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诗人李郢及其自书诗卷

撰文/陈尚君   2017-06-13 23:27:23

就文本流通来说,唐代仍属于写本为主的时代。诗人要作品流布,要投卷晋谒,要诗筒酬和,要大众阅读,主要还是靠抄写。唐代诗人善书者甚多,唐时诗卷也应该有很大数量。然而就今日可见之诗人自书诗真迹,似只有杜牧《张好好诗》孤篇巍然保存。而诗人之自书诗卷,南宋后似仅有许浑《乌丝栏诗真迹》与李郢自书诗卷留存。前者有许浑本人大中四年(850)三月十九日自序,称“编集新旧五百篇”,自写以存。至南宋岳珂所见,仅存前半171首,约占全卷三分之一。原卷早已不知所踪,幸亏岳珂将其全文抄入所著《宝真斋法书赞》,后者原书亦亡,但《永乐大典》大多抄录,清开四库馆时复辑出,得以保存文本。

李郢自书诗卷似乎要幸运得多。其大中十年自书七言诗真迹一卷,清内府藏于淳化轩,《秘殿珠林石渠宝笈续编》全录,存诗凡四十一首,有宋乐全居士张确和元柯九思、陈绎曾、周仁荣、张翥五人题跋,录前三人跋如次:

李公尝出守房陵、商州,有善政,以能诗闻诸公间,有文集行于世。此诗翰墨豪健,自成一家。宣和六年(1124)季夏一日,乐全居士书。(《秘殿珠林石渠宝笈续编》原注:张密学讳确,字子固。《壮陶阁帖》跋:旁有项叔子印,不知何人注也。)

右唐李郢字楚望,书七言诗真迹,后有张乐全跋,曾入绍兴内府,合缝小玺具存。诗法清丽,笔意飘撇,自有一种风气。仆仅见宣和所收许浑诗稿,精致亦如之,足以见唐人所尚,流风馀韵,令人兴起。至治初,以佳本定武《兰亭》易得之,爱玩不能去手。丹丘柯九思识。

唐李楚望端公大中十年七言诗一卷。楚望以是岁登进士第,其上主司诗云:“闭户偶多乡老誉,读书精得圣人言。”视“一日看尽长安花”,殆有间矣。宜其疏于驰竞,以藩镇从事终也。此纸乌丝栏,绝精致,字画有欧、柳意。楚望居馀杭,岂出于故家遗俗之所传者欤?泰定元年(1324)十月十三日,吴兴陈绎曾书。

另,《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六册三一六四页有张翥《题李郢自书诗稿》:“楚望风流及第初,当年吟稿尚遗馀。名齐商隐工诗律,字逼诚悬善楷书。玉篆龙章朱尚湿,乌丝茧纸雪难如。昔贤真迹今人赏,时向风檐一卷舒。”就以上诸家跋,知李郢此卷写于大中十年,也即他进士登第的一年,字迹应为行书,故称其“翰墨豪健”“笔意飘撇”,“有欧、柳意”。张确跋称其“尝出守房陵、商州,有善政”,在唐人记载和李郢本人存诗中,找不到对应痕迹,不知是否有误记。此卷南宋初入绍兴内府,至治初归柯九思,何时入清宫,未见记录。清亡后流出,初归裴景福,其著《壮陶阁书画录 》卷二有录文,较《秘殿珠林石渠宝笈续编》稍异。近年上海书画出版社刊张珩著《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张氏题记云“二十年前曾观于抡贝子家”,约为1941年事。抡贝子为庆亲王奕劻第五子,清亡后居天津,殁于1950 年。其所藏,今不知何在。张氏对此卷有校记,附注谓《墨缘汇观法书》有此卷,未见,应尚存天壤间也,不知在何藏家手中。此为唐知名诗人唯一存世诗卷,亟当珍惜为颂。

李郢为晚唐著名诗人,唐人笔记多载其轶事,如《金华子杂编》卷下(据《唐语林》二校改)载:“李郢诗调美丽,亦有子弟标格,郑尚书颢门生也。居于杭州,疏于驰竞,终于员外郎。初将赴举,闻邻氏女有容德,求娶之。遇同人争娶之,女家无以为辞,乃曰:‘备一千缗,先到即许之。’两家具钱,同日皆往。复曰:‘请各赋一篇,以定胜负,负者乃甘退。’女竟适郢。初及第回江南,经苏州,遇亲知方作牧,邀同赴茶山。郢辞以决意春归,为妻作生日,亲知不放,与之胡琴、焦桐、方物等,令且寄代归意。郢为《寄内》曰:‘谢家生日好风烟,柳暖花香二月天。金凤对翘双翡翠,蜀琴新上七丝弦。鸳鸯交颈期千载,琴瑟谐和愿百年。应恨客程归未得,绿窗红泪冷涓涓。’”《全唐诗》卷五九○拟题作《为妻作生日寄意》,反不如原题《寄内》为妥帖。同卷又载:“兄子咸通初来牧馀杭,郢时入访犹子,留宿虚白堂云:‘秋月斜明虚白堂,寒蛩唧唧树苍苍。江风彻曙不成睡,二十五声秋点长。’”此诗最为传诵,但其大中十年已书此诗,写作不得迟至咸通初也。他与诗人贾岛、杜牧、李商隐、方干、鱼玄机皆有过往,颇得时誉。《全唐诗》卷五九○存其诗六十二首,其中《酬王舍人雪中见寄》为韩愈诗,《钱塘青山题李隐居西斋》为许浑诗,《七夕》为赵璜诗,《阳羡春歌 》为宋人陈克诗,凡四首为误收。另《全唐诗》卷八八四补录其诗十首。《正德姑苏志》卷二六存其诗《平望驿感先辈李从实处士周 二故人 》一首,《王荆文公诗笺注》卷二二《题雱祠堂》注存佚句“方池含水思,芳树结风哀”。其自书诗卷所录四十一首诗,仅《坠蝉》《晓井》《秋夜宿杭州虚白堂》三首七绝和《紫极宫上元斋日呈诸道流》《伤贾岛无可》《送僧游天台》三首七律,《全唐诗》五九○李郢下收存,《寄友人乞菊栽》,《全唐诗》卷八八四录入补遗。另《骊山怀古五首》其一,《全唐诗》卷七八五收为无名氏诗,据此知为李郢作。诗卷录诗可校正文本之讹误,考订作者归属,如《紫极宫上元斋日呈诸道流》,《诗话总龟》卷四七引《雅言杂载》录其中“五龙金角向星斗,三洞玉音愁鬼神”二句为吴仁璧《赠道士》,《全唐诗》卷六九○据收,《千载佳句》卷下以“风拂乱灯山磬曙,露沾仙杏石坛春”二句为杜荀鹤句,《全唐诗逸》卷上据收,均可据此得到改正。据此卷可以补充李郢佚诗三十四首,而且恰好写成于其登进士第的当年,甚或即为行卷之原件,十分珍贵。总括以上分析,李郢存诗达到一百又三首二句,确实很丰富。本文仅能据新见诗略作介绍。

佚诗保存有李郢与著名诗人李商隐的交往记录。如《送李商隐侍御奉使入关》:“梁园相遇管弦中,君踏仙梯我转蓬。白雪咏歌人似玉,青云头角马生风。相逢几日虚怀待,宾幕连期醉蝶同。如有扁舟棹歌思,题诗时寄五湖东。”大约作于大中三年或稍晚于李商隐从武宁幕府西行之际,地点在汴州,诗中写出两人共同的文学好尚和相知之情。《赠李商隐赠佳人 》:“金珠约臂近笄年,秋月嫦娥汉浦仙。云发腻垂香挆妥,黛眉愁入翠连娟。花庭避客鸣环佩,凤阁持杯泥管弦。闻道彩鸾三十六,一双双映碧池莲。”述及李商隐的私情,诗风也与李诗相近。

因为写成于登第那年,佚诗中颇多通关节、谢知己的作品。如《阙下献杨侍郎》:“沧洲垂钓本无名,十月风霜偶到京。羸马未曾谙道路,片文谁为达公卿?听残晓漏愁终在,画尽寒灰计不成。心苦篇章头早白,十年江汉忆先生。”胡可先教授《新出石刻与唐代文学家族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考此杨侍郎为杨汉公,大中六年(852)自户部侍郎出为荆南节度使,从末句看,诗即作于此时。李郢说自己久困科场,无计投文于公卿,苦心篇章,鬓发早白,因而特别感忆杨曾经对自己的提携。另《试日上主司侍郎》二首:“十年多病到京迟,到日风霜逼试期。线不因针何处入?水难投石古来知。青烟羃羃寒更恨,白发星星晓镜悲。可惜龙门好风水,何人一为整鳞鬐。”“石帆山下有灵源,修竹茅堂寄此村。闭户偶多乡老誉,读书精得圣人言。来时已作青云意,试夜忧生白发根。十五年馀诗弟子,名成岂合在他门。”不知是否登第那年的作品。就大中间以礼部侍郎知贡举且以诗知名者来说,元年魏扶,二年封敖,三年李褒(李商隐从叔),四年裴休,八年郑熏,十年郑颢,皆有诗名,具体所指不知为谁。自称“十五年馀诗弟子,名成岂合在他门”,可知交谊很深。而“线不因针何处入?水难投石古来知”,更是说出地位卑寒者企望有力者汲引的心声。唐人多有临试上诗主司的习惯,李郢二诗是用心之作。他的及第是否因此而获得,难以确认。在进士及第后,李郢有一诗曾以匿名方式流行。《唐摭言》卷三载:“大中十年,郑颢都尉放榜,请假往东洛觐省。生徒饯于长乐驿。俄有纪于屋壁曰:‘三十骅骝一烘尘,来时不锁杏园春。杨花满地如飞雪,应有偷游曲水人。’”不云作者,《全唐诗》卷七八六收无名氏下,但《万首唐人绝句》卷三六载此为李郢作,题目作《春晩与诸同舍出城迎座主侍郎》,则为郑颢自洛阳省亲归长安时事。“三十骅骝”当然是说登第之同年,内容则颇有调侃之意,用意值得玩味。

晚唐各名家多以怀古诗见称,李郢似也擅长此类作品。他写《骊山怀古》,感慨唐玄宗、杨贵妃遗事,居然一气作了五首,都达到了较好之水平,录其一、其五两首,以窥一斑:“武帝寻仙驾海游,禁门高闭水空流。深宫带日年年静,翠柏凝烟夜夜愁。鸾凤影沉归万古,歌钟声断梦千秋。晚来惆怅无人会,云水犹飞傍玉楼。”“当时事事笑秦皇,今日追思倍可伤。珠玉影摇千树冷,绮罗风动满川香。虽名金殿长生字,误说茅山不死方。独向逝波无问处,古槐花落路茫茫。”玄宗生前尤其崇奉道教,但到李郢到来时,往日繁盛已不复可见,他在诗中渲染眼前的寂寞,以与往事对比。“独向逝波无问处,古槐花落路茫茫 ”二句,与曹唐名句“洞里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 ”可比读,唯不知孰先孰后。《读汉武内传》也是一首有寄意的好诗:“云锦囊开得画图,岳神森耸耀灵躯。青真小童捧诀录,紫府道士携琼苏。金鼎未成悲浊世,玉缄时捧望青都。一辞仙姥长昏醉,方朔留言尽记无?”前几句极力渲染汉武好道之庄严,末二句斥其终无所成,尚能记行贤臣之劝谏否。

李郢是一位道教的追随者,因而他的诗中多有这方面的内容,但其中也颇有一些冷静之认识。如《赠罗道士》:“子训成仙色似花,每人思见礼烟霞。气呵云液变白发,爪入水精尝绿瓜。五岳真官随起坐,百年风烛笑荣华。明朝又跨青骡去,三十三家到几家?”诗为道士送行,当然不能讥讽,但“五岳真官随起坐,百年风烛笑荣华”两句,确实是很清醒的态度。末二句很形象地写出一位游方道士的神貌。当然更值得讽读的是《紫极宫上元斋日呈诸道流》:“碧简朝天章奏频,清宫仿佛降虚真。五龙金角向星斗,三洞玉清愁鬼神。风拂乱灯山磬曙,露沾仙杏石坛春。明朝醮罢羽客散,尘土满城空世人。”紫极宫为长安名观,据说李白曾在此受箓,上元斋醮更是道门的重大活动。诗写得很庄重,特别是“五龙金角向星斗,三洞玉清愁鬼神”,写出了道门驱使星斗、感动鬼神之气象。最后以“明朝醮罢羽客散,尘土满城空世人”一结,虽是斋醮结束、道士星散的实况,也将惊天地、愁鬼神之虚妄作了冷静的隔断,不寓讥讽,但馀味无穷。

李郢自书诗卷是唐代一位著名诗人的自写诗集,存诗曾经他自己遴择,数量多,品位亦好,值得推荐介绍。还想补说一句,这份1941年还有人见到真迹的唐人诗卷,希望还在人间,且期盼能早日问世。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中文系)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晚唐诗人李郢及其自书诗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