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族民俗中的“犬”

撰文/李祥林   2018-07-23 10:02:52

川西北羌族既过羌年(农历十月初一),也过春节(农历正月初一)。在北川羌族自治县,除夕夜,尔玛人按习俗要守岁,通宵不眠,待雄鸡鸣晓,到了正月初一,头一件事情就是喂狗,因为尔玛人相信,最初把粮食种子带给人类的是狗,民间亦有“人吃狗粮”之说,还有忌食狗肉之俗。20世纪80年代,作者走访民间、发掘口碑、编纂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时,从茂县羌民吴洪珍(女,72岁,不识字)口头采录的故事《人?狗?粮食》中,讲述很久很久以前,因下大雨涨大水,人、房子、粮食都被冲走了,只剩下一个上山砍柴的小伙子,全靠一条从水里游上来的狗的尾巴里留下的谷种,人间才有了粮食,从此以后,逢年过节都要给狗喂好东西,“表示不忘狗给人带来了粮食”。在汶川,从龙溪沟羌寨搜集的故事中,另有版本讲,天神因人间糟蹋粮食而收回了粮食,多亏狗去向天神求情,“狗才给凡间要到了粮食,救活了凡人”(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化局编《中国民间文学集成•羌族故事集》,1989,38页)。在北川,还有当地老人讲的故事说,从前人吃的是树皮、草根、野果,有个勇敢的羌族小伙子趁蛇王外出赴宴的时候,从蛇王那里设法盗来粮食种子,蛇王知道后把小伙子变成了狗。从此,狗成了尔玛人家里忠实的伙伴,尔玛人也格外感激和爱护狗。

在羌区做田野调查时,笔者屡去汶川绵虒羌锋村拜访老释比王治升。年逾八旬的老人是羌区现存不多的能唱许多经文的知名释比,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羌年”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释比是羌民社会中以沟通人、神、鬼并且熟知本民族历史和文化的重要人物,羌族的史诗、长诗多由释比唱诵和传承。每逢羌年,寨子里的人要上神树林,献上刀头、馍馍、咂酒、香蜡纸钱,宰羊祭神祭祖,要听释比击鼓唱经,听老人讲古说今,订立村规民约,然后耍狮舞龙,畅饮歌舞,尽兴而归。王先生说,羌年释比唱经,不可少的篇章是《木姐珠》和《羌戈大战》,前者涉及先祖祭祀及族群来历,后者涉及族群迁徙及族群历史。木姐珠又作“木姐”或“木吉”,这部羌族史诗得名于作品中女主角的名字,她是天王木比塔的三女儿,也是尔玛人世代敬奉的先祖。木姐珠和燃比娃被羌人奉为先祖,以其名相称的神话叙事长诗即唱他俩的故事:“传说在古老的年代,人神共居于世间”,“山上是神住的天宫,山下是住人的凡间;阿巴木比塔严格规定,不准人神互相往还”。然而,就在这严厉天规下,偏偏天仙女木姐珠与地上的燃比娃相爱了,他俩经过了重重考验,最终喜结良缘,造福人间。与人类有密切关系的犬能辨亲识主,尔玛人深信“娘家的恶狗不咬出嫁的姑娘”,史诗《木姐珠》中,天女木姐珠与燃比娃婚后在人间艰苦创业,生活劳累,衣衫褴褛,三年后回天庭时,连娘家人都不认识她了,多亏家里的天狗认出了她……

的确,犬是尔玛人身边的忠诚伙伴(图1)。对于初以牧猎为生而后为半耕半牧的羌民来说,猎犬是好帮手。放狗打猎是尔玛人传统,理县蒲溪乡羌族《打猎歌》唱道:“我生来是打猎的,我不是吃人奶而是吃狗奶长大的。”羌人驯犬以助牧畜,犬作为放牧的好帮手也深得羌人喜爱,而主人去世,也常以犬殉葬。犬能祛邪逐祟,这反映在释比所唱经文里,如经文《日堵》讲邪怪作祟羌族人家,撵山猎狗如何引导主人捉拿之,它时而跳上案板,时而窜上屋顶,“猎狗奔进山沟内,追逐邪怪在深山”,最终协助主人将“邪怪打下青杠树”(茂县羌族文学社整理编辑《西羌古唱经》,2004,8-9页)。每年农历九月三十日,也就是羌历年前一天,以村寨为单位请释比作驱逐农害的法事,释比用荞面做成野猪、老熊、野牛、岩驴、刺猪、老鼠、乌鸦、老鹰等,用刀砍杀,然后将野禽野兽面屑捏成团丢入事先挖好的洞里,并在洞口放一只荞面做的狗,表示有狗看守,这些危害农作物的野禽野兽跑不了,再用泥土封住洞口,这套属于模拟巫术的法事名为“请天神关野物”。在北川羌民敬奉的寨神中,坝底堡一带是一石狗,白草河流域是犬、羊皆有。羌族谚语也有“狗和狗打堆,狼和狼结群”“狗叫前门有客,狗咬后门有贼”“话是酒撵出来的,獐子是狗撵出来的”“闹山的雀儿没有肉,光叫的狗撵不得山”“狗吐舌头鸡张嘴,乌云遮天要下雨”,等等(图2)。

在尔玛人眼中,犬是能预报地震的灵性动物。2008年5月12日,在羌族聚居的岷江上游,发生了山崩地裂的大地震。当时,“王治升跌跌撞撞从屋内跑出,他嘴里发出‘咂咂咂’的唤狗声,希望地下化身为狗的地藏王母亲能制止住儿子的抖动。这是一片地震活跃带,他的祖上一代代面对地震时,都发出这样的声音……”(《释比黄昏》,中国羌族网)类似举动亦见于茂县黑虎寨老释比任永清,据报道:“地震时,许多村民彷徨无措,作为释比,他按释比经典大喊了几声‘狗’,传说里,狗是地藏王的母亲。释比有法力,地震时喊‘狗’,地藏王就不晃了……”(《神秘释比恐成历史》,中国羌族网)羌族谚语有“狗跳耗子叫,地震必要到”。地震时往往伴随有动物的异常反应,其中犬的表现尤其突出。“5•12”地震发生前夕,北川县曲山镇海光村有条名叫“小花”的小狗狂吠不止,惊动了大家,许多人跑出屋子,结果救了“半个村子的人命”。居住在地震活跃带上的尔玛人在地震发生时唤犬,跟他们的民间经验有关。此外,地震发生时,二位释比不约而同地唤狗的举动,实际上是在按习俗施行禳灾仪式,试图使颤抖的大地平静下来。

在尔玛人看来,犬是通灵之物,能镇邪禳灾,尤对止住地震有效。据羌族神话《开天辟地》描绘,古时候,地是一个黑鸡蛋,天是一个白鹅蛋,一团黑糊糊的,一团白生生的,分不清上头下头,也分不清前头后头。天爷阿补曲格和天母红满西决定造天搭地,以使万物滋生。天母打开黑鸡蛋,里面钻出一条大鳌鱼;天爷打开白鹅蛋,里面滑出一块青石板。天爷用青石板造天,立起又倒,倒了又立,如是再三,累得大汗流,硬是没法。天母连忙把大鳌鱼搭成了地,将鳌鱼的四足扳来立起,才撑起了青石板。天地造好了,可是,大鳌鱼要动弹,它一动,就会天摇地震。于是,天母唤来家中的玉狗,将其放到大鳌鱼的耳朵洞里,并对后者说:“你不准动哟!我把你的母舅叫来了,给你作个伴儿,空了给你摆条,免得你心焦。要听母舅的话呢!你一动,它就会咬你呢!”(四川话“摆条”,指聊天)于是,大鳌鱼再也不敢动,天地才稳当了。该神话是20世纪80年代从年近八旬的老释比口中采录的,现存释比唱经中也有相关内容。以犬为地之母舅的传说是怎么来的,其中奥秘值得考究,但有一点可注意:羌民族以母舅为大,凡事都要听舅舅的,释比经文即称“天下要数舅为尊”,而以犬为地之母舅,叮嘱后者“你须听从顺其音”(《羌族释比经典》,四川民族出版社,2009,232页),可谓是按照羌民社会的习惯思维为大地安排了一个管制它的长辈。

根据羌族神话传说,除了羊是羌人固有,先祖木姐珠和燃比娃结婚后从天宫带往人间的有马、牛、猪、狗、驴、兔、鸡、鸭八种动物,如叙事长诗《木姐珠》所唱。日月星辰、山水树木等自然物的由来,在尔玛人口头上多有对应的神话。平武羌族神话《狗头盘古开天地》讲,茫茫远古,天地浑沌,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白天黑夜,是狗头人身的盘古耗尽精力才造好了天地。他倒下时,双眼飞上天成了太阳和月亮,汗珠子飞上天成了星星,身躯倒地成了高山和石头,头发、胡子、汗毛成了树木和花草。连盘古王身上的虱子和虮子,也变化出野兽和牛羊。羌族寓言故事《狗和獐子》中,狗把獐子从大蛇口中救出,从而结为生死之交的兄弟,后来因为獐子自高自大、欺压狗子甚至与人为敌,最终与狗成了死对头。在羌语中,“狗”之读音为“ku”(汶川)或“gu”(北川),羌人亦采用十二生肖属相命名,狗日出生者有名“苦木”的;北川羌族人家,小孩的帽子上也绣有狗,谓之“神狗”。在岷江支流杂谷脑河流域的增头、佳山等羌寨,若有自家房屋位于寨子中心,主家会认为其“风水硬”,要请石匠打制石鸡和石狗,再请释比做法事,立石鸡、石狗于照楼上以“镇风水”。羌族地区的寺庙或寨门上多雕塑石狗,给小孩的帽子绣上犬,诸如此类,无非是让“神狗”护卫村寨安宁,保佑孩子健康成长,犬在川西北尔玛人的信仰中是驱邪避祟的吉祥动物。

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作为文化遗产和民俗艺术的羌戏研究”(项目编号:17YJA850004)的成果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羌族民俗中的“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