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态任天然(下)

撰文/杨秀清   2017-06-09 22:58:57

图1 莫高窟第217窟北壁 化生童子图(盛唐) 吴健摄叠罗汉

入唐以来,敦煌石窟壁画在表现西方净土中的莲花化生观念时,完全突破了仅仅在莲花中化生的形式,而是在化育生命的七宝池、八功德水中,描绘了大量充满现实生活情趣的儿童形象。作为唐代百戏之一的叠罗汉即在其中。敦煌壁画中的叠罗汉形象以儿童为主,最著名者当为莫高窟第220窟南壁《阿弥陀经变》(初唐)和第217窟《观无量寿经变》( 盛唐)中的化生童子图(图1),它们已在由敦煌研究院编辑出版的多种图录中公布,为学界所熟知,此不赘述。在莫高窟第361窟南壁《阿弥陀经变》中,绘有六童子嬉戏的场面,其中就有二童子正在做叠罗汉的动作。而莫高窟第 85窟南壁《报恩经变》中的叠罗汉形象,则是在净土经变外出现的另一种形式,颇有特点。第159窟主室南壁(中唐绘)《观无量寿经变》中,右侧木桥上有两个正在玩耍的儿童,一个骑在另一个背上,显然有叠罗汉的意味。此外,前述莫高窟第 61窟南壁、第156 窟窟顶东披、第454 窟主室南壁所绘“顶竿图”中,儿童表演的动作也有叠罗汉的味道。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藏敦煌绢画“莲花化生童子图”(EO.1152,9 世纪)中,绘有七童子分三层立于莲花之上,或舞蹈,或奏乐,也会使我们联想起叠罗汉的情景。图2 莫高窟第79窟窟顶北披 倒立童子 孙志军摄

图3 莫高窟第79窟窟顶西披 下腰童子 孙志军摄

倒立

倒立,俗称“拿大顶”。敦煌石窟壁画中的倒立图像,既有成人,也有儿童。莫高窟第 220 窟南壁《阿弥陀经变 》中,就绘有一童子双手倒立于盛开的莲叶之上,因其颜色变黑,更为引人注目。莫高窟第 79窟窟顶四披,共绘有十二位童子拜佛像,其中北披就有一童子倒立的特写(图 2)。莫高窟第 361窟南壁《阿弥陀经变 》中,也绘有倒立的儿童。

掷倒

俗称翻筋斗。前引《教坊记 》所记唐玄宗观看百戏表演时,见“教坊一小儿,筋斗绝伦……少顷,缘长竿上,倒立”,这种缘竿倒立的形象,便是当时流行的翻筋斗动作。据此可知莫高窟第 72 窟、第 361窟、第 9 窟的顶竿图中,儿童的表演动作即是倒立筋斗的姿态。

下腰

下腰是一种柔术,表演者向后翻腰,手足皆触地,以表现身体的柔软程度。莫高窟第79窟西披所绘童子下腰拜佛图像(图 3),最具代表性。由于百戏表演中下腰、倒立、叠罗汉等表演动作往往结合在一起,如莫高窟第85窟南壁《报恩经变 》所绘叠罗汉游戏,就有一童子下腰,另一童子站立其上的画面。第 361窟南壁《阿弥陀经变 》绘六童子表演百戏,就将倒立、下腰、叠罗汉组合在一起,最中间一童子下腰,另一童子立于其腹部表演。整个画面以此为中心展开,非常优美。

玩木偶唐代散乐中有傀儡戏,《通典》卷一四六《乐典六·散乐》记载:

歌舞戏,有大面、拨头、踏摇娘、窟磊子等戏。玄宗以其非正声,置教坊于禁中以处之……窟磊子,亦曰魁磊子,作偶人以戏,善歌舞。本丧乐也,汉末始用之于嘉会。北齐后主高纬尤所好。高丽之国亦有之。今闾市盛行焉。(《通典》,中华书局,1984,764页)

可知傀儡戏(窟磊子、魁磊子)即木偶戏。唐宋时期,随着木偶戏在民间的流传,敦煌也受到影响,敦煌藏经洞出土《维摩诘经讲经文 》称:

也似机关傀儡,皆因绳索抽牵,或舞或歌,或行或走,曲罢事毕,抛向一边,直饶万劫驱遣,不肯行得,转动皆是之缘共助,便被幻惑人情。若夜断却诸缘,甚处有傀儡声□,所以玄宗皇帝从蜀地回,肃宗代位,册玄宗为上皇,在于西内。是政已归于太子,凡事皆不自专,四十八年为君,一旦何曾自在。齿衰发白,面皱身羸,乃裁请(诗)自喻。甚遂?“克木牵丝作老翁,鸡皮鹤发与真同,须臾曲罢还无事,也似人生一世中。”玄宗尚且如此,我等宁不伤身,奉劝门徒云云。(黄征、张涌泉《敦煌变文校注》,中华书局,1997,834-835页)

从该变文在敦煌的流行可以看出,当时敦煌人已知木偶戏表演形式。定名为《法华经变 》的莫高窟第 31窟窟顶东披,有一幅“耍布偶图”(图 4),有学者认为是依据《法华经·随喜功德品》而绘①。我们注意到玩布偶图前有一庭院,正堂房内坐一夫人,房前一妇女(可能是侍女)怀抱婴儿,左手拿一布外套包装的木偶在逗婴儿。画面所绘,虽然不是表演木偶戏,但作为表演的木偶,除了其本身用于表演之外,又多了一种功能,即作为儿童玩具供儿童游戏娱乐。因此,这个场景也是传世文献和其他资料无法比拟的。

步打球步打球又称“步打”“步击”,是一种徒步以杖击球的球类运动,类似于今天的曲棍球。步打球是从马球活动发展演变而来的,除了不骑马之外,跟马球运动大体相似,游戏者分成两队,手持球杖在球场中往来奔跑,追逐拼抢,努力要将那只木球击入球门之中,看上去很像现在的曲棍球。榆林窟第15 窟五代南壁中,绘一儿童伏跪在莲花座上,左手持一圆球,右手挥举一偃月形的球杖,学者认为,这即是古代步打球的形象。笔者在调查中发现,附近榆林窟14 窟主室东壁还有另一幅与之相同的图像(图 5),画面中,两童子于莲花中作叠罗汉状,一儿童立于莲花上,左手托圆球,另一儿童立于该儿童肩上,一手拿球,一手拿球杆,与相邻第15窟的儿童打球形象很相似,这是我们在调查中发现的新材料。另外,笔者在莫高窟第12窟东壁门南《报恩经变 》下部水池左侧,发现有两童子手持球杆站立,球杆形状与榆林窟第15窟儿童打球图很像,只是球杆略长,我们认为,是否为步打球球杆,尚需论证。

①贺世哲《敦煌壁画中的法华经变》,敦煌研究院编《敦煌研究文集·敦煌石窟经变篇》,甘肃民族出版社,2000,156页。但也有学者认为同莫高窟第217窟南壁一样,为《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上述画面所描述的是因听闻陀罗尼功德而转生贵族之家。图4 莫高窟第31窟窟顶东披左侧下部 耍布偶(盛唐) 吴健摄

图5 榆林窟第14窟主室东壁 步打球 杜建军摄水中嬉戏水中嬉戏是儿童天性,敦煌石窟壁画中表现儿童水中嬉戏的画面很多且各不相同,为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儿童游戏提供了难得的形象资料。如笔者在前节所言,入唐以来,敦煌石窟壁画在表现西方净土中的莲花化生观念时,完全突破了仅仅在莲花中化生的形式,而是在化育生命的七宝池、八功德水中,描绘了大量充满现实生活情趣的儿童形象。且受净土思潮影响,在《药师经变》及《报恩经变》等壁画中,也出现了儿童水中嬉戏的画面。儿童水中嬉戏的图像,过去研究不多。水中嬉戏的内容主要有:(1)水中游泳。如莫高窟第148窟东壁门北的《药师经变》(图6),下部通壁绘宝池流水,笔者初步统计有19个儿童,其中就绘有数名儿童在水中游泳。榆林窟第25窟南壁观《无量寿经变》中的儿童游泳更为可爱,其中一童子下潜入水,只露出屁股,令人忍俊不禁。其他如莫高窟第196窟主室南壁《阿弥陀经变》,第200窟南壁《报恩经变》,第201窟主室北壁《观经变》,第231南壁《观经变》、东壁门南《报恩经变》,第307窟前室西壁、主室北壁、第361北壁《药师经变》,榆林窟第38窟主室南壁《药师经变》等,均有儿童游泳的动作。(2)水中戏鹅或鸭。如莫高窟第12窟东壁门南《报恩经变》,第148窟东壁门北的《药师经变》,第172窟北壁《观经变》、第200窟南壁《观经变》,榆林窟第25窟南壁《观经变》等。(3)水上舞蹈。或舞于莲花之上,或舞于水中平台。如莫高窟第107窟北壁中池中央有三童子舞蹈,第148窟东壁门南《药师经变》水中平台上有四童子舞蹈,第361窟北壁《药师经变》中亦绘有二童子舞蹈,至于水中莲叶上者,则更多。(4)攀越栏杆。敦煌石窟壁画在表现净土世界时,往往在宝池流水中绘水榭楼台,因而壁画中就出现了诸多儿童攀越栏杆的画面。如莫高窟第12窟东壁门南《报恩经变》下部水池左右两侧各绘三童子,右侧三童子中,二童子戏鸭或鹅,一童子正在攀栏杆。至于莫高窟第159窟南壁《观经变》,第196窟主室南壁阿弥陀经变中的儿童攀爬桥上栏杆的图像,更为大家所熟知。另外如第136窟南北壁《阿弥陀经变》,第107窟北壁《阿弥陀经变》,第307窟前室西壁门南北、主室南北《壁净土变》,榆林窟第38窟主室南壁《药师经变》中,都有儿童攀爬栏杆的画面。第107窟北壁壁画虽然漫漶(图7、8),但仍然可辨有四童子分别于一圆弧形木桥上,或凭栏相望,或探头栏外,天真可爱。榆林窟第38窟主室南壁《药师经变》下部水池中,可辨者有五童子,其中一童子正准备从水中桥上往下跳水,一童子正在攀爬栏杆,真实地表现了儿童喜欢玩耍的天性。图6 莫高窟第148窟东壁北侧 《药师经变》之水中童子(盛唐) 孙志军摄

图7 莫高窟第107窟北壁 攀爬栏杆线描图 赵蓉绘

图8 莫高窟第107窟北壁 攀爬栏杆线描图 赵蓉绘五代、宋(西夏)时期,出现了没有宝树、宝池、宝楼阁、天花、天乐、宝鸟,而以满壁菩萨坐莲花来表现净土世界的经变。在宋夏时期的许多洞窟中,都出现了这种格式相同的净土变相,学者将这种经变画称为“简单的净土变”。因为在这些经变画中,说法的主尊是阿弥陀佛,所以这种经变画仍然表现的是西方净土世界。在这些简单的净土变中,出现了许多看似雷同实则形式各异的童子图像,这些童子出现的位置也不拘一格,形象总体上以拜佛供养为主。

除了相关图像资料外,从敦煌藏经洞出土文献中,我们还发现诸如玩弹弓、捉蝴蝶、放纸鹤、逗哈巴狗(文献称“趁猧子”)、斗花草等儿童游戏,因为在敦煌石窟壁画中未能找到相应的图像资料,因而在本文中不再罗列。

综上所述,我们注意到敦煌石窟壁画中儿童游戏有如下几方面的特点 :首先,敦煌石窟壁画中的儿童游戏图像,以唐宋时期为多,这与佛教西方净土思想的流行不无关系。其次,传世文献记载的儿童游戏既有男童,也有女童,敦煌石窟壁画中,除个别经变(如《观经变 》)及供养人图像中有女童形象外,绝大多数为男童形象。第三,敦煌石窟壁画中的诸多儿童游戏图像无佛经依据,其来源与现实生活密切相关。第四,敦煌石窟壁画中的儿童游戏内容,具有很强的模仿成人性。第五,儿童所用玩具多就地取材,简单易作。最后,敦煌壁画中表现的儿童游戏许多都可与路德延诗相印证,说明敦煌壁画中的儿童游戏,既有地方特色,又与中原内地相一致,是我们了解古代中国儿童生活的形象资料。 (全文完 )

(作者单位:敦煌研究院)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情态任天然(下)