、天雨粟也。’”(《李刚己先生遗集》附录姚永概《李刚己墓志铭》)后刚己归保定讲学,终因体弱兼积劳成疾而卒。观其短暂之一生,李刚己天资聪颖,好学不倦,刚直无畏,勇于任事,为人与为文无二致,可谓知行合一。因忙于政事,所作又漫不收拾,故多散佚,《李刚己先生遗集》收诗词一卷,文亦仅一卷。吴汝纶之子吴闿生在作序时,为刚己殁求其书,仅得文二十篇、诗词百十三首而慨叹。尽管如此,在不多的篇章中,李刚己的文学观还是十分清晰地表达了出来。《续皇甫持正谕业》云:

经词质而诗独华。春秋以降,王泽衰而《诗》亡,《离骚》作而文辞之士兴。汉氏有作,风流衍溢,乘、迁、相如之徒倡于前,向、雄、衡、固之徒继于后,莫不震铄金石,薾拂云霓。降魏迄晋,洎于六朝,天下承学之士,崇其华而忘其实,逐其末而失其本,夸奢斗靡而无所于归。其敝也遂寙败,而不可复振。自韩退之氏起,删削虚华,廓清荒蔓文辞,戛然复反于古,辅之以柳、李,继之以欧、曾、苏、王,由是天下化之。庠序之儒、里巷之秀,皆束群书,屏百事,以从事于空虚之域,其敝也遂至于空疏以为精,窘缩以为高,惝恍以为深,腐熟以为正。文章之道,至于宋元之末,何其陋也!国初,方、姚氏兴,推大斯文,倡明绝学。湘乡曾公继之,尽取汉儒之博、宋儒之纯、经子之闳深、骚赋之瑰丽,以自治其文,昭章粲烂,炳焉与周、汉同风,岂不伟欤!(《李刚己先生遗集》卷二)

李刚己的文学见解与他所崇敬的吴汝纶一样,秉承桐城派固有的文学观,推崇两汉与唐宋,特别赞美韩愈救敝起衰之功。于本朝他自然推崇方苞和姚鼐,而且越过归有光,以方、姚上接唐宋八大家;他也推崇编有《经史百家杂钞》的曾国藩,颂扬其复兴古文之功绩。当然,明代文章被他所忽视,是不能不指出的缺憾。

《李刚己先生遗集》有一个重要的疏漏,就是未提及李刚己所编的《古文辞约编》。笔者藏有此书,为1925年柏香书屋校印本,系先师叶百丰先生所赐。此书有李刚己作于光绪乙巳(1905)孟春的自序,云:

历代选评古文辞者多矣。坊行俗本既浅陋无足取,而老师大儒所论述又皆精微高远,非初学所能领悟。今中丞南皮张公病之,乃取周、汉以降辞约义显之文三十六首,属刚己详加评识,杂采旧说,以为中小学堂读本。刚己既不敢辞让,爰请公开陈义例,退而述录先师吴挚甫先生所论为文大指,旁逮旧闻,兼附己意,以缀辑成书,上之于公。公以继此将取历代鸿篇巨制为高等学堂读本,此编实所以启途径、植基础也。(李刚己《古文辞约编》卷首)

李刚己因张之洞授意而编撰此“中小学堂读本”,篇目已由张氏确定,均为“辞约意显”之作。李刚己遵从吴汝纶先生的“为文大指”,旁采旧说,且附以己意而成书,目的在于“启途径、植基础”,为诸生将来继续学习“高等学堂读本”做必要的准备。书后有汉阳刘其标跋云:“是编文由姚《选》选出,惟义例间采曾氏……傅于姚《选》之次,俾习古文辞者,知博观在姚《选》,约取在是编也。”(李刚己《古文辞约编》书后) 姚《选》指姚鼐的《古文辞类纂》,收文约七百篇;林纾有《古文辞类纂选本》,收文约二百四十篇;本书仅三十六篇,确是博观而后约取也。书中,李刚己自序在前,接着是目录及“诸家事略”,后即精选的含有评注解说的名篇,除汉阳刘其标跋外,另有汉阳钱成浩1925 年十二月所作《重印古文辞约编跋》。

以下谨列出《古文辞约编》所收三十六篇的类别、作者与篇名:

论辩类:韩愈《杂说》(四首录二)、柳宗元《桐叶封弟辩》。

序跋类:欧阳修《宦者传论》《伶官传叙》、王安石《读孟尝君传》。

奏议类:贾谊《谏封淮南四子疏》、司马相如《谏猎书》、诸葛亮《前出师表》。

书说类:苏秦《说韩昭侯》、韩愈《答吕毉山人书》《答李翊书》。

赠序类:韩愈《送董邵南序》《送李愿归盘谷序》。

诏令类:汉文帝《赐南粤王赵佗书》《遗匈奴书》、汉武帝《敕责杨仆书》、韩愈《鳄鱼文》。

传状类:韩愈《毛颖传》、苏轼《方山子传》。

碑志类:班固《封燕然山铭》、韩愈《殿中少监马君墓志铭》 (此篇通行本作《殿中少监马君墓志》)。

杂记类: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至小邱西小石潭记》、欧阳修《丰乐亭记》。

辞赋类:屈平《卜居》、宋玉《对楚王问》、淮南小山《招隐士》、陶潜《归去来兮辞》、鲍照《芜城赋》、韩愈《五箴》《子产不毁乡校颂》、苏轼《前赤壁赋》《后赤壁赋》。

哀祭类:韩愈《祭柳子厚文》、王安石《祭周几道文》。

以上三十六篇中,先秦三篇、两汉七篇、三国晋南北朝三篇、唐十五篇、宋八篇。两汉和唐宋入选计三十篇,占总篇数的八成三多,宋以后未收,足见编者对古代散文最兴盛的两汉和唐宋的重视。就个人而言,韩愈以十一篇遥遥领先,柳宗元、欧阳修、苏轼皆以三篇居次席,王安石也有两篇入选,显现了编者对韩、柳、欧、苏、王,特别是对韩愈的重视。

此书所收,多为脍炙人口之名篇。称“约编”,以篇数甚少,且文皆简约,为中短篇也。短者如《读孟尝君传》《祭周几道文》,均不满百字;《杂说》二篇、《送董邵南序》亦仅百五十字左右;最长的《毛颖传》也就七百多字。

书中的评注解说文字,分别见于题解、文中双行夹注夹评、眉评与尾评。除了兼收各家颇有见识的评注外,题解与夹注夹评中多有李刚己本人的精彩评说。眉评以《古文渊鉴》中清圣祖康熙的评语为主,兼收茅坤、沈德潜、张裕钊等人的评语。尾评系总评,各家独到的评论皆归列其中,堪称精彩纷呈。现以《毛颖传》为例观之:

此篇题解指出:韩愈善于学史迁,以致为文“几与《史记》无以复辨”;而韩之高妙在于学《史记》却无一语袭取《史记》形貌;且取事皆断自秦汉前,小处亦见用心精密。可谓把握住了韩愈学史迁一丝不苟之认真与遗貌取神的精髓。《毛颖传》的布局,编者亦有明晰的论述,指出首段“犹史传中之叙述世次”;次段与“首段专就兔言”不同,“方叙取毫为笔,行文步骤极严”;三段 “犹史传中之撮举行能”;四段“叙笔之废退”,借双关手法扣题并收束;末段“太史公曰”惟妙惟肖,编者指出“结末感喟无端,顿挫有节,尤为史公神境”。尾评亦即总评,取王慎中、茅坤、沈德潜、曾国藩、张裕钊诸家之说,从“直逼马迁”、“虚景摹写,工极古今”、“章法谨严”、“狡狯变化,具大神通”、“恍洋自恣,而部勒一丝不乱”等方面,给予此篇以极高的评价。编者还在自己或他人的评说中,揭示该篇纵横恣肆的文风、奇宕不凡的笔势、奇古绝伦的用语和语意双关、主客相形、化实为虚、以实证虚等手法。

综观全书,有下列几点十分突出,是全书的亮点:

1.评说各家风格与特色

古文名家甚多,风格却迥然相异,尤引起编者的关注。书中所选韩文最多,故韩愈雄奇奔放的文风也反复被评说。《杂说一》引方苞语曰:“尺幅甚狭,而层叠纵宕,若崇山广壑,使观者不能穷其际。”《送李愿归盘谷序》对韩愈为文之雄奇赞不绝口,文中叙过得志的权贵、隐居的君子及不得志的小人,在“其于为人贤不肖何如也”的感叹后,编者随即评曰:“收束笔势阔远。”又曰:“自‘愿之言曰’至此三段,文字奇气喷涌,异采怒发,正如蜃楼海市,凭空涌现,一转瞬而消归乌有,洵天下之奇观也。”编者又评《鳄鱼文》末幅曰:“自‘七日不能’以下,文势已直注‘傲天子之命吏’五句,而却不遽接下,纯用盘旋顿挫之笔,以厚集其力。笔势如障涌泉,如勒怒马,洵奇观也。”于韩文之雄奇恣肆极尽渲染之能事。《始得西山宴游记》题解称“子厚记山水诸作,其寄兴之旷远、状物之工妙……洵属文家绝境”。《至小邱西小石潭记》夹评中赞叹柳宗元“摹写物状,尤为穷微尽妙。具此笔力,真可以镌 造化,雕刻百态矣”。真切展现出柳宗元记体文牢笼百态的非凡功力。对欧文所特有的六一风神,编者也不乏关注。《丰乐亭记》题解云:“此文及《送田画秀才序》皆以五代事迹为波澜,彼以风致跌宕取胜,此则感发深至,措注浑雄,楮墨之外,别有一种遥情远韵,令读者咏叹淫泆,油然不能自止。”《五代史伶官传叙》引刘大櫆评曰:“跌宕遒逸,风神绝似史迁。”关于王安石,《读孟尝君传》题解评曰:“此文笔势峭折,辞气横厉,寥寥短章之中,凡具四层转变,真可谓尺幅千里者矣。”刘大櫆评曰:“寥寥数言,而文势如悬崖断笔。”都强调王安石文风的峭折有力。

2.指出各篇主旨之所在

屈平《卜居》题解云:“此虽设为质疑之词,然坚确不移之志自见言外。篇中层层设问,与《离骚》陈辞巫咸命占灵氛之类相同,不过藉以推广文字之波澜,抒发心中之悲愤,非真有疑而问也。”“坚确不移之志自见言外”。道出了本文内在的精神。淮南小山《招隐士》尾评引吴汝纶云:“此疑为小山之徒戒王忧谗之作。”题解言明:“此文音节繁促,词旨危悚,断非无因而发。旧说不一,惟吴说最当。详其辞意,当是淮南王安入朝时,小山之徒知谗衅已深,祸变将及,而劝王急谋返国之作。”此篇描绘山中种种阴森险恶之景状,渲染恐怖的环境,暗指朝政不宁与形势危殆,编者的推断是有道理的。司马相如《谏猎书》题解云:“长卿之文惟此篇直抒胸臆,痛陈得失,其馀诸作率皆以微致讽。世人不知其指,遂以为贡谀,以为类俳,其实非也。”此见编者独到的眼力。陶潜《归去来兮辞》题解云:“陶公之初宰彭泽,本为亲老家贫而出。其后去官,亦实有不得已之故,即自序中所谓‘矫厉’,所谓‘违己’……不独不肯束带见督邮之说不足深信,即因妹丧去官之说亦系托辞。盖君子出处自有深意,以陶公之贤,岂容轻于去就如旧说云云哉?”可谓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陶渊明辞官归田的根本原因。

3.点明诸家学养之所自

《归去来兮辞》引孙矿(号月峰)语:“风格亦本楚骚,但骚侈此约,骚华此实,其妙处乃在无一语非真境,而语却无一字不琢炼。总之,成一种冲泊趣味。”确如所言,陶渊明学楚骚但自铸新辞,独具意境,别有趣味。韩愈之学史迁,前文分析《毛颖传》处已言之。编者在《送董邵南序》末段评曰:“托意高妙,措辞深婉,文境颇近司马子长。”韩愈善于学习前人,宋玉《对楚王问》题解指出:“此文盖即《客难》《宾戏》《解嘲》《进学解》诸文之祖。”编者评韩愈《殿中少监马君墓志》云:“韩文以雄奇胜,独此文与《罗池庙碑》《送董邵南序》诸篇情韵深美,令读者往复不厌。欧公《释秘演集序》《张子野墓志》《河南司录张君墓表》诸作,盖源于此。”尾评处还引唐顺之语云:“此欧文《黄梦升》《张应之》诸作之祖。”点出唐宋两位大师创作上的传承关系。《前赤壁赋》亦道出苏轼学养之深厚,尾评引谢叠山云:“此赋学庄、骚文法,无一句与庄、骚相似。非超然之才,绝伦之识,不能为也。”在题解中编者亦无限钦佩地写道:“此赋襟韵之旷逸、辞气之豪宕,并臻绝顶。自庄周、李太白后,世间无此等天人久矣。”

4.剖析文章的结构布局

以苏轼两文为例,《前赤壁赋》尾评引汪份(字武曹)语云:“起处言风来月出,兹游可乐;中间借客言人生易尽,不若水月无穷为可哀;后幅言物我与水月皆无尽,不必羡彼,惟当共享风月之乐,收到兹游之可乐上。议论对针,首尾相应。而或者乃谓末段为蛇足,何其妄也!”评语精辟道出此篇紧扣风、水、月行文,呈现乐、悲、喜感情波折的艺术结构。另一篇《方山子传》的布局,编者亦着意加以梳理:先言“首段撮取生平,而独不及岐山相见时事,亦留于后文追叙也。此等皆为文时惨淡经营,取逆避顺之处”。继而叙与方山子岐亭相遇,见其家贫,“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不免“耸然异之”,遂评曰:“此数语自通篇言之,则为正意;自下文言之,则为逆笔。以此见顺逆之无定也。”忆方山子当年骑射英姿之处,指出“插叙琐事,意态横生”,“写少时豪侠,凛凛有生气,行文亦跌宕尽致”。末幅称“补叙其家世之富盛,以反逼下文”之“皆弃不取,独来穷山中”云云。针对“余闻光黄间多异人”三句评曰:“结末复起一波,有苍茫不尽之势。”苏轼行文之来龙去脉可谓一目了然。

5.展示各家造语的功力

司马相如《谏猎书》云:“盖闻明者远见于未萌,而智者避危于无形;祸固多藏于隐蔽,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也。”编者评曰:“二语甚精,与欧阳公《五代史伶官传叙》‘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二句,皆名言也。”韩愈文每争起句,下足功夫,编者十分赞赏。《杂说四》以“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发端,编者评曰:“起势突兀,将通篇主意一笔揭明。”《答李翊书》云:“将蕲至于古之立言者,则无望其速成,无诱于势利,养其根而俟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仁义之人,其言蔼如也。”编者评曰:“揭明正意,气遒语炼,字字腾跃而出。”王安石《祭周几道文》以“意气豪悍,崩山决泽”,写少时初见周君的感受。接着是“弱冠相视,隐忧困穷。貌则侔年,心颓如翁”四句,极写年貌与心态的巨大反差,编者给以“造语精绝”的高度评价。尾评引茅坤语云:“文多淘洗,句句琳琅。”

《古文辞约编》还揭出文章变体的问题,如沈德潜评苏轼《方山子传》云:“生前作传,故别于寻常传体。通篇只叙其游侠隐沦,而不及世系与生平行事,此传中变调也。”至于各篇中展现的精彩纷呈的表现手法,就不再赘述了。书中个别观点有误,如贾谊《谏封淮南四子疏》题解云:“西汉之所以灭于王氏者,由于宗藩削弱;而其所以削弱之故,则以贾生、晁错、主父偃导人主疏忌骨肉之所致也。”居然将西汉衰亡归于削藩之策,并归罪于贾谊等人,实为历史观之谬误。

李刚己和高步瀛都是吴汝纶的得意门生,高氏比李刚己还小一岁,但终年六十有七,除《唐宋文举要》《古文辞类纂笺注》外,尚有《史记》《周秦文》《两汉文》《魏晋文》的举要笺注等,合计近二十种,至今享有盛名。李刚己虽年少聪颖,扬名甚早,但登第后忙于县政,民初时局动荡,仍操劳政事,任教保定时已体弱多病,年四十三即撒手人寰。因诗文散失,留存著述不多,其人其书,少为人知,实为憾事。清末民初,尤其是“五四”运动之后,随着社会的发展,白话文逐渐取代了文言文。但激进的思潮,以“桐城谬种,《选》学妖孽”为革命对象,扫荡传统文化,显系荒诞之举。笔者1985 年参加首届桐城派学术讨论会时,就看到客观地实事求是地评价桐城派已成为多数人的共识,此后对桐城文的探讨研究形成热潮,成果亦甚丰硕。今天,我们再来阅读民初时作为中小学堂读本的《古文辞约编》,深感此书在精选篇目的基础上,详加精彩评注,是着力探讨古文辞艺术的好读本。李刚己为古文名篇的推广普及,为弘扬我国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贡献了一份力量。这是我们必须加以肯定和珍惜的。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清末民初的中小学堂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