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死于“CIH病毒”

撰文/梁满仓   2017-06-13 23:27:27

李斯是被秦朝的权臣赵高谗害,这在史书上有明确记载,早已成为定论,怎么会死于“CIH 病毒”呢?再说,“CIH 病毒”是现代社会信息时代的电脑杀手,说李斯死于该种病毒不是太荒谬了吗?

我们说李斯死于“CIH病毒”,只不过是用“CIH”破坏电脑的事比喻李斯之死。“CIH”破坏电脑的过程分三个步骤:第一是事先植入电脑中,第二是进入潜伏期,第三是在预定的日期爆发使电脑瘫痪。

李斯的死也和这个过程有类似的地方。

李斯是战国时期楚国人,年轻时曾做过掌管文书的小吏。社会上的贫富分化,有钱人锦衣玉食,有势者作威作福,无钱无势只能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这一切给李斯的心灵以巨大的冲击。特别是当他看到了两类老鼠的不同命运时,这种冲击竟生成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人生哲学。有一次,李斯去厕所方便,忽然看见一群在厕所里以吃粪便为生的老鼠。在厕所里偷吃粪便本来就不是什么享乐,但就是这算不上享乐的待遇,老鼠们也不能安稳享受,它们一看见有人或者狗来,立刻惊得四散逃走。后来,李斯又在国家的粮仓里见到了一群老鼠,它们的表现则是另一个样子。它们一个个吃得又肥又大,看见人来了也不惊慌,整天过着饱食终日、无忧无虑的生活。李斯忽然就有了一种醒悟:人不也是这样吗?过得好不好,就看自己处在什么位置上了。处在上层的就如同仓中的老鼠,处在下层的就如同厕中的老鼠。人要想过得好,就要处在社会的上层,并想方设法保持这种地位。

人往高处走,这是人的本性。这个本性中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使人奋发向上,这是光明的一面;使人不择手段地追求自己的地位,这是阴暗的一面。这阴暗的一面就像病毒一样,先在人性当中潜伏着,在一定的情况下就会爆发,致人死命。当李斯从两类老鼠不同的命运中悟出人生哲学,当李斯决心做官仓里的老鼠的时候,他人性中的阴暗面就已经在他身上埋下种子了。

李斯后来到了秦国,他真正的“官仓中鼠”的生活是在秦国建立的,他一生的辉煌事业也是在秦国期间做出的。他为秦国的强大、为秦国的统一天下做了不少事,但也不能否认,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有为自己谋利益的成分。

李斯到秦国以后,积极赞成秦王嬴政统一六国的战争,并为秦统一天下出谋划策。他建议秦王用财物贿赂山东六国的君臣,用珠宝作为分化六国的催化剂,使他们不能联合起来抗秦,从而把他们各个击破。李斯这样做固然对秦国有好处,但为秦国带来好处的同时,也为他自己带来了好处。因为当时秦国对有功之人的奖励是十分优厚的,由于李斯的计谋见了成效,李斯本人也受到了秦国的重用,先是被任为长史,后又被任为客卿。

就在李斯春风得意之时,秦国发生了韩国间谍郑国以修渠为名破坏秦国的事件,并由此导致秦王下了一道逐客令,将一切非秦国的客卿驱逐出秦国。当那些客居秦国的人士纷纷卷铺盖卷准备走人时,李斯却给秦王上了一道名为《谏逐客书》的奏章。奏章中列举了许多外国人对秦国的贡献,指出百里奚、蹇叔、丕豹、公孙友、商鞅、张仪、范雎等都不是秦国人,但他们却先后帮助秦穆公、秦孝公、秦惠文王、秦昭王把秦国一步步建立得强大起来。《谏逐客书》以无可辩驳的事实、情真意切的劝说,终于使秦王收回了成命,把所有在秦国的外国人都留了下来。这件事历来作为李斯对秦国的贡献而被人们大谈特谈。当然,李斯的这个举动,对于秦国利用各国的人才为自己服务是有好处的。但李斯这样做,难道没有为自己的成分吗?要知道,李斯自己也不是秦国人,秦王所下的逐客令,当然也包括李斯在内!

李斯是怀着极其自私的目的为秦国服务的,这种阴暗心理在为国家利益的光环下被掩盖起来,让人分不出哪是阴暗哪是光明。但是在对待韩非这件事上,李斯的阴暗心理就暴露出来了。

韩非是韩国人,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他是法家人物,主张把“法”“术”“势”结合起来,这种思想非常适合封建君主专制。因此,当秦王看了韩非的著作以后,简直爱不释手。他不但爱看韩非的著作,还想得到韩非这个人。为了得到韩非,秦国不惜对韩国以武力相威胁。韩国经不住秦国的攻打,乖乖地献出了韩非。李斯知道,韩非在学问、外交能力等方面都很优秀,如果韩非得势,自己就会失势,就会失去昔日的地位和荣华富贵。于是,李斯便对秦王说:“韩非是韩王的亲族,我们攻打韩国,韩非心里自然不满,他决不会爱秦国,不会尽忠竭智地为秦国服务的。”秦王觉得李斯说得有理,便说:“既然不能用他,就让他回去吧。”李斯说:“如果让他回去,他就会为韩国服务,对我们非常不利,不如在这里把他除掉。”结果韩非便被送进了监狱,最后服毒自杀。

如果说对待韩非的事情是李斯阴暗心理的暴露,那么,在秦始皇死后,由于环境的变化,潜伏在李斯人性中的病毒开始爆发。公元前 210 年,秦始皇死在了外出巡视的途中。秦始皇死前曾留下遗诏,让大儿子扶苏从前线回来治丧。这就意味着扶苏即将成为秦始皇的继承人。可是权臣赵高为了掌握大权,不愿意让扶苏即位,想把扶苏的弟弟胡亥扶上帝位。要做到这一点,仅凭赵高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还要取得李斯的支持,因为李斯当时已经是秦国的丞相了。赵高找到李斯,对他说:“我是胡亥的老师,对他很了解,他为人厚道,聪明伶俐,很适宜作先皇的继承人。”开始李斯并不同意,但赵高的一番话使得李斯迅速屈服。赵高说:“现在胡亥在国都咸阳掌握着国家的玉玺,而先皇让扶苏回国都治丧的遗诏在我手里还未发出,由谁继承皇位,全由我和胡亥决定,这是其一。第二,扶苏刚毅武勇,深得民心。他所喜欢的人是大将蒙恬,他对您焚书坑儒的建议曾持坚决反对的态度。如果他继承了皇位,丞相必将是蒙恬而不是您。您想过这些吗?”听了赵高这番话,李斯再也不坚持自己的主张了,为了能在相位上坐稳,他完全与赵高坐在了一起。他们共同篡改了秦始皇的遗诏,让胡亥继承皇位,并指斥扶苏“不孝”,蒙恬“不忠”,令他们自杀。由于李斯、赵高的共同策划,扶苏饮药自杀,蒙恬入狱而死,胡亥登上了帝位。

李斯与赵高合谋策划的一系列政变,既断送了秦朝,也断送了李斯自己。李斯本想保存自己的地位和荣华,然而也正是这种一心保存自己的做法把他一步步推向死路。李斯害死了扶苏,坐稳了丞相之位,但这个丞相所服务的朝廷,上有皇帝胡亥的荒淫,下有赵高的阴险和凶残,整个朝廷变成了一架互相倾轧的绞肉机,而李斯也正被赵高一步步送到这架绞肉机的入口。

赵高为了大权独揽,开始了对李斯的陷害。他先找到李斯,假意作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对李斯说:“现在关东地区群盗蜂起,天下大乱,而皇上只知道兴修宫殿,虚耗国力,您是国家的丞相,希望您对皇上加以劝谏。”然而一转脸,赵高却对胡亥说另一番话:“李斯自以为把您扶上帝位功劳很大,常为自己功高而赏低感到不满。他可能借劝谏之名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以损害皇上的威望,希望您加以提防。现在外面又风传他与长子李由合谋反叛,我们虽还没有抓到真凭实据,但关东盗贼猖獗,李由却不奋力镇压,就是绝好的证据。”赵高的话引起了胡亥的警觉,正在这时李斯又一次一次地劝谏胡亥,使胡亥更觉得赵高的话有道理。他立即下令把李斯逮捕,送入监狱。最后李斯被判了死刑,据说他死得很惨,先被在面上刺字,再割去鼻子,接着被截去脚趾,然后杀头,最后被剁为肉泥。

李斯死了。史书记载他是被赵高害死的,许多人也这样说。换一个角度看,我们说他是由于自身存在的病毒发作而死。这个病毒就是他人性中做“官仓中鼠”的欲望。这群“官仓中鼠”和自然界中的老鼠不同。自然界中的老鼠一旦跑入粮仓,只知道闷头自己傻吃,它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粮食上,并不懂得害自己的同类。而“官仓中鼠”却不同,他们不仅有着和自然界中老鼠一样的贪婪,还有着比它们更高的智商。他们懂得通过害自己的同类而增加自己对仓中粮食占有的途径。李斯自己就是这样一只“官仓中鼠”,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不是害死了韩非、扶苏、蒙恬等人吗?通过害自己的同类来增加自己的物质占有,这是所有“官仓中鼠”的共同本性,所以,当我们看到李斯之死时,既不为之吃惊、惋惜,也不为之不平、愤怒,因为这是“官仓中鼠”的食物链,就像我们看到自然界中一只老虎吃掉一只羚羊一样。

李斯立志做“官仓中鼠”,这就注定了他未来的命运:咬死自己的同类和被同类咬死。他的灭亡只是迟早的事,就像一台感染了“CIH 病毒”的电脑,迟早会被病毒的爆发搞得瘫痪。所以我们说,李斯是死于“CIH 病毒”,像不像?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李斯死于“CIH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